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剑门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36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剑门,煌煌数百载,乃是当今剑招剑意第一的门派。天下剑修,无不心向往之。

剑门的立派祖师李伯阳,传闻在九霄云上,得到神仙指点,领悟惊天剑术,配合一身至高内力,天下万法,皆可一剑挥斩。

剑道自李伯阳传承至今,已经数百年,经历了总共五代掌门的日益完善,如今的剑门,不仅剑法第一,地位更是凌然于众门派之上,隐隐有正道之首的趋势。

剑门的第五代掌门宁川,亦是惊才艳艳之辈,以一己之力,将剑门薪火相传的鸿蒙心法和九天引剑诀推演至新的境界,此事在整个江湖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只是风尖浪头的时候,宁祖却突然退隐,让座下大弟子刘有才代为掌管剑门事务。

宁祖在位时共收四位弟子,退隐后本欲相忘江湖,但在他游历山川之际,却正好遇到一位堪称经天纬地的剑术天才,于是破例收下一生中第五位弟子。

这未出江湖,就已名动天下的第五位弟子,便是江年的小师叔——林潜。

剑门作为天下第一剑派,位于瀛洲南部的天虞山脉,背面靠海,正面迎江。主峰为清风崖,其余两地分别为,偏潮阁,听竹瑄。

有道是:清风崖顶观日月,偏潮阁处聆海音,听竹瑄里游丝竹。三处皆为世间少有的美景。

而除了此三处外,还有众多小奇观,如盘山而上的五千六百阶通天路,由海潮江潮引起的蒸腾水雾云海,倒悬天虞山中的垂天长瀑,后山的星垂平野……诸如此类,修炼之余,还可一睹周边自然气象,心旷神怡。

依着通天路直上,就是剑门正宫。剑门正宫的入口处,摆放了两柄硕大的青铜巨剑,交相斜插在大地上,中间露出十米高宽的通道来,由着走进去,便可见大大小小中庭院落,是弟子们的住处。

咚—咚—

几声钟响,回荡在整个剑门山谷。一口古钟,泛着古铜光泽,坐落在中庭,一位弟子手握红锤,咚的一声敲下去,接着又是一锤。

辰时!

寅子年三月十五,辰时,距离正午还有两个时辰。

“还有两个时辰啦,嘿嘿,老汪,你的清闲日子,恐怕要到头喽。”

剑门后院的长老府上,一对老者端坐在石桌前,望着面前的黑白棋子,心绪却受那厚重的钟声影响,一时间分了神。

“林小子出关,沈长老,恐怕你也没啥好日子过了吧。”汪长老抚须一笑,将一颗黑子轻轻掷下。

“你说吧,他在时觉得烦,这一年没他吧,倒也甚是无聊,怪哉。”

“老沈啊,你这还真有点贱骨头,怀念三天两头鸡飞狗跳的日子了?”

“别了……”沈长老连忙摆手,“老骨头经不起折腾喽。”

“哈哈,咱们好好手谈完这局,以后下棋,可得提心吊胆了。”

“放马过来!”沈长老哼了一声,一颗白子落在了桌上。

听竹瑄一院落中,竹叶纷飞,随风起舞。一女子舞剑,步伐空灵,身如矫燕,手中细剑忽横忽刺,剑影倬倬,最后竟将飘飞的竹叶全部收拢到了剑上!

“好一招有凤来仪!柳儿,你的剑法又精进了。”

那舞剑女子闻声转过头去,将被风吹散的发丝捋到后边,露出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庞。

女子睁开她亮如秋水的眸子,眼神里却有些不自然,“师父,小师叔……就要出来了么……”

那人叹了口气,走上前摸了摸女子的脑袋,柔声道:“柳儿,你是我们剑门新一代的天才,学剑不过四年,就已经超过了许多老一辈的弟子,更是在九天引剑诀外自创了这套凤仪剑法,连掌门都称赞不已。只是……”

“你呕心沥血钻研出的凤仪剑法,被林潜一招破掉,他这个当师叔的……说话也不委婉一点!”

“师父,这一年我将凤仪剑法每一招都加以完善,我……我还要去挑战他!”谢柳儿不服气道。

“好吧,好吧。”

听竹瑄掌教宠溺的看着这位自己门下最具天赋的女弟子,知道如若不答应,谢柳儿必然要缠着自己不放,只好道:“你小师叔可是很忙的,你要去找他,得抓紧了。”

“得嘞。”谢柳儿莞尔一笑,抬手一推,将配剑插入剑鞘,“师父我这就往清风崖去啦。”

林潜破关的消息传开,顿时引起了一阵骚动,剑门弟子三五成群的赶往小师叔闭关的地方,简直比逢年过节还要热闹。

然而,就在剑门的议事大殿之上,一中年男子坐在堂前,神情却甚是悠闲自在,手里端着杯茶,嘴角轻轻吹气,惬意的闻着杯中飘来的茶香。这正是剑门的当代门主,宁川祖师的大弟子,刘有才。

