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暗算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041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青泥石板路曲折,小径幽深,花草宜人,俨然是一栋学府,但后院却是个休憩的好地方。

那年轻人在后院中驻足片刻,他似乎在等人,但又没等到。

他过了一会儿,变得垂头丧气,十分失落,他走入了私塾后边的密林中。

这是一片杏树林,青葱的绿叶上点缀着淡绿色的杏果,还有朵朵粉红的小花。

杏花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闻着这股幽香,仿佛可以让人忘却所有心事,将一颗心静下来。

这是解忧解难的一片杏树林,本是一块休闲的好地方。

但林潜却没有心思观赏,因为他前面那年轻人走的很快,而且对这个地方很熟悉。

左拐右拐,林潜必须警惕心神,才能又不让他察觉,又可以跟上。

清风吹过,杏花淡淡的香味扑鼻,林潜深深吸了一口,果然整个人都松弛了些。

他发现,那个年轻人已穿过这片杏树林,而杏树林的尽头,竟是一个山洞。

如此隐蔽的地方,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潜越发觉得自己这一趟,会收获颇丰。

山洞隐秘,往前看,正好是一座高耸的青峰,那山峰又分裂成几道口子,这个洞窟正是其中两条山脊交错而成的天然岩洞。

岩洞上是湿润的黑泥土,并不是干岩,可以看出这座山峰是背水而生的。

仔细听就能听见从山的另一侧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流水声。

那年轻人环顾四周,突然就朝着岩洞内窜了进去,林潜徐徐跟上,那年轻人竟丝毫没有察觉。

凭林潜的武功,一个小小村里青年如何发现的了?

岩洞内一片漆黑,只有借着从外边透出丝丝光亮,才可看清洞内的一缕轮廓。

那年轻人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但可以听见他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这样一处隐秘的洞窟,里头会有怎样的秘密?

林潜顿时兴奋起来,他现在就像一只逮住耗子的猫咪,不管那耗子如何舞蹈,终究是被他握在手心。

两侧的岩石嶙峋尖锐,成块成状的堆积,拦住了其他所有的去路。

所以黑暗中通往前方的只有一条路。

林潜穿梭在黑暗中,突然前面的脚步声停了,他也跟着停下来。

年轻人静止在了黑暗中,而林潜则找了一处岩壁掩护,藏了起来。

黑暗中,年轻人缓缓开口,试探着道:“大人?”

他这一声,犹如黑暗中的一阵风,顿时惊起一片悉悉索索的声响。

岩洞中寄居的蝙蝠和地蛇老鼠,哗哗涌动,朝各个地方奔窜。

年轻人又提高了点声音,呼喊道:“大人,您在?”

大人?这里有哪位大人物?

这时,从洞穴上方突然飘来一声尖锐嘶哑的声音,就仿佛是蝙蝠振翅的窸窸声。

那声音道:“我早已来了!”

原来早就有人在洞中等他!

林潜朝后缩了缩,他将自己的身体完全遮蔽在一块巨石后边,只用耳朵细听。

他倒不是害怕,只是担心会打草惊蛇,他想多打听些消息。

年轻人惊喜,但他刚刚开口却又止住,嘴中只发出额………额………的响声。

那位大人发出尖细的声音,笑道:“小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发放心,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

年轻人连忙道:“多谢。”

那尖细的声音嘿嘿笑道:“你不用谢什么,我们教一向公正,从不会亏待有功之人。”

林潜皱眉,看的出来,这位年轻人和这位神秘的大人物似乎早有联络,而且年轻人还帮忙做了什么事。

会不会和七彩神鲤的事情有关?

他们的话中还提到了什么教,难道彩鲤遗梦的背后,是一整个教派的黑手?

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现在果然被紫竹预料到了,湖上漂起金箔并不是事情的终结,后面也许还有谋划。

此刻林潜的心,已经被疑惑团团包裹,他的心思全集中在黑暗的交谈中。

要想解惑,他只能继续听下去。

那年轻满脸谄媚,赞叹道:“圣教功垂千古,名满天下,能为圣教做事,这是我的荣幸。”

他嘴里哆嗦着,结巴着又道:“但……能不能先给我些赏钱,让我买点酒喝?”

尖锐的声音嬉笑道:“我看你不是想喝酒,是想拿钱去找小妮子玩耍!”

年轻人垂着手,满脸通红,尬笑不止。

“小六子,事没办完,先要赏钱,这你可不合规矩!”

那神秘大人物突然声音一沉,随着他的严肃,整个洞穴都压抑下来,黑暗化作了千斤的担子,压倒在年轻人的肩上。

砰咚!

林潜听到了那个叫小六子双膝跪地的声音。

小六子整个人怔住了,他怪罪自己的不尊敬,说话竟然冒犯了那位大人。

他的声音开始发抖,他的头上直滴下冷汗,甚至他跪在地上的双膝都在发冷。

但他不敢动弹。

因为他清楚的感受到,一股逼人的目光正盯在他的脊背。

黑暗中他看不见那位大人,但他又知道那位大人无处不在。

林潜也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他下意识的捏住了剑鞘。

能让他有压迫感的人不多,上次还是在南丹城,在流水古桥下,降煞子遇险的时候遭受过类似的感觉。

小六子的头已经低到了地上,他的手也摊在地上,他整个人都朝着黑暗某处跪拜。

终于,那黑暗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厉啸,那位神秘大人大笑道:“这次先原谅你,年轻人难免会心急。”

小六子大口喘气,他双手掩面,手心沾满了汗水。

那尖锐的声音又道:“你实在用不着这样心急,再等个几天,东西不全是你的了?”

