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落幕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813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林潜赶来了,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握住余柒的手腕,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边上的余六见了林潜,顿时露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他慢慢朝后退,甚至希望自己就是一团看不见的空气。

但林潜回头闪电般督了他一眼。

余六顿时魂飞魄散,他吱吱呀呀道:“是你………你………”

林潜笑道:“是我!”

余六转身要跑,但他的两条腿却好像被鬼缠住,怎么也迈不开。

林潜对余柒道:“我已知道,他并不是什么小偷,他是你的亲弟弟。”

余柒叹道:“可我宁愿从没有这个弟弟,我恨不得自己是孤身一人。”

林潜盯着余六道:“你的姐姐是救人的天使,你却是害人的魔鬼!”

“我………什么也没干……我害了谁?”

余六小声嘀咕。

林潜喝道:“鲁药强就是被你害死的!”

余六面色惊恐,脸上好像覆了一层白霜,但他依旧狡辩道:“胡说!那天我可是跟着你的,我还晕在屋内,怎有空去害鲁药强?”

林潜冷笑道:“你是装晕,你早就打算好要去教训鲁药强。”

余六道:“鲁药强身强力壮,他这么魁梧的人,我怎么是对手?”

林潜瞪了他一眼,道:“你当然不是一个人去,你早喊了帮手,就是浮世教的一些人。”

余六还狡辩道:“可是……鲁药强是死于自杀,他是咬舌自尽的,我总不能要他自己咬断舌头吧!”

林潜叹了口气,沉声道:“你能!因为你早洞悉了他的弱点!”

身为私塾管教的鲁药强,他到底有怎样致命的缺点?

情!

世间文字千千万,唯有情字最伤人!

林潜本不想说出来,但鲁药强死得不明不白,他本是为爱而死,却被人以为是做了错事惨遭七彩神鲤的报复,他已足够悲惨,他本不必如此。

余六沉默了,而余柒脸颊也有些微红。

林潜沉声道:“因为你知道,鲁药强早就寄情余柒,当他得知余柒甘愿为另一个男人而死的时候,他的心就会痛的发疯,一个人悲痛到了极点,他会想到的只有死!”

林潜又看着余柒道:“鲁药强不是野蛮粗鲁的人,他将你绑到湖边,只是想劝说你,让你别做傻事。”

余柒两眼通红,她颤颤道:“我对不起他,我早和他说过,不要再来纠缠我,可他就是不听……”

林潜盯着余六道:“鲁药强一直跟着余柒,你害怕他会看出端疑,所以你早想除了他,这样你才能履行后面的计划。”

林潜叹气道:“我知道,那天你们在房中,就是为这件事争执的。”

余柒道:“他是个好人,我只想让他不要再纠缠我,从来没想过杀他。”

林潜点头,他转身看向余六,这个外表俊秀,内心却凶狠残暴,被利益蒙蔽良心的年轻人。

“你逼死鲁药强,现在又要逼死你的亲姐姐!难道你的心里真的只有金钱才重要?”

林潜在质问他,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本来有很多选择,他为何偏偏选择这条路?

余六低头,他甚至不敢去看林潜的眼睛,他只是不断重复念叨着:“你不懂……你不懂……”

林潜的手扣向他的肩膀,但余六突然仰面,他脸上浮现一股狠戾之色,突然间,余六大喝一声:“你去死吧!”他将余柒往垂云湖里推去。

余柒惊慌之中,便要摔下垂云湖,林潜急忙一个侧翻,将余柒抱住,单手一挑,将余柒拉了上来。

但余六已借着这个机会逃窜了,他的人影完全消失,相信只要林潜在这里一天,他便永远龟缩着不敢露面。

但余柒挣脱林潜的手,她慢慢走上湖堤上的堤台,她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双眼。

林潜走到她背后,道:“你不必自尽的,我已经知道了你为什么要装作神鲤娘娘,你是为了救人!”

林潜随后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司白哲。

余柒转过头,朝着林潜笑道:“你知道他,看来你是都清楚了。”

阳光清灿灿,照在余柒的脸上,她脸上有两个小小的酒窝,这一刻她的笑容无比纯真。

林潜急切道:“白哲就快醒来了,他好起来了,你怎么忍心让他苏醒后却看不到你?”

余柒轻轻摇头,但她的眼角已有泪花扑闪。

“不必了……相见不如不见……”

余柒喃喃道:“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美丽善良的女子,我会骗人,我装神弄鬼,我过着富丽堂皇的日子,我身不由己做着违心的事……还害死了鲁药强……我实在不配见他了。”

林潜道:“但你这么做都是事出有因,你是为了爱情,你才是牺牲最大的那个人!”

余柒抿嘴,她竟然笑了起来,但笑容却是凄苦的。

林潜的话说到了她的心里,这场锦鲤闹剧,给谁带来的都是好处,唯独身为主角的她!

