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秘典失窃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1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藏剑只要拔剑,必然见血。

但那晚却是例外。

藏剑的剑尖如毒蛇的獠牙向星辰君飘去,但星辰君只是一闪。

他虽避过了藏剑的剑,自己也没机会出手。

星辰君道:“果然是快剑,但未必是杀人的剑。”

藏剑冷哼。

星辰君道:“剑再快,只能一剑杀一人,如何敌过咏剑山庄那一群人?”

藏剑沉默,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星辰君笑道:“我虽要杀你,但日后机会多的是。现在的你,还不配我出手。”

他并非嘲讽,他说的是实话。

藏剑也听的出来。

因为既然能够避开他的一剑,就证明星辰君可以看出他一剑中的破绽。

星辰君没有多说,留下藏剑一人在屋内思索。

他大步朝屋外走去,他的眼眸,时刻向着天外的星辰。

然而,当他走到街巷角落,两个人的手,突然落在了他的肩上。

其中一人,便是青乐散人。

青乐散人嘿嘿一笑,便朝着星辰君的脊柱拍去。

当然,他若知道这是星辰君陈徽,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陈徽暗运玄功,护住自己的肩井穴,在青乐散人手掌拍到他的肩上那一刻,气穴立刻涌出一道内力抵消了掌劲。

但他还是假装晕了过去。

青乐散人将他带到葫芦坡,每日念诵读魂咒,而星辰君也装作中招,终日浑浑噩噩,任凭青乐散人的调遣。

其实就算林霖不发现青乐散人的秘密,他也绝不会成功。

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星辰君的监视下。

青乐散人不过是一直在做自欺欺人的事罢了。

瑶光女已经走远了。

此刻只剩下林霖,星辰君,藏剑三人。

林霖深深看了藏剑一眼,轻声道:“我认识你。”

藏剑抬头看了林霖一眼。

他们彼此对视,霎那间已心意相通。

林霖道:“我和星辰君都是来杀你的。”

藏剑突然笑了,这一刻,他好像放下了所有的负担。

林霖轻轻道:“凶狠嗜杀的藏剑,其实也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有感情,有正义,他只是背负的太多。”

他对着藏剑讲话,但却好像在和自己说。

覆江刀,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星辰君看了藏剑一眼,微笑道:“我们有见面了。”

他也不问为何藏剑会出现在葫芦坡的一口棺材中。

他本不是一个喜欢多嘴的人。

三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会儿,却又十分默契的同时转身。

他们三人,朝着各自不同的方向离去了。

这一去,是否也走向三道不同的终点?

次日,清晨。

当赵新琦再次醒来,他已经是躺在院子里的一张大床上。

当然,他是被人发现倒在守旧堂里面,被人抬着回来的。

赵新琦一醒,一边守候的弟子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很快,咏剑山庄的庄主赵旧羽便走了进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人。

但赵旧羽的脸色,不太好。

赵新琦坐起身子,看到父亲过来,嘴里刚想说些什么。

但他整个人突然震住了。

一把刀,连着鲜血与死亡,带着恐惧与神秘,如尖刺一般刺入他的脑海。

他捂住头脑,惊恐万分。

面前就是这样一把刀。

三尺长,一寸半宽的环首刀。

而这把刀现在就悬在一个人的腰上。

赵新琦瞪着这把刀,昨夜的点点滴滴在他心中流过。

赵旧羽看着他,疑惑道:“你们认识?”

“我……他……”

赵新琦指着林霖,刚想说些什么,但嘴中却好像堵了一口浓痰,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但他看向林霖的眼神,却充满了敌意。

不待赵新琦说话,林霖已抢先一步上前道:“老庄主,实不相瞒,昨日正是在下救了少爷。”

救,怎会是救?

便是这个人一刀砍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差点要了他的命。

而对他忠心耿耿的两名弟子,陈不诚和顾小飞也死在了他手上

赵新琦闻言已是怒火中烧,但他脸上却是出奇的平静,他冷眼瞧着林霖。

他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怎样在众人面前颠倒黑白。

“哦?”

赵旧羽被他这么一讲,也问道:“你也去了守旧堂?”

林霖看向赵新琦,苦笑道:“少爷也许对我有所误会,但我确实是为了救少爷。”

他道:“那日我敲昏了少爷,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只是不想让少爷继续跟下去,青乐散人这样的魔教妖人,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他的话并没有错,那日葫芦坡的凶险,他胸口和嘴角的血迹已经证明了一切。

那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血战。

老庄主点头道:“魔教歹人确实凶狠,今早我已派遣弟子去葫芦坡打扫现场,幸苦你了。”

林霖拱手。

老庄主接着道:“只是没想到青乐散人的魔教妖术这般诡异,若非提前识破,被他在五月初五那天施展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林霖点头称是。

赵新琦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佩刀的年轻人,非但不是咏剑山庄的仇敌,反而是他父亲的手下。

他已明白过来,林霖这么做,确实是为了救他。

因为当时他若有意,完全可以一刀将自己杀了,他没有这么做。

赵新琦向林霖抱拳道:“多谢。”

林霖亦回礼道:“昨夜多有冒犯,还望少爷恕罪。”

赵新琦点头,道:“恕罪不必。”

但他突然话风一转,冷声道:“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杀了顾小飞和陈不诚,他们是我的忠诚部下,也是我的朋友。”

林霖惊道:“昨夜我并未伤人,再说,我为何要杀他们?”