小六子终于站起身,但他的腰杆子却是弯着的。

小六子低声问道:“什么东西?”

“就是你朝思暮想的东西,她死后,所有的东西岂不是都要交到你手上?”

黑暗中再次传来放肆的大笑。

小六子也跟着笑起来,不过他却是低低的笑,阴测测的笑。

他笑道:“不错,我确实用不着心急,她也活不了几天了。”

林潜心中暗自想道,“他们口口声声说的东西是什么?那个她就是谁?难道她会死?”

黑暗中那人顿了顿,嘴角一咧,就像是蝙蝠发出哧哧声。

他嘶哑着道:“没想到你小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东西,一点都不讲感情。”

小六子却鼓起勇气,大声道:“感情有什么用?哪里有金钱来的实在?”

黑暗中传来嗤笑声。

那人拍手称赞道:“说的不错,你小子挺有悟性。”

小六子嘿嘿笑道:“像我这种小人物,即使拥有,也是一文不值的感情,还不如金钱来的实在。”

那人尖细的声音道:“冲你这句话,我可以收你当弟子,让你入我们圣教,圣教就需要你这样冰冷无情的人。”

“真的?”

小六子原本还在恐慌,但此刻却被欣喜冲上了头脑。

他早已不想在这个小村庄混下去,他想见识外面的天地,加入圣教对他来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

那人笑道:“我骗你做甚?我现在就可以收你当弟子,就当提前奖赏你了。”

“不过…………”

那声音突然顿了一顿。

林潜还正要听下去,突然自他头顶上方猛的传来一阵阴风,林潜眼中惊现一道白色的闪光。

林潜连忙端起剑鞘去挡。

只听哐当一声重响,林潜觉着剑鞘上就像被狮鹫抓了一把,将他连人带鞘都差点掀翻。

那是一双坚硬且强横的利爪。

林潜方寸不乱,避过那一记重爪,侧身一闪跃到边上一块石头边上,接着岩体的掩护,他刷的就把长剑抽了出来。

凭借一瞬间剑光的雪亮,林潜终于看清了那双利爪。

简直令他不敢相信!

他看见一张阴森森的瘦脸,骨头都突兀出来,眼神凶恶泛着红光,就像秃鹫的眼睛。

这就是藏在黑暗中的那位大人?

最震惊的,是这位大人凭空两脚倒悬在山洞顶上,两只手巨大无比,十根手指粗长尖锐,就像鹰爪。

林潜看到他的真面目,但那人已居高临下扑了下来。

林潜立马来了一招横拆,同时变剑势为乘风化雨,剑光折闪,朝着那人的掌心削去。

岂料到这人竟不避不闪,一双手硬是撞在了林潜的剑锋上。

剑锋在他手掌上激烈的摩擦,迸发出一阵火光。

没想到这人竟然练成了铁掌的功夫,林潜一击不成,飞身像后退去。

而那人也一个蝙蝠振翅,飞到山洞上,两条粗壮的胳膊像蝙蝠翅膀一样一左一右地拍打。

他似乎也知道林潜剑招的厉害,并没有冒然上前。

黑暗中,林潜自认为他藏的毫无破绽,为何这蝙蝠人还能一下找到他的位置?

而且他凌空一击,明显是早有准备。

林潜稍微思考,他就已经明白过来。

他是中了别人的算计,根本不是他跟随那个年轻人,而是年轻人将他引诱到了这里。

也许这就是那年轻人帮忙做的一件事。

果然,随着蝙蝠人的一出手,那个叫小六子的已不见了踪影。

林潜时刻警惕,在黑暗中,他只能凭借声音来判断敌人的位置,这对他大大不利。

他可以听到头顶冰冷的呼吸声,这一刻他变成了猎物。

林潜哼道:“为什么对我出手?”

蝙蝠人不吝啬自己的声音,他冷然道:“因为你多管闲事,你迟早会坏了我圣教的好事,所以我要先除了你!”

林潜嗤笑道:“就凭你能杀的了我?”

蝙蝠人不语,但他嘴角却发出嘶嘶的怪叫。

整个洞窟温度一瞬间降了下来。

林潜咬牙,握紧手中的长剑,时刻注意四周的动静。

头顶传来呼呼声,不知何时,那蝙蝠人已落到了林潜的面前。

那人笑道:“你的手在抖,你根本连剑都握不稳了,刚才的一击,你已经受伤。”

他为何在黑暗中看的这般清楚?甚至林潜的手都逃不过他猩红的双眼。

林潜突然想到,蝙蝠是可以夜视的,再黑暗中它们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莫非眼前这人也练成了这样的眼力?难怪他会选在这个黑漆漆的山洞出手。

林潜垂下手,长剑砰咚一声砸落在地上,他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大意了。

因为咏剑山庄的成就,让他看低了身边人,一时的大意,便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人说的不错,他的确是连剑都握不住了。

没有人能想到头顶会有一双利爪落下,这样突如其来的偷袭谁也抵挡不住。

更何况林潜在垂云湖上的试剑,已消耗了他大部分的气力。

冰冷黑暗的洞窟,这一刻成了他的死穴。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