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葫芦坡血战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671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为何星辰君会中了青乐散人的读魂咒,为何藏剑会出现在密林中的一口棺材里,他们二人那一晚的争斗,究竟谁胜谁负,这一切自然只有他们两人心里清楚。

但这些疑惑都必须得暂时放下!

因为摆在他们眼前的,还有更大的危机。

尸潮!

一个个绿毛死尸,在青乐散人唤尸笛的呼唤下,已朝着他们扑杀过来。

唤尸曲唤的其实不是死尸,而是一种寄生虫,青乐散人当初洒在棺材里的那些药粉里面,就含有这样的虫子。

这是魔教的秘法,用精血喂养出来的寄生虫,有个恐怖的名字,叫做啃尸虫。

啃尸虫一旦闻到血味,就会狂暴躁动。

现在遍地鲜血,啃尸虫闻到血味,已经饥饿难耐,它们需要啃食活人的血肉才能罢休。

啃尸虫寄生在尸体上,张牙舞爪的朝林霖,藏剑,还有神智不清的星辰君扑来。

它们虽然动作不快,但声势骇人。

这一招尸山尸海,本是青乐散人留下,准备在咏剑山庄抢夺咏剑秘典时准备的。

到五月初五前,他必然可以布下数不尽的啃尸虫。

他的计划本来是完美的,但凑巧被林霖发现,所以青乐散人一定要杀了他。

但世事难料,杀人不成,青乐散人自己反而在藏剑剑下重伤垂死。

他不甘一个人死去,他宁可和他们同归于尽。

藏剑似乎还不知道这些发毛死尸的厉害,他只是冷冷的看着。

林霖理解他,因为他自己也一样是个极其自负的人。

但自负往往会让一个人堕入深渊。

林霖已经领教过,所以他一定要出口提醒。

“先杀青乐散人,夺他的笛子。”

林霖大呼。

星辰君已倒下,林霖自己也重伤难行,如今可以依靠的,只有藏剑一人。

但藏剑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无情剑客,岂会为了一个共饮一坛子酒的人和一个素未相识的陌生人而甘愿冒险?

以他的手段,大可放心离去。

纵然尸山骨海,他有长剑在手,一样是来去自如。

藏剑动了,他一下子跳出尸圈,远走高飞。

但他走的,却是密林的方向,飞向的,是吹奏着唤尸曲的青乐散人。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不用林霖说,藏剑自己也知道。

又是光寒一剑,已经杀到了青乐散人的眼前。

这一剑,要刺穿他的喉管,挑飞他的短笛。

但青乐散人吹奏不断,身子却向后暴退,同时两个青毛僵尸顶了上来。

藏剑两剑将其劈倒,但再放眼看去,青乐散人已经隐在了尸群中。

倒地的尸体,只是稍微抽搐,很快又爬了起来。

因为他们本是死人,操控尸体动的,是啃尸虫。

他们是不死不休的。

但藏剑心里也有对付这一类的方法,毕竟以前遇到过。

他的剑,呈螺旋状刺出,在尸体上刺出一个诺大的血洞,连同尸体的四肢关节也在一瞬间被削断。

这样,啃尸虫也操控不了尸体了,只能变成一摊烂肉在地上匍匐。

但尸潮无穷,这样的招数十分耗神耗力,总有力竭的时候。

这个时候,突然亮起一道火光。

但火光之下,那群青毛僵尸顿时如见克星,飞速逃窜。

原来,啃尸虫怕火。

林霖扬了扬手中的火折子,微笑。

他已猜测到这一点,啃尸虫再狠毒,终究是虫子。

而虫子都怕火。

他将手中的火折往荒草中一扔,顿时杂草一并燃了起来。

很快化为熊熊烈焰。

七八具尸体已在这烈火中焚化,而啃尸虫更是四处逃窜,从那些尸体上粉尘一般飘落下来。

啃尸虫朝青乐散人的位置聚拢。

藏剑已经看到了青乐散人,他递出一剑。

烈焰虽炽热,也抵不住剑光的冰寒。

但这时,突然一个人影飞了过来。

是星辰君陈徽。

青乐散人再次催动读魂咒,操控着陈徽迎敌。

陈徽抬掌,玉一般的手掌迸发星辰一般的伟力。

这一掌一剑,岂非早就碰撞过?

这次的对敌,又将谁胜谁负?

但剑与掌,并没有相撞。

剑未刺出,一掌已经拍在了后背。

青乐散人闷哼一声,瞪大双眼。

他至死都不相信,陈徽竟然摆脱了读魂咒的束缚,反过来给他一击。

中了读魂咒的人,怎会突然摆脱?

若非他从来就没中过咒?

