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曲初有人闻,曲终有人散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5776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朱玲呆呆的望着林霖,看着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听着林霖的陈述,她的眼角早已湿润,她现在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懂他的秘密。

她悲伤,痛苦,但她眼中也有欣喜。

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的情人,更让人高兴了。

但朱玲也很矛盾,因为她竟然认错了昔日的情人——藏剑,要怪只怪林潜演的实在太像。

她现在心情很复杂。

但她现在根本用不着烦心,因为林霖的注意力,一点都不在她的身上。

刀已经架在了赵旧羽的脖子上。

只要林霖动手,一切的仇恨就可以终结。

林霖的双眼,从兴奋,惶恐,忧郁,到最终平静下来。

但他握刀的手,那很稳很老练的手,这个时候却在微微颤抖。

赵新琦看着林霖,他眼中苦苦哀求。

林霖这时,却犹豫了。

仇恨真是个让人不解的东西。

当仇恨未来临前,他日思夜想的就是报仇雪恨,他要一刀割下赵旧羽的头颅,这种仇恨无限在他心脉中滋长。

但现在刀已经横在了仇人的脖子上,一刀他就能完成报仇的夙愿,他为什么犹豫?

还是说,到底是什么,令他的仇恨一瞬间消失,至少暂时不那么强烈。

也许这就是人性。

人性本善。

就像他自己说的,仇恨是无尽的旋涡,每个身在旋涡中的人,挣扎却身不由己。

他虽在风口浪尖,但此刻他却能决定,是否将仇恨延续下去。

林霖将刀收回了鞘中。

赵旧羽早已闭上了双眼,此刻他仿佛才是最坦然最安然的。

他未必不想一个结束。

但随着铿锵的一声收刀入耳,他们表情再次复杂起来,他的面目在此刻扭曲。

赵旧羽道:“你不杀我?”

林霖道:“现在的你,已经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人到中年,却身败名裂,还要日夜接受良心的煎熬,赵旧羽现在确实生不如死。

赵旧羽意味颇深的看了林霖一眼,道:“我宁可你杀了我。”

林霖皱眉道:“赵旧羽已经死了。”

他看了赵新琦一眼,接着道:“我不杀你,只因为你还是个父亲。”

赵旧羽沉默,他仿佛此刻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他的身影佝偻,他满面沧桑,他的鬓角早已霜白。

要想让一个人瞬间老去,便是让他心中承认自己已老的事实。

赵旧羽只是个老人,他颤颤巍巍走着,仰头环顾咏剑山庄的大堂,他终于明白,几十年不过幻梦一场。

赵旧羽缓缓道:“咏剑山庄你拿走吧……它本属于你。”

赵新琦上前搀扶住父亲,朝林霖感激道:“谢谢你。”

林潜向林霖投去赞许的目光,他也当过一段时间的藏剑。短短几天,他似乎也要被仇恨感染。

林霖被仇恨侵蚀十几年,他竟然能够放下,这实在是让他佩服。

林潜转头看向白瑜,道:“你让我去杀赵庄主,现在他这样……你能不能饶过他?”

白瑜朝他笑道:“你自己决定。”

林潜点头,对赵新琦道:“快带赵老庄主走吧。”

赵新琦感激的向林潜点头。

这时,赵旧羽忽然看向林潜,疑惑道:“你们并不是一直一起的?”

林潜道:“我承过她的情,所以这次只是帮她做一件事情。”

赵旧羽哑然。

有句话他很想说,但白瑜,汪逊,星辰君三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令他不寒而栗。

这句话一旦出口,不仅仅是他,整个咏剑山庄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赵旧羽想了又想,对林潜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潜道:“林潜。”

赵旧羽盯着他道:“林潜,也许不久你就会发现,你做了一件错事。”

林潜坦然道:“人生在世,哪能不犯错,更何况我这个年轻人。”

赵旧羽看了他一眼,道:“好!记住你自己的话。”

林潜道:“赵庄主,我们虽然能不杀你,但咏剑秘典,恕我不能归还了。”

赵旧羽笑道:“秘典在你手上,你何不翻开看看。”

林潜皱眉,他先前不翻看,只是因为他是剑门弟子,是降煞子的高徒,他根本不屑于去看咏剑山庄的秘典。

但既然赵旧羽喊他去看,他便将那小匣子打开,将秘典翻了开来。

林潜一眼就看出,册子里记载的,只是一些最普通不过的剑招,根本不是什么秘传剑法。

赵旧羽大笑道:“你们终究还是被我摆了一道,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典。”

他叹道:“真有秘典,那也只会为山庄带来灾祸,像朱飞这样的人,怎么会为山庄招来祸端。”

原来秘典都是假的。

在场的人都悻悻然,只有那些老一辈的人,仍是坦然自若。

他们不是为秘典而来的,因为他们早就知道,世上根本没有可以让人武功速成的秘典。

就在所有人慨然之际,堂外忽然传来一曲凄婉哀愁的乐曲。

这声音很轻,就像是情人的枕边语。很柔,就像是把心事慢慢诉说。

但林霖和赵新琦却突然脸色巨变。

整个山庄,不知何时,突然蒙上了一层幽暗凄冷的面纱。

紧接着,一阵风吹来,竟让人没来由的直打寒颤。

众人纷纷色变。

转头看去,但见远处天外覆上了一层绿色的油光。

朝阳不会发绿,夕阳更不会。

但此刻落日的余晖下,确实将咏剑山庄染成了油绿色,同时空气中还弥漫出大片的血腥味道。

待那幽绿的光芒逼近,他们终于看清。

那不是光幕,而是密密麻麻,数不清看不透的尸群。

绿毛僵尸汇聚的尸山尸海,向他们涌了过来。

为什么无人通告,直到现在他们才看见?

