第十七章 冷香苑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907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01:39:12

“紫竹!”

别人也许会暂时忘记,但紫竹二字,今晚却如金石一般刻在林潜心中。

因为今夜的波折,皆是由他而起!

紫竹慢步走过古桥,一步一步,在林潜目光注视下,在月光中,在清冷的晚风里。

一直到林潜的面前,林潜才发现,不仅紫竹的竹扇断了,在他的胸前,还有一道血痕。

他虽是缓步走来,步伐却有些飘忽,脸上虽挂着笑意,但眉头却锁住。

紫竹道:“抱歉,没想到信会这么麻烦。”

林潜很认真问道:“你是魔道,你杀了尘心派的掌门。”

紫竹亦很认真点头道:“是。”

林潜道:“你叫我们送信,是为了替你引开尘心派的人。”

紫竹摇头道:“不是。”

林潜叹了口气道:“降煞子前辈,是伤在了他的仇敌手上,与你无关。”

紫竹脸上闪过一丝愧疚。

林潜道:“你刚才说,你知道妙手医圣在哪?”

紫竹点头道:“不错,那妙手医圣,现在就在南丹城西边的一家小院里。”

林潜大喜,连忙背起降煞子,对紫竹道:“救人要紧,快带我去见他。”

紫竹点头,便上前带路。

突然,刀光一闪,人影从天而落,只见沈杰拔刀出鞘,挡在道前。

沈杰道:“魔道中人的话,你怎能轻易相信?”

紫竹面不改色,上下扫了沈杰一眼,冷冷道:“阁下是谁?”

沈杰拉低斗笠道:“知道我名字的,除了朋友,便是死人。”

紫竹一挑眉头道:“我不会死,但也不是你的朋友。”

沈杰道:“妙手医圣归隐三年,怎么会凑巧就在这南丹城?”

紫竹笑道:“你又怎知,他不在这里?”

沈杰身影移动,刹那间抬刀,左手已将他那柄一尺半长的轻薄短刀架在了紫竹脖子上。

紫竹扫了眼刀面泛起的寒光,赞道:“好刀!”

沈杰哼了一声,道:“你最好没有其他的心思,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人。”

紫竹哈哈笑道:“把刀架在我脖子上的,你是第一个。”

沈杰道:“你受了伤。”

紫竹傲然道:“与受不受伤无关!”

沈杰冷哼一声,撤刀回鞘,刀光一闪而逝。

南丹城西。

这一座小院落,题名冷香苑。

小院仿佛独自开辟,流水落花,枯藤老树,风景甚是宜人。

只不过,大门紧缩,看样子是不欢迎来客。

沈杰皱眉道:“妙手医圣真在此处?”

他细致的目光下,发现不仅仅是大门,四周的围墙,窗扇,都沾满了灰尘。

而常有人居住的地方,一定是干净整洁,最起码门框上不会积灰。

林潜亦疑道:“这间院子,好像已经荒废了。”

紫竹道:“虽然门窗无人擦拭,但周边的花草却时常有人打理。妙手医圣就在此处。”

林潜道:“夜深了,医圣会不会已经睡下了。”

紫竹摇头道:“夜间才是救死扶伤的好时候,因为杀人往往也是在晚上。”

林潜背着降煞子行动不便,只好由沈杰前去敲门。

沈杰走到大门前,握着铜环轻轻扣了几下。

咚—咚—

环声清脆,回荡,远远传入屋内。

但并未有人前来开门。

沈杰手中运上内力,加重几分力道,再次朝门柱上扣了扣。

吱呀一声,两扇大门中间露出一道细缝。

沈杰这才注意到,原来门早就开了,只不过是虚掩着。

他将门一把推开。

院子是完全展露在众人眼前了。

但沈杰却微微皱起眉头,连同后边的紫竹与林潜,也是脸色大变。

一股浓浓的气息,从院子里传来,这是沈杰最熟悉的气味。

血的味道!

浓厚的血腥味,已经四散在整个院落,整个空气都因此变得潮湿,甚至有些令人作呕。

林潜与紫竹相视一眼,顿时冲入院内。

而沈杰已经先一步入了庭院。

庭院很美。

潺潺溪水,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座莲花池,几匹彩絮在期间游荡,那是鲤鱼。

如果是平日,如果不是夜晚,在这庭院中,一定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但此刻,夜风冰凉,扑面而来的不是花香,而是凝重。

鲜血洒在鹅卵石上,溪水是血红色,莲花池都是血渍。

铺在地上的,不是花草,亦不是纹理条纹,而是一具具尸体!

那些人皆穿着紧致的黑袍,无声的与夜色交融,他们身体尚有余温,他们的血还未流干。

寂静的庭院,寂静的黑夜,林潜,沈杰,紫竹三人面面相觑。

黑暗中,只有他们三人粗重的喘息声。

林潜紧张道:“妙手医圣在哪?”

紫竹摇头。

林潜脸上瞬间失去血色,背着降煞子的肩膀止不住的颤抖。

紫竹道:“暂时还没有看见妙手医圣,但他就住在庭院后面的屋子里。”

林潜道:“他还活着?”