赵新琦闻言沉默,林霖既然是咏剑山庄的人,确实没有杀害顾小飞和陈不诚的必要。

难道那天晚上的黑影另有其人?

他杀了刻剑阁外的顾小飞和陈不诚,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时候,他看向自己的父亲,发现老庄主的脸上,也是一脸阴沉。

赵新琦心中突然慌乱起来,他的心脏砰砰直跳。

莫非,在自己昏迷的时间里,咏剑山庄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赵新琦虽没有问,但老庄主已经替他说了出来。

赵旧羽阴沉着脸道:“咏剑秘典失窃了。”

咏剑秘典失窃了!

这七个字像是一根针狠狠的扎在了赵新琦的心上,让他一瞬间头脑晕眩。

咏剑秘典,这可是咏剑山庄的凭证,被严加保管在密室中。

这怎会失窃?

老庄主盯着赵新琦的脸一字一字道:“所以我来,是想问问你,昨天有什么异常?”

赵新琦被老庄主的目光盯的心头一跳,忍不住心想,父亲不关心我的伤势,反而直接当面问我这件事,莫非是以为我拿走了秘典?

但他接着想,咏剑秘典丢失,作为庄主一定很心急,父亲这般也是情理之中。

他如实说了一遍。

赵旧羽抚须沉思,他道:“存放咏剑秘典的密室就在主厅下,距离刻剑堂不过几百步。说不定就是昨晚你追的那人盗走了他。”

赵新琦问道:“父亲,现在有多少人知道咏剑秘典失窃的消息。”

赵旧羽道:“除了我们三人,还有三位长老。”

若是被咏剑山庄的弟子知晓,不仅五月初五那天办不成,咏剑山庄还要大乱。

也许,这就是那人盗走咏剑秘典的用意。

赵旧羽经验老道,毕竟做了二十年的庄主,他早就派人封锁了消息。

赵新琦仰天叹道:“这一定是我咏剑山庄的劫难。”

他突然心头电光一闪,喊道:“会不会是……藏剑?”

这个名字,只要一出现,必然会引起一番风雨。

但林霖突然道:“绝不会。”

赵旧羽,赵新琦两人的目光齐齐看向林霖,道:“你怎知?”

林霖道:“因为昨夜在葫芦坡,我见到了藏剑。所以他绝不会是偷秘典的那个人。”

赵新琦惊道:“他怎会在那里!”

赵旧羽也道:“藏剑和魔教已经牵扯上了关系?”

如果藏剑与魔教联手,对咏剑山庄来说实在是一个坏消息。

林霖摇头道:“非但没有联手,藏剑还刺死了一位魔教中人,之后他便离开了。至于他为何在那,我也不清楚。”

赵新琦松了口气,道:“只要没和魔教联手便好。”

他随即又小声嘀咕了句,“藏剑真乃丧心病狂,连魔教的人也敢杀,真是一条不要命的丧家之犬!”

赵旧羽道:“这个消息,你们二人既然已经知道,便一定要保密好。”

他转身看向林霖,满脸诚挚道:“你救了新琦,又替我除去青乐散人这一大害,我早已将你当作心腹。”

林霖道:“我绝不会将这个消息泄漏出去的。”

赵旧羽拍拍林霖的肩膀,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泄漏,你还未明白我的意思。”

林霖道:“庄主意思是?”

赵旧羽道:“你这样年轻有为的人才,实在少之又少。我也快老了,等我将山庄交给新琦,你便去辅佐他,可好?”

这话里的意思,林霖已然明白。

赵旧羽为了想将自己留下,竟许诺了他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林霖拜谢道:“谢庄主,在下定会好好辅佐少爷。”

赵旧羽满意的点头。

赵新琦道:“父亲,如今我们怎么办?”

赵旧羽摆手,脸上却露出一丝自信,他道:“我们虽然无计可施,但有一个人一定能帮助咏剑山庄渡过难关。”

赵新琦惊喜道:“金凤先生?”

赵旧羽道:“不错,也只有他了。”

公平公正的金凤先生苏岑,就像一道暖阳铺洒人间,无论谁想到他,总会心安。

(今天是母亲节,特意多更一章,祝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