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彩鲤遗梦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104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当神鲤娘娘说出这句话,林潜整个人都怔住了。

匪夷所思,简直就像一个疯子说出来的胡话。

但眼前的女人却是眼神清澈,神色坚定,她绝没有胡说话的意思。

林潜唯恐自己听错了,他重复道:“你是说……垂云湖里的那尾七彩神鲤,它告诉你,要你完成这场祭祀?”

神鲤娘娘点头道:“正是。”

林潜迟疑道:“可是先不说彩鲤乃是传说中的神物,就算它存在,它也不会说话。”

神鲤娘娘道:“但它的确和我细说了这件事情。”

林潜道:“难道你掉进了垂云湖,碰见了彩鲤?”

神鲤娘娘犹豫半晌,道:“说出来你也许不信,我就在这家中,寸步未离,但就见到了七彩神鲤。”

难道七彩神鲤化作了人形?并且偏偏上岸后又找到了这里?

没人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林潜当然也不信。

林潜不由得怀疑,面前这个神鲤娘娘,说不定真就疯了。

即使不是真疯,那也是在装疯。

但神鲤娘娘似乎早就预料到林潜的反应,她顿了顿道:“我确实见到了七彩神鲤,但也不是真真切切看到了它。”

林潜皱眉道:“此话怎讲?”

神鲤娘娘轻启朱唇,缓缓道:“因为我是躺着床上,在睡梦中,看见了它。”

一个春闺女子的黄粱一梦,恰巧梦到了这般神奇的事情。

此时林潜心里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笑道:“原来是姑娘做了个美梦,但这怎能当真?”

神鲤娘娘轻轻抿了抿嘴唇,道:“本来我也是不信的,只是觉得有趣,但………”

她迟疑了一阵,眼神慌乱的扫了眼四周,似乎不愿诉说。

林潜道:“姑娘但说无妨,有什么秘密,我保证绝不泄露。”

他说话很是温柔,又带着年轻人的那种自信与强烈,再加上那和煦如风的笑脸,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

神鲤娘娘点点头道:“我相信你。”

她指着家里的装饰对林潜道:“你觉着我的家怎样?”

林潜赞叹道:“很新很大,别具一格!”

神鲤娘娘叹道:“但我家原本也只是个小瓦屋,和外面村子其他家一样。”

林潜已隐隐猜到了神鲤娘娘接下来的话,但他还是等她继续说下去。

神鲤娘娘虔诚道:“是七彩神鲤给了我这些美丽的装饰,又送给我几千两银子,让我的生活彻底改变。”

林潜从她清澈的眼中,看见了赤诚的感激。

但疑惑却像一条深寒的锁链,更加紧紧的将林潜舒服。

林潜皱眉道:“它如何能将这些带给你?”

神鲤娘娘道:“七彩神鲤乃是过沧澜江的锦鲤,是上天的灵物。因此它能让垂云湖变得五彩斑斓。”

林潜点头道:“传言是这样。”

神鲤娘娘笑道:“所以它只在梦中轻轻一摆尾巴,它的无上法力,便将这荣华富贵带到了我这里,它真是个吉祥物。”

林潜诧异。

这样的话,也只有说给像蓝小梅,红小果这样的小孩,他们才会相信。

林潜可不是个孩子。

但除了过江神鲤,又有谁,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金银财宝运到一个女子的家中?

实在蹊跷,实在古怪!

林潜百思不得其解。

但神鲤娘娘说这些话,也不指望林潜相信,她与其说是讲给林潜听,不如说是在说给自己听。

神鲤娘娘道:“七彩神鲤给了我这么多,但它只要求我替它做一件事。”

“血祭!”

林潜已替她说了出来。

“不错。”

神鲤娘娘眼中又多了一分神秘,她道:“用我的血,来向神鲤表示我的诚意。”

林潜终于知道,为何神鲤娘娘割腕滴血的时候,表现的那般入迷。

短暂的疼痛和流血,可以换来金银财宝,富贵生活,相信没有人会拒绝。

林潜道:“那血祭又是为了什么?仅仅只是一个仪式?”

神鲤娘娘道:“当然不会。”

林潜道:“血祭又有什么深意?”

神鲤娘娘道:“神鲤要面世!“

“什么!”

林潜失声,他万万想不到,神鲤娘娘会说出这般话来。

因为他心里想的,不管一切再玄妙,七彩神鲤终究这是传说。

但神鲤娘娘却说,七彩神鲤要出世!

神鲤娘娘将林潜惊异的神情看在眼中,她道:“就算你现在再如何不信,见到七彩神鲤的那一日,你终究还是会信的。”

林潜怔怔道:“在何时,何地?”

神鲤娘娘笑道:“就在明天清晨,在垂云湖。”

她款款笑道:“到时候我会在垂云湖畔摆好祭坛,用我的鲜血祭祀上天,请求七彩神鲤出世。”

林潜震惊道:“这一切都是七彩神鲤吩咐你做的?”

神鲤娘娘莞尔一笑道:“当然,不然我怎会想出这些注意。”

林潜重新打量了面前这个女人几眼,叹口气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何自诩神鲤娘娘了。”

神鲤娘娘笑道:“彩鲤遗梦!身负重托。”

话到这里,林潜已然没什么好问的了,一切的玄妙,到了明天清晨,见到了传说中的七彩神鲤,自然都会揭开。

沉默了一阵,神鲤娘娘突然道:“你也不必一直喊我神鲤娘娘,你可以叫我余柒。”

林潜道:“这是你的名字?”

