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血祭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920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一个人只要有了名声,要找到他就不难,更何况是关系到村子利害的神鲤娘娘。

林潜按照鲁药强的指示,很快找到了那神鲤娘娘住的地方,他要登门拜访。

风抚村比较贫穷,所以村子里头土地平旷,屋舍大多都是一层的泥瓦房,房顶上盖一些茅草,后边直接连着鸡窝狗洞。

但神鲤娘娘的房子在周围却是尤其引人注目。

房梁是刚装修的,墙瓦也刷的雪亮,房外挂着一排灯笼,门上还镶嵌了几颗明珠。

富丽堂皇,唯恐小偷不来光顾。

林潜敲了敲门,他发现门是开着的。

他正犹豫着是直接推门进去,还是敲门等等,屋内突然传来一声急急的喘息。

紧接着还有大片东西翻落,罐子破碎的声音。

林潜急忙推开门冲进去,但恰巧迎面却撞来一个年轻男人。

他束发在后,但头发上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脸蛋白嫩,但左侧脸颊却烧的火红,他神色匆忙,额角甚至还有几块淤青。

林潜急忙往边上一闪,那男人头也不抬,就径直往门外跑去。

林潜皱了皱眉头,一把抓住那男人的手腕,将他拽了回来。

那男人慌张转过身子,见抓住他的只是个年轻人,破口大骂道:“小崽子松你的手,别扯坏了爷爷的衣服!”

林潜神色不变,但右手食指却朝那男人的手腕经脉上狠狠的一按。

男人顿时觉得手心一阵酸麻,全身都没了力气。

林潜道:“你跑什么?”

男人怒斥道:“劣崽子,少管你的闲事,快滚开!”

林潜不说话,只是食指加重了些力道。

那男人立马痛叫哀嚎,差不多要原地打滚,他神色大变,看向林潜苦苦哀求道:“松手!求你松手哇……!”

林潜松开他的手腕,那男人如碰着开水一般将手抽回来,他转身就要跑,但腿刚迈开又停住了。

因为林潜已如鬼魅一般飘到了他的前面。

那男人大喊道:“你是人是鬼?”

林潜笑道:“自然是人。”

那男人冷声道:“你找我做什么?”

林潜道:“我不是来找你,我是要找房子里面的神鲤娘娘。”

那男人脸上立马露出一丝惊慌,他颤抖道:“那你……你……进去找她,你拦住我……做什么?”

林潜道:“我本来打算自己去找她,但人生地不熟,正好给我逮到个人。”

林潜笑笑道:“所以就麻烦你,陪我一起去见她吧。”

那男人立马张嘴道:“不行!”

但他看向林潜腰间的长剑,又想起林潜刚才飘然的身法,顿时一个寒颤。

林潜道:“你没有拒绝的资本。”

男人咬牙道:“你快放我走!我劝你自己也别进去!”

林潜道:“为何?”

男人瞪眼道:“我说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快放我离开!”

林潜笑道:“你这么一说,我还偏偏不放你走,就要逼着你和我一起进屋探个究竟!”

男人闻言两眼朝天,恨恨道:“那你可别后悔!”

林潜哈哈大笑:“我做过的决定,从来都没后悔过,也用不着后悔。”

说罢,他已一手推着男人的肩膀,从地埂上窜进了神鲤娘娘的门内。

但一进神鲤娘娘的屋内,林潜顿时眉头紧皱。

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但又不像是人血的味道。

那男人却好像早有准备,一进门就先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神鲤娘娘的家里很大,看得出里面是刚刚修整过,装饰也十分别致。

从门口一进去,原本的泥土地上涂抹了厚厚一层银色水漆,看上去波光闪闪,就像湖面。

在窗户,门柜,角落,屋顶,都和外面一样挂着灯笼,边上镶嵌着亮莹莹的珍珠。

走进内屋,林潜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头上热出了汗。

他这才发现,在神鲤娘娘的屋子里,要比外面暖和许多,但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什么火炉烤炭之类,恰恰相反,房间十分沉暗。

他在房子里绕了半天,也没看见神鲤娘娘的踪影。

林潜点了点边上的那个男人,问道:“你不是刚才进来过,神鲤娘娘在哪?”

男人支吾着不肯说话。

林潜皱眉道:“你又没干什么亏心事,你怕什么!”

男人不说话,他突然眼睛瞪的紧紧,就如死鱼的眼泡一般。

林潜疑惑道:“你要说什么?”

男人眼睛往上瞄,他突然全身开始哆嗦起来,手指不停的发颤,最后往屋子斜上方指去。

林潜顺着他指的方向抬头看。

房梁上挂着的,是大小不一的四五个麻袋。

现在,那袋子晃荡不止,底口一片猩红,发出一阵恶臭。

原来房子里的味道,就是从这上面传来的。

男人已经舌头打架说不出话来,吐沫滋滋从他嘴里流出来,他实在没见过这般诡异情景。

林潜两指朝男人后脑风池穴一顶,又一抚男人的印堂,将他情绪暂时稳定下来。

他纵身而起,拔剑长跃,剑光堪堪折闪几下,那扣住麻袋的挂线便被整齐削断。

随着挂线被削断,那几口麻袋顿时从空中爆裂开来,只听砰——哗——几声巨响,一大团猩红色的臭水从上面直拍下来。

林潜听到声响就暗道不妙,他在空中猛蹬墙壁,借力往边上退去,臭水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泼下。

