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卜卦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826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温柔的雨,就像俏皮可爱的女孩子,只在林潜肩头轻轻一抚,转身便没了踪影。

雨虽停了,薄雾还在。

如同一块神秘的帷幕,遮盖在龙候山的上空,让这座幽寂的高山,更添一份深沉。

山高路远,但龙候山却是险峻著称。

晚风吹拂,卷走山麓上松动的石子泥土,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只是那声响,落入深谷,便再没有声息,回音都没有。

穿过龙候山的道路,是穿插在两山之间,中间是一道狭长的裂缝,深不见底。

走在嶙峋的山路,就像踏着刀锋前行。

但就是这样陡峭异常的龙候山,在山腰上却看见一只白旗,随风飘荡。

一块指路牌匾,一个小木方桌,纸笔木签,当然,还有一个人。

指路不是指示往哪去的意思,而是指点人生方向,旦夕祸福。

这位高人,随意躺在身后的椅子上,两手搭上膝盖,端的是悠闲自在。

不过,他虽自诩指点迷津的世外高人,却没有高人的长相。

他长的没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甚至很俗气。

他的脸皮大而宽,厚而肥,一双眼睛眯着,嘴巴很大。

若说他是市坊里杀猪的,没人会反驳,偏偏他是算命的。

当然,这不意味他不专业,毕竟算的准不准才是活招牌。

可是在这种山路上摆摊,能有什么好生意?

林潜只是简单撇了一眼,就走过他的摊子。

这算命素来讲究缘分,是不求人的。

但那胖子眼见这位持剑少年,顿时眼中精光一闪,大喝道:“道友且住。”

林潜冷冷道:“何事?”

那胖子道:“算一卦?”

林潜道:“我不信这个。”

那胖子还不死心,嘿嘿笑道:“测字,测运,测姻缘,测风水,包准的。”

他小心又加了一句,“今日打折,半价,只要五两。”

没有人能拒绝半价的诱惑。

林潜微思,转身坐下。

“怎么算?”

胖子道:“那要看你心里想什么。”

林潜迟疑片刻,道:“测字。”

胖子朗声道:“可以。”

说罢,取过纸笔递出。

林潜接过笔,在那枯黄的测字纸上,随意写下二字。

林潜。

一串连笔,锋芒毕露。

写罢,便冷冷的瞧着胖子,看他如何云云。

胖子郑重的双手接过纸张,呈到眼前仔细端详。

胖子道:“意气风发,不负少年。”

他问道:“往何处?”

林潜道:“一路向东,过龙候山,走沧澜江,至余龙镇。”

胖子道:“向东不可。”

林潜道:“为何?”

胖子道:“双木为林,潜字走水,东有水,遇水化龙。”

林潜道:“化龙岂不是祥瑞征兆?”

胖子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何况为林中龙?”

林潜笑道:“我这条龙,不怕风的。”

胖子道:“过龙候山十里,为堕龙渊。”

话已至此,不必多言。

林潜微皱眉,冷声道:“我执意要走,有何见教?”

胖子看过林潜腰间佩剑,正色道:“宜解剑。”

林潜哈哈大笑,笑而不语。

倘若随便一个人,随口几句话,就能让他解剑,还做什么剑修?

胖子翻开手中签,乾卦,初九,潜龙勿用。

林潜笑过,亦正色道:“阁下究竟何人?”

胖子抬手作揖,道:“姓汪,名逊,字益谦。”

林潜道:“你有没有给自己算过,今日是凶是吉?”

胖子缓缓道:“给自己算,不灵的。”

林潜哈哈大笑,他将五两银子猛地拍在桌上,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过了山腰,便到了峰顶。

此时天色已昏暗,遥望不见山路。

下山远比上山难。

单单沿着陡峭的山路上山,林潜已浑身出汗,不胜脚力,现在更不敢夜中下山了。

好在峰顶开阔,有一处可供人歇息的草坪,也有一方自在怡人的清闲。

林潜从包裹里掏出火折,拾了些树枝堆在一旁,做了个简易的篝火。

随着篝火亮起,浑身上下顿时温暖起来。林潜大打了个哈欠,将包裹甩在一边,便仰面躺在了草坪上。

虽然也是荒山野岭,但不得不说,独处的滋味比有人看着舒服的多。

夜已深。

月色惨淡,白霜铺了一地,仿佛一地的愁怨。

这个时候,深山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怪啸,林潜悚然惊醒。

说它是怪啸,因为这声音,既不像人声,也不同鸟兽,仿佛来自阴间的恶鬼!