青乐散人只能到地狱中去思考了,他直挺挺的倒下。

这一掌加上先前的一剑,足以立刻要他的命。

陈徽淡淡的收回手掌,他孤独的眼眸中不再幽绿,而是泛起紫熏色。

紫徽星瞳,紫气东来,破除万象。

这是一切幻术咒法的克星。

陈徽一手拎起青乐散人的尸体,一下子抛到火海中。

大片的啃尸虫闻到青乐散人精血的味道,纷纷朝他尸体的方向聚集,很快也被火海吞噬。

当大火熄灭,只剩下一地的残骸。

林霖看着陈徽笑道:“我就说,像你这种人,怎么会中魔教的读魂咒?”

陈徽道:“我确实中了,不过我想解开,便解开了。”

这句话看似矛盾,其实理解起来并不困难。

陈徽是故意中咒的,但即使中咒,他依然有自己的意识,可随时解咒。

林霖笑道:“难怪你那一掌,没把我打死。”

陈徽也笑道:“你岂非也留了情面?不然我的胳膊,不断至少现在也抬不起来了。”

他们两人早已相识。

就在他们放松心神之际,三个黑影已从天而降。

他们从一片灰烬中走出。

其中一人,林霖认得,这是青乐散人的夫人,瑶光女。

夫妇相随,她早该出现的。

瑶光女的出现,林霖并不意外。但她来的却有点晚了,因为她的丈夫已经被火烧成了飞灰。

另外两个人,一个身体粗壮,宛若巨人一般。在他的手中,有一柄落叶锤。

落叶锤状如落叶,锤柄极细,暗黄色的锤面粗广好像叶子展开,中间一排倒刺,像极了一片落叶。

但谁要给这落叶靠上一靠,一定非死即伤。

另外一位是个矮个黑鬼,他披着蓝色外套,手里有一个半人高的箱子。

这是收纳几十种暗器的百机盒。

没想到魔教中人,不仅仅是青乐散人和瑶光女两位。

瑶光女没有动,她只是美目微睁,似笑非笑。好似一朵荡漾的桃花。

但他边上两位已经杀来了!

落叶锤挟风,百机盒刷刷射出一把寒芒。

有美人在侧,他们更加拼命,一瞬间就到了林霖的身边。

但林霖没有动,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

有藏剑和星辰君在身边,还需要他动手?

他闭眼,只因他不必去看。

剑气纵横,星辰郎朗。

落叶锤尚未施展,一剑已洞穿了他的胸膛。

从百机盒射出的寒芒,到了星辰君的手上,只不过是擦出了点火花。

一掌,那矮个小子便如断线风筝般抛飞,撞在一棵树下。

落叶锤已像泄气皮球瘫倒在地,百机盒早已变成了烂盒子。

突然,只听叮铃一声铃响,两颗金灿灿的金玲飞出,打在他们二人的脑门上,立时将两人的脑袋打开了花。

出手的,竟是在一旁看着的瑶光女。

他们二人做梦都想不到,一心为那女人拼命,但那女人杀他们,眉头都不皱一下。

瑶光女收回她的夺命铃铛,将铃铛系在裙侧,她似乎是为了解释三人的疑惑,道:“既然没有了利用价值,便没必要再活下去了,对吗?”

林霖注视着她水波一般的眼眸道:“青乐散人也死了,烧成了飞灰。”

瑶光女笑道:“死便死了。”

林霖道:“你不爱他?”

瑶光女道:“不爱。”

天下没有哪个女人会爱一个没用的男人,尤其是一个死人。

说罢,她竟转身要走。

林霖喝道:“站住!”

瑶光女似乎真的很听话,他听到林霖的声音,立刻停住身子,转过头来微笑道:“林公子一见我丧夫,便立刻想着来找我?”

林霖不睬她,只是道:“尹夫人,你不给你丈夫报仇?”

瑶光女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她嗤笑道:“我为什么要给他报仇?”

林霖疑惑道:“你们不是夫妻?”

瑶光女道:“只是表面上的夫妻而已,我跟他,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

林霖诧异,但听瑶光女怨恨道:“你们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宁可天天跟死人待在一起,也不肯碰我这个活人!”

林霖道:“所以你恨他?”

瑶光女道:“当然恨!所以我借你们的手杀了他!”

林霖骇然,他指着地上两人道:“那他们两位呢?”

瑶光女咯咯笑道:“他们呀,他们一见我丈夫死了,便立刻跳到我面前,扬言要替我报仇。我当然随他们喽。”

她说话天真可爱,但一字一句落到人心里,却让人一寒。

最毒妇人心。

瑶光女道:“只是他们二人想找你们报仇的,我可站在一边一动没动,几位公子不会为难我吧?”

藏剑冷冷道:“让她走。”

仿佛听见这个女人讲话,便让人恶心,反胃。

瑶光女走了。

但她走到一半,突然扭动腰肢,转身对着林霖嫣然一笑,道:“记住,以后不要叫我尹夫人。”

这次她真的走了,很快消失在密林深处。

此刻只剩下林霖,星辰君,藏剑三人。

林霖目光转向藏剑与星辰君,今夜太过离奇,太过惊险,一度接近死亡。

但这两位身上的秘密,却比今夜的厮杀,争斗,还要深邃。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