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苏醒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522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除了那一晚,连续五日,南丹城再没有死过人。

如同海边的浪潮一般,一波过去,总会迎来暂时的平静。

紫竹与沈杰,魔道公子与杀人刀客,就好像约定好一般,第二日都没了消息,彻底消失在南丹城。

紫竹的信封,依旧是个谜团。

而沈杰要杀的人是谁,除了死人恐怕没人知道。

降煞子是在第三日早上醒来的。

他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客栈内,不过并不是天字号客栈,而是城西郊的一间唤作醉佳酿的老旧客栈。

醉佳酿,顾名思义,最出名的是里面的酿酒。

但降煞子这几天却一滴酒也沾不得。

因为,白瑜开出的药方子里明确写着,忌酒。

闻着酒香,看着樽樽美酒就在眼前,却没法入口品鉴,实在是天底下第一大折磨之事。

第五日,降煞子已经勉强可以起身了。

他掀开被子,缓缓从床上下来。

药汤已经泡好,就端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这是林潜替他泡好的,而药也是林潜替他抓的。

但林潜今天却不在这。

因为他早上收到一封秘信,由一个小二交到他的手里,邀请他到南丹城的春香楼一聚。

林潜赶到春香楼,楼上已经有个人在等他了。

是位风姿绰约的丽人,在这个风月场所,在这个全是男人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白瑜不管身后一堆如狼似虎的饥渴目光,只是抬手端起酒杯,轻轻看了林潜一眼。

这一眼,能让大多数男人沉醉。

白瑜道:“让一个女人等一个男人,是件很没有风度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林潜在一干人嫉妒的目光中坐下,道:“确实如此,自罚一杯。”

说罢,他接过桌上倒满酒的杯子,一饮而尽。

白瑜笑道:“你不怕我在酒里下药?”

林潜摇头。

白瑜轻声道:“也许你不知道,我有一百种药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不知道,所以你不怕。”

林潜道:“你若要害我,又何必约我出来。”

白瑜掩嘴嗤笑,清脆如同银铃。她看着林潜道:“你好像早就知道是我邀你。”

林潜道:“阁下娟秀的字迹,看过便再难忘记了。”

他微微皱眉道:“只是没想到在这。”

白瑜笑意更浓,似乎早料到林潜会这样问,她道:“这地方不好么,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来这里?”

说罢她悄悄伏到林潜耳边,狡黠道:“别告诉我你没来过。”

“当然来过!”林潜道:“只是你不该来。”

白瑜道:“我为什么不能来,你喜欢姑娘,我也喜欢姑娘。”

林潜道:“因为这里人杂,说不定会有下流胚子做出出格的事来,你不该来。”

白瑜笑了,脸上带着一片粉红,道:“你是在担心我?”

不待林潜回答,她幽幽的取过酒杯小抿一口,“你大可放心,没人敢调戏我。”

似是不胜酒量,白瑜喝完这一口,脸上浮现一阵绯红,配上她洁白如雪花的衣裙,一瞬间,真是风情万种。

艺馆中的女人,都被她盖过了风采,但她好像还不自知。

周围的男人,目光齐齐聚在她的身上,似要把她一口吃掉。

林潜道:“倘若人们知道,我边上这位美人,就是名动江湖的妙手医圣,不知道他们怎么想。”

白瑜笑道:“你不说,我不讲,谁会知道。”

林潜不想与她胡诌,直言道:“你约我来,是要干什么?”

白瑜道:“你忘了昨天答应我的事了?男人可不能轻易忘记他许下的承诺。”

林潜道:“我自然没忘,姐姐吩咐便是。”

白瑜咯咯笑着,媚眼如丝道:“什么事都行?”

林潜昂首道:“但说无妨。”

白瑜却突然收起娇柔情态,正色道:“好!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

“杀人?”

林潜惊呼。

白瑜眼中带媚,挑衅道:“就是杀人,你怕了?”

这种柔柔的目光下,由一位妙曼的女子说出,只要是个热血男儿便拒绝不了。

林潜犹豫。

白瑜笑道:“你是不是想说,杀人的事,为什么不找沈杰?”

林潜道:“你怎么知道他?”

白瑜道:“杀人刀客,我看到他腰上那柄短而尖的刀,我就猜到了。”

她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握住酒杯,道:“沈杰太粗鲁,我喜欢温柔的男人。而且欠我人情的是你不是他。”

林潜点头道:“好。”

白瑜道:“你不问问我要你杀谁?”

这回到林潜笑了:“我怕我听到名字,就反悔了。”

“好!”

