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潇雅阁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295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日已中天,阳光灿灿,窗前杜鹃鸟啼,桌上兰花馨香。

林潜睁开眼,柔和的阳光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的脸照的有些热。

昨日好像南柯一梦,醒来仿佛一切都是虚假,只有温暖的阳光真真切切,已驱散了夜里的寒霜。

徐风都的嘱托,就好像一汪清泉萦绕在心底,徐风都老先生,本身也像一缕清风,给人春风和煦的感受。

那小慧,一定就是春风里的油菜花,亮眼,缤纷。

她的天真欢乐,就如同阳光下铺展开的美丽花海,在春风中招展,吸引着同样灵巧的蜜蜂蝴蝶。

昨夜的梦,是安详美妙的。

和不同的人在一起,闭上眼睛也是不一样的光景。

但林潜知道,昨夜的遇见,一定和窗外的阳光一样真实。

因为就在林潜的床前,有一张纸条贴在他的枕头边上。

“林潜哥哥,睡个好觉咯,别忘了你输给我的赌约!”

林潜会心一笑,他将这张纸轻轻放在房间的桌子上,便打开门走下楼去。

关上房门的时候,他注意到徐风都爷孙女俩的房间已经空了。

林潜眨眼一想就明白过来,小慧这样的调皮捣蛋小鬼,怎么会耐得住性子,整日呆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客栈里。

外面天气这么晴朗,她一定是拉着徐风都爷爷出去逛了。

少女最心仪的事情,可不就是吃吃喝喝逛逛街,再买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

寒霜已经退去,五月恢复了往日的艳阳灿烂,此刻悦来楼客栈下也有了来往的客人。

客栈拒不收客,但楼下的酒菜生意还是照做如常。

刚一下楼,迎面就飘来一阵饭菜香味,林潜鼻子轻嗅,他就闻到了红烧鸡,蒜香江鱼,盐水花生,酸辣粉条,酒浇嫩牛肉等等不下十道菜的味道。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一路风餐露宿赶到余龙镇,好久没有正儿八经的下馆子吃菜了。

林潜正准备找个座位点菜,一位眼尖的店小二已向他走来,正是是昨天招待他的那位。

小二挥舞肩上的毛巾,朝他打招呼道:“睡醒了?”

“醒了。”

“徐老前辈带着他的孙女走了,就在刚刚。”

“我知道。”

“点些酒菜?”

林潜点头,道:“就给我来些………”

突然,他眼光一扫,却瞧见一个熟悉的人,正坐在座位上,笑吟吟的望着他。

店小二一拍额头,兀自笑道:“我差点给忘了,韩大爷就坐在那里,他等你好久了呢。”

林潜转身一笑,挑了个位子坐在韩栋边上,抱歉道:“久等了,不知道你来了。”

韩栋一拍林潜的肩膀,大笑道:“现在才醒,看来昨天休息的不错!”

林潜含笑点头道:“一躺下就睡的像个死人,醒来太阳都照到了脸上。”

他细心注意到,韩栋手上只有一杯茶,桌上也空空如也。

“韩大哥怎没吃些酒菜?”

韩栋笑道:“我喝些茶就好,酒菜一个人吃岂非无味?”

林潜忽而眨眼道:“昨夜韩大哥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请韩大哥给我个机会!”

“什么机会?”

林潜拍拍胸脯,自信满满道:“小弟我还算富裕,韩大哥你随便选个地儿,我便宴请韩大哥,权作感谢!”

韩栋哈哈大笑,直盯着林潜的脸,看的林潜怪不好意思。

“我说,林潜兄弟,你这话一说,我真怀疑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林潜正疑惑,韩栋抖了抖自己的衣服口袋,坦然笑道:“你大哥我,正好是囊中羞涩,此番前来正是想蹭兄弟你一口饭吃。”

林潜笑道:“原来韩大哥你不是一人食之无味,是因为穷的只喝得起茶!”

韩栋摆摆手道:“此言差矣!”

