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银月刀魔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630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街道上忽刮起一阵大风,那地上的冰霜更是漫天飞舞,仿佛下雪。

不仅仅是屋外,屋内的温度此刻也骤减,胖子,瘦子,中年男人,还有另外两个沉默寡言的赌徒聚在一块儿,但他们感觉就像掉在了冰窖里。

这可是五月中旬,这可是夏天!

灯笼被风吹的摇摆,灯芯已断,只剩下一丝微弱摇曳的火光。

风撞在门上,发出‘空空’的声响,那纤细的木栓,此刻已发出了颤抖的微鸣,好像随时都会断裂开来。

胖子的鼻涕都流了出来,但他只敢捂住自己的脸,他吸气都不敢,生怕发出一点儿声音。

瘦子嘴里已经直哆嗦,“让你们……别说的……灾星……!”

倒是那位中年男人,毕竟年长,胆子也大些。他一言不发的盯着窗外,两只眼睛像要射出火光。

至于坐在里头的那位掌柜,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躺在椅子上,但他一手的银子,却都哗哗洒落在地上。

就在他们几人怔住的时候,突然听见吱的一声,门被打了开来,大片的寒流涌了进来,吹的他们一阵风寒。

林潜打开门,脸朝着外面探了探,又将门关了上去。

“我总算知道了,什么叫风声鹤唳!”

胖子摸摸鼻子,狠狠地吸了口气,道:“晚上咳咳……有点冷……”

众人顿时松下口气,林潜对那中年人道:“那什么……你继续说。”

中年男人叹气道:“总之,他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一夜所有人心中,那是挥不去的梦魇……”

林潜突然皱眉道:“他好端端为何要杀人?”

“他是恶魔,根本不是人,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躲在角落里的男人突然急匆匆吐出这句话来。

胖子指着那角落里龟缩着的男人笑道:“这家伙,那天幸好躲的快,差点背上要挨上一刀,你看他这几天,已经是魂飞魄散,话都不敢讲了。”

角落里的男人被他这么一笑话,脸上一阵通红,但他还是咬着牙不肯说话。

中年男人面露痛苦,缓缓道:“那夜,我躲在远处偷偷看…………”

他眼中流露绝望的神色,“那银色的刀,刀起刀落,毫不留情,杀人就像割草那般简单,我恨不得当时是个瞎子……”

掌柜的在这个时候也幽幽叹道:“那一夜,死在他刀口下的有十七人,其中还有两个女人,一个孩童。”

林潜咒骂道:“他真是个恶魔!”

中年男人脸上忽浮现一股敬佩的神色,他道:“恶魔的刀,本会杀更多的人,不过还好,有人挡住了他,是一柄剑!”

听到剑这一个字,林潜两眼顿时雪亮,忙问道:“怎样的剑?”

中年男人赞道:“行云流水的剑!就是这一柄剑挡住了鸣鸿刀,逼退了刀魔。”

林潜忽的想起一个人,他立马又问道:“这人是不是个子高高,相貌和蔼,穿着黑色的衣服,背着一柄剑,是个老头子?”

中年男人惊道:“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降煞子!也只有他能挡住那把刀了!

林潜忙问道:“他现在在哪?”

中年男人琢磨着,道:“不清楚,但那天他虽然打退了刀魔,自己好像也瘦了重伤,浑身上下都是血……”

林潜目光一凛,惊道:“他受伤了?”

降煞子的武功,他可是亲自领略过,即使是中毒的情况,也能一掌暴毙桐山琴魔。

更何况他手里有剑!

凭借出神入化的绝意式,林潜绝不相信世上还有刀剑可以伤到他。

中年男人叹道:“他其实不用伤的那么重,那一刀他本可以避开!只是因为背后有几个吓坏了的孩童,所以他闪都没闪,就持剑冲了上去……”

林潜双眼紧紧盯住中年男人,认真道:“你最后看见他,是在哪里?”

中年男人叹息道:“我早已吓破了胆,怎还会留意他的去向。”

“不过…………”

中年男人目露思索,他嘴中喃喃道:“镇上的客栈因为这件事全都关门大吉,拒不收客。但那位老人家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他又为了救人而受伤。”

“他要投宿客栈的话,想必老板再怎样也不会拒绝!”

林潜凝神道:“你是说,他会在客栈?”

中年男人点头道:“也只有那里了。”

“客栈在哪?”林潜问道。

“你要去寻他?”

林潜点头。

中年男人犹豫着,他实在不知该不该讲,但他又注视到林潜手上的长剑,最后还是如实说道。

“余龙镇的东边,距离这里隔了有半条街,靠近第三个拐口,客栈名叫悦来楼。”

林潜朝他抱拳道:“多谢!”

说罢,他竟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中年男人在后边喝道,“你难道现在就要去找他?你不是已决定留下来?”

