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活人棺材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37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这几日以来,除了客栈酒店的生意特别火爆外,还有一家店的营生也不错。

东市老傅家的棺材店。

活人喝着酒吃着肉,好好的享受。死人当然也要有口好棺材。

尤其是这几天来多出的死人,真不少。

光咏剑山庄的订货,就有几十口棺材。

这也是咏剑山庄的气派,不需要家里人掏一分钱,咏剑山庄出全款,替门下弟子办理丧事。

但也有非咏剑山庄订下的单子。

今天一大早,老傅收到了一张小纸条,里面还夹了五十两银子。

这样订单的,大有人在。

但纸上写的话,却十分玄乎。

那人要求,三口上好的楠木棺材,要在天黑之前送到一个地方去。

地址是西郊外的葫芦坡。

葫芦坡原本是一片荒地,地形凹凸如同葫芦摆在地上。

这里早就没人了,有的只是山鸟野兽。比西郊的木板屋还要偏僻。

但最近却突然热闹起来了。

因为小镇上没别的空地,最近死的人,大都连着棺材埋在这个地方。

将棺材送到死人集聚的地方,本是合情合理的。

但死人是已经下过葬的死人,棺材是空棺材,这就很离奇。

送三口楠木棺材去那里,难道死人会撬开坟墓自己爬着进来?

老傅摇头,真是怪事。

但他只管送棺材就行了,反正钱早就收了。

星夜,月明。

咏剑山庄,此时也正如这亮丽的天空,纷繁的星辰。

没有地方比这里更引人注目了。

咏剑秘典必然是绝对的焦点。

像金凤先生,陆长老,刘帮主,还有咏剑山庄的老庄主,他们这样的老一辈江湖名侠齐聚,也不失为一桩风景。

但是,最耀眼的星辰,最瞩目的光华,永远属于年轻人。

无论在哪里都是。

因为只有年轻人,才是冉冉升起的新星,才能接替那落日的璀璨余晖。

而少庄主赵新琦便是这样一位。

他只是一人站在那里,他的背后,总有无数目光注视。

这绝不是少庄主这个名份带来的,因为一个人的魅力,永远来自他本身的才能特性,而非他人的奉承。

虎父无犬子。

早有人言,少庄主赵新琦便是咏剑山庄走出的下一个十年。

他的一身剑法,自然已得老庄主赵旧羽的真传,甚至早已青出于蓝也说不准。

他缺少的,只是阅历和经验。

但这些随着人的成长,总会点点滴滴自己领悟。

将咏剑山庄传到他的手里,赵旧羽心满意足。

现在,咏剑山庄的大部分事务,也已经交到了这位年轻剑客的手上。

赵新琦剑眉星目,棱角分明,是个看上去就让人耳目一新的年轻人。

但此刻他却深深皱着眉头。

因为他遇见了一桩怪事。

咏剑山庄有几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若消失的是活人,倒也没那么离奇,因为活人自己有腿,也有心思,他若绝意到哪里去,谁也管不了。

但消失的是死人。

而且是连同棺材一起消失。

这真是从没见过的怪事。

谁会对几具死人的尸体感兴趣?要知道,那些死去的弟子身上的财物,早就被统一拿下,交到了他们各种的家属手中。

他们的身上,仅仅只是一件单薄的衣袍。变成白骨后,也只会是一堆腐朽,他们会化作天地间最普通的尘埃。

赵新琦暂时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父亲,他想自己查一查。

距离五月初五还有几天的时日,咏剑秘典自然要派人着重看管,赵旧羽自然也有一堆事要忙着处理。

眼下是最需要人手的时候,消失几口棺材,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不需要兴师动众。

只要有他一人,就够了。

他站在堂前,足足站岗到了戌时末,这时天已经黑了大半,按照惯例他该回去休息了。

此刻堂外的,是他手下的两个亲信,一个高个和一个胖子。

高个精明的那个叫顾小飞,胖子叫陈不诚,都是早在十年前就投入咏剑山庄的弟子。

赵新琦可以很放心的将大堂交给他们。

因此他便和往常一样回去睡了。

但赵新琦回到房内,却没有立刻睡下,他只是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他在等,等天色再暗,暗到伸手不见五指,暗到咏剑山庄的布防最薄弱的时候。

到那个时候,他才会到守旧堂去。

守旧堂就在刻剑堂的西侧,两处大概有一盏茶的脚程。

那里是暂时存放咏剑山庄死去弟子尸首的地方,第二天便会有人将那里的棺材运到葫芦坡去。

亥时。

夜已经深了,外面也静的如一潭死水。

可怖的夜晚,连风都搅不动这深邃的沉寂。

但突然起了一阵阴风,直扑赵新琦的房间而来,又一掠而去,将那夜中摇曳的灯火晃灭。

这自然不是外边吹来的风,而是人掠过惊起的风浪。

这阵风很快,很短,甚至常人根本察觉不到,因为只是一息的功夫。

但赵新琦却猛地睁开双眼,身影如闪电般的窜了出去。

他并没有等多久,因为他有足够的耐心,但看样子那人的耐心,却不是很好。

黑影的速度很快,纵然是年少有为的赵新琦,也只能和他僵持住,保持距离不跟丢。

那黑色身影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有人跟随,竟一时间加快了速度,同时变转方向,竟然朝着刻剑堂的方向掠去。

