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风徊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3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到了二楼,店小二指着拐角处偏左的那间房道:“老人家就在里边,你自己进去吧,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下面候着。”

林潜朝他点头道:“多谢!”

他朝小二指着的那间房走去,凭他和降煞子两人的熟悉,林潜也顾不得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血腥气。

抬眼一看,一件沾满血迹的外衣,正挂在一张木桌椅上。

门帘内,正是一个老人卧着的背影。

林潜脱口而出道:“老头!我来了!”

卧在床铺上的老人闻言身子微动,朝林潜转过身来。但老人没有说话,回答他的却是一个嗔怒的女声。

“住嘴!老头也是你能随口叫的?”

林潜朝边上看去,却看见一个梳着两条小辫子,手上戴了一串银色小铃铛的小姑娘,正对他怒目而视。

林潜自疑惑,哪来的小姑娘?

这时,躺在床上的老人此刻已坐直了身子,转过头对着这个小丫头训斥道:“小慧,不得对人无礼!”

那个叫小慧的小姑娘顿时撅嘴,两根小辫子乱甩,哼哼道:“进来都不敲门,还一点都不尊重爷爷你,明明他才是不讲礼呢!”

林潜面色尴尬,他突然明白了过来。

一听见老人对声音,林潜就知道自己误会了。这个老人并不是降煞子。

老人掀开帘幕,看向林潜,脸上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道:“你是……?”

林潜苦笑,抱拳对老人道:“抱歉,老前辈…………我想我是认错人了。”

老人已经起身,从床前站了起来,他身材高耸,穿着一件黑色的内裳,长眉浓须,眼神内敛慈祥,端得一位高人模样。

倘若降煞子不开口,不暴露他的孩子气,那他们两人的气质倒是很类似。

老人微笑道:“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心急。”

“我们约定好在余龙镇碰面,但我以为受伤的是他,所以便急着赶来了。”

老人抚须笑道:“但你没料到,受伤的却是我这个陌生的老人家。”

林潜忙道:“我早听说了,老前辈您是为了身后的妇孺挡住了那刀魔的鸣鸿刀,所以才受的伤。”

在一旁听着的小姑娘摇着小辫儿笑道:“若非如此,就凭那把笨重的刀,他也想伤到我爷爷?”

“小慧,不得胡说!”

老人突然严肃,他点了点自己的胸口,叹气道:“老朽自恃功力不错,但没想到那刀魔武功奇高,我虽将他退去,但自己也深受了重伤。”

林潜本就对刀魔心有余悸,听老人再提起,忍不住道:“那人的刀法确实厉害,我也是侥幸从他刀下逃得性命。”

林潜突然眸中神光一闪,看向老人,诚心道:“听说老人家您,是使剑的高手?”

老人未说话,但他的孙女已替他答道:“当然,我爷爷可是风徊派的长老,剑法自然高超的很!”

风徊!即使远在瀛洲剑门,林潜也听过风徊派的大名。

当今正道,历史渊源最深,涉猎最广,冠以天下名门翘楚的,莫过于立教四百余年的风徊了。

林潜惊道:“老前辈您竟然出自风徊!”

小姑娘骄傲挺起胸膛,朝着林潜指点道:“现在知道你这么无礼的闯进来,唐突的是怎么样身份的人了吧!”

老人撇了一眼孙女,脸上虽有责怪,眼神里却满满的宠溺。

他摇头兀自笑道:“我徐风都徐某人,只是个被门派尊恭的前长老,哪有什么身份。”

林潜当然知道这是老人家自谦的说法,他朝着徐风都作了一揖,恭敬道:“徐长老自谦了,光凭您老人家闻名天下的剑术和舍己为人的大义,就足够让我们年轻小生景仰了。”

徐风都大笑,倒是他的小孙女,两只眼珠子咕噜噜一转,盯着林潜,却是掩嘴笑道:“想不到你进门时无礼,现在说起话来倒是斯文的很。”

林潜转过头也看着她,笑道:“也许你该学学你的爷爷,稍稍收敛一下。”

小姑娘张嘴,朝林潜滋滋地吐了吐舌头,“就是我爷爷太收敛,我才要替他说话,表现的张扬一些。”

说罢,她还身子往徐风都的腰上贴了贴,徐风都怜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后生,你又是哪里人?”

“晚辈林潜,是来自瀛洲的剑门。”

徐风都突然眼前一亮道:“你说什么?你叫林潜?”

林潜点头道:“不错,怎么……”

徐风都仰头大笑,一把拉过林潜的手,赞叹道:“原来你就是林潜!”

小女孩的脸上,也突然涌现出惊奇,朝着林潜上下仔细打量,“你竟然就是林潜哥哥!”

林潜一时间满肚子不解,自己也只是刚刚遇见他们而已,怎么又有种老相识的感觉?

徐风都好像一眼看穿了他的心事,拍拍林潜的肩膀道:“我们虽然一直没有见过,但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啦。”

小女孩睁大眼睛,满脸笑意道:“是降煞子老伯伯亲口和我说的,他说他最近收了一位新弟子,名字就叫林潜!”