余柒看着远山,她的目光好像穿过层层云幕,穿过那株纤细的柳梢,来到那座芦苇荡边,静静冒着炊烟的小木屋。

“这场交易,终究是要以我的死来告终的,只有我死,白哲才能真正好起来。”

她说的平淡,就好像再娓娓道来别人的故事。

但林潜却听的鼻子一酸,到底什么样的教派,竟然要以死相胁,他们眼中难道就只有利益,他们难道看不到人世间的感情和生命?

林潜一瞬间对这个浮世教充满厌恶。

浮世教设计这一场梦幻般的表演,他们要借着神鲤的名头重出江湖,借此他们可以给自己冠上名正言顺的帽子。

风抚村的村民们大都加入了他们,虽然他们的目的远不止如此,但这个计划已经可以说完美达成了。

可仅仅是为了保守彩鲤遗梦的秘密,保持浮世教的那一丝神秘和神圣,他们要求余柒沉睡,永远地沉睡,这样才能守住他们谋划来的一切。

余柒突然转过头,她朝着林潜微微笑了一下,真诚道:“谢谢你!”

“你善解人意,又能倾听他人的故事,你永远相信世间的美好!若世上多几个你这样的人物,也许我和白哲可以再相见呢……”

余柒的话像一阵轻柔的风飘过林潜的耳朵。

林潜默默注视着她,注视这个女子缓缓转过身子,向着碧水蓝天,远山白云,张开自己的双臂,拥抱让自己成长的这片天地。

她早有决意,但这一天的到来太匆忙,她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告别。

她只是披上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件月白色纹纱袍,别上白哲最喜欢看的蝴蝶发髻,她声音依旧如当年般温和,她的眼睛一如当年垂云湖里轻柔的水波。

余柒笑着,朝远山后芦苇荡边的少年挥了挥手,她希望他能看见。

林潜心中只有叹息,他不再劝说余柒,即使知道这是一场悲剧落幕。

就如当初在咏剑山庄林霖说的那样,你不是别人,你没法设身处地的感受,便不要轻易给他人做决定。

这是件极其愚蠢,也是自以为是的做法。

余柒闭上双眼,她的脚轻轻点在堤台前,她的身体就向前倒了下去。

砰咚!

“神鲤娘娘?”

“余柒!”

在众人惊叹中,神鲤娘娘绝美的身姿在空中划过,她落入了湖中,沉尽湖底,就像一朵风中的昙花,绽放一瞬间的芳华。

她在这绝美的湖堤上一跃而下,落水的前一刻,心中牵挂的都是那个病榻上的白衣少年。

这一跃,一切都终结,一切都落幕。

子息芦苇畔,情落垂云湖!

追寻的真相,竟是一场无言的离别。

林潜黯然离去。

山雾朦胧,湖水荡荡,柔月正圆。

芦苇荡里的荧光点点,依旧如昨夜一般热闹。

这里总是这样的,不管外面发生些什么,这里始终平静,自然,是一方独特的小天地。

只是这份隔离尘世的宁静,也不知是好是坏。

那一座小木屋还在,不过屋子上的炊烟已随风飘散,从今天起,这个屋子再也不需要炊烟了,因为没有人需要喝汤药。

澄黄的灯光从屋内洒向屋外,今夜的灯光明亮,充满了活力。

芦苇丛中发出一丝奇怪的嘶鸣,是夜间的鸣虫,它们也觉得今夜有些不一般。

却不见平日里的老先生。

原来先生已经走了,他既教不了自己的学生,又弄不懂情为何物,只能去别处寻自己的心安。

屋内澄亮,床前放了一口青瓷碗,碗中留有些许药渍。

这是一碗药到病除的神药,神医无双,手到擒来。

但就是这医生随手调制的药汤,却是一般人万分渴求都得不到的神物。

好在屋内的病人得到了药,他的病也完全好了,他感谢这位医生的仁慈良心。

司白哲站在榻前,仰望今夜的星光,他已许久没有看到过星星闪烁。

当然,还有那双他认为比星光还要美丽的眼睛。

司白哲已是神采奕奕,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精神饱满过。

只因为先生曾对他说过,她很好。

只因为一醒来他就可以去找她。

今夜的月亮好圆,难道也是为了过一会儿的重逢团聚?

司白哲坐上一叶小木舟,他就在柔和的月光下,在纷飞的柳絮中,穿过垂云湖,到另一边去。

他眼中满是欣喜,他整个人都沉醉在美妙的期待中。

他觉得垂云湖好像变了,似乎比以前更迷人。

为什么垂云湖上的微风,好像情人的手,那漂散来的水波,就好像是呢喃。

他甚至低头,就能看见波光粼粼的湖水中,倒映着她的影子,她的笑脸。

是不是因为他的眼中,也只有她一个人?

司白哲终于上岸了,可是对岸很黑,寂静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他迷路了。

但在沉寂的黑暗中,有一处灯火,微弱的烛光,在远方闪烁。

司白哲笑了,他知道,一定是余柒为他留的这盏灯,她总有这么个可爱的习惯。

迎着灯光,他找到了余柒的家,他终于能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了。

他迫不及待的推门进去,几乎想象着余柒会惊喜地看着他,两人会紧紧地拥抱。

但屋里空无一物,更没有人,只有一点随风摇摆的烛光。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