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分别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573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直逼人要害的三针,砰砰砰打在门柱上,留下三道针孔。

一击不成,卷帘荡开少许弧度,再归于平静。

谁也不知,这平静后面,是怎样的波澜。

紫竹已然变色,怒喝一声,冲上前去。

他要将这半遮半掩的帘幕撕开。

然而,紫竹手刚搭在卷帘上,从里面又射出一排钢针,朝着紫竹的攒竹穴,百汇穴打去。

紫竹虽受重伤,但毕竟功力还在。

他伸手朝空中一捻,便将那一排钢针握到手中;另一只手一把将卷帘扯了开来。

然而,里面的人,却并不是看上去卑鄙阴险的小人,至少看上去不是。

而是一个娇滴滴的年轻姑娘。

“你是何人?”紫竹喝道。

“是什么人你心里不清楚?”

回答他的,不是这位姑娘,却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沈杰。

紫竹苦笑道:“我也是听你这么说,才发现屏风后还有个人的。”

那年轻姑娘不说话,只是两眼紧紧盯着林潜三人。

紫竹见她不答话,冷哼一声:“一手暗器使得倒精准毒辣,你说,你藏在这里有何目的?”

那女子道:“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林潜疑惑道:“我们为什么要杀你?”

女子道:“你们不是来杀我的?一院子的死人,不是你们干的好事?”

林潜道:“我们是来找妙手医圣救命,仅此而已。”

女子沉默,似在考虑林潜话的真实性。

紫竹已经忍耐不住,急喝道:“女人!便是你害了妙手医圣!”

岂料那女子闻言却是莞尔一笑,她笑道:“你们问我是谁?我便是你们要找的妙手医圣。”

此话一出,顿时犹如平地惊雷,一石激起千层浪。

林潜大呼:“怎么会!妙手医圣已经倒在了屋内,他已经死了。”

女子道:“别人也以为妙手医圣死了,但其实没死。”

她顿了口气,哀叹道:“她是我的老仆。”

正这时,紫竹冷笑道:“你想要苟命可以,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编造这样的谎话。”

女子道:“我没必要骗你们。”

紫竹冷声道:“既然如此,为何当日白鹿山,我从未见过你?”

女子笑道:“你又怎知,当日我不是和今日一样躲在屋后?”

紫竹不语,只是怒视。

女子道:“你这样急躁,看来炼尸堂的腐尸毒已经开始发作了。”

紫竹脸色巨变,猛然看向自己的胸口,果然黑气蔓延,已上到了心肺。

只是沈杰却笑道:“这位姑娘,不要以为躲在屏风后面,偷听我们谈话,再随便胡诌几句,就真当自己是妙手医圣了吧。”

沈杰以为,她对紫竹中腐尸毒的推测,只是因为偷听到了他们三人的讲话。

女子大笑,似乎不屑有人质疑她的医术。

她朝前走了几步,正好走到降煞子倒地的位置,她朝着降煞子脸上督了几眼。

沈杰道:“阁下若是能说出这位老先生中了何毒,我便服了。”

女子笑道:“区区蛇毒而已。他中的是魔教尖耳青蛇所调配的青蛇散!”

林潜笑道:“没想到姑娘你真是妙手医圣。”

说实话,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闻命江湖的妙手医圣,竟然是位娇滴滴的女子。

林潜拱手道:“请医圣出手,救救这位老前辈。”

女子笑道:“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何要帮你?”

她径直走到紫竹身边,将一双玉手放在紫竹胸口,从他的人迎穴移到气户穴,有点了点膻中穴。

紫竹顿时面色发紫,一口瘀血已漫上喉咙。

女子轻柔的按住紫竹的下巴,同时从怀中取出一包棕色药粉,洒在紫竹的胸口。

紫竹顿时感到一股清凉之意,只觉得腐尸毒在减退,头脑也恢复了几分清醒。

紫竹咳嗽道:“多谢姑娘。”

女子淡然道:“我救你,正如你说的,谢你在白鹿山救我一命。”

紫竹点头,但指向林潜的位置道:“这位小兄弟的忙,你也帮一帮吧。”

女子置之不理。

突然,刀光一闪,一道寒芒已经架到了女子脖子上。

沈杰道:“请姑娘出手救人!”

女子笑道:“你知不知道,医生是最不怕人逼的,尤其是别人的命掌握在他手里。”

沈杰道:“请姑娘出手救人!”

女子无视眼前的刀锋,直言道:“说不救,便不救!杀了我也没用。”

林潜道:“姐姐,请你救这位老前辈,之前是我们无礼了。”

女子盯着林潜,莞尔笑道:“你这人倒挺温柔,和他们一点不同,有趣。”

她轻启朱唇,柔声道:“若是救公子你,我定不推辞,只是救这位老先生,恕我不能。”

林潜咬牙道:“要什么条件你才肯救人。”

女子笑得更欢,道:“你还不死心?也罢,看你这么有趣的份上,我可以答应你。”

林潜道:“你要我做什么?”

