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鱼腹锦书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501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木栏栅与钩帘锁,碧水涛和白云天。

一座雾气缠绕的湖堤上,此刻已堆满了围观的人群。

人声杂杂,议论纷纷,但他们所关注的,却都是那一位站在湖堤台前,一袭月白色纹纱袍,宛若仙子的神鲤娘娘。

余柒站在台前,望着波澜渐起的垂云湖,她在轻轻叹气。

她美丽的脸上,有一些水痕,也许是今早的雾气太浓,也许是她的泪痕。

垂云湖亮如明镜,倒映着她的倩影。

余柒看着自己,她的身体竟开始微微颤抖。

她是在与自己告别,还是在与世界告别?

“白哲……”

“既想你再见我一面,也希望你永远不要再看我……但你会好起来的!”

余柒在心中默默念叨,但她的脸色已恢复了平静。

张长眉在余柒身后三丈远的地方,他不敢去叨扰神鲤娘娘,虽然神鲤娘娘从早上过来就一直面向湖水,一言不发。

但见神鲤娘娘终于转过身来,张长眉仔细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凑上去问一问。

“娘娘……祭祀……”

不等他说完,余柒一挥手,面色冷淡,庄重道:“叫湖堤上的围观闲人都暂且退下吧,过一盏茶功夫就开始祭祀。”

余柒又督了一眼张长眉和他身后的刘干,道:“你们两人可以留下,但离堤台远一些。”

张长眉刘干大喜,神鲤娘娘肯让他们留下,那也就意味着,一旦神鲤出现,他们可以第一时间见证,也能第一时间向神鲤说出自己的请求。

这可是天大的福缘!

刘干与张长眉拱手,齐声道:“遵命,娘娘!”

他们二人便退在距离湖堤十丈远的地方,远远地观望余柒在堤台上祭祀。

余柒已站在湖堤台前,她既然决定站在这里,她心中便有了决意。

余柒的目光逐渐变得坚毅,她的手洁白纤细,握住一只苇草在台前翩翩起舞。

风吹起她如云如月的白衣裙,她向天而舞,向湖而歌,声音婉转,意蕴朦胧。便是湖边的众人也听的入迷了。

但余柒的歌声只是让人沉醉,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来自垂云湖的一片浪潮吸引。

七彩神鲤!

劈波斩浪,逐流而来!

不是所有人心心念念的神鲤,又会是什么?

随着阳光照落在垂云湖面,幽绿色的碧波中,一道黑影浮浮沉沉,在水里来回的穿梭。

但它始终不肯露面,依旧保持着传说里的那份神秘。

它在等待什么?

突然,只听堤台上传来一声叹息道:“诸位,神鲤来到我们村子中有多久了?”

张长眉看向余柒,掐指计算,朗声答道:“从风抚村建村后的一年后,便有了过江鲤入驻垂云湖的传说,如此说来,已经有五十九年了。”

余柒摇头道:“不对,在风抚村尚未完备的时候,七彩神鲤便已经来了。”

她顿了顿,道:“不是五十九年,其实是一个甲子。”

众人哗然,没想到神仙一般的七彩神鲤,已经在垂云湖中陪伴了他们一个甲子年。

余柒走下湖堤,但她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声音极小,但听在众人耳中却让他们心神不宁起来。

有人忍不住问道:“莫非七彩神鲤有了什么变故?”

余柒摇头,道:“神鲤好的很。”

“神鲤无事,我们便安心了。”

他们早早地想好了要对七彩神鲤许下的愿望,可不甘心眼见愿望落空。

但余柒接下来的话,却狠狠的打碎了他们的幻梦。

余柒注视着碧波荡漾的垂云湖面,抬起头对众人道:“但神鲤这次,却是来和你们告别的,六十年一甲子,已到了它的期限,现在神鲤即将化仙而去。”

她说罢看向湖面,果然垂云湖中又掀起一点波澜,水花荡漾,仿佛是在回应余柒的话。

“那神鲤…………”

有一人急促道:“神鲤既然要仙去,它可留下些什么?”

余柒冷声道:“先前的金箔,已经是神鲤念及多年相处的情分,送给你们的礼物,如今它要羽化仙去,你们还想着要好处?”

张长眉怒斥一声,朝那人骂道:“咱村最忌的,就是人心不足,你应该感激神鲤,怎能还有苛求?”

那人唯唯诺诺,脸上通红,赶忙退居一边。

张长眉朝余柒走去,脸上满是殷勤,他恭敬道:“神鲤要仙去,咱们村子定然是恭送,不敢有丝毫奢望,但……想必神鲤一定对咱们村子有所挂念。”

他突然一转身,凑到余柒边上,小声耳语道:“神鲤娘娘要是不方便当众说,可以悄悄告诉我。”

余柒撇开他,道:“无碍。”

她看向众人,缓缓道:“诸位,虽然神鲤无礼相送,但它却有临别一言相赠,若听从便可保你们一生大富大贵!”