余柒甜甜笑道:“当然!”

哪个漂亮的女孩,没有一个清甜可人的名字。

林潜突然又朝着余柒身上打量了几眼,道:“你这些穿着打扮,也是七彩神鲤教你的?”

余柒摇头道:“这不是。”

她微微一笑道:“再怎样神奇的鲤鱼,也教不了一个女孩如何打扮吧?”

林潜疑惑道:“那是……”

余柒道:“这是我依照七彩神鲤的样子,找人定制的衣服。”

林潜道:“怪不得,有人在湖边看到你,她还以为是七彩神鲤化成了人形。”

余柒掩嘴轻笑道:“你说的是不是一个女子,她是你的朋友吧?”

林潜笑道:“姑娘果然聪明。”

余柒道:“还要感谢她那天救了我。”

林潜道:“她不后悔救了你,但她只是奇怪为什么你不肯和她说话。”

余柒道:“也许是我这个人比较怕生,当时我又很害怕。”

林潜道:“可我也是个陌生人,你怎么一下子跟我说这么多?”

余柒撇了林潜一眼,咬着嘴唇轻笑道:“因为你这人,看起来比较让人亲近,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林潜大笑。

余柒又道:“看得出来,那个姑娘也是个好人,只不过她可能有些麻烦。”

林潜再次大笑。

他不得不佩服余柒姑娘的眼睛和智慧。

当日倘若她和李铭月说了几句,恐怕就不是李铭月被鲁药强瞧见个背影那么简单,两个人说不定都要交代在那。

李铭月的倔强和喋喋不休,他可是亲自领略过的。

她那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格,亏得余柒没有开口,不然非得被她纠缠死。

余柒又道:“说起这事,在下还要多谢公子!”

林潜疑惑道:“你要谢我什么?”

余柒道:“到现在,公子是唯一相信我说辞的一个人。”

林潜摇头笑道:“其实我还是半信半疑的。”

余柒打趣道:“起码公子相信我不是个疯子,没把我拉出去绑在湖边。”

林潜知道她说的是鲁药强,他哈哈大笑道:“鲁药强虽说是私塾里的管教,离先生还差了老大一截,他就是个粗人。”

余柒恨恨道:“我真没见过这般粗人,莫名其妙来到我家,二话不说上来就给我脖子上一棍,接着将把我装在麻袋里抱到湖边。”

她啐了一口道:“自以为是声张正义,传教风化,其实就是个私塾里干粗活的。”

林潜大笑道:“有些人就是不甘于平庸,非要给自己身上加点担子,好让自己重要一些。”

余柒骂道:“愚民!把自己当作高风亮节的大师,手底下却做着欺负女性的恶事。”

林潜道:“穷山恶水出刁民,像姑娘你这样的清新脱俗的实在不多。”

余柒笑道:“我也有迂腐的一面,只是你没见到。”

林潜道:“但我一定相信,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绝对不是个疯子。”

余柒脸上一红,忍不住多看了林潜一眼,道:“你的嘴,一定让你占了不少好处。”

林潜道:“我只知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余柒扬起眉毛道:“那你现在说的是人话鬼话?”

林潜道:“那还得明天看看,姑娘你讲的七彩神鲤,究竟是不是真的。”

余柒冷哼道:“那你就等着吧。”

就在这时,林潜突然想起来,还有个小白脸蛋的男人被他丢在外室里。

他随即又想到那房梁上悬挂着的五口脏兮兮的麻袋。

林潜对余柒道:“你跟我出来一下,我还要问你个事。”

两人走出内室,走到外室的那个角落。

但奇怪的是,外厅沉静的很,静的只能听见他们两人的脚步声。

林潜心中隐隐作怪,他加快脚步朝男人那边走去。

林潜回到了那里,但他发现,除了四散的腥荤臭水和几个漂在水里的空麻袋,那个男人却凭空消失了。

余柒皱着眉头,扫了一眼屋中狼藉,冷声道:“客人擅自弄坏主人家的东西,这可不对!”

林潜道:“是我的不对,但姑娘你挂着的东西,也太瘆人了。”

余柒冷声道:“那你也不该碰它。”

林潜抱歉。

余柒脸色稍稍缓和,她解释道:“这是破煞的腥水,是用鱼血冲的,吊在屋子里,是为了祛邪护阴,也是血祭的一部分。”

林潜突然想到,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男子,是看到他从屋里出来的。

林潜道:“但我来时,却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位男子。”

他说这话,刻意盯住了余柒的脸。

但余柒只是淡淡道:“哦?那他现在在哪?”

林潜道:“他本应该昏倒在地上,但现在却不见了。”

余柒笑道:“公子虽说弄脏了小女子家中的布置,但也无需编造出一个人来推卸责任吧。”

林潜摇头道:“不,这个人你认识。”

他顿了顿道:“因为我来之前,他刚刚从你屋子里出来。”

余柒诧异道:“谁?我怎么不知道。”

余柒坚定道:“我屋子里一直只有我一个人,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林潜沉默,他不明白余柒为什么要瞒着他。

莫非那个男人,和之前的彩鲤遗梦有什么关系?

余柒突然道:“说不定是个小偷。”

林潜点头笑道:“你突然暴富,也难怪会遭小偷的惦记。”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敲门声,一大批人闯了进来,同时还有嘈杂的嚷嚷。

林潜与余柒对视一眼,双双向门口赶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