女子道:“我还未想好,但救人可以先救。”

说罢,她轻步跃至降煞子边上,从怀里掏出数根细针,在降煞子胸口整整齐齐的种上一排。

女子捻动针尖,使出一门极特别的内功,数根细针立起,在几息之间,颤动了几百次。

随着针尖的旋转深入,降煞子面色也潮红起来,紧接着,一口黑血便从嘴角溢出。

女子手掌一吸,便将胸口的针全吸到手中。

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倒了点放在手上,然后一拍,降煞子中暗器的地方已经铺上了一层粉。

林潜抱起降煞子,替他擦去血污,惊喜道:“他没事了吧。”

女子道:“还不行,得服药休息几天。”

她从桌上取过一张纸,用笔沾墨,写下几行娟秀的小字。

“这是药帖,抓药后连服五日,便无碍了。”

女子将纸扔给林潜。

林潜抓过药帖放在怀中,朝着女子拱手道谢:“不知姐姐怎么称呼?”

女子呵呵笑道:“素来只有人求我治病,没想到还有人求我的名字。”

林潜笑道:“妙手医圣这称呼太老了,姐姐名字一定比这好听。”

女子一眼朝林潜望去,看得他心砰的一跳。

她道:“你附到我耳边,我悄悄说与你。”

林潜往女子边上靠了靠。

女子咬着嘴唇,低声道:“白瑜。”

林潜笑道:“果然是个漂亮的名字。”

白瑜道:“既然各位无事了,便速速离开吧。”

“慢着。”

沈杰口中不紧不慢吐出两个字。

白瑜道:“还有何事?”

沈杰道:“关中道飞鹰老人,有没有人请你救他。”

白瑜道:“没有,我没听过此人。”

沈杰不再说话,率先一步走出房门。

林潜背起降煞子,也跟了上去。

待林潜与沈杰走后,紫竹朝白瑜道:“你我之间已两清,你不必跟着我了。”

白瑜道:“本该如此。”

紫竹点头,突然跃起,一下子消失在夜色中。

出了冷香苑。

沈杰对林潜道:“如今你怎么安排?”

林潜道:“找个住处,等降煞子前辈恢复过来,就前往绝意宗。”

沈杰点头。

林潜道:“你呢,你来南丹城为了什么?”

沈杰笑道:“我早与你说了,我是个杀手,当然是杀人来的。”

林潜道:“杀谁?”

沈杰盯着林潜,笑意突然冷了下来,如同三尺寒冰。

“你不该问的。”沈杰一字一字道。

“可是你并不会心软。”林潜笑道。

沈杰抬起斗笠,任凭晚风吹过他的发丝。

这一刻,风很冷,夜很凉。

大地一片肃静,风不止,竹叶沙沙,似在战栗。

林潜沉默片刻,道:“现在?”

沈杰道:“现在。”

他缓缓将手放在右腰侧,那把仅长一尺半的刀鞘上。

刀在颤抖,刀在微鸣。

不知是兴奋还是哀叹。

刀光一闪,如同夜色中的一缕月光。

面前的一杆细竹,在这亮银色的刀芒下,咔的一声断为两节。

林潜与沈杰二人各自拾起。

这一刻,是竹剑与竹刀。

一瞬间,月色下,竹刀动了。

碧绿色的刀芒一闪而过,如同一道绿色的闪电!

砰!

竹剑抵住了刀芒。

竹剑化作了数道光影,虚虚实实,将竹刀围在了剑圈中。

剑势大涨,如同腾空的碧龙,呼啸着,夹杂着一去不复返的气势,吞噬了竹刀。

剑光通透,亮到了极点!

又是刀光一闪。

在碧绿的剑光中,显得微乎其微。

但,这一次,是竹刀劈碎了竹剑,简单而又干脆!

林潜苦笑道:“我输了。”

沈杰收起竹刀,道:“至少没有以前那么惨。”

林潜道:“我拦不住你。”

沈杰道:“你不必拦我。”

林潜叹息道:“我要拦你,因为我怕你杀人,总有一天也会被人杀。”

沈杰笑道:“既然干这行,就要有被杀的觉悟,不是吗?”

林潜不语,但沈杰已知晓他的心意。

心照不宣。

沈杰道:“一年后,白鹿观山院,我们再比过。”

林潜疑惑道:“什么意思?”

沈杰道:“到时候自然有人跟你说。”

两人终于走到了路口,分叉口。

沈杰将斗笠拉下,毕竟晚间的风有点冷。

他最后道:“小心紫竹,我看不透他。”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