林潜恍然大悟,大笑道:“原来你们认识。”

“何止是认识,降煞和我,已经是二十几年的老朋友了。”

徐风都抚须,脸上满是惊喜,如此这般机缘巧合的碰上老朋友降煞子的徒弟,真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对了……”

小女孩突然脸色闪过一丝狡黠,“听降煞子伯伯说,你的剑法很厉害,敢不敢和我比试比试?”

“这……”林潜面上犹豫。

徐风都了解林潜的顾虑,开口道:“你就和她比比吧,小慧这几天来心里一直装着这件事呢。别看小慧年纪小,他可是得到过风徊真传的。”

小慧跳到一边,摆起阵势,仰面看向林潜道:“以指作剑,咱们就全凭剑招比试比试。”

林潜退到一边,揉了揉手掌道:“以指作剑好,正巧我的剑被刀魔毁坏了。”

他忽而对着小慧挑了挑手指,“对女孩子我可不会手软,待会可别输的又哭又闹的。”

小慧两手环胸,咯咯笑道:“你放心好了,我可不会。”

小慧忽朝着林潜眨了眨眼睛,“林潜哥哥,敢不敢和我赌一赌?”

“赌什么?”

小慧笑道:“当然是赌输赢了!你敢不敢嘛!”

林潜心中失笑,没想到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竟然和自己有一样的癖好。总喜欢在比试之前,和别人打个赌。

小赌怡情,林潜若提出来要和别人打赌,那他一定是有很大的把握。

林潜心想,一定得教训一下这小姑娘才行,这么小的年纪,可不能学坏,喜欢和人赌起来。

林潜笑道:“我说的是,赌注是什么?”

小慧挠挠额头,皱眉道:“我还没想好……”,她忽莞尔笑道:“要不谁输了,谁就答应另一个人一个要求?”

林潜笑道:“我没问题,就怕你爷爷说我欺负你嘞。”

小慧转过头,朝徐风都挤眉弄眼道:“爷爷,没问题吧!”

徐风都两手端放在大腿上,云淡风轻道:“你们俩怎么说都行,我没有意见。”

小慧眼中精光闪过,轻声道:“林潜哥哥,你要小心了。”

林潜全然不在意,自己怎会连一个小姑娘都敌不过?

他放言大笑道:“你来罢!”

小慧已攻来了!

她竟然用了一招极其古怪的招数,手指一点一斜,竟从自己的腋下刺出一指。

林潜连忙转身护住,但小慧招式猛变,突然间跃起,灵活的一个翻挑,就好像灵蛇出洞,一下子点在林潜的胸口。

“林潜哥哥,你输了哟。”

林潜还未从小慧的招数中反应过来,只觉得她使出的剑法天马行空,行云流水,一时间他竟不知道怎样破解。

林潜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

徐风都弹了弹小孙女的额头,笑着打趣道:“你果然使出了那一招。”

徐风都看向林潜,和蔼道:“小慧用的,乃是我风徊秘传的一招绝学—灵蛇转身,谁第一次遇着它,都不好对付。”

林潜叹道:“原来是风徊的绝学!果然高深。”

小慧咯咯笑个不停,满脸兴奋道:“你输了,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林潜苦笑道:“当然!愿赌服输。”

他现在也知道,小慧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也和他一样,要么不赌,要赌也是有必胜的把握。

徐风都突然朝林潜招招手道:“你过来!”

林潜走到徐风都一旁,徐风都凑到林潜边上,轻声在他耳边讲了几句。

林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我一时根本无从下手。”

小慧生气撅嘴,瞪了徐风都一眼,恨恨道:“爷爷,你是不是把灵蛇转身的奥妙告诉他了?”

徐风都笑道:“林潜他不是外人。”

小慧顿时哭丧着脸道:“你都告诉了他,我以后还怎么凭这一招欺负他?”

徐风都笑道:“就算我不告诉他,凭林潜的资质,用不了几天他也能自行破解的。”

小慧眨眼道:“那也是几天之后!我还能再欺负他几天!”

徐风都无奈道:“你不是还有伏虎圈,降龙跃,清光剑闪,飘忽月影……”

小慧仰面笑道:“好像也是。”

林潜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徐风都说的不要计较小慧的年纪,是真的。

小慧果然是得到风徊的真传,这么小的年纪,剑道天赋一点也不比自己差。

徐风都突然拉过林潜,对他沉声道:“你是林潜,有件事情我便与你直说了。”

林潜恭敬道:“前辈请讲。”

徐风都脸上浮现一股复杂,道:“你师父降煞子还要几天才能赶到这里,但眼前却有一件难事。”

“我已受伤,但那银月刀魔却无碍,过不了几天他便会找到这里!”

银月刀魔,无论何时提到这个名字,总会让人心中一寒。

徐风都忍不住朝小孙女看了两眼,转过头对林潜低声道:“我虽受伤,但还是能拖住他一会功夫,倘若情况不对,我要你带小慧先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