但赵新琦却心中暗喜。

只因为先前他就暗中嘱咐过,叫顾小飞和陈不诚两人彻夜把守在刻剑堂前,谁也不许进去。

那道黑影一转再转,已经到了刻剑堂的门前。

但顾小飞与陈不诚两人,却视若无睹,任由那道黑影破门而入,消失了踪影。

赵新琦心中大骇,谁也没有想到,朝夕相处了十年的手下,竟然是叛徒,是包藏祸心的两个人!

他忍不住想要将那两人一剑杀了,咏剑山庄养育他们十年,不想他们却是恩将仇报的人物。

但剑握在手中,他却刺不下去。

不是他心不够狠,而是顾小飞和陈不诚两人,已经是两具冰冷的尸体。

他们视若无睹,只是因为他们的瞳孔再也没有光亮,他们的眼眸,只有死一般的黑暗。

他们之所以还站着,只是有人故意将他们二人架在门柱上。

赵新琦向他们两人尸体上看去。

一剑穿喉,死于非命,眼神中还带着难以描述的惊恐。

这种神色,赵新琦实在太熟悉不过了。

因为他每天都在为这样而死去的人收尸。

藏剑!

只有藏剑杀人,才会这般快而狠辣!

外头传言的藏剑的死讯,果然是假的。

像他这种人,怎么可能轻易死去!

赵新琦的心中,已经生了一丝惧意。

若是藏剑来到咏剑山庄,他必然是来报仇的,他会带来无穷的鲜血与死亡。

还要不要继续跟上去?藏剑的剑,他也没有把握接住。

也许,他会和顾小飞和陈不诚一样,被刺穿咽喉,倒在地上,等人替他收尸。

但他咬了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从刻剑堂到守旧堂,需要一盏茶时间到脚程。

按道理来说,赵新琦是决计追不上的。

但在两座堂之间,却还有一条秘密的小路,这只有咏剑山庄高层人物才能知道的秘密。

那黑影还未赶来,但赵新琦已经到了。

他相信,那个黑影一定会到这个地方来。

所以他就隐蔽在一处隔墙后面,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停尸的位置。

一点点的风吹草动,赵新琦在这里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但今晚没有风,有的只是死一般的沉寂。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终于有了动静,只见一个人影,徐徐走到了堂前。

他穿着一身紧致的黑衣,黑巾蒙面,他的腰间,悬着一把轻巧的笛子。

但看到这个笛子,他已经猜测到这个蒙面的黑衣人是谁了。

别人也许不清楚,但赵新琦却记的十分深刻,因为那个人,曾亲自将这只轻笛交到他的手中。

青乐散人!

赵新琦已经默默的在心里念出了他的名字。

这个魔教妖人,他怎么会在这,他又有什么企图?

他是青乐散人,那藏剑呢,藏剑又在什么地方?

疑问已经布满了赵新琦的思绪,使得他忘乎所以,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只是一门心思的看下去。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的心狠狠的震颤。

青乐散人将棺材一个个打开,从怀里掏出一些粉末撒进棺材里,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开始轻轻吹凑他手上的笛子。

这乐曲凄婉,哀愁,而且声音很轻。

就像一个人睡梦中微微的呢喃声。

很美,很甜。

但,赵新琦却简直要将他的心呕吐出来。

因为他看到,那些棺材里的尸体,竟然立了起来,如同死而复生一般,在他们的身上,到处长满了恐怖了绿毛。

就仿佛随着乐声响起,那些浑身绿毛的丧尸,就会跳出棺材,听从调遣。

这实在是赵新琦见过最诡异的事了。

但那哀愁的乐曲声戛然而止,青乐散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随着乐声中止,那些死尸的脸上呈现痛苦之色,好像不舍得又再死去,不愿沉眠。

那些尸体,又再次倒在了棺材中。

但青乐散人,却露出了兴奋的神情,他竟将几口棺材中的死尸一一抬出,放到了一具棺材里面。

然后,他对着空棺材狠狠打了一掌。

棺材立刻粉碎,因为里面的木头已经被药粉彻底腐蚀烂了。

赵新琦终于知道,那些消失的死人和棺材是怎么一回事了。

但是,他的目光仅仅只亮了一眼便愣住了。

因为一口刀,已经无声无息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只听身后有人冷冷道:“你不该跟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