失望的众人闻言顿时脸上发光,齐声道:“请神鲤娘娘教我们!”

余柒摇头道:“神鲤的赠言,我也是不清楚的,但梦中七彩神鲤言,它一定会说出来。”

一个即将死去的神物,它会如何说?

众人慨然,虽然神鲤不会再赠送他们金银财宝,但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还是对神鲤充满感恩,他们也很想见一面传说中的神鲤,究竟是什么样子。

说话间,突然一道虹影跃水而出,只听哗哗一声,众人只看见一道溅起的水花。

但他们再看时,已激动的发现,在余柒的手中,多了一条长一尺有余,宽三寸宽的七彩色鲤鱼。

谁也没想到,那可以在垂云湖中掀起波涛浪涌,在湖中宛若巨大黑影的七彩神鲤,竟然只比普通的鲤鱼大了稍微一许。

但谁都没有说话,他们都目光炯炯的看着余柒手中那七彩绚丽的鲤鱼,他们在认真等彩鲤说话,让他们可以大富大贵生活的金玉良言。

可神鲤并未说话,说话的是余柒。

余柒怀抱着彩鲤,黯然道:“神鲤已经走了,最后那龙门一跃,耗尽了它所有力气,现在你们看到的只是它的仙壳。”

说罢,她怀抱着七彩神鲤走了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七彩神鲤的躯壳展示给他们看。

果然,神鲤已经死了,虽然还躺在余柒的手上,但它却一动不动。

众人慨然,但就在这时,忽然有人疑惑道:“为什么神鲤的肚子这么鼓?好像里面有东西?”

众人纷纷朝那人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在这条鲤鱼的小腹上,起了一个尖尖的方角,它的肚子也极其肿胀,就好像鱼腹中塞了什么东西。

突然有人奇思妙想道:“莫非,神鲤想和我们说的话,藏在它的肚子里?”

但他话一出口,立马闭嘴。

神鲤乃是上天的神物,它留下的仙壳亦是神圣的。而要看神鲤肚子里有什么,岂不是要用刀切开?,这可是对神鲤大大的不敬!

刘干已在一旁揪住了那人的耳朵,大声斥骂道:“神鲤送给你的金箔,帮你还了旧债,还让你喝酒吃肉快活了几天,现在你小子想的是什么?”

刘干虽斥责,但众人的眼光已全盯在了彩鲤的肚子上,他们的目光若是尖刀,鲤鱼早被他们开膛破肚几百回了。

但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余柒将神鲤捧着翻了个面,稍微捏了一下鲤鱼的肚子,忽然鲤鱼口中传来噗的一声,那彩鲤的肚子竟然自己破开了一道口子,而且竟然没有一滴血淌出来。

看来血已随着七彩神鲤的精神羽化登仙,剩下的的确只是个躯壳。

但所有人的眼球,都盯着那道自己破开的口子。

不需刀剑加身,神鲤自己就把肚子里的东西掏了出来,那这必然就是彩鲤要对他们说的话了。

余柒犹豫了一下,她将手指伸入彩鲤的腹中,很快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她将那一团东西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拉出来,竟然是一块黄色的锦缎。

余柒在众人惊喜的目光下将锦缎拉开,果然上面绣着几行弯弯曲曲的小字。

上面道:

垂云湖始,彩鲤遗梦。神鲤仙去,浮世教来。众望所归,不负初愿。

本以为按照余柒的说法,听了彩鲤的话便可以大富大贵。

但村里人又眉头紧锁,这鱼腹里锦缎上绣着的文字,他们竟一点也看不懂。

既然看不懂,那又如何能富贵一生?

这字里行间,唯一着重的,便是浮世教三字?

但这三个字,风抚村的村民竟从未听说过。

难道彩鲤留在肚子里的金玉良言,只是和村民们开了个玩笑话?

但这时,有人站了出来,替他们解释清楚了疑惑。

正是村长张长眉。

张长眉颤颤巍巍地走到余柒边上,伸手去过那段锦绸,对着阳光仔细端详上面的小字。

许久,他叹道:“浮声若梦,浮生多思,人生如梦如幻亦如电如露,如梦幻泡影,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原来是这个意思。”

有人问张长眉道:“这话是什么?怎么从未听你说过?”

张长眉深意道:“这是风抚村建立之初,第一任村长留下的警世之言,原来是这个意思!”

“什么意思?”

张长眉道:“彩鲤已给我们指出了一条富贵之路,浮世教!”

“何为浮世教?浮世教在哪里?”

这时候突然有人大笑道:“彩鲤已故去,浮世教谨遵彩鲤遗言,重现人间,来完成神鲤的夙愿!”

“天命所授,理当如此!”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