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刀光剑闪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044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这是一柄三尺长,一寸半宽的环首刀。

刀不沉,但此刻压在赵新琦的肩上,却有千斤重。

因为这是一把杀人的凶刀,刀上沾染了数不尽的亡魂。

赵新琦目光颤抖的盯着刀面,刀面上的寒光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认识这把环首刀。

只要有人带兵器在大庭广众下出现,就一定会有讯息传到咏剑山庄。

听说这也是一个年轻人。

但咏剑山庄什么时候又惹上了这么一个可怕的仇家。

落在仇人的手中,赵新琦已不奢望活着了。

他也必将染血。

他只恨死前不能和这人堂堂正正的一战。

但一把杀人的刀,是不会给他机会的。

一个人越接近死亡,反而想的越多。

这是人之常情,他们一定要多想,因为死后就再没机会了。

赵新琦看着这把环首刀,突然心中如闪电刺过。

一剑穿喉,死于非命。

这样的伤口并非只有剑能做到,这把刀也一样可以。

想到这一点,赵新琦脸上涌现难以言说的恐惧。

他到底杀了多少咏剑山庄的人?

他还要杀多少?

他和藏剑,岂不是一伙的。

他已很想回头看一眼,这个手持环首刀的年轻人的真面目。

他转过身去。

但他只看到了刀光一闪。

是刀,但不是刀锋。

那人并没有杀他,仅仅只是用刀背拍打赵新琦后脑勺的天柱穴,让他暂时昏了过去。

赵新琦已经昏倒在一遍,但那人还在这隔墙后边,冷眼观望。

青乐散人处理完棺材后,将那口装了数具尸体的棺材,拉到一个杂草丛生的角落掩藏。

他突然轻啸一声,往庄园外遁去。

那人将环首刀轻轻扣在背上,竟也脚尖猛地一蹬地,飞速窜了出去。

他们不是一伙的。

青乐散人在黑夜中穿梭,他就像月夜下的幽灵。

而那年轻人至始至终和他保持三丈的距离跟在后面。

他的轻功造诣,和青乐散人这样的老江湖相比,丝毫不落下风。

青乐散人,竟是朝着雏阳镇西城去了,一直到最西边,人迹罕至的葫芦坡。

他落在一处荒土上,缓缓停下脚步,嘴角却露出一抹笑意。

“阁下跟了这么久,也该露面了。”

原来,青乐散人早就发现有人跟随,只是一直没有声张。

在葫芦坡的一棵枯树背后,一个黑影从夜色中浮现。

他的手中,有一柄刀柄漆黑,刀脊雪亮的环首刀。

他单手握刀,拇指却贴在刀柄上,而非扣住,这样的握刀姿势,实在少见。

但青乐散人面色却变了,他忍不住惊叹道:“原来是覆江刀。”

那持刀年轻人昂首挺立。

不错,他便是覆江刀林霖。

青乐散人冷笑道:“没想到江湖闻名的覆江刀,也会来这雏阳镇,觊觎这咏剑秘典。”

林霖道:“你不是为了咏剑秘典来的?”

青乐散人大笑道:“我当然是为它来的。”

林霖道:“既然老庄主已经允诺准你一阅,你岂不是应该好好在客栈里待着等着。”

青乐散人道:“你不明白?”

林霖道:“我明白什么?”

青乐散人道:“只有不被人看见的秘典才叫秘典,一旦现世人人可看,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林霖沉默,作为刀客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道:“所以你想独吞?”

青乐散人毫不避讳的点头,道:“咏剑秘典加上我的魔功,世间可以抵挡的人,只有三个。”

林霖道:“哪三个?”

青乐散人竖起手指,嘴里喊道:“第一我魔教宗主,第二是………”

但他刚竖起指头,突然目中凶光一闪,三道绿光闪闪的毒针已经射向林霖的胸口。

连棺材都可以腐烂,人一旦粘上,后果可想而知。

但林霖只是身形一晃,便避开了这急射而来的毒针。

他道:“小小技俩,也敢卖弄……”

只是弄字还没说出口,他突然怒目圆睁,一口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青乐散人将短笛横在嘴上,他听到了一曲哀可断肠的曲子。

林霖浑身颤抖,他的真气已经散了。

有人一掌劈下,打在他的至阳穴上。

林霖回头。

黑暗中,他看到了一双幽深且孤独的眸子。

幽深或许可以用来形容女人的眼睛,但孤独绝不能。

因为女人眼里最多只有寂寞,而孤独是只有男人才有的精神气。

但这双孤独的眼眸中,还带着诡异的绿芒。

星辰君陈徽!

他已接连消失了数日,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林霖也想不到陈徽会出手伤自己,难道他与青乐散人是一丘之貉?

陈徽的瞳孔中散发着墨绿色的幽光。

一击得手,他便恭敬的站在一旁,就像是青乐散人手下是仆从。

但他这一掌,已经让林霖吃尽了苦头。

林霖怒骂道:“卑鄙!”

