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金凤来鸣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033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赵旧羽拍案道:“金凤先生,我这就去找他。”

说罢,他真的就走了出去。

他来的时候,还是满面痛苦,如一块巨石压抑在心里。

但此刻他离去,却如阳光洒在心田。他整个人挺立起来了,他的脸上洋溢着自信。

藏剑已回了他该去的地方。

他并不在意自己为何醒来却躺在一口棺材中。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是一个握剑即无情的复仇者。

那藏剑,在星辰君走后,在他屋子里又发生了什么?

那晚,朱伶走了,但并没有走远。

星辰君离开后,她又如鬼魅一般飘到了藏剑的木屋内。

藏剑盯着她,道:“你不走?”

朱伶道:“我为何要走?”

她含情脉脉注视着藏剑,认真道:“你在的地方,便是我的家,我怎舍得离开?”

她没有乱说,早在二十年前,她和藏剑便在一个屋檐下了。

她并不是一个放浪的女人。

只因她爱他。

早在二十年前朱伶便深深爱上了藏剑,即使藏剑十年不返,她依旧守身如玉。

只不过现在的爱没有以前那么单纯。

她也有自己的目的。

藏剑躲避她的目光,道:“在报仇雪恨之前,我一刻都不会松懈,也绝不会有任何儿女情长。”

朱伶道:“我了解你。”

她看着藏剑屋内破旧的木床,道:“你每天就睡在这?”

藏剑道:“只要能够容纳身子,便够了。”

他抚摸满是木屑的床沿道:“只有苦难的环境,才能塑造一个人的意志。”

朱伶闻言,眼神中充满了欣赏之色。

藏剑道:“我要休息了,你请回吧。”

朱伶眨眼道:“你不和我一起睡?”

藏剑冷冷道:“那人已经走了,戏也陪你演过了,大可不必如此。”

朱伶娇笑道:“大少爷,小时候咱俩就睡在一起,长大了怎么反而害羞了?”

她说这话,却仔细瞧着藏剑的反应。

但藏剑深深的斗笠下,看不见丝毫神情。

他依旧冷淡道:“事情过了,再说吧。”

藏剑低声道了一句:“我知道你的体贴,但也许不久后你就会发现,你的深情对错了人。”

朱伶笑道:“不可能的,我一生只喜欢你一个人。”

藏剑转过身,竟不再搭理她了。

朱伶缓缓坐在藏剑边上,用手搂住藏剑的肩,藏剑没有抵抗。

他已经闭上了眼睛,他对这个女人毫无防备。

朱伶确认藏剑已经失去了知觉,她从衣袖中取出迷药。

她脱下藏剑的斗笠,呆呆的看了一眼。

十年的风霜,已让他模样大变。他披头散发的邋遢样子,岂不是一路折磨的印证。

但一颗坚定且坚强的心,从来没变。所以他可以是藏剑。

这个时候,又走进一人。

朱伶指着倒下的藏剑道:“你去背他,回客栈。”

他们走的,是客栈的后门,一路也是避人耳目,就算被人看见,也只当是背了一个醉汉。

他们将藏剑放在客栈底楼的小房间。

那人道:“小姐,你这么做,不怕大少爷醒来不高兴?”

朱伶道:“他最近风头太甚,需要消失一段时间。”

朱伶补充道:“一旦藏剑消失,必定会有一番风吹草动,我们也好看看那些人的反应。”

那人道:“小姐深思熟虑。”

朱伶道:“但藏剑也绝不能留在这。”

那人沉思,赞同道:“这里是雏阳镇每天来往人最多的地方,确实不太方便,得找个安静地儿。”

朱伶眼神一亮,她知道一处地方,绝对的人烟稀少。

她也想了个法子,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藏剑送到那里。

老傅家的棺材店,距离客栈并不远。

她已给藏剑服下了一种药,就算是躺着三天不吃不喝,也没有大碍。

朱伶心知,藏剑的消失会是一个引子,让暗流涌动的四方势力一下子暴露出来。

藏剑在屋内。

他并不怪罪朱伶。

区区迷药怎能将藏剑迷倒,就像读魂咒奈何不了星辰君一样。

他一直清醒,因为他的眼神始终冰冷,他的手中始终握剑。

朱伶这一招确实奏效,如今魔教包括青乐散人,瑶光女在内的势力,经过葫芦坡一役已经不成气候,而咏剑山庄也有了大变动。

他已经收到了消息,现在他在等,等一个人来。

那个人,是迎着初升的朝阳来的,他自己岂非也代表着光明?

他叩响了藏剑的门扉。

藏剑起身,这个人他必须亲自去迎。

藏剑拉开门扉,同时恭敬道:“金凤先生。”

来者,正是金凤苏岑。

他来,并不因为赵旧羽简单几句言语诉说。他来,也不是为了惩治藏剑的凶恶行径。

他来,只因为他想来,他觉得现在正是时候。

苏岑走进来,阳光在他背后闪耀。

他并没有带上那柄凤翅镏金镗,但他身上的威严丝毫没有减退,这是一位饱经风霜的江湖大侠。

藏剑握不住剑了,在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面前,他岂能握剑?

