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伏虎灵燕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603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山如壁,江无痕,滚滚长烟雾里凝,白浪卷不尽。

夜电闪,紫雷惊,凄凄哀风峡中诉,峭岩石硕飞。

正是那沧澜江畔,此刻昏沉如夜,白浪如云,砥砺礁石。半山半雾半云烟,似浪非浪卷云波,就仿佛是昼夜黎明的仙境一般。

归心崖,峭壁千仞,连绵不绝,就好像一面无字玉璧矗立在沧澜江上。崖峰距离江面不过十尺,山壁朴黄色,如同古仙人卧倒化作的身躯。

江面凝聚着旋涡,黑夜积蓄着紫电。

江面看不见礁石,黑夜远没有星光。

风声呜咽,在高空中嘶吼,在峡谷间回荡。冥冥中注定了,这里会有一场天人交战,会有一番关乎生死的拼杀。

沧澜江上有一尊泥像,浑身古朴的铜色,就好像是山壁上流淌下来的泥泞,在江面汇聚凝固而成。

江水如飘渺的云雾,时而遮盖泥像的全身,时而露出它半个身子。

白沫飞溅,如瀑布般的洪流狠狠撞击在它身上,却被它弹开数尺远,泥像俨然不动。

水花洗不净它身上的泥泞,它古铜色的肌肤自有一种佛家法度。

突然,天空传来一声怒雷,旋转的紫色闪电划过天际,好像渡劫的龙王。

但紧接着,江心也传来一声怒吼,振聋发聩呼应着雷啸,如同洪荒野兽一般,竟是来自那泥塑的口中!

原来他不是泥像,而是一个人,一个浑身如同佛家法相般伟岸的人躯。

他双臂抬起,巨大的身躯挺立,顿时拦住了滚滚而来的江流。

他脚站在礁石上,猛地一踏,一道金光闪过,带着漫天水花,直飞向靠近的一块岩壁。

一柄和他肌肤一样古铜色的朴刀冲天而起,倒插在山峭上。

山岩颤动,他脚再一顶地,整个人就飞向高空,凭空抽过那柄朴刀,在那山壁上一踏,落到了归心崖上。

归心崖,何人归心?

电闪雷鸣在崖上激荡,狂风胡扯,当那尊泥像落地的时候,他并不是一个人,已有一个人在等他了。

“罗深,伏虎罗汉,不灭金刚!”

罗深缓缓抬头,浑身筋骨发出如同霹雳般的炸响,他目光朝远处睇去,直到遇上一道冷冰冰的眼眸。

“谢蕴,灵动湖三洞主,飞花捻叶无情手!”

谢蕴从黑暗中走出,和罗深相比,他的身子就像一片轻飘飘的落叶。

“是捻叶飞花!”

谢蕴冷哼道。

他背后还背着一柄剑,纤细的剑柄剑身,弧度勾勒仿佛树叶的叶梢,一朵粉色蔷薇雕刻在剑脊上。

罗深冷笑,目光扫过谢蕴的身子,厉声道:“听说你的灵燕徘徊已经达到了自在极意的境界,灵湖剑法也修到了第十三重?”

谢蕴只背着他的剑,驻足原地,不语。

罗深猛提起地上的朴刀,声若洪钟道:“你用剑,我便用刀,这三十六路金刚不灭刀法,就是我专门为你所创!”

“你四十年的外练巅峰,裂空手,方寸雷,筋骨如铁,又何须重练刀法?”

谢蕴皱眉,“莫要觉着你的炼体占了我的便宜,我的剑,随便就能劈碎你的脊梁。”

他说罢,一双手已经递了出去,并没有用剑,但谁也无法质疑,他的每一根手指都能洞穿一个人的咽喉。

谢蕴并非偷袭,到了他们的境界,只要一方先动,另一方立刻就能出手相迎。

没有什么先机,他们眼里的,只有互相彼此的破绽。

罗深怒吼连连,突然全身的骨节颤抖不已,浑身热气蒸腾,他前胸,后背,手臂,躯干上的肌肉一瞬间粗壮了一倍有余,将那古铜色的肌肤撑的金光闪闪,宛若一尊佛家的不动明王。

这就是伏虎金刚引以为傲的罗汉金身。

谢蕴并没有伸手斩向罗深的咽喉,尽管罗深咽喉大开,看起来是个明显的破绽。

他怎会不知道,像咽喉这样的要害部位,作为外炼巅峰的人,是尤其关注修习的。

谢蕴确信,倘若他双手切向罗深的咽喉,他的脖子会狠狠夹住他的双手,将他的手钉死。一旦手上受控,他也必死无疑了。

谢蕴一拳轰在罗深的胸膛,凭借其阴柔的掌力反弹,在空中一个转身,又落到了远处。

罗深只是冷笑,他纹丝不动,任凭谢蕴一拳砸在他的胸前,他连反击的举措都没有。

谢蕴微微抖了抖手,冷眼瞧着罗深,道:“罗汉金身,果然霸道!”

罗深嘲道:“凭你那轻柔的掌法,根本撼动不了我分毫,还是使出你的真功夫吧!”

“罗汉虽稳,未必不能四两拨千斤!”

话语如风吹过,谢蕴整个人也像是一只灵燕飘身前飞。

正是那传说中,灵动湖三洞主谢蕴成名江湖的绝技,灵燕徘徊!