他指着自己手中的杯子道:“这茶水我也付不起钱,这碗清花茶是店老板送给我的。”

林潜顿时失言大笑,韩栋毫不在意,悠悠地又品了口手上不要钱的清花茶,还朝着杯口徐徐吐了口雾气。

林潜正色道:“韩大哥,你知不知道,余龙镇哪里既能好好吃饭喝酒快活,又能顺便打听人?”

韩栋疑惑道:“你要打听什么人?也许我知道。”

林潜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心里有他们大概的模样。”

林潜当然没法和韩栋直说,他要找的人,就是暗藏在这余龙镇里的四大高手:赤天白鹤,伏虎罗汉,灵动湖三洞主,星凤婆婆。

韩栋一挑眉头道:“当然有!就怕你付不起价钱!”

林潜笑道:“韩大哥只管带路,银两的不用操心。”

韩栋朝林潜神秘一笑,忽然拍案而起,仰面一口干尽杯中茶水,“好!那咱们走罢!”

不论是在城池还是小镇,酒馆总是来的人最多,消息也比较灵通的地方,因为人需要吃饭喝酒,有人的地方才有消息。

但还有一种地方,不仅仅能给人美酒佳肴,能打听消息,还有丝竹乐曲,美人如玉。这是心灵消遣的港湾,是男人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的地方。

潇雅阁。

韩栋满面笑容,已将林潜带到了这里。

林潜恍然大悟,大笑道:“原来是这里!我怎么没有想到!”

林潜暗自佩服韩栋的经验老道,果然是行走江湖的镖师,无论眼光还是见识都比自己来的广。

暗藏在余龙镇的四大高手中,除了星凤婆婆一人是女子,其他三人皆是当年名动江湖,叱咤风云的好男儿,既然是男人,总免不了来此地。

韩栋搓手,龇牙笑道:“看来林潜小兄弟你日常的生活还有些单调!”

他突然瞪眼,仿佛看着怪物一般看待林潜,惊奇道:“林潜兄弟……你别告诉我,你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吧!”

林潜猛锤韩栋的胸口,嗤笑道:“我既不是道士,又并非和尚,我为什么不来!”

韩栋朝林潜猛地竖起大拇指,睁大眼睛称赞道:“说的好,说的妙!难得听见有人能把风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两人未进门,已有一阵软香扑面,沁的人心底痒痒。

这时,潇雅阁的大门被轻轻推开,里面的老鸨打扮的花枝招展,已笑盈盈地瞅着两人,她目光扫过林潜身上时,更是眼前一亮。

“两位客官,里面请!”

韩栋目不转睛盯着这位杨妈妈,他在林潜耳边嘀咕道:“她是杨茈,我走镖时听说过,她以前好像是江南金陵一代的名妓,曾经千金难求一面,不知怎的来到了这里。啧啧……但现在看上去还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林潜脸上已经通红一片。

并不是因为韩栋口中杨妈妈的过往曾经和风韵,而是因为这位杨妈妈已经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们这边看。

韩栋自以为的小声耳语,不想他的大嗓门即使收敛,所说的话依旧一字不漏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林潜挡不住尴尬,连忙拉着这位还不明所以的狼牙镖王落荒而逃,如利箭一般一下子窜入潇雅阁中。

林潜找了个靠近主院的房间坐下,又点上一些酒菜,看着韩栋,一挑眉头道:“韩大哥,这里是你的主场,怎么安排全你做主!”

韩栋眼中安耐不住兴奋,一双握住镖刀老练沉稳的手,此刻搭在腿上不住的颤抖。

外面忽有敲门声,杨妈妈款款而来,朝着林潜与韩栋微微点头,笑问道:“二位客官可想好,到底需要谁来作陪?”

林潜含笑指着韩栋道:“你问他!”

杨茈贴到韩栋背后,轻轻为他斟上一壶酒,语气甜甜,温柔问道:“韩镖师,你今天要谁来陪你呢?”

