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对饮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623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山水气运对于一座山而言,关系重大,龙候山便是如此。

正因为有龙字镇压,龙候山也无愧于吴越中素有传闻的神秘山脉。

在这绵延高耸的山势,越过狭长的山路,走过十里堕龙渊,一切的险峻背后,是一个平静隐秘的小镇。

雏阳镇。

剑是百器之灵,龙乃万兽之首,雏阳镇正是以剑闻名,因为那里有一座山庄。

咏剑山庄。

这座山庄,据说是三十年前才出现在江湖的。但一出现,便携着惊雷之势,震撼风云。

无他,只因为从这座山庄里走出来三个剑客,一等一的剑客。

第一个十年,是一名叫朱飞的剑客,手中的三尺长剑,折断了江湖兵器榜上大大小小数十种兵器,一生未逢一败。

第二个十年,是一名叫胡毅的剑客,一手穿杨剑,摘得白鹿观山院十比第四的名次。

第三个十年,乃是如今的咏剑山庄的庄主,赵旧羽。飞花飞令夺命剑,新语旧语咏剑庄。说的就是这位庄主闯荡江湖时的威名。

咏剑山庄珍藏一本咏剑秘典,上有记载历代剑客的习剑心得。

传闻谁得到它,便是咏剑山庄走出的第四个十年。

咏剑山庄落在雏阳镇,便如同一把长剑,封住了这个小镇的里里外外。所以小镇才能乐得清静自在。

但现在小镇不平静了,只因这把长剑,此刻已撇开它的剑锋,向天下武林中人发出了邀请。

咏剑山庄广招天下客,咏剑秘典或将出世。

但来到这雏阳镇,还有一个要求,所有人都必须不带兵刃,谁若刀剑加身,就是与咏剑山庄为敌。

这是咏剑山庄定下的规矩,没有人可以违反。

因为在雏阳镇,咏剑山庄便是天。

雏阳镇上有且仅有一家客栈。

但这家客栈却是当地最出名的地方。

因为这里是有最好的美酒,有最体贴的姑娘,也有最灵通的消息。

江湖中人闲来无事都会来这里小酌一杯,顺便听听最近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家没有名字的客栈,刚刚才装修过,如今已是三层高楼,每层配备数十个店伙计,每层楼都有各自不同的乐趣。

就在最底下的大厅中,此刻已经坐了几十个人,觥筹交错的声音不绝于耳。

外面虽然寒冷,雨连着下了三天三夜,里面却是温暖干燥,舒适宜人。

此刻外面是漆黑的夜晚,但里面却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但就在这大厅中,独独坐着一个男子。他身形消瘦,戴着一顶斗笠,穿一件黑色的外套。从侧脸看,可以清楚的知道,他很年轻。

他坐在靠里的位置,一口一口慢慢吃着桌上的饭菜。

但他身边,却好像隔绝了一堵墙,竟空无一人。

一边是无尽的冰冷,另一边是洋溢的激情热火。

为什么有如此巨大的反差?

只因为,这个男人的腰间,悬了一把剑,三尺长剑,剑宽一寸有余。

佩剑入雏阳镇,就是与咏剑山庄为敌。

他们不敢与咏剑山庄敌对,也不敢和那个男人敌对。

因为能和咏剑山庄叫板的存在,他们也招惹不起。

所以这群人只有远远的避开,在自己那片天地喝酒作乐,将这个男人隔绝在墙外面。

有胆识,敢持剑坐在这里的人物,其实不说,也知道他是谁了。

因为他身上浓浓的血腥味和煞气,已经说出了他的名字。

这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个人。

偏偏这个时候,另外有个年轻人,站到了男人的边上。

他的眉毛很浓,眼睛十分深邃。虽然年轻,但那双眼睛里,却刻着深深的忧郁和孤独。

他睁着那一双孤独的双眼,缓缓看向坐着的男人,笑着道:“喝一杯?”

男人面无表情道:“不喝。”

他并不为男人的拒绝而难过,反而认为拒绝是一种风采,孤独的人特有的风采。

他眉眼弯弯,笑着道:“喝一杯吧。”

说罢,抬起手示意小二端上酒来。

酒已经端上了桌。

他先给男人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他轻轻碰了碰男人的杯子,然后自己仰面一杯酒便灌了下去,酒水一滴也不曾落下。

喝罢,他两眼雪亮,紧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犹豫着,最终还是端起酒杯,一口喝干,回敬了一杯。

他顿时笑了,道:“本该如此,天下哪有酒放在面前不喝的道理。”

男人道:“喝酒误事,我本决定在雏阳镇不沾酒的。”

他眨了眨双眼,奇异道:“嗜酒如命的藏剑,也能抵挡得住酒的诱惑?”

藏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并不因为被人说出名字而变色,他直直看着面前的人,道:“喝!”