赵新琦眼见这种情况,他便已知晓,布防的弟子们都惨遭了毒手。

一两具绿毛尸体已经爬了上来,但立刻就被人射杀。

倒下的尸体,正是咏剑山庄的一名看守弟子。

但尸体刚倒下,上面却立刻钻出一大团虫子,朝外面涌去,立刻又钻入另一具尸体中。

啃尸虫!

林霖大喝。

啃尸虫按道理应该随着青乐散人在葫芦坡那一役尽数毁灭,怎么还会出现?

哀怨的声音再次响起,曲声变换,竟已不是刚才的平静,反而变得激愤。

随着曲声递进,被啃尸虫控制的僵尸突然全身震动,发疯似的朝大堂冲进来。

如此尸潮下,焉能有人活下来?

究竟是谁?

林潜抬眼朝尸潮中望去,他很快看到了一个身影。

竟然是瑶光女尹夫人。

她依旧丰腴优雅,她的脸依旧荡人心魄。

但此时她穿着碧绿色的衣裙,立在尸潮之中,却显得格外瘆人。

林潜冷声道:“竟然是你!”

尹夫人惨笑道:“是我。”

她话音刚落,整个人突然如箭窜出,一手阴森的骨爪,嗖嗖往林潜身上抓去。

她手中碧绿,早已染上剧毒,见血封喉的毒。

林潜脚步轻点,朝后一退,避开了她这一击。

他凝眉道:“你做什么?”

尹夫人道:“你难道看不出来,自然是要杀你?”

林潜疑道:“当日是你将我从金凤先生手中救出,为何你又要救我?”

尹夫人轻声道:“救你是为报恩,杀你是为报仇。”

林潜道:“我怎会既是你的恩人,又是你的仇人?”

尹夫人道:“因为你杀了青乐散人。”

她脸上复杂,继而说道:“因为我既恨他,也很爱他。”

尹夫人此刻已经癫狂,她凄然道:“他死,我早已活不下去。我来,就是要你们给他陪葬!”

青乐散人再如何,终究是她的丈夫。

不管青乐散人对她如何,她始终都爱着他。

所以她才会跟着青乐散人来到这个地方。

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

尹夫人是被爱恨纠葛的一个可怜人,但她此刻的爱恨都已化作复仇的怒火,她要将怒火倾泻在在场所有人的身上。

尹夫人朝着星辰君冲了过去。

因为青乐散人是死在陈徽的手上。

她倩丽的身影随风飘摇,她虽未吹曲,但那压抑哀愁的曲声早已萦绕在所有人的心中。

砰!

尹夫人脸色惨白,她的骨爪尚未碰到星辰君,但星辰君那浑厚的一掌已拍在了她的胸口。

她嘴角溢血,单薄的身子抛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她死了,但她脸上却挂着笑意。

死在同一个人手上,是不是一种忠情,算不算一种团聚?

随着尹夫人的鲜血流淌,啃尸虫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发疯地朝大堂涌进来,几个武功不高的弟子,已被几个绿毛僵尸抱住,脑袋被咬了下来。

新鲜的尸体,很快被啃尸虫占据,接着成了一具新的丧尸。

众人早就知道,单单瑶光女一人不足为惧,可怕的是尸潮。

但他们现在才知道,瑶光女是刻意寻死,来激发啃尸虫的凶性。他们也看出来,其实瑶光女的控尸之术,要比她的丈夫青乐散人厉害的多。

这时,林霖突然大喊道:“火!啃尸虫怕火,用火烧它们!”

但哪里有火?

赵新琦黯然道:“火折子都在山庄的库房藏着,但我们恐怕是过不去了。”

他说的不错,大片的尸潮,早已封死了去往库房的路。

但这时,突然有人朗声道:“有办法的。”

众人纷纷朝他看去。

说话的人,竟是老庄主赵旧羽。

赵旧羽道:“刻剑堂和大堂之间,有一处秘密通道,可以直接通向库房。”

他道:“我知道这条路怎么走,我知道。”

众人已隐隐猜到他要做什么了。

“父亲……”

赵新琦眼中泪花闪过。

赵旧羽拍怕他的肩膀。

接着,他朝赵新琦大喝道:“你知道的,大堂后面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后山,你带大家速速逃离!”

赵新琦道:“那你呢?”

赵旧羽笑了。

他突然严肃,他拾起一柄长剑握在手中,他缓步走到了堂前。

他大笑道:“我是咏剑山庄的庄主,我要做的事,当然只有我能做!”