青乐散人笑道:“死人可没有评论的权利。”

他道:“我故意引你过来,当然是有所布置,怪只怪你自己太愚蠢了。”

林霖暗自后悔,他并非没有想到青乐散人的诡计,只是自己太过自负。

自负往往会让一个人堕入深渊。

林霖稳住了身形。

覆江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便不会放弃,只要还能提起刀来,便依旧可以杀人。

山穷水尽之时,也是覆江刀杀力最甚之际。

他握刀,出刀。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青乐散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

因为那一刀如江水倒灌,奔腾翻涌。

这一刀不是快,而是后劲无穷。

即使你已经发觉这一刀,但刀光也已将退路完全封死。

这一刀,避无可避。

青乐散人到底是经验老道的魔道中人,临危之际丝毫不乱,竟任凭林霖一刀砍断自己的左手,换得自己一条命。

鲜血淋漓的断臂在刀光中抛洒。

青乐散人仰天长笑,他的脸上痛苦与兴奋夹杂。

断臂当然是痛的,但一条胳膊换一条命,这个买卖一定不亏。

况且这条命不是自己的,而是敌人的。

林霖刀势已去,身后便落下了空档,他竭力回刀防守,但手中的刀却被一个人一手架住。

星辰君!

他的手掌坚硬如钢铁,一双玉手已胜过了磨刀石。

削铁如泥的环首刀斩在他的手上,只是迸发了一寸火光。

陈徽一手架住环首刀,另一手便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林霖的胸口。

林霖被这一拳震飞了出去,但他眼中却有笑意。

他终于知道,星辰君并非投靠了青乐散人,而是中了魔教的一种恶毒的咒法。

读魂咒。

只要中了读魂咒,自己一切思维行动都没了知觉,全凭施法者的操控。

星辰君这种人,怎会中了青乐散人的读魂咒?

这是他万万想不通的地方。

星辰君又已来了,掌中有星光涌现,这是一招日月天星。

林霖急提环首刀,这次他不敢以刀锋去接那一掌,因为一旦被空手接白刃,他的胸膛就完全暴露。

他使出一招推波助澜,表面是以刀锋斩下,实则以刀背侧击,一刀挥在陈徽的小臂。

但他却忘记了一件事。

中了读魂咒的人,是全然不顾防守,采用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

他的刀背拍在陈徽的小臂上,顿时溅起一团血雾。

但陈徽刚猛的一掌亦挟着大片的星光,在他的胸前绽放。

陈徽被这一刀,拍的半个身子跪到了地上,但他的眼眸依旧幽深,看不到恐惧,看不到慌乱,只有死一般的平静。

林霖握不住刀了,刀在这招日月天星下,已然抛飞。

他根本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夜风很凉。

葫芦坡荒草丛生,即将再添两具尸首。

林霖和星辰君都将死在这里。

青乐散人不急不缓地走来,他的左臂还在滴血,他的脸上也溅满鲜血。

但他眼睛里,已充满了扭曲的笑容。

这是胜利者的微笑。

他的目光比夜风更冷,扫在林霖的脸上,比尖刀还要刺骨。

正当青乐散人站在林霖身边,想要肆意嘲笑他一番。

在他身后密林中,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

禽鸟四散,枯枝摇摆。

一股无形的杀气激射而来,葫芦坡口荡起一尺高的尘土。

林霖仰天看去,是什么样的光茫,如此耀眼而凌烈,是什么样的锋芒,才能惊破无情的夜风。

是剑光!快且凶狠的剑光!

这样的剑,只会在一个人的手上。

青乐散人转身,他已看到了那个久负盛名的人,但他的脸上却浮现奇怪的神色。

因为藏剑虽然来了,却是从一口棺材里面跳出来。

藏在葫芦坡密林中三口棺材里的一口。

他的斗笠此刻已被风吹落,他虽蓬头垢面,但眼睛却很有神,在夜色中如同明亮的星辰。

他的脸,已经完全展现在他们面前了。

青乐散人实在不相信,这个背负凶名的杀人剑客,竟然是一位极年轻的人。

比覆江刀林霖还要年轻的多。

既然是年轻人,便有弱点,也更容易对付。

青乐散人始终坚信这一点。

他迎了上去,施展出魔道的追龙爪,右手五指一瞬间变得好像五根尖锥,直刺向藏剑的位置。

但藏剑没有动。

甚至青乐散人的手指已经刺到了藏剑的脸上。

他还是没有动。

直到青乐散人的手中快要扼住藏剑的咽喉。

他霎那间动了,剑影只在一瞬间,长剑刺出,势若惊雷。

藏剑只刺一剑。

他已收剑,他不需要去看结果。

因为他没有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青乐散人的五指已经耷拉下来,他的脸也没了血色。

他在赌,赌藏剑的剑是否真有传言那么快。

遗憾的是,他赌输了。

但他灰色的脸突然大笑起来,竟若癫狂。

他捂住血流不止的胸口,脸上却发疯似的狂笑。

他笑道:“终究还是差了一点……你的剑若再狠一点,便可以让我命丧当场,但你不行!”

就在藏剑这一剑刺来的瞬间,青乐散人虽然没躲过,却避开了要害,没有立时死去。

他突然尖啸一声,将短笛含在嘴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曲调。

藏剑依旧冷淡,但林霖脸色完全变了。

他认得这个曲子。

随着幽怨的曲调奏响,葫芦坡四周竟到处响起古怪的声音。

一片一片绿油油的生物,推开他们的棺材,从各个角落涌了出来。

尸山尸海,无边无际。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