“喝!”

他畅快的端起酒杯,大口饮酒。

一坛子酒,很快见底。

藏剑坐在桌前,因为他面前的饭菜还没吃完。

但另一位却站了起来,径直走出了客栈。

当他转身的时候,边上的那些人都不自觉的提了一口气。

不过还好,他的背后,没有兵刃。众人松下这口气。

有兵刃的,目前只有藏剑一个。

雨当然没有停,淅淅沥沥,走出客栈,耳边就只剩下雨声。

雨声很密,但很整齐,比起客栈中的嘈杂,这让这位孤独的年轻人很是享受。

小镇中,也许没什么人知道他,但放眼江湖,一定有人知晓星辰君的名号。

他是星辰君,陈徽。星辰,是独自在夜空闪耀的孤星。

陈徽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走着,当然,他是走在屋檐下。

藏剑这个人,他未到小镇前,就已经听说过他的凶名。

杀人无数,凶神恶煞。

但他并不在乎,因为死在他手里的人,也不少。

陈徽看着夜空中飘散的雨丝,微微一笑。他觉得,藏剑这个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难相处。

至少,他肯和自己共饮一坛子酒。

陈徽的眼睛,还在盯着天空中的雨丝,他的眼眸,倒映着漆黑的夜晚。

但街口的角落里,突然窜出一道黑影,已经闪到了陈徽的跟前。

陈徽依旧抬眼看着夜空,眼前的黑影在他的瞳孔中,只是寂静夜幕里的一个背景。

黑影冷哼一声,恶狠狠道:“酒好喝否?”

陈徽道:“不错,不亏是小镇最好的酒店。”

黑影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他袖子里的短刀,一瞬间就可以捅进陈徽的心脏,只要他愿意的话。

但他还是收敛住了,他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口气道:“请你来,不是让你和他喝酒的。”

陈徽笑道:“我知道。”

黑影一愣,道:“那你为何还要请他喝酒?”

陈徽的脸上涌现出一抹孤独,缓缓道:“慢慢接近他,才有机会杀了他,不是吗?”

黑影沉默了片刻,缓缓退去,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知道,死在星辰君手里的人,绝不比藏剑少,而死在星辰君手里的朋友,也绝不是少数。

因为他是一个孤独的人。

没有人能成为星辰君的朋友,他的内心,比凄寒的雨天还要冰凉。

陈徽注视着空中的雨丝,他深邃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笑意。

孤独是痛苦的,孤独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匪夷所思,陈徽也不例外。

但他却离不开孤独,因为只有孤独的滋味,能让他感到温暖舒适。

他已习惯了孤独。

藏剑走出客栈,他已吃完了桌上的饭菜。

他的手紧紧贴在腰间,因为这样,他可以迅速的拔剑出剑。

他必须这样时刻警惕,因为这个小镇中,时刻都有人要他的命。

不过,他的命没要成,死在藏剑手中的人命,已经有几十条了。

藏剑也是随意的在街上走路,不过,陈徽是朝东走,他是朝西走。

他也不在屋檐下走,因为有斗笠,所以他不怕雨丝洒到他的脸上,遮住他的双眼。

至于沾湿衣服,他一点都不关心。

连血都不在意,还担心雨水?

他随意的走着,丝毫不看前面是否有人。

因为他知道,在这番下雨的夜晚,如果有人出现挡在他前面,一定是来找他麻烦的。麻烦可不是用眼睛看看,后退几步就能避免的。

得用剑!

这条通往小镇西侧的路,黑暗无比,街坊早就熄灯,他们要早早休息,准备明天开市赶集。

藏剑的斗笠下,突然闪过一道光。雪亮,刺眼。

剑光。

在他的面前,突然闪出五个人来。这五个人身上,都齐齐挂着一块青铜令牌——咏剑山庄。

外来者不能携带兵刃,但咏剑山庄可以。

那五名弟子目光灼灼,紧紧盯着缓步走来的藏剑,从他的斗笠上,一直滑到腰间,最后停在他悬在腰间的剑上。

一人声音冷冷道:“交上你的剑来!”

藏剑抬头,斗笠下,默默看着前面的五人。

他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那人道:“我管你是谁,交上你的剑来!”

藏剑没有动,甚至根本不予理睬。

那五人面面相觑,突然,其中一人点了点头,紧接着,一道剑光闪电般奔袭过来。

剑已经挥到了藏剑的手腕上,但他还是没有动。

只是,这一剑终究没有砍下去,那弟子悻悻然把剑收了回去,他不敢。

因为他已经看出面前这个人是谁了。

藏剑!

没有人敢对藏剑出剑,有的只有死人!

藏剑拉了拉斗笠,冷声道:“你捡回了一条命。”

说罢,他大步向前走去,那五名弟子连忙朝两边退散。

没有人敢挡他的道。

一个也没有!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