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接风宴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802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01:39:12

到了角落边上,江年眼见四下无人,大松一口气,他朝着林潜抱拳道:“小师叔,有个事情困扰我许久,特来请教你。”

林潜哈哈大笑,却是凑到江年的耳边,低声细语道:“你小子,是不是情窦初开了?”

江年大惊失色,竟然被小师叔一语说破心中的秘密,他连忙拱手道:“小师叔神机妙算,晚辈实在佩服。”

林潜朝江年使了个眼色,嬉笑道:“说吧,你想要祸害哪个姑娘?”

“额……”江年有些害羞,“其实……就是云莹师妹。”

“我猜也是。”林潜笑着道,“一年前就看你心怀鬼胎,时不时往人家身边上凑。”

“嘿嘿。”江年尬笑几声,“云莹师妹生的端庄漂亮,又善解人意,我在她边上,总忍不住心神荡漾。”

林潜正色道:“既然喜欢,那就去追呗!放手大胆,怎么能畏畏缩缩的?”

江年顿时哭丧着脸道:“是啊,只不过弟子愚钝,师叔教我,女孩子喜欢花,我便想着,若是能送云莹师妹一大把的鲜花,定能得到她的芳心。”

“确实啊,上次我随手摘了一朵山茶花,赠给云莹师侄女,她看起来就挺高兴的。”

“可我捧了一大把花送给她,云莹她却说,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些玩意儿,让我赶紧拿走!”江年脸上几乎要流下眼泪来。

“额……”林潜摸了摸额头,“也许那个时候她对花粉有些过敏吧。没事没事,心意到就行了,大不了师叔我再教你几招。”

“真的?”江年顿时喜笑颜开。

“那当然,师叔从来不骗你的。”林潜呵呵笑道。

“多谢师叔!”江年连忙称谢,又对林潜道:“师侄多次回想往日和师叔一起捕鱼烤鱼的快活日子,听闻师叔出关,特地早上到清江抓了几条鲜鱼,希望晚上师叔来我这品鉴。”

“好说。”林潜也喜欢烤鱼,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江年一看小师叔答应了自己,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定,想到自己今日起早贪黑,走了从剑门到瀛洲城一个往返的路程,虽然辛苦但也是值得的。

林潜往回走,正想探望自己的一些狐朋狗友,突然发现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立在自己面前,是个鹅蛋脸的姑娘。

“你找我?”林潜左思右想,仍然记不起来自己在哪见过,只好发问。

谢柳儿神色紧张,迟疑好久,才鼓起勇气上前道:“小师叔剑法通神,晚辈谢柳儿,花了一年时间完善了凤仪剑法,想请小师叔指教!”

“原来是她。”林潜心里有了印象,这是听竹瑄的一位年轻女剑修,去年偶遇,林潜正好碰到她在舞剑,随便看了几眼,就看出了破绽,然后一出手,就把小姑娘家的剑法破了去。

“没想到她又来了,还花了一年时间完善,真是不屈不挠。这次指点了她,万一下次又来,岂不是烦死?”林潜想到这,心里打定了主意。

“没空!”

这两个字传到谢柳儿耳朵里,她顿时一阵失望,难怪师父说,小师叔是很忙的。可是…她花了整整一年完善剑法,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师……叔……谢柳儿欲言又止,不过这时林潜早已大袖一挥,走出去老远。无奈之下,谢柳儿只好狠狠地一跺脚,独自一人先回听竹瑄去。

甩开一个大麻烦,林潜不禁觉得神清气爽,闭关一年,外面的空气可真是好闻,细细品味,有一股清淡的香草味,就像是……少女的体香。

就在这时,林潜突然感觉一双纤细的手,将自己的双眼轻轻蒙住。

“小师叔,你猜我是谁?”耳边传来一声娇若银铃的女声。

“我猜……”林潜一把握住少女的双手,道:“一定是雨萱!”

“错啦。”少女明显有些不高兴,松开手咕哝着小嘴道:“雨萱在那呢,我是羽衣啦。”

林潜回过头去,两位略显青涩的少女一前一后站在跟前,后面那位笑着朝自己招招手,她才是雨萱。

羽衣朝林潜肚子上锤了一拳,生气道:“小师叔,你怎么只记得姐姐,不记得我?”

“我当然记得可爱的羽衣了。”林潜摸摸羽衣的脑袋,笑着道:“只是小师叔想不到,才一年不见,羽衣就长大了,高了不少呢。”

羽衣仰起头,鼓起红彤彤的脸颊,低声道:“羽衣长大了,小师叔喜不喜欢?”

林潜失声大笑,一手弯弯勾在羽衣的小鼻子上,“小妮子,胆儿大了不少啊,敢调笑你小师叔了!”

“嘿嘿。”羽衣掩嘴轻笑,摆正脸色道:“我和雨萱姐姐,一个老早就在礼剑阁外面等你呢!”

雨萱也走上前,柔声道:“小师叔,我和羽衣师妹今天特地为你准备了午饭,来给你接风洗尘。”

“那就多谢二位师侄女了。小师叔我就不客气啦。”林潜说罢,突然出其不意的捏了捏二人的耳朵,“正好让师叔瞧瞧,你二人的剑法,一年里进步了多少。”

“说起剑法……”雨萱脸上突然浮上一丝神秘,只见她后面又缓缓走出一位女子,身材火辣傲人,面容清柔娇媚,水汪汪的眼睛,小巧的鼻梁,还有一张娇艳的红唇。

“这是玥如师姐,刚才看小师叔施展剑法,佩服的紧,一听说我认识小师叔,非要我带她见见小师叔你呢!”

