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飞鹤折翅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954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男人嗤笑道:“凭什么?”

林潜不答,掌风呼啸,转手就是招绝意式朝他胸口打去。

但林潜的手掌刚伸将出去,却碰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竟然是那男子凸起的肚皮!

男子哈哈大笑,突然肚皮一鼓,两只脚在地上滑动,双臂舒展,整个人如同飞鸟展翅!

他嘴里咕噜噜一声,一瞬间就滑翔了出去,先是贴到墙上,又极快速的朝院子里飘去,身法之奇妙,令人瞠目结舌。

紧接着,又是嗖的一声,却是林潜身子一闪,人影连连,紧跟着这个男人飞出了墙院。

两人一前一后紧紧相随,后面那人看上去就像前面人的影子。

“喂!林小兄弟!你走了我怎么办………”

待林潜跃出外墙,韩栋这才想起来,他走了,自己可就付不了钱了。

他急忙大喊,奈何此刻早已没了林潜的踪影。

“我……”

韩栋张口难言,脸已胀成了猪肝色,他转头看向杨妈妈,神情难堪道:“妈妈,我………能不能赊账……”

“不能!”

回答他的却是洛施雨。

“还想着赊账!怎么,今晚你想跑掉?”

洛施雨咕哝着小嘴,眼睛却亮如秋水,她熟练地将韩栋的手,按在自己的腰上。

“可不要浪费你朋友的苦心哦。”

于念念嬉笑道:“放心啦,你朋友早早替你付过账啦。”

韩栋脸上一阵红一阵紫,既欣喜又害怕。

他害怕,因为他感觉此刻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刚刚那男人吟诵的诗句,一字一句环绕在他心间,将他撩拨的像锅子里晃荡的热水。

他也想尝几口胭脂味。

杨妈妈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叫他一阵脸红。

她突然一摆衣袖,扭动婀娜的身段,扯着嗓子喊道:“去去!大伙儿都散了吧!回房的回房,喝酒的喝酒!”

无戏可看,房里的顾客纷纷悻悻然回房去,厅堂稍微收拾,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酒宴。

韩栋正准备转身,但几双盈白温软的玉手已经拉住了他。

“韩大哥,咱们回房去吧。”

青小婉抚琴,莹小倩吹笛,其他四人各自握住韩栋的一根手指,将他拖回房去。

这么一牵手,韩栋便彻底陷入了温柔乡。

良辰美景,佳人相伴,美酒不停,歌舞不歇。

刻在韩栋心底的江湖热胆,早被几位姑娘的软声细语消磨干尽。

他终于知道,姑娘们一旦热烈奔放起来,她们的娇艳骨感,远远胜过了营寨中贼人竖起的火把。

走镖时一路的尖刀利剑,甚至还没有姑娘们粉妆玉立的指甲厉害。

这位闻名江湖的狼牙镖王,怕是今天再也握不动镖刀了。

那位姓苏的男子一路奔走,脚尖轻点地面,双手稍稍伸展,他就像飞鸟一般轻松的跃出去几米远。

当然,林潜一路紧跟随在他后边,纵然追不上,但也没有落下。

这个男子的轻功巧妙,果然是匪夷所思,谁也想不到有人竟然能将轻功施展到这种地步。

但林潜笃定,他一定可以追上这个男人。

日暮西斜,林潜眼神灵敏,他正好看到,在落日余晖洒到那男人背上的一刻,男人身子轻微的晃了一下。

这略微的一晃,就像鸟儿飞翔在空中,突然抖了一下翅膀。

不仅不美观,而且不协调。

林潜知道,他可以凭借体力取胜。果然,在那男子跃至一条小巷口时,他终于忍不住停下,躬起身子大口喘息。

林潜也落在他的边上,额头的汗水如雨滴下。他本就受了银月刀魔的重伤。

“阁下何人?为何对我穷追不舍?”

“因为我正要找赤天白鹤!”

“我就是赤天白鹤!”

男人大口喘息,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汗,勉强提起一丝笑容道:“倘若你有事找我,咱们只需要坐下来好好谈谈,没必要如此穷追不舍。”

男人感慨道:“体力活,不甚劳累啊!”

说罢,他就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捏捏自己的脚底心,抖擞胳膊,好像已完全松下心来。

林潜默默看着他,道:“赤天白鹤是什么样的人?”

男人依旧低头把弄自己的手指,头也不抬道:“你不是才看到了?赤天白鹤,吟诗作赋,潇洒快活,轻功一流,采花无迹!”

他大拇指朝着自己一靠,道:“江湖上最风流不羁的人物,就是我,苏辰辰!”

林潜冷声道:“我再问赤天白鹤,我没有问你!”

苏辰辰兀自笑道:“你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说话一样……”但他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个字已经完全咽在了喉咙里。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后背传来一阵逼人的寒气,那人已不想再听他废话了。

林潜厉声道:“你轻功虽然不错,但远称不上是赤天白鹤!不然也不会被我追上了。”

林潜一把揪住苏辰辰的衣服,冷眼看着他道:“赤天白鹤乃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豪杰,你为何要冒充他的名号,在他身上刻意抹黑?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岂料到苏辰辰嘴角一斜,抬头仰面看着林潜,冷哼哼道:“赤天白鹤又如何?成名江湖又如何?”

