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神鲤娘娘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151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李铭月眼看着那汉子的脚一寸一寸接近,但她却丝毫不敢动弹,此刻她身上已经香汗淋漓。

但林潜岂非更不自在?

因为李铭月的身子始终贴在他身上,两人的肌肤就隔了薄薄的衣裳,他甚至低头就能感觉到李铭月紧促的呼吸。

他到底是个男人。

正当林潜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那汉子突然又转过身去。

原来是楼上有人唤他。

汉子动作利索,几步便爬上了楼梯,往二楼去了。

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李铭月再三确认那汉子走了,才嗖的一下从桌底窜上来,大口喘气。

林潜默默看着自己腿上,在他大腿裤子上湿了一小片,全是李铭月头发上的汗水。

李铭月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一阵潮红,她支吾道:“不……好……意思……”

见林潜没有答她,李铭月又连忙道:“这次算你帮了我一个忙,以前我们可以一笔勾销。”

林霖看着她,鄙夷道:“什么人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难道你做了什么坏事怕人发现?”

李铭月立马狠狠瞪了他一眼,她道:“我确实坏了他的好事,但我做的一定是对的。”

“哦?”

林潜笑道:“莫非你找到了他的私房钱,然后交给了他老婆?”

李铭月白了他一眼,道:“到底想不想听?”

林潜点头道:“想!”

李铭月抬头望了望,环顾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这里,朝林潜招了招手。

林潜道:“怎么了?”

李铭月小声道:“笨蛋!离我近一点,这可是秘密!”

林潜只好往她边上凑了凑。

李铭月左手三根手指搭在嘴唇上,轻声道:“我看到那个汉子,他将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绑了起来,架在湖边。”

林潜惊道:“莫非他是个强盗?”

李铭月摇头道:“不像。”

她想了一阵,补充道:“他虽然将那女子用绳子捆住,但其他并没有什么轻薄冒犯的举动。”

林潜问道:“他好端端的,为何要绑架一个姑娘?”

李铭月道:“我也想不通。”

林潜皱眉道:“莫非那姑娘不是一般人?”

他追问道:“你记不记得,那女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李铭月沉思一阵,喃喃道:“我只记得她很美,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不到的年纪,她的衣着打扮也很惊艳。”

林潜问道:“这里不过是个小村子,按道理不会有多么华贵的打扮,难道她是流落此地的富家小姐?”

李铭月摇头道:“不像,我说的惊艳,不是衣服华贵好看的意思……”

林潜反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李铭月回想那女子的妆容,眯眼道:“是特别奇怪的感觉,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打扮,她穿着五彩斑斓的衣裙,眼角有淡淡的磷光,她头发盘起,用一个透明发圈匝住,她里面的亵衣近乎透明,还闪着银光……就像……”

林潜追问道:“就像什么?”

李铭月却不继续说下去,她摇头道:“一定是我想偏了。”

林潜突然道:“你是不是觉得,她就像那一尾从沧澜江游入的七彩锦鲤?”

李铭月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林潜笑道:“任谁听了你这番描述,都会联想到这里的神秘传说。”

李铭月撇嘴道:“我可不相信,难道是彩鲤显化,成了人形?”

林潜道:“如果她真是神鲤娘娘,那也难怪这个男人要把她抓住。”

他继续道:“这样稀奇的事情,谁碰上了都不会放过。”

李铭月笑道:“你错了,我见到这个姑娘被绑住,便偷偷过去把她放了。”

林潜道:“难怪你这么怕那个男人,你坏了他的大好事!他非把你撕碎不可!”

李铭月哧哧笑道:“他没法把我撕碎,他只瞧见我一个背影,听见了我说话的声音,并没有看见我的正脸。”

李铭月忽皱眉道:“本来我要去救下那姑娘,他是一眼也看不到我的。但是我好奇,便问了那姑娘几句话。”

林潜问道:“她怎么答你的?”

李铭月沉沉道:“她没答我,她好像根本不会说话,也听不懂我在讲什么,所以我才动作慢了几步。”

林潜惊道:“难道她真不是人?”

李铭月嘲笑道:“你一个修道之人,怎么也信这种玄妙古怪的事?”

林潜道:“我自然是不信的,我只是觉得很有趣。”

李铭月撇了一眼二楼的楼梯,她突然起身,道:“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咱们的旧恨也一笔勾销,就此别过!”

说罢,她便转身朝柜台走去。

林潜本还想问问她,为何她会来到这里。但既然李铭月急着告辞,他也不打算问了。

林潜朝小二打手势,点了一盘花生,一份酱牛肉,一碗葱花烧鸡,外加一坛子酒。

林潜先给自己的酒葫芦满上,然后又给自己斟上一杯,他小抿一口,对小二道:“你们这酒不错。”

店小二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皮肤黝黑,一笑就露出两颗门牙,他嘿嘿笑道:“自然。”

店小二瞅了眼林潜的打扮,道:“这位客官,您一定是从外地来的。”

作为小二,除了端茶倒水,上菜殷勤外,最要紧的就是有眼力见。

林潜道:“不错。”

小二竖起拇指,拍拍自己的胸口道:“您说这酒好,那您真是好见识,因为这酒,是用垂云湖的湖水酿的。”

林潜啜了一口杯中琼液,抬头道:“用湖水酿酒,山泉酿酒,天下多的是,你们这垂云湖又有什么特别?”