赵旧羽一手持剑,一手负在身后,他的一身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他的眼中再次恢复了冷峻。

他佝偻的身子一瞬间挺立,他的脸上不再衰老颓废,而是年轻。

他的心,仿佛回到了当年。

现在的他,还是那个美言飞花飞令夺命剑,新语旧语咏剑庄的无双剑客。

赵旧羽用剑划过掌心,鲜血一滴一滴顺着剑淌下。

流出的血,令尸群疯狂,划过的痛,让他格外清醒。

赵新琦最后一眼,是看到父亲一人持剑,冲进了尸潮。

后山高耸。

站在那后山之上,可以一览咏剑山庄的全貌。

但此刻的咏剑山庄,已经是火光四起。

赵旧羽做到了,但他本身,也跟着尸潮一起焚为灰烬。

好巧不巧,就在火焰吞噬完尸潮,继续焚烧咏剑山庄的时候,天上突然飘落下雨丝。

雨要下就下,从来不带感情,这是无言的雨。

但这场雨,也将咏剑山庄的基业保存了下来。

赵新琦看向林霖道:“它以后是你的了,你才是咏剑山庄名正言顺的少庄主。”

林霖道:“那你以后做什么?”

赵新琦犹豫道:“我……也许我会去闯荡江湖,浪迹天涯。”

林霖笑道:“你依旧是少庄主,因为要浪迹天涯的人是我。”

赵新琦不懂,为何他会放弃父亲谋划大半辈子也要占据的咏剑山庄。

但他一瞬间就明白了。

因为林霖的手,已经握住了朱伶的手。

朱伶甜甜笑道:“我们要去天涯海角看一看,所以咏剑山庄就交给你了。”

情人本就心意相通,只要握手,便在没有什么困扰了。

林霖捏了下朱伶的耳朵,道:“你可真大胆,一个女子也插手这件事情。”

朱伶笑道:“你是藏剑,你是咏剑山庄的前少庄主,所以我想替你做点事嘛。”

林霖笑道:“下次不许冒险了。”

朱伶答应道:“嗯。”

林霖拉起朱伶的手,大步朝远方走去。

突然,他停顿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我好想忘记了什么事。”

朱伶提醒他道:“告别。”

林霖勾了勾朱伶的鼻子道:“是告别!”

他们转过身,而林潜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

林霖道:“多谢。”

林潜道:“不谢。”

朱伶笑着道:“你虽然不是藏剑,但不得不说……你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林霖也微笑道:“我也早就知道,林兄弟是个很不错的朋友。”

林潜道:“多谢夸奖,但我心里还有个小问题,不知道能否为我解答?”

林霖道:“请问。”

林潜疑惑道:“你明明用刀,为什么名字叫藏剑?”

不待林霖回答,朱伶已咯咯笑道:“剑都藏起来了,岂不是只能用刀?”

林潜哈哈大笑。

林霖正色答道:“藏剑这个名字,其实是我的父亲给我取的,寓意是心之安处,方能藏剑。”

他叹气道:“父亲要我对剑敬畏,出剑要深思熟虑,宁可将剑藏在心里,也不轻易伤人,如此方能心安。”

林霖顿了顿,接着道:“只是我后来背负仇恨,早已做不到父亲的嘱托,所以弃剑不用,改用刀。”

林潜道:“原来如此。”

他不由得对这位叫朱飞的剑客心生敬畏,因为他说的藏剑道理,和宁祖当初对林潜的教导,不谋而合。

林霖赞叹道:“但我觉得你做的很好!你扮作藏剑的时候,虽然剑势逼人,但每剑都留有余地,你就像我父亲说的那样!”

林霖看着林潜,突然朝林潜作了一揖,恭声道:“林兄弟,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

林潜还了一揖,正色道:“请讲!”

林霖道:“我已用刀,这也不算违背父亲的嘱托。但我想将藏剑这个名字赠与你,盼你能将我父亲所说的藏剑的道理珍藏。”

林霖道:“我十分确信,你未来一定是个出色的剑客。”

林潜郑重道:“我答应你了。”

林霖大笑,他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就此别过,山高水长,来日再见。”

林潜抱拳道:“珍重。”

林霖拉住朱伶的手,朱伶的头靠在林霖的肩上,他们慢慢朝远方走去。

不管远方如何,他们一定互相陪伴。

星辰君不知何时已经走了,也许是在大火刚刚燃起的时候,汪逊也走了,也许他街上的摊子还没有收拾。

林潜发现,不知何时,他身边只有白瑜一个人。

白瑜慢慢走到林潜边上,夕阳映红她的脸颊。

她柔声道:“都说完了?”

林潜道:“嗯。”

沉默了一阵,白瑜轻声道:“你在看什么?”

林潜道:“我在看他们。”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烟雨朦胧,朱伶与林霖已经走远。只能远远望见他们的一对背影。

白瑜也呆呆地注视着,她忽然道:“那你在想什么?”

林潜转过身,看着白瑜,笑道:“我想像他们一样拉你的手。”

…………

…………

(咏剑山庄篇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