随着这一声怪啸,龙候山上的帷幕被人掀开,露出它原本的模样。

阴风大作,凄凉刺骨。

林潜不自觉朝篝火挨了挨。

那草地上摇曳的篝火,此时竟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火焰一晃再晃,突然像是被黑暗掐住了咽喉,一下子黯淡。

并不是风令它熄灭,也不是黑暗让它窒息,而是一双惨白的手。

林潜背后发凉,猛然转身。

那双鬼手已经退去,但篝火也彻底熄灭。

这个时候,林潜突然感觉到有什么黏稠的东西滴到了脸上,他伸手去擦。

但手上也一片潮湿。

林潜有些心神不定,他想要起身去拿他包裹里的火折。

但他刚抬起头,却撞到了一大团杂草。

那杂草如同幽灵,紧紧贴在林潜的脖子后面,黑暗中无论他怎么拉扯,始终甩不掉。

林潜只好忍着脖子上的不适感,摸索包裹的位置。

终于,他翻出了火折。

一道火光闪过,瞬间驱散了小部分的黑暗。

林潜终于可以看清了,但他宁可自己还在黑暗中。

因为他骇然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血痕,凭空出现的黑血!

恐惧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林潜发现火光之中,不仅有自己的影子,在他边上还有一团奇怪的黑影。

林潜迟疑的抬头。

原来只是他别在腰间的酒葫芦。

但酒葫芦怎么从他腰上倒着滑到了肩上?

这时候,林潜发现脖子后面有什么毛毛的东西在蹭他。

之前他就一直奇怪,脖子后面黏了什么东西。

林潜猛地一拽,他发现手里是一团杂碎的头发。

他缓缓转过头去。

一双恶毒的白眼珠,正死死盯着他。

一张惨白的脸,眼球一左一右挂在脸上,褶皱的脸皮就好像后来画上去一般。

而他的酒葫芦,就贴在这张脸的嘴唇上。

那双瘆人的眼球,发现林潜正看向自己,突然诡异的一笑,往后一退,消失在黑暗中。

林潜惊魂未定,拿起腰间的长剑,便朝眼睛消失的地方追去。

他轻功不差,但那双眼睛的主人,却比他快了数倍。

在隐约的火光中,林潜惊恐的发现,那女人足不点地,身子却如鬼魅一般飘了出去。

难道真是来自阴间的厉鬼?

林潜不禁想起了白天胖子所说的,东方不利,潜龙勿用。

莫非他早已算到,这是个不祥之地?

林潜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存在。

如果有,一定是有人装神弄鬼!

他一定要把那人揪出来,看看究竟是何居心。

林潜朝东边追去,虽然那人速度极快,但她一身白色的素衣,在火光中,林潜还是可以辨别她的方向。

转眼就追到了一片密林之中。

那白色身影已消失了踪迹。

就在此时,阴风再起,吹动树枝颤动,树叶沙沙作响。

这密林之中,又响起了同样的怪啸声。

只是这声音到了后面,却变成了嘻嘻嘻的惨笑。

如果不是阴间的厉鬼,怎能发出这种凄厉的哭笑声。

在林潜的左侧,忽的出现了一丝细微的颤动,林潜耳尖,心神一动,立时朝那一侧跃去。

那一边也发现了林潜的动静,调转方向,竟在密林中绕起了圈子。

只是那凄厉的鬼哭鬼笑不断交错,在林中回荡不止,竟一刻也不停顿。

林潜追着,渐渐发觉自己的脚步沉重起来,有时迈出一步要连着喘三口气!

大口喘气的同时,一丝甜味却如迷雾般飘了过来,林潜脑中有些眩晕。

但这种眩晕感也让他突然冷静下来。

林潜暗道不好,自己恐怕是中毒了。

那人将自己引诱至此,又布下迷雾,到底为了什么?

就在他心神恍惚之际,前面的树下,突然垂下一具白晃晃的身体,张牙舞爪的朝林潜扑来!

林潜凭借仅存的一丝清明,用尽全身力气,朝那身影一剑刺去。

剑尖刺破洁白的素衣,噗的一声,一点一点没入那具躯干的胸膛。

但一滴血都没有溅出来,甚至林潜拔剑的时候,剑上还是干干净净。

林潜用剑尖挑动那具身体,一张惨无血色的脸顿时映入他的眼帘,正是那张熟悉的女人的脸。

她死不瞑目,两只眼球凸起,狠狠的瞪着林潜,仿佛在质问他,为何杀了她。

林潜吓的立马用剑将这具尸体甩飞出去。

但就在林潜松了口气的时候,一双惨白的手,突然从他的背后伸出,一下子勒住了他的脖子。

林潜拼命的挣扎,奈何自己中毒已深,根本使不上力气。

最后只能任由那双惨白的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将他掐的两眼发黑,然后一路拖向密林深处。

之后,林轻便再没了知觉。

当翌日的阳光漫过树梢,那片密林中,传来了些清脆的鸟鸣。

林潜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只是躺在一棵树下,而阳光正照在他的胸口,温暖而和煦。

林潜几乎以为,昨天只是一个奇怪的梦,直到他垂下头,看见自己手中的长剑。

沾满鲜血,鲜血淋漓!

而他的手上,身上,额头,也都是黏糊糊的血渍。

就好像,他才是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魔,持剑杀人的厉鬼!

林潜摇晃着起身,向前走了几步,突然他瞳孔猛地收缩。

就在他的脚边,躺着几具尸体,货真价实的尸体。

他们的血,还没流尽!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