只是不同于刘门主的镇定自若,堂前一位娇艳的女子,此刻正蛮横的一脚踏在阶梯上,手里的三尺长剑直指这位当代剑门门主的眉心。

“师哥,你怎么还云淡风轻的,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小师弟要出关了啊!”娇艳女子蹙紧眉头,不满地朝刘有才喊道。

“师妹,你还是这么泼辣,这个样子,以后怎么嫁人?”刘有才小抿一口茶,二指一弹,便将女子的佩剑弹了回去。

岂料到女子不加收敛,反而怒意更盛,一只手指着剑门门主的脸直嚷道:“刘有才!你不在意小师弟,这全天下人可都关注着呢,师父当初的话你难道全忘了?”

“我自然没忘!”

刘有才将杯子往桌上砰的一掷,正声道:“正应如此,当初惊刀门杀上山来,向我剑门索要小师弟,我才出面拦了下来,并和小师弟一起,和惊刀门立了个赌约。”

女子闻言心疼道:“你还好意思说,小师弟岁数还不到你的一半,你让他和一个老怪物赌斗,生死自负,这是什么狗屁赌约,惊刀门都骑到咱剑门头上来了!”

刘有才无奈道:“谁让咱小师弟,把人家惊刀门的几个嫡传弟子,全部打成了残废,而且逼着他们立下毒誓,从此遇到剑门弟子,都要退避三尺。这,惊刀门当时肯退去,已经是不错的了。”

原来,那日天涯酒楼的争斗结果,实在是太丢惊刀门的脸面,惊刀门上下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来。

其中一人想出个注意,认定林潜作为剑门的小师叔,与黄邹等人的争斗是以大欺小,不符合江湖的规矩,惊刀门便借着这个理由气势汹汹的杀上山门,向着剑门讨要公道。

女子横了一眼,目露寒芒道:“那是他们技不如人,关小师弟什么事!要赌斗好哇,找老娘来斗,看我不把他们的手脚给剁下来!”

“卫箫!”

刘有才一声喝断,继而缓声道:“你也要相信小师弟好不好,师父他老人家说师弟剑道天赋极高,单论剑招,那些老东西未必是师弟的对手。只可惜师弟素来不喜修炼鸿蒙心法,内功上还是落下了。”

“难道就任由他们上山,仗着那狗屁赌约带走小师弟?”

刘有才沉默了片刻,道:“只要小师弟能将鸿蒙心法修练到第三层,再配合他的剑法,与那老怪物僵持个一柱香的时间,我想到时候,惊刀门应该也是没脸硬拉师弟下山的。”

“要是惊刀门不要脸了怎么办?”卫箫冷哼道。

刘有才笑笑,放言道:“如若这般,他们硬要带走小师弟,嘿嘿,刘某人不才,倒要向惊刀门的几个老怪物,好好讨教一番了。”

“师哥,没想到你心里还是护着小师弟的么。”卫箫放下脸色,呵呵笑道。

见这唯一的师妹终于转怒为喜,刘有才也松了口气,拍着卫箫的肩膀道:“师妹啊,你的暴躁脾气,实在得收敛收敛,刚刚剑都要抵到我的脸上了。”

卫箫脸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但这种女儿态的小心思也是转瞬即逝。

“下次我注意嘛。”卫箫收起剑不好意思道。

刘有才咳嗽一声,又道:“我现在担心的,就是在这一年里,小师弟的鸿蒙心法境况如何。一年前我在他关前布下了草木皆兵阵,如果今天他能成功破关,那就说明,他的修为达到了预期,我们也可以替他松口气了。”

卫箫脸上露出忧容:“按照小师弟的个性,结果还真不好说。算了,我先去关前等着!”说罢,她也不顾刘有才的反应,直接拎着长剑就往林潜闭关的地方走去。

刘有才端起桌上的茶杯,咕嘟喝了一口,说了这么多,还有点口干舌燥呢。他想着卫箫之前护短时的倔强模样,看起来,简直就和小的时候一个样子。林潜刚入门那几年,无论什么时候犯了错误,卫箫都要把林潜藏在身后,一点都不让师父责骂。

噗!想到卫箫张开双手,如同母鸡护住小鸡崽子般的架势,刘有才忍不住笑出声来,结果被一口浓茶呛在嘴里,捂着嗓子咳嗽了好几下。

虽然被呛到了,刘有才依旧是一口一口慢悠悠的把茶品干净,直到杯子里仅剩下几片瘪瘪的茶叶黏在底下。他将目光一步步移向殿外,清朗的阳光已经洒到了屋檐上。

距离正午,还有一个时辰不到了。

这位掌门人朝门外伸了个懒腰,缓缓起身,关前的草木皆兵阵,还要他来主持呢。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