韩栋嘿嘿一笑,一壶酒下去,他脸上已经醺红。

他凑到杨茈耳边,呼呼吹了几口大气,张嘴大舌头道:“叫小婉青青和小倩莹莹来。”

杨茈眨眼,缓缓转身便摇摆着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门外便传来了轻柔的敲门声,走进来两位芳龄女子,一人手抱玉琴,一人腰揣柳笛。

不等林潜发问,二人已自我介绍道。

“青小婉。”

“莹小倩。”

韩栋激动朝林潜介绍道:“小婉和小倩可是艺馆里有名的清倌,听了她们的音律,保管你直上云霄,逍遥快活。”

林潜皱眉道:“你来这潇雅阁,就是为了听琴闻笛?”

韩栋瞪大眼睛,疑惑道:“不然呢?”

他兀自笑道:“你别看我是个当镖师的,是个粗人,其实我酷爱音律,对此极其痴迷!”

林潜忍不住鄙夷道:“看来韩大哥你的日常生活还是有些单调!”

韩栋对林潜的反嘲不以为意,琴声一响,他就已经如痴如醉,等那柳笛声婉转,幽幽的加入珠弹流水般的琴声,他整个人都仿佛飘进了广寒宫。

林潜独自一人走了回去,不一会儿,他又推开门走了回来。

但他身后,却跟了四位年轻貌美,俏丽非常的姑娘。光看那姿容,就算不说花魁,起码也是头牌红牌级的。

韩栋忍不住吸气道:“林小兄弟,你可真会享受!”

林潜疑问道:“韩大哥难道从没尝试过这种绮丽的滋味?”

韩栋感慨道:“咱这样做镖师的,过的那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岂敢这样放纵享受,最多也是听听琴笛小曲而已。”

林潜大笑道:“那今天就让你体验一下温软如玉的感觉。”

韩栋竟面色有些犹豫,但碍不住林潜的盛情,只好将就勉强答应。

“这……我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

林潜转过身子,目光随意扫向身后的四位佳人,口中问道:“韩大哥喜欢哪两位姑娘?”

韩栋抬头朝那四位俏生生站在林潜身后的姑娘看去,四个姑娘身段流转,各有千秋,每位都有过人之姿,每位都有别样的风情。

一位穿着如睡莲般的白衣素裙,睁着清亮的眼睛,俨然是大家闺秀的模样。她边上的则是一袭青色裹胸长杉,梳着月牙般的小辫子,抿起的嘴角就像弯弯的小河,是小家碧玉的打扮。

在她边上,是位身材妙曼,胸前傲人的女子。眉眼勾魂,一双含情眸仿佛烟雨朦胧,身上只穿一件薄薄的红色亵衣,贴在白晢的肌肤上,就好像鲜红带刺的玫瑰。

最后边是位年轻的妹妹,鼓起勇气仰起头,脸上绯红一片。见韩栋目光扫来,顿时害羞的低下头去,缩到了另外三人后边,深怕自己见不得人。

韩栋目光刚触碰到四位姑娘,他就已经呆住了。虽然嘴上说不要,心里说不想,但真正见识了四种别样的风韵风情,又有哪个男人能够把持的住?

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直上云霄!

林潜似笑非笑的看着韩栋,催促道:“韩大哥,你选好了没有,小弟我可等不及了。”

韩栋神色慌张,便随口道:“那就后面的两位吧!”

林潜转身笑道:“还不赶快去给韩镖师陪酒?”

那娇艳魅人的高挑女子立马淡然一笑,如水蛇一般缠上了韩栋。倒是那个躲在墙角的年轻妹妹,轻轻一跺脚,满脸埋怨的看了林潜一眼。

她当然希望自己服侍的是这位英俊潇洒,满身侠气的俊朗少年!和林潜相比,对面那位又粗糙又木讷的汉子,就让她一点都提不起兴致。

后边两位姑娘已经到了韩栋边上,那白衣素裙的俏丽姑娘也立即笑呵呵地给林潜斟上一杯美酒,替林潜按揉肩膀。那位如月牙般可爱的小家碧玉,则直接坐在了林潜腿上,在他边上小声呢喃。

随着青小婉,莹小倩的琴声笛语迭起,房间里已是一片绮丽迷人,梦幻难言的景象。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