林潜道:“我寻他有事。”

苏辰辰咧嘴笑道:“原来你是有求于他。”

林潜点头道:“不错,我确实要请他帮一个忙。”

苏辰辰笑道:“知道赤天白鹤在余龙镇这个消息,你已经很不容易,但要想找到他,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过……”

“不过什么……”林潜皱眉。

“你说的不错。”苏辰辰眨了眨眼睛,“我确实和赤天白鹤有些关系。”

他拍拍手掌,从地上倏的站起身来,笑道:“我就是赤天白鹤的儿子,外号苍天小鹤!”

林潜心道,难怪他的身法如此奇妙,原来是赤天白鹤的儿子,得到了赤天白鹤轻功的嫡传。

林潜急忙又追问道:“你知道赤天白鹤在哪里?”

苏辰辰道:“当然!”

但他立马又一挥衣袖,狠狠瞪了林潜一眼,咒骂道:“你这个人,这么粗鲁的对我,还想要我告诉你消息?”

林潜暗自后悔,自己是太心急了些,他便想要去搀扶一下苏辰辰。

岂料苏辰辰猛的推搡过去,嘴中哼道:“你打扰了我的雅兴,害我不能在潇雅阁潇洒快活,白白来这里受罪,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你说一个字的。”

林潜顿时脸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但苏辰辰眼见了林潜这般表情,心情却像喝了蜜酒一样快活,他眯起眼打量林潜,抖着手腕,突然戏虐道:“要我告诉你也不是不行……”

“你先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道歉,在去潇雅阁把那个你边上的洛诗雨喊来,叫他给大爷我伺候舒服了……嗯……然后我再想想是否要告诉你。”

苏辰辰琢磨着,林潜既然有求于赤天白鹤,他就一定特别心急关于赤天白鹤的消息。自己只要捏准了这一点,就相当于把握住了面前这个人的把柄。

他几乎开始遐想,自己以后屁股后面就多了一个唯唯诺诺听话的跟班,一个管吃管住,逛窑子代付钱的钱袋子。

但他根本不知道,林潜是个服软不服硬的人。

苏辰辰还在做着梦,但林潜一招乘风式已朝他额头打来。

苏辰辰惊慌一闪,满脸诧异,“你……你干什么?我可是赤天白鹤的儿子!你不怕赤天白鹤?”

林潜笑道:“你不愿意告诉我,我只好绑了你,叫你老爹亲自来取人了。”

他随口的一说,顿时让苏辰辰心惊肉跳,面前这个少年的笑容,看起来竟然比阎王还要恐怖。

“你敢绑我,青天府一定饶不了你!”

突然嗖的一声,一根短巧的黑棍从苏辰辰手中爆射而出,飞刺向林潜的胸口。

林潜不以为意,随手使出一招绝意横拆,张手就要向这根铁棍上抓去,在他以为,苏辰辰只不过是轻功了得,手上武功实在浅薄的很。

但他到底是大意了,苏辰辰鬼魅一笑,那刺出的黑铁棍上突然两边展开一圈尖刀,青白色的刀片就好像白鹤亮翅。而短棍头上,突然飞出一排倒刺,银光闪烁下,如同羽毛飘洒。

林潜只觉得眼前一阵绚烂,同时耳边听到苏辰辰阴测测的声音:“这是鹤翎羽刀棍,没想到有人还会傻到拿手去接。”

紧接着一片紧凑的风声朝右边吹去,巷道的右边通往小镇边上的一处密林,林潜猜到苏辰辰一定是逃往那里去了。

但他没有功夫再细想,因为那一排从鹤翎羽刀棍上激射出的刀片刺针,已飞到了他脸上,奈何林潜双手已经递出去,无法招架。

林潜只好一个转身,双脚一蹬地,整个人往前扑在了地上。

虽然样子丑了点,但好在躲过了暗器,只有几根倒刺划到了他的衣服。

幸好他武功不弱,反应又及时,才不至于受伤。但林潜也发现,苏辰辰这个人,表面上嬉笑,手段还是极狠辣的。

天色已暗,眼看抓住了赤天白鹤的线索,林潜是不甘心放弃的,他立即向巷口密林处追赶去。

落日早就沉入了山脉,天色越发昏黑,树枝在晚风的摇曳下都成了令人畏惧的墨色。

一轮崭新的下弦月,悄悄挂在了树梢间。风骤冷,树叶沙沙作响,好像颤抖着微鸣。

林潜忍不住呼出一口寒气,到底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密林丛中一点人迹都没有,乌鸦凄厉的叫声仿佛要吃人。

苏辰辰在哪?怎么没有丝毫动静?

林潜静下心来,四周的一切风吹草动,都让他提起十二分的注意。

忽然,一抹银色的月光照到眼前,银光中带着诡异!

这不是月光,而是刀光!凄寒可杀人的鸣鸿刀锋折射出来的银月!

林潜瞳孔微缩,那个活在他心里的梦魇,再次提刀走了出来,他是恐惧,他是恶魔,他是覆灭的生机,是死亡!

银月刀魔!

他一步步逼近,但没有脚步声!

他手中还提着一个人,那个人此刻好像只剩下一具空皮囊,恐惧已夺走了他所有的气力。

他肚子上的肉完全拉松下来,整个人就像一个瘫倒的麻袋,正是苍天小鹤苏辰辰!

银月刀魔走到树下,杀气飘洒,树梢立即激起一层厚厚的麻点,好像席卷来的恐惧漩涡。

突然,刀光一闪,银月再现,天地间再落下一抹暗淡的银辉。

紧接着,人血喷洒,一颗头颅就这么旋转着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属于那颗头颅的躯干直挺挺倒了下来。

寒夜沉寂,没有哀嚎声,没有脚步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