苏岑就站在藏剑面前,他没有多话只是和蔼的微笑。

面对刀光剑影从不变色的藏剑,竟一时慌了。

苏岑道:“我听说过你。”

藏剑拱手道:“晚辈不逊,不值得前辈挂怀。”

苏岑笑道:“每件事,都有前因后果;每个人,都有背负的使命与苦衷。”

他道:“你不必解释什么,江湖中的恩恩怨怨,我早已见识的多了。”

藏剑闻言,立时动容。

金凤先生果然是江湖中最公正最正义的人,他的随和与不经意的理解,就像金色阳光温暖藏剑的心里。

藏剑忙拉过一张木椅,递给金凤先生坐下,而自己则是站着。

苏岑点头,在木椅上坐下后,抬头看藏剑道:“一个尊敬长辈的人,我相信一定不是个彻底的坏人,他一定能放下仇怨。”

藏剑道:“二十年的仇,怎能说放就放。”

苏岑道:“咏剑山庄的赵庄主也是明理之人,我在他那里说话也有分量。老夫可以替你说道,从中化解你们的仇怨。”

藏剑道:“赵旧羽早已恨我入骨,他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来给他门下弟子报仇,他怎会容我?”

苏岑道:“只要你放下剑,放下仇恨,一切由老夫替你做主。”

他脸上忽然勇气令人肃穆的庄重,道:“他若执意为难你,老夫的凤翅镏金镗,必然挡在你的前面!”

藏剑大为感动,忍不住俯身拜谢。

苏岑扶住藏剑的肩膀,柔声道:“你意如何?”

藏剑犹豫,却还是道:“多谢金凤先生的好意,但这仇怨实在化解不了,因为那必须由血来终结!”

说罢,他脸上再次恢复冰冷,他施礼只是看在金凤先生的面子上。

但藏剑已站不起身来。

原来趁着藏剑俯身的那一霎那,苏岑两手已扣住了他的肩井穴。

藏剑已动弹不得,完全受制。

藏剑惊道:“苏先生,这是为何?”

苏岑脸上和煦的微笑瞬间消失,转而变成一种冰冷,道:“老夫好言相劝你却不听,便只好把你亲自押往咏剑山庄了。”

藏剑嗤笑道:“难道这就是金凤先生解决矛盾的办法?”

苏岑道:“我未将凤翅镏金镗带来,已是给足了你脸面,谁想你却不识好歹。”

藏剑看着苏岑搭在自己肩上的两手,道:“你若正面将我击败,我毫无怨言,但用这卑鄙的法子,我实不服。”

苏岑笑道:“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若使出凤翅镏金镗,你早已头破血流。我是不想让你受皮肉之苦。”

藏剑冷叹道:“原以为金凤先生公平公正,没想到只因为和赵庄主是朋友,便一心向着他了,甚至用这种卑鄙的法子。”

苏岑摇头道:“你们之间的仇恨,我最多相劝但绝不会插手。”

“哦?”

藏剑皱眉道:“那先生这般,是为何?”

苏岑哼道:“你不清楚?”

藏剑满脸疑惑,道:“我清楚什么?”

苏岑怒道:“你还在装蒜?”

藏剑道:“我实在不知先生在讲什么。”

他之所以还在喊苏岑先生,其实还是敬重苏岑的,也许金凤先生对他有了什么样的误会。

“好!好!”

苏岑连道三个好字,竟是两指一扣一顶,撞在藏剑的肩井穴上。

藏剑肩上顿时一阵抽痛,痛的他直滴冷汗。

苏岑冷笑道:“奸恶狡诈之徒,我见过不知道多少,对付这种人的方法我起码有一百种,你还不认账?”

藏剑道:“你不说我怎知?”

苏岑喝道:“是你偷走了咏剑秘典!”

藏剑道:“我连咏剑山庄都没去过,怎会去偷咏剑秘典?”

苏岑对着藏剑肩上又是一扭,这一次他用上了拨弦指法,藏剑眼睛血红,脸上已经扭曲。

苏岑道:“你休要狡辩,除了你还会有谁?我见过的江湖纠葛可比你吃的米还要多!”

藏剑已经垂下头,他低声道:“老先生可是听了谁的话,才觉得是我?”

苏岑道:“确实有人提起。”

藏剑哀叹道:“那先生为何信他不信我?”

苏岑沉默。

藏剑已然替他说了出来:“因为先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苏岑脸上又恢复了一丝柔和,他道:“咏剑秘典是咏剑山庄的,五月初五赵庄主还要拿它来招待各路群雄。”

他劝道:“不属于你的东西,拿了也不合适。”

藏剑大笑道:“若咏剑秘典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呢?”

苏岑阴沉沉道:“你是痴人说梦!”

藏剑苦笑,笑过之后低声道:“我没拿过。”

苏岑淡淡道:“不承认也没关系,你可以在咏剑山庄和赵庄主去解释。”

藏剑这样去了咏剑山庄,怎会还有活路?

藏剑叹了口气道:“金凤先生,我若现在愿意和赵庄主和解,你的话可还奏效?”

苏岑道:“老夫的话,一言九鼎,从不食言。”

但他又补了一句:“前提是你速速把咏剑秘典交出来。”

藏剑当然交不出来。

他大笑,狂笑,甚至笑出了眼泪。

好一个最公平最公正的江湖侠士,好一个德高望重的金凤先生。

苏岑见他大笑不止,怒喝一声,一掌掴在藏剑的脸上。

这一掌势大力沉,藏剑嘴角溢出了鲜血。

他咽下一口血沫,有气无力地对着苏岑啐了一口。

苏岑一闪避开,顺手对着藏剑脸上又是啪啪两记耳光。

对付这种不知悔改的顽固恶徒,他有上百种惩治的法子。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