小二神秘道:“一看客官,就不晓得咱这垂云湖的传说。”

林潜顿时来劲,道:“什么传说,你来给论道论道?”

小二豪气道:“咱这垂云湖的湖水,可不是一般的湖水,这是神灵赐福过的。”

“哦?”

”您别不信。“

小二接着道:“客官虽未听过垂云湖的传说,但一定知道垂云湖名字的由来。”

林潜点头道:“天上白云倒映在湖水里,会变成彩色。”

小二神秘道:“那是因为,有一样神物在这垂云湖中。”

林潜问道:“什么神物?”

小二道:“七彩神鲤,从沧澜江游来的锦鲤。”

林潜道:“它有什么神奇?”

小二狂热道:“它可是神物!会给当地带来福运,带来平安,带来金钱,你想要的它都会给你实现!”

林潜淡淡道:“那你怎么还在这当个谁也不认识的店小二?掌柜的早该是你了才对。”

店小二顿时哑然,只好嘿嘿笑笑。

林潜道:“吹嘘自家生意这种手段我见过不少,这可不好。”

店小二连声点头道:“是……是……”

林潜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奇特的?”

店小二犹犹豫豫,竟支吾着不说话。

林潜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缓缓放到店小二手心,道:“你告诉我,它就是你的了,但不许你骗我!”

小二两手攥住银子,他眼中纠结,最后还是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和别人讲是我说的。”

他细声道:“七彩神鲤还奇妙在,只要它出现,就预示着有宝物即将出世。”

林潜道:“所以你不太想告诉我,因为你觉得这是你们村子的宝物,你怕我夺走?”

小二不说话,但眼神中的惊惶已说明了一切。

林潜笑道:“你放心好了,我还看不上你们穷乡僻壤里出的东西。”

店小二顿时松了口气,他把银子放到口袋里,陪笑道:“客官眼界宽广,当然是看不上的。”

林潜道:“异宝现世,你们这最近可有什么大的动静?”

小二摇头道:“不知道。”

林潜看着他,笑道:“但我却知道,你们村子上出了一位神鲤娘娘。”

小二没有答话,但这时林潜背后突然传来阴森森的一声低语。

“你知道那个疯女人?”

林潜回头,却看到原本应在客栈二楼上的那名汉子,不知何时已站到了他的身边。

“疯女人?”

那汉子扯着嘴角道:“不错,她就是疯了,不然也不会做出这般荒诞的事来。”

林潜道:“你说她奇怪的穿着打扮?”

那汉子喝道:“何止!”

他骂骂咧咧了几声,道:“这个妖女她竟然四处找人说,她是那神鲤娘娘,能给我们福运,要我们都听她的。”

林潜诧异道:“原来她会说话。”

那汉子道:“本来咱们村子来的人就少,她这样疯疯癫癫,岂非把人都吓跑了?”

林潜道:“所以你把她绑了起来。”

那汉子呼哧道:“我给她个教训,她若真是那神鲤娘娘,焉能摆脱不得?”

林潜道:“但她却真的挣脱了。”

那汉子恨恨道:“不知哪个崽子坏我好事!”

他突然瞪着林潜,道:“我的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林潜一愣。

那汉子更是用怀疑的目光四处打量他。

倒是那小二道:“何止是他,今早村上不少人都瞧见了那神鲤娘娘,她还胡言乱语嘞!”

那汉子瞪眼道:“妖女人又说些什么?”

小二道:“她说你对她无礼,你要遭到报应。”

汉子龇牙咧嘴道:“看来我不仅该捆住她,还应该把她丢到湖里去。”

小二又道:“那神鲤娘娘还说,她有法子证明她说的是真话。”

林潜奇怪道:“她说了什么?”

小二道:“她说她能让湖里的七彩神鲤吐出宝贝。”

林潜唏嘘道:“这倒是个稀罕事。”

那汉子龇牙道:“外乡人,那妖女人真是丢尽了咱村的脸面,你可别在意……”

林潜道:“那你是……”

汉子脸上一红,大笑道:“我是村上私塾的先生,我叫鲁药强。”

林潜嘀咕道:“瞧你这一身行头,说话谈吐,一点都不像个先生。”

店小二却摆了那汉子一眼,讥笑道:“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私塾先生,他只是私塾里的一个管教。”

汉子老脸一红。

鲁药强哼哼道:“我是私塾的管教,先生不管这件事,我自然要管的。”

他道:“总不能让村子里都是这种风言风语吧。”

林潜道:“那你也太粗鲁了些,真是名字里有个鲁字。”

鲁药强尴尬一笑。

林潜觉得事情已打听的差不多了,酒菜也吃的差不多了,他便起身去结账。

林潜道:“掌柜的,这一桌多少钱?”

掌柜是个和蔼的妇人,笑道:“客官,八十两。”

林潜惊道:“怎么这么贵!我没记得点那么多菜啊。”

那妇人颔首笑道:“先前有位姑娘说,你是她的朋友,她的账算在你头上。”

“李铭月!”

林潜又气又笑。

果然,只要是女人,你帮她的忙她可能不记得,但你若得罪过她,她一定耿耿于怀,想方设法来报复。

天下女人都一样。

林潜无奈掏出八十两银子付账,他现已决定,要去见见那个疯疯癫癫的神鲤娘娘。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