罗深刹那间出手,脚底一踏,正是那方寸雷的功夫。

方寸雷,顾名思义,方寸之间,雷霆万钧。伏虎罗汉的成名绝技,步伐稍动,身子一扭,随着周身的筋骨颤动,浑身就能迸发雷霆一般的力量。

而与方寸雷搭配的,正是他的另外一门绝学,裂空手。

将方寸雷迸发的力量完全凝聚到他的双手,一手擒拿,连天幕都可撕裂。

两人激烈碰撞,裂空手一施展,四周空气都在抖动,饶是谢蕴也不敢硬接。灵燕徘徊,自在极意,突然他身子飘转,手沿着罗深的躯体上滑,一瞬间点在了罗深的腰椎上。

罗深霎时间感觉气血翻滚,身子有些晃动,他连忙朝后退下几步,但裂空手也打向谢蕴的面门。

两人各自退开,但罗深知道自己这一招小败,他面色凝重,反观谢蕴则是气定神闲。

来不及喘息,谢蕴稍稍停顿,又飞身而起。这一刻,他二指捏拢,整个身子在空中呈现完美的线条,好像一只还巢的灵燕,竟毫无破绽可言。

罗深凝眉,他知道谢蕴此刻开始认真起来,捻叶飞花,灵动湖的独门绝学,并不是掌法,而是精准神奇的打穴功夫。

灵燕折返,捻叶飞花。

罗深眼前,刹那间只剩下谢蕴的虚影。

他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佛门狮吼怒啸而出,震的谢蕴身影一楞。

但也紧紧是一楞,紧接着谢蕴的身影便在空中四散,罗深不断感到自己身上的冰凉,却偏偏摸不着谢蕴的影子。

罗深沉吸气,身上的骨节滋滋作响,每响一声,他的身体就更巍峨更强壮一分。这是他的金刚身逆转,逆练罗汉金身,身体防护坚硬程度再加一倍。

他想以不变应万变,既然捕捉不到谢蕴的影子,就靠蛮力硬生生抗下。

谢蕴的手指很轻,触碰到罗深,真就仿佛捻叶飞花一般轻松。但随着他的手指变化,罗深身上的骨节发出一丝古怪的低鸣,这中怪响一直随着谢蕴的身子而移动,左肘,肩井,脊椎,天柱,颤中,章门……

罗深的金刚逆练,正如蛰雷惊起,他的身躯已然壮大了一倍有余,身上金光灿灿,就好像佛家的法相天地。

但他突然面无血色,眼神中透露着不可思议。

紧接着一声炸响,罗深体内迸发了如雷霆一般的力量,飞沙走石,金刚仰天怒吼。

谢蕴的身子远远飘到了一边,冷眼看着罗深。

金刚吼罢,却是突然疲软,一瞬间罗深的身子倒了下去。

谢蕴忽道:“你难道不知晓,我灵动湖的燕灵指法,是一切外炼的克星,你为何还要使出这一招?”

罗深从地上坐起,他的嘴角已有血迹,他说不出话来,但他已不必说。

谢蕴大步走来,突然间,他脸色巨变,一口鲜血猛然喷出,他整个人也好像崩溃一般,瘫倒在了地上。

“你……你……竟然将金刚逆练,不仅逆练,连走穴都是反的,你是故意引诱我去解你的穴,让我受你筋骨上的金刚煞气!”

“看来,我不蠢,你也不蠢!”

罗深坐在地上大口喘息,他下意识的去摸倒插在地上的那把朴刀,谢蕴也伸手向背上的那柄剑。

但他们都已经拿不动刀剑了,两人一拼过后,都已经重伤,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

罗深笑道:“我的金刚罗汉炼体,一定是比你恢复的快的,这一次是你输了。”

谢蕴沉默不语,他知道罗深说的是实话。他武功不输,却被罗深摆了一道,中了他的计谋,谢蕴作为曾经名动江湖的灵动湖三洞主,他心里是极不甘心的。

罗深注视着谢蕴背后的那柄剑,长长叹息道:“蔷薇剑尚未出手,金刚刀法尚未出刀,可惜了我的金刚不灭三十六式,今日不能与你那灵湖剑法第十三重较量一番。”

谢蕴目光冷冽,盯着罗深面前的那口朴刀,眼中竟也流露出遗憾之色。

罗深深深呼气,他此刻又仿佛成了那一尊不动的泥塑,但他的气息,已逐渐平稳。只稍两个时辰,他便能恢复过来,到那时候,也是谢蕴的死期。

风还在呼啸,沧澜江上浪花迷眼,烟波四起。如云飘散的水雾升腾而起,扶摇直上,穿过层层岩壁,漫上了归心崖。

白雾漫漫,罗深与谢蕴面前一片苍茫,水雾打湿了他们的双眼。

“你风流无情,抛弃了我的妹妹,害的她跳崖而死,尸骨无存。你……可后悔?”

谢蕴依旧不答话,他闭目养神,仿佛是置身事外。

“若非如此,我们本是朋友。”

半晌,谢蕴突然睁开双眼,冷声声道:“你以为你赢了?”

就在此时,云雾散开,在归心崖的岩壁后面,竟然悄无声息走出一个人来。

“你卑鄙!堂堂灵动湖三洞主,竟然私下喊了帮手!”罗深厉声喝道。

谢蕴双手一捻,将那柄蔷薇剑夹在二指之间,拼尽全力向后一掷,冷声道:“替我杀了他!”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