但那个男人就没有这般好运气了,他被那腥臭的血水淋了个结结实实。

这味道实在难闻,血水又黏又脏,浑浊一片。

那男人被淋了一通,脸上却没了表情,只是搓搓手掌,又摸摸自己的头发。

突然,他开始大呼大叫起来,就好像是整个人掉进了粪池里。

他叫了一会儿,整个人突然像被那股腥气呛住,竟然两眼一瞪一翻,昏倒在了地上。

林潜捏住鼻子,这股腥臭味他也实在受不了。

他不明白,一个女孩子家按道理应该很干净才对,怎么会有这种污祟之物,还将这些血水特地悬挂在房梁上。

看了这神鲤娘娘,是真的有些失心疯。

但就在这时,从屋子另一侧又传来怪声。

林潜仔细听,发现是女人的喘息和呻吟,那声音里既有痛苦,也有欲望,更有未知的神秘。

这和他刚进门时听见的声音类似,甚至更加强烈了几分。

一定是那神鲤娘娘。

林潜迅速听声辨别方向,很快他就认准位置,原来是在屋子东侧的一间内室。

他来不及多想,砰的推开了内室的房门。

但眼前的情景,却让他胸口的那颗心脏都差点惊跳出来。

里面只有一个女人,她便是神鲤娘娘。

神鲤娘娘确实如李铭月所描绘的一般,她生的很美,也很年轻。

她穿着一身七彩色的长裙,眼角纹着闪闪磷光,头发此刻长长地披在肩上,那颗透明发圈此刻正被她咬在嘴里。

她全身湿透,眼中含泪,眼神朦胧,粉红的嘴唇紧紧抿着发圈,全身都在哆嗦。

她好像是从瑶池刚沐浴出来的纯净仙子。

但她做的事,却实实在在胜过了地狱中的恶魔。

林潜的目光直直落在她的身上,但他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神鲤娘娘,手上拿着一柄尖锐的刀。

那刀上沾满了猩红的,滋滋流淌的血。

只见神鲤娘娘将那尖锐的刀,划破自己雪嫩的肌肤,让一点点血丝顺着她的胳膊划下,最后一滴滴的落在一个陶瓷碗中。

伤口令她痛苦,让她面目扭曲,那流出的鲜血几乎要把她的心撕碎。

但这种疼痛也让她疯狂,让她眼中露出狂热与欲望。

所以她狠狠咬着发圈,情不自禁地发出那种奇怪的喘息与呻吟来。

她这么做,就好像在完成一场仪式,她的表情,一如那虔诚的信徒。

甚至林潜的到来,她都丝毫不理会,直到手上的血迹凝结,伤口滴落的鲜血完全滑到了碗中,她才缓缓抬起苍白的脸颊,扫了林潜一眼。

这一眼,竟让林潜不寒而栗。

林潜道:“你就是自称神鲤娘娘的女人。”

女人这时候竟然笑了一下,她道:“你可以叫我神鲤娘娘。”

她显然注意到了林潜慌张的神情,她放下手中的刀子,轻声道:“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林潜苦笑道:“姑娘的所作所为…………确实把我惊到了。”

神鲤娘娘这时从身后突然又取出一碗装满血的瓷碗,碗中一瞬间扑鼻的腥气,顿时让林潜皱眉。

不待林潜说话,那女人缓缓道:“这是刚杀的鱼,储备好的鱼血。”

说罢,她将这一盆鱼血和那一碗自己的血倒到了一起,接着又掺杂了一点清水。

她将最后的成果倒到一个坛子里,将盖子合上,才开始正眼打量林潜。

林潜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神鲤娘娘淡然道:“在准备一个仪式。”

她此刻仿佛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

林潜疑惑道:“什么仪式?”

神鲤娘娘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不知道七彩神鲤的传说?”

林潜尴尬一笑,道:“刚听人说起过,我不是当地人。”

神鲤娘娘道:“怪不得,难怪看着陌生。”

她认真道:“我在准备一场血祭,关于七彩神鲤的祭祀。”

林潜此刻心中已镇定下来,他盯着神鲤娘娘道:“姑娘如此操劳这个祭祀,莫非有什么目的?”

神鲤娘娘道:“我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村子找想,祈求七彩神鲤保佑村子。”

林潜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道:“村子里素有七彩神鲤的传说,但为何这样的血祭却从未听过,如今这血祭又要姑娘你来完成呢?”

他直直望着神鲤娘娘的眼睛,道:“都说你是个疯女人,但我却不觉得。”

神鲤娘娘笑道:“外面来的人,果然看得通透,也更聪明。”

林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你祭祀彩鲤,一定另有所求!”

神鲤娘娘闻言,却是一笑,她道:“你错了!并不是我要祭祀彩鲤。”

林潜问道:“难道是有人逼你这么做?”

神鲤娘娘亦摇头,但她此刻脸上却浮现一股神秘。

她注视着林潜,缓缓道:“并不是我要去祭祀彩鲤,也没有人要我这么做。”

接着,神鲤娘娘说出了令林潜震惊的一句话。

“因为,要我完成这场血祭的,正是垂云湖中的七彩神鲤!”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