说罢,雨萱一只手半捂住嘴,悄悄贴近林潜的耳朵,细声细语道:“小师叔,听说你喜欢成熟一点的女子,玥如师姐比你稍大些,正好合适呢。”

“成熟的女子,谁说的……”林潜偷偷朝玥如瞅了一眼,从下到上,纤长美腿,柔软的腰肢,白晢的肌肤,胸前山峰挺立,脸蛋吹弹可破……

“咕嘟……”林潜不自觉咽了一口口水,抬头却正好与玥如对视一眼。

“小师叔。”玥如皓齿轻咬嘴唇,露出两个浅红的酒窝,眼眸如同水波在林潜的脸上抚来抚去,充满了好奇。

林潜连忙收回眼神,狠狠的捏了一把雨萱的腰,悄声道了句:“你想要了你家小师叔的命啊!”

雨萱噗嗤一笑,但立马憋了回去。

玥如看两人神色古怪,突然道:“小师叔,你们二人讲的话我听见了哦,我是来请教剑法的,不会要了小师叔的命的。”

“哈——哈——”

话音刚落,雨萱再也控制不住,开始捧腹大笑起来,一旁的羽衣也是笑得花枝乱颤,只有林潜大为窘迫,脸色通红。

“咳咳,玥如师侄女。”林潜咳嗽两声,端正神情,正声道:“别听你师妹乱说,剑法的话,随时可以请教,我都有空的。”

雨萱与羽衣二人,笑了好一会儿,终于安静下来,雨萱走上前拉着玥如的手道:“师姐,小师叔要和我们一起用餐呢,正好你也一起来吧,还可以和小师叔边吃边讨论剑法。”

“好啊。”玥如欣然同意。

林潜恨不得立马转移话题,正好找到吃饭这茬,赶忙道:“聊了这么一会儿,师叔我都饿坏啦,快带我去瞧瞧,二位师侄女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包让你满意哦。”羽衣神秘的眨眼,带着林潜,雨萱,玥如三人,来到清风崖的一间院落中。

“烤山鸡,糕点,新鲜的时蔬,果盘,酱猪肉,肥牛肥羊,咸花生……”羽衣扳着手指一一细数,最后,她从桌子底下搬出一大坛酒,嚷道:“当然,还有小师叔最馋的美酒!”

雨萱走上前,帮着羽衣,给每个人各自倒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斟了一杯。

“小师叔,快说说,你是怎么破草木皆兵阵的啊!”

“就是就是,那一群一群的草木兵突然朝你围上去,都要把我吓死了。”

“我也想听听小师叔如何破阵的。”

林潜干了一杯,二指并拢作剑,眉飞色舞,畅谈道:“草木皆兵阵,是我刘有才师兄专门为了我布下的,不修炼到鸿蒙心法第三层,那是不可能破阵而出的。”

“那小师叔的功力,已经到鸿蒙心法第三层了?”

“非也非也……”林潜故意停顿了下,指着剑门大殿的位置骂道:“刘有才个老匹夫,明知道我不喜鸿蒙心法,偏要逼着我练,我又怎么会如他意。”

“可没有三层鸿蒙心法的功力,师叔是如何破阵而出的呢?”

“嘿嘿。”林潜一脸神秘道:“我剑门有两大传世绝技,内力上有鸿蒙心法,剑招上有九天引剑诀。”

“难道说,小师叔你?”羽衣惊道。

“不错。”林潜浑身散发一股豪意,“要破草木皆兵阵,除了鸿蒙心法达到第三层外,如果九天引剑诀达到第七层,搭配上二层的鸿蒙心法,一样可以破关而出!”

“七层的九天引剑决!”三女齐震惊,一时说不出话来。最后玥如才默默吐出一句,“便是我师父老人家,也才刚刚达到七层而已。”

林潜一拍胸脯,饮下一碗酒,高声喝道:“不然你们以为,小师叔剑法通神,可是闹着玩的?现在除了我师父宁川祖师,几位师兄师姐,剑门资深的几位长老,在剑法上,便无人比的过我!”

“我明白了!”玥如突然道,“难怪草木兵卒最后胸口上破烂不堪,如果是单凭内力,伤口应该平整无缺,小师叔应该是借助了剑招的力量。”

“不错,我将剑刃高速旋转,为的就是在剑尖形成一股可借力打力的剑气,再将剑气从贯通直入,一鼓作气把那些烂木头搅了个稀巴烂。”林潜点头道。

就在四人畅谈之时,剑门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浩大的钟响。

咚---

接着,另一声钟响接踵而至。

林潜满心疑惑,“不是还没到未时,为何有钟响,难不成敲钟的弟子脑袋糊涂了。”

原本愉快的心情,被这钟声一搅和,林潜顿时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小师叔,是不是剑门出什么事了。”羽衣起身道。

林潜放下酒杯,推开院门,朝剑门正庭眺望,只见天虞山脉里一片狼烟,黑压压的人潮涌动,还未到晚上,就有种乌云蔽日的势头。

林潜转身望向院内的三位女子,沉下脸色道:“剑门怕是出事了,你们三人好好在院内待着,师叔我去一趟大殿。”

说罢,林潜提起腰间的佩剑,整了整衣冠,猛然一踏,白衣乘风,朝着剑门大殿飞速赶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