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镖刀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1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液体滚滚,从床底四处流淌下来,还伴随着瓷片碎裂的声响。

黑影手指朝地上捻了一点,放在舌尖尝了尝。

甜的!

这当然不是血,晶莹的液体,是酒酿!

所以床底下当然也没有人!只有酒!

有些人总有那种小习惯,会把珍藏的美酒放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想起来时就取出来喝它一勺子,一点也不嫌麻烦。

床底下就是个很好的选择。

酒坛子藏在床底下,这样即使入睡,梦中也能闻到淳淳的酒香。

这几坛子酒,现已被鸣鸿刀劈碎,地上一片狼藉。

若是主人知晓,美酒被人这般暴殄天物,一定要气急败坏。

但这个屋子的主人,却像鬼魅一般突然消失地无影无踪,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伤在鸣鸿刀下的那个年轻人。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一个人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拉进黑暗。

如今留下的,只有地上那两柄浑黑的镖刀,两叶倒旋的刀锋仿佛牙齿一般紧紧咬在地上。

黑影捻起地上的一枚镖刀,贴在手心,他随意的掂量了几下。

突然,黑影脸上浮过一抹狠辣,抬手一挥,那枚镖刀就如漆黑的利箭激射出去,刷的钉在墙上。

原来他不止会鸣鸿刀,飞刀的手段也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鸣鸿刀拖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声响,声音越来越远去……

来时没有脚步声,走时也没有!

那一抹银色的下弦月还挂在天边的一角,但银光已经暗了,地上的寒霜也融化了大半。

银月刀魔走了,他既已决定走,就不会再突然折返回来,就和他心念一动,不管什么理由就要杀人是一个道理。

空寂的屋子里还是默无人声,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完全像是一栋荒废的宅楼。

但屋子下面,却传来了动静。

房屋地下,难道别有洞天?

原来,在黑暗之中,银月刀魔恰巧没有看见,就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有一座栈板,打开栈板,就会露出一个小口子。

小口子再里面,是一个地下的狭小隔间,也是用来存放酒的。

嗜酒之人,怎会将酒单单藏在一个地方?这岂非和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一样愚蠢?

林潜当然不会凭空消失,黑暗中的那双手,也不是江湖术士变戏法的巧妙灵敏,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手。

这双手,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手朝着鸣鸿刀投射出两枚镖刀,另一只手迅速把林潜拉了下来。

“咳……咳……”

林潜胸中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时时刻刻灼烧着他的神经。他一直忍着伤痛,直到银月刀魔完全离去,他才咳出声来。

“伤的重不重?”男人温和道。

林潜这才转过身子,去看那个出手救下他性命的男人。

这个男人说话温和,长的却不是江南人温婉的样子,反而是一个北方的雄壮汉子。

他粗鬓长须,肩膀宽厚的很,头上亮闪闪的,是个光头但不是和尚。

那人率先自我介绍道:“我叫韩栋,是保定府钦定的官属镖师,江湖称号狼牙镖王。”

他说罢又提起腰干,掀开衣袖,露出怀里的一扇镖刀,笑着道:“这正是我行走江湖的绝技,双刃镖刀!”

林潜转身拱手道:“小子林潜,多谢前辈相救!”

韩栋忙扶起他,道:“小兄弟,你受了伤,就不必多礼了!”

林潜垂手再拜,诚心道:“若非韩大哥相救,我早已身陨……”

韩栋叹气,道:“我也只能出手救你,正面的话,我也不是那人的对手。”

林潜正欲答话,忽然背上一热,不觉胸口一阵闷血上涌。

却是韩栋将双手抵在他的背上,韩栋沉声道:“小兄弟,你先屏气调息,我用内功助你疗伤!有话待会再聊不迟!”

韩栋的真气,乃是最纯正的练家子内力,雄厚温润,就像暖流一般。

这股暖流走遍林潜的心脉,大约半晌的功夫,便将积压在林潜心头的淤血逼了出来。

随着林潜“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林潜的面色红润起来,眼神也变得精神有力。

这时,韩栋才缓缓松开双手,只听得他在背后嘱咐道:“我虽然用内力将你的经脉心血护住,但还需几日的调理才能完全恢复,这几日千万注意不要动气,好好休养!”

林潜忍不住道:“韩大哥,麻烦你了!”

韩栋笑道:“小兄弟,你这是什么话,哪有麻烦不麻烦的,助人一臂之力不正是我们这些江湖中人该做的?”

林潜含笑点头。

韩栋道:“林小兄弟,你怎会招惹上这样的凶魔,这种夜晚,按道理不该一个人出来的。”

林潜叹气道:“有人劝说过我,但我却不信那刀魔的厉害,心里想着非要碰见他试试,结果凑巧就真遇上了……”

韩栋大笑道:“哈哈,年轻人,心高气傲是正常的,但也要听得进人劝才行。”

林潜叹道:“和那把鸣鸿刀一比,我现在才知道,我的剑法还差得远!”