林潜笑道:“感谢你们的招待,但我今天是非见他不可的。”

中年男人只好道:“那你路上要小心,一旦碰上了那刀魔,一定要躲起来,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命大。”

推开门,外边的飘落的寒霜又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走在街上,每一步都会留下个脚印。

不过,林潜在屋内呆了一会儿,又和人聊了会天,他的身上已经暖和多了。

冷风吹拂,几家小楼挂着的帆布沙沙作响,就好像幽魂野鬼在人背后尾随。

如此孤寂的夜晚,一个人走在街道,对人对胆子,确实是个考验。

现在已经是夜晚亥时,但余龙镇上并不暗,因为有一弯峨眉般的下弦月在夜空闪着银光。

月光洒在地上,映照着地上的白霜,里里外外都是一片孤寂的白色。

林潜走过第二个拐角,他发现,前面那一块的月光好像突然暗了,变得惨淡起来。

但等他走近,林潜骇然的发现,并不是月光惨淡,月光还是银白色。

淡下来的是地上的霜。

霜如何平淡?

只因为有人的脚印,一步一步长长地拖在地上,而每一步脚印边上,还有一道狭长的划痕。

林潜心中如闪电划过,看到划痕的一霎那,他心中已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是刀拖在地上,划出的痕迹。

而且看脚印的深浅,应该还未走远,刀魔就在附近!

从吴越一路走来,虽然风风雨雨,几次身陷险境,但林潜却从不是孤身一人。

但这一次,他是孤身走在这霜寒地冻的街道,他面对的,是恐怖而未知,不可以常人揣度的恶魔。

林潜心跳加速,他握紧腰间的长剑。

此刻只有剑,才能让他的精气神高度集中,让他镇定,最大地减缓恐惧的干扰。

他贴着街侧,在房檐下行走。

每走一步,结满冰晶的地上就发出呲的一声,在沉寂如死水的街道上,显得尤其刺耳。

林潜此刻是一颗渺小的石子,但余龙镇这潭死水,却因为他突然的出现,泛起了波动和涟漪。

寒风又大作,鼓动屋外的门板,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就好像是死神在扣门。

没有脚步声。

天上的银月,却一瞬间放大。冰冷的光华,突然间变得刺眼!

一道晃眼的银光,从一间屋子外的窗户上反射过来,一瞬间就要将林潜吞噬。

来不及多想,林潜猛然拔剑。

他回头,他看到的,是一面硕大的刀锋,银白色惨笑的恶魔!

噗!

迅猛如寒风的一刀,毫不留情的一刀。

林潜看到,银色的恶魔在狰狞双目,对他惨笑。

砰——

是碎裂的声音。

银光闪过,林潜的长剑,竟然被鸣鸿刀一刀劈碎。

这一刀势头还未尽,余劲狠狠撞击在林潜胸口,他整个人顿时飞出,将一户人家的窗户撞的稀碎。

林潜抬头,他看到了一个黑影,却看不到那人的脸面。

那人单手握刀,银晃晃的刀面比月光刺眼。刀锋拖在地上,杀气比寒霜冰凉。

他不需要露面,鸣鸿刀已代表了他,他就是鸣鸿刀!

他是藏在黑夜里的梦魇,刀是银色代表杀戮的恶魔!

天在滴血,地在哀嚎,孤鸿影断,声鸣惨绝。

但此刻没有孤鸿,只有人粗重的喘息声。林潜已经瘫倒在地上,捂住胸口,他的嘴角已溢出鲜血。

没有脚步声。

只有刀划过地面,压过冰霜,擦出的轻微滋滋声。

黑影还在后面,银色的刀光已经照到了面前。

就在此时,在林潜身后,突然刷—刷—射出两只浑黑的镖刀,在银色的鸣鸿刀下一闪而过。

但就是这一闪,却足以让鸣鸿刀稍稍改变方向,让刀势慢了一筹。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林潜感觉到窗后有一股大力,将自己的身子一下子拽了进来。

银色的刀锋,砰地砸在窗板上,坚韧的铁石窗板顿时被劈作几块。

若是砍在人的身上,只怕人早已变成了血肉模糊。

黑影停了一下,鸣鸿刀架在破损的窗口,两柄漆黑的镖刀倒插在霜白的地上,显得极其刺眼。

鸣鸿刀滋的一声,窗口顿时断成了碎块。

黑影朝屋子飘了进去,银色的刀光一瞬间将漆黑的屋子照的雪亮。

但屋内一个人也没有!

只有几个木桌,一个大的柜子,和一张空空如也的木床。

鸣鸿刀立在地上,发出咚的巨响。

没有脚步声。但无声死寂岂非比脚步声还要可怕?

冷风忽起,吹的那人身上衣袍猎猎作响。黑影突然皱眉,凛冽的目光一瞬间刺向那张空空如也的木床下。

银光再闪,鸣鸿刀如闪电落下,轰的一声巨响,木床应声倒塌,断成两截。

似水又不是水的东西,从床底流淌了出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