白瑜举起酒杯:“敬合作愉快。”

林潜亦干杯。

白瑜道:“要不要喊两个姑娘来陪你?”

林潜淡淡道:“有妙手医圣在还不够么。”

白瑜道:“可是我要走了。”

她站起身,缓步走到林潜跟前,两人贴的很近,她身上的馨香让林潜心神一颤。

白瑜将一双白晢的手搭在林潜脖子上,又顺着他的肌肤滑到胸口。

林潜惊若寒蝉,竟不敢动。

白瑜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将林潜胸口的扣子理了理,轻笑道:“凭你现在可还杀不了他。”

她就这么走了。

只剩林潜一个人坐着。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林潜心有余悸。

他提起放在白瑜位子上的酒壶,又给自己斟上一杯。

酒水入口,芳香四溢,就如同回味刚离开的人的清香。

只是,林潜发现这酒味道不太对。

等他发现已经晚了。

小腹一阵抽痛,肚子里顿时落花流水。林潜暗道不好,连忙向楼下厕所冲去。

降煞子看到林潜风尘仆仆的回来,抬头道:“完事了?”

林潜捂着肚子点头。

降煞子咳嗽几声,虽然身体没恢复过来,但他目光依旧炯炯有神。

降煞子道:“我教你的剑法,练习了没?”

林潜这才想起,他已经五天没有碰剑了。

人就是这样,一旦休息下来,就会变得松弛懒惰,这是天性使然。

林潜道:“没练。”

降煞子皱起眉头,冷言道:“为什么不练,不怕我杀了你?”

林潜道:“现在我要走,你恐怕拦不住我。”

降煞子翻了个白眼道:“爱练就练,不练就滚。”

林潜顿时嘿嘿笑道:“练呐,当然要练!绝意式我还没学完呢。”

降煞子指着林潜的鼻子道:“臭小子,你救了我的命,我没法杀你。但你要知道,若是在剑道上有了惰性,就是把自己的命捧手送人。”

他感慨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在剑道上是最明显的。”

林潜笑道:“前辈,有您看着,我怎敢偷懒。”

降煞子道:“我可不会一直看着你。”

他突然皱了皱眉头道:“你以后跟我讲话好好讲,别绕来绕去,和谁学的?”

“是,是。”林潜不停点头。

降煞子叹了口气道:“本来想早点赶回绝意宗,让宗主见见你。现在不得不推迟日子了。”

林潜好奇道:“前辈,你口口声声说绝意宗,绝意宗到底是怎样的?”

降煞子突然被噎住,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只不过他的脸上,却是比外面的冷风还要凄凉,比飘落的枯叶还要悲怆,是一种无言的悲伤。

他深深道:“绝意宗……已经绝了……”

“什么叫……绝了?”

降煞子目露悲凉,缓缓道:“就是尽了,忘了,不复存在了……”

林潜惊呼道:“怎么会这样!”

降煞子道:“本不该这样的。一切只因为一场赌约,三十年前绝意宗毁于一旦。”

林潜感慨:“究竟是怎样的灾难,才会让一个宗门在一瞬间凋亡。”

他又在想,剑门会不会也有这一天。

降煞子忍住在眼眶打转的眼泪,他不该哭,更不该流泪。

虽然绝意宗式微,他这一辈的绝意宗人已经迟暮。

但他已经找到了绝意宗的传人,新兴的种子,他确信这颗种子会生根发芽,随着春风开枝散叶。

绝意宗会因为这颗种子复苏,所以他宁死也要护住这颗种子。

降煞子道:“灾难都是人带来的,不过你可以让它改变。”

林潜面红耳赤,他不禁想起自己如何败在沈杰的刀下。

这样怎么担当的起重任?

降煞子看在眼里,不过他并不失望。

因为年轻人总要经历挫折。

在他眼里,林潜就是最好的剑道天才。

只不过他口中悠悠道:“你要是一直这么混下去,也不用习剑了,因为手中的剑已不相信你。”

林潜重拾自信,脸上再次洋溢笑容,道:“我这就练剑去。”

“回来!”

降煞子突然一声喝断。

看着林潜疑惑的目光,降煞子哼了哼鼻子道:“全身都是女人的胭脂味。”

林潜羞红了脸。他确实刚从一个全是女人的地方出来。

不过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楼下的茅房。

降煞子自言自语道:“床上呆了好几天,心里有点痒。”

他朝林潜招招手道:“去!喊几个小妞来给我解解闷。”

林潜一阵白眼。

降煞子笑道:“你这么潇洒,就不许老人家我风流风流?”

“年轻人应该更通情达理才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