韩栋安慰道:“年纪轻轻,有这样的修为已经很不错了,你还能正面挡住他的一刀,就已经胜过了大多数的人。”

林潜忽然皱眉道:“只听说过他在前几日当街杀过十几人,莫非之前他已有凶名?”

韩栋沉声道:“鸣鸿刀成名许久,银月刀魔凶名远播!”

他又叹了一句,“最可怕的,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林潜疑惑道:“银月刀魔,他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韩栋摇头道:“我也不知,我是正好押镖到附近一处官府,返身途经这里。银月刀魔……他已经有五年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了。”

一个消失已久的人物,突然再次现身,而且动辄就是杀戮数十人……

林潜不敢想象,他到底会有怎样的目的。

砰!

一声空洞的响声,听的林潜心中一颤。

原来是韩栋拍碎了边上一坛子酒的泥封。

韩栋看着林潜,忽然大笑道:“看不出来,林小兄弟年纪轻轻,竟然还是个瘾挺大的酒鬼!”

只有资深的酒徒,才会在一瞬间察觉到酒坛泥封破碎的声音。

林潜不好意思道:“确实馋酒,韩大哥见笑了。”

韩栋拍拍林潜的肩膀,大笑道:“见笑个啥子?能喝酒才是好男儿,喝!”

说罢直接递给林潜一坛子酒。

林潜却没有接过,他问道:“韩大哥,这里……莫非是你家的别院?”

韩栋笑道:“原来你担心这个。”

他指了指这个小屋,道:“这是我一个极要好的朋友的住处,本来我也是来寻他的,不过他却有事先走一步。”

“你放心,我兄弟的酒,就是我的酒,你畅快喝就行!”

林潜这才接过,熟练的一掌震碎泥封,大干一口,赞道:“好酒!”

韩栋嘿嘿道:“我兄弟私藏的美酒,平常他都舍不得拿出来,趁着他不在,咱兄弟俩好好和一场。”

半坛子酒下去,林潜的脸已经醺红了,但胃里却暖和了许多,美酒下肚,整个人都感觉焕然一新。

反观韩栋,在林潜喝下半坛子酒的时候,他已经开了第二坛,脸色却一点都没变化,说起话来还是有条有理。

林潜忍不住感慨道:“韩大哥才是真正的海量,佩服佩服!“

韩栋大笑道:“我和人喝酒还真没喝醉过!”

林潜指着腰上别着的酒葫芦道:“剩下的半坛子酒,可否让我装在酒葫芦里带走?”

韩栋扫了眼酒葫芦,笑道:“这坛子酒早送给了小兄弟你,装不装了带走,当然随小兄弟你的心意。”

半坛子酒,刚刚好将酒葫芦装满。林潜拎着沉甸甸的葫芦,顿时心满意足。

韩栋突然瞅了一眼林潜道:“林小兄弟,你这是要走?”

林潜道:“实不相瞒,我是要去悦来楼找一位故人。”

韩栋放下手上的酒,温声道:“悦来楼我熟,外面夜深,小兄弟你又受了伤,我送你去吧!”

林潜知道,向韩栋这样真诚的朋友,你若是拒绝他的好意,会让他心里隔阂。他痛快答应道:“那就麻烦韩大哥了!”

夜已深,银月藏在浓雾中,寒霜化作晶莹的水珠流淌在地上。

赌坊里中年男人说的不错,街道上一排所有的客栈都已经关门大吉,包括前面的悦来楼。

韩栋率先扣了扣悦来楼的大门。

“谁啊?”

“是我,韩栋!”

门被慢慢推开,走出一位戴着布头巾,身穿湛蓝色棉衣的小二来。

“原来是狼牙镖王,韩镖师!”

店小二谄笑道:“韩镖师,这么晚运镖归来,您是要住店?”

韩栋摇头,又指了指边上的林潜道:“是我这位小兄弟要住店!”

店小二转头看向林潜道:“既然是韩镖师的朋友,咱悦来楼自然是欢迎的!请进请进!”

林潜跟着小二走了进去,韩栋却留在门外,朝林潜招手道:“林小兄弟,我还要替我兄弟看家门,就不陪你进去啦!”

走进客栈,店小二忍不住道:“韩大爷仗义疏财,是江湖上有名气的好汉,他与你交朋友,真是别人羡慕不来的福气。”

林潜笑着解释道:“我和他是刚刚才认识,就一起喝了会酒。”

店小二惊道:“他肯请你喝酒?能让韩大爷请喝酒的人可不多。他定然是把你当朋友了!”

林潜点头称赞道:“韩大哥确实是个令人敬仰的人物。”

林潜突然拍拍店小二的肩膀,凑到他耳边道:“你们店里有没有住着一位受伤的老人,你一定知道他!我是他的故人。”

店小二眼中忽现震惊,“你……怎么知道……你要找他?”

林潜道:“他受了伤,我急着要找他。”

店小二眼中犹豫,但他忽然点头郑重道:“你是韩大爷的朋友,我自然信得过你!你跟我来罢。”

说罢,他径直朝客栈二楼走去,林潜也跟在他后面上二楼。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