紫竹没有回答,也没有必要回答。

此时此刻,如果在哪里寻找到某人,一定是死人,也只会是死人。

林潜大吼一声,奔向庭院后的屋子。

凄冷的屋内,冷光摇曳。

果不其然,屋内有位白发老者。

但他长长的胡须,已经垂到了地上,人也倒在了地上。

他的胸膛,被一根尖叉洞穿,也正是这根尖叉,将他的身子钉在角落里,在一大滩血迹中都没有滑落。

妙手医圣已经死了。

终究还是来迟了。

林潜垂首叹息,紫竹与沈杰已跟了上来,二人站在门外,注视着屋内的殷红一片,心里也有了结果。

沈杰将老者胸膛的尖叉拔出,仔细端详,道:“应该是被人极快的击穿了心脏,还未来得及反应。”

林潜道:“妙手医圣救死扶伤,怎会有仇家?”

沈杰甩掉尖叉,道:“若救了不该救的人,便是与人结仇了。”

紫竹哀叹了口气,走到老者面前,看他睁大双眼死不瞑目的样子,心中不忍,抬手将其闭目。

沈杰突然道:“既然妙手医圣死在这里,那外边死的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

他说话间目光督向紫竹,好像是在询问,口气却是质问一般。

紫竹沉默。

沈杰目光一寸不移的盯着他,冷冷道:“这些人你一定知道。”

紫竹叹了口气道:“确实知道。他们是……我的仇家。”

“你的仇家?”

这次轮到林潜惊奇,“既然与你有仇,为何来找妙手医圣?”

紫竹苦笑,指着自己胸口的伤痕道:“其实今夜,我也差点变成一个死人。”

林潜这才想起,短短几个时辰而已,为何分别前紫竹还很好,再见时却身受重伤。

林潜道:“你做了什么?”

紫竹道:“又杀了两个门派掌门而已。”

说的云淡风轻,但听在林潜耳中,却如闻惊雷。

紫竹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笑道:“这次不是正派,而是邪派。”

他指着外边的黑衣人尸体道:“其中一派便是炼尸堂,外面的那些尸体,就是炼尸堂的。”

林潜道:“你今夜杀了炼尸堂的掌门,而炼尸堂的人却来杀了妙手医圣?”

紫竹不语,只是缓缓撕开胸前的衣裳。

只见他的胸口,有个诺大的黑手印,如同尸毒一般浸在皮肤表面。

“这是腐尸毒。”

紫竹道:“我中了炼尸堂的腐尸毒,我也是来找妙手医圣救命的。”

林潜心中有了答案,大概就是因为炼尸堂的人,不想紫竹找到妙手医圣救命,于是提前将医圣杀了。

可是,这一地的尸体,正是炼尸堂弟子的尸体,却又是谁杀了他们?

妙手医圣只会救人之术,武功却差的出奇,不然也不会被人轻易杀死在房内。

那庭院内满地尸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杰十几年刀口舔血,让他无论何时都异常冷静,直觉让他怀疑,这个叫紫竹的男人一定还藏着秘密。

沈杰道:“妙手医圣从前在白鹿山,三年前失踪,现在为何在这里?你又怎知道他在这里?”

紫竹道:“因为他受了我的恩。有人要在白鹿山杀他,而我救了他。”

沈杰道:“但他现在死了。”

紫竹面色忧伤道:“是啊,我从前救了他,现在他却因我而死,到底是我欠他的。”

林潜被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悲从中来,他心里更觉得,紫竹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沈杰对紫竹的解释不置可否,他徐徐踱步屋外,注视庭院内一地的尸体。

林潜道:“妙手医圣是被你安排在这里,为何不派几个贴身的护从?”

紫竹道:“医圣老人家喜好清静,不愿人打扰。”

紫竹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皱眉道:“而且他到南丹城,也只有半个月,这座院子,是临时租下的。”

林潜暗自忖度,难怪这院子外门窗无人打理。

紫竹道:“医圣在这里的消息,只有几个人知道,炼尸堂为何能找到?”

不仅如此,庭院内炼尸堂尸体堆积如山,是出自何人之手?

紫竹脑中闪过一个身影,自忖道:“会不会是他?”

正这时,在庭院踱步的沈杰突然回到屋内,对着紫竹冷笑道:“一派胡言!”

紫竹冷眼道:“阁下何意?”

沈杰道:“至始至终,都是你的片面之词。”

他一点一点指着庭院,又指着屋内老者的尸体,道:“有人故意引我们来此地,又让我们看见这惨状,居心叵测!”

他说话眼角瞧着紫竹,话中何人呼之欲出。

“不会的!”

林潜忙道:“紫竹先生自己也身受重伤,他是来和我们一起找妙手医圣救命。”

沈杰一声喝断:“到现在你还相信他!”

突然,沈杰抽出腰间的短刀,刀锋一闪,便向屋内的屏风劈去。

沈杰道:“若他无异心,为何一直隐瞒,其实屋内还藏着个人!”

话音落,寒芒散,屏风应声倒地。

并无人影,只有一排长帘随风飘摆。

紫竹冷笑道:“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林潜伸手想要将卷帘拉开。

然而,沈杰突然变色,一把推开林潜,同时整个人朝墙闪避。

帘珠碎地,从卷帘内刷刷刷激射出三根钢针,快若闪电,如烈风扑面,径直插在门框上。

直逼人要害的三针!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