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因果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43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等等!”

谢蕴突然出口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蔷薇剑直刺向罗深的胸膛。

林潜大吼一声,拼尽全力,扯过蔷薇剑,好在剑尖只划破了罗深的一块肌肤。

罗深弃剑皱眉,看向谢蕴,惊讶道:“你说什么?”

“我说等等!”

“你不让我死?”

“不让!”

罗深睁大眼睛,显得满脸不可思议,他吃惊地望着谢蕴,这个之前还一直冷若冰霜的男子。难道他的内心,并不是真如铁石般坚硬,他其实是有情的?只不过掩藏的很好。

倘若如此,罗深心里已稍稍原谅他了,只等他一个解释。

罗深镇定下来,静静看着谢蕴,等他开口说话。

谢蕴突然睁眼,对着林潜道:“你放下蔷薇剑,用那把朴刀,来把我杀了!输的人是我!”

林潜只好又拿起朴刀,将那口朴刀亮闪闪的刀面对准了谢蕴的脖子,这位灵动湖三洞主眼睛眨也不眨。

原来并不是因为对黄莺的感情……这个人依旧是铁石心肠,他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却绝不承认自己在感情上所犯下的错误。

罗深大喊道:“你明明没有输,输的人是我!”

谢蕴的回答依旧简短,冰冷,就好像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命令。

“拿刀,杀我!”

林潜在犹豫,但谢蕴坚毅且平静的目光,让他无法抗拒,只好竖起朴刀,架在了谢蕴的脖子上。

“来吧,结束这一切……”

谢蕴抬眼,望向远处的黑夜,静听崖底的水花,他目力极好,耳力极佳。此刻他沉心自然,便融入了自然,他仿佛置身事外,连他自己的性命也漠不关心。

“你没有输!你为何要说谎?”

罗深满心的疑惑,甚至林潜也开始茫然,这两个人先是舍命的搏杀,恨不得随时置对方于死地,但现在两人又争相求死。

江湖名士的心思,当真难以琢磨。

罗深本是不解,但他看见谢蕴决然赴死的表情,他突然间明白过来。

谢蕴是心有愧疚,他在求死!他在寻求解脱!

罗深道:“原来你并不是无情,原来你是爱她的。她死了,所以你活的也毫无意义,所以你宁可死在这里。”

谢蕴抬头,眼眶终于有了波动,他欲言又止。

林潜忽指着地上的蔷薇剑道:“他当然不是无情之人,不然为何他的佩剑上会刻着一朵蔷薇?难道不是睹物思人?”

“蔷薇……”

罗深猛然想起,那绚烂的春天里,他的妹妹黄莺,就曾说过,最喜欢缀满枝头,精致可爱的蔷薇花。

谢蕴终于动容,心底的秘密此刻被人揭开,他脸上有说不出的悲伤。

“你既然爱她,为何不给她一个完美的结局?反而让她心碎,苦苦等你三年,最终香消玉损!”罗深质问道。

谢蕴轻声道:“有个小姑娘,她总喜欢缠着你,围绕在你周围,日日夜夜……直到你厌倦了……”

“所以你就离开了?”

谢蕴皱眉道:“我并没有离开她,是她先离开了我。”

他叹息道:“也许黄莺看出我的厌倦,她走了,而我,则一直呆在灵动湖……”

罗深冷声道:“她虽然走了,也许只是女孩子耍点脾气,你难道不清楚,她希望你去找她?”

谢蕴叹道:“我若懂她的心思,也许就不会让她离开了。”

“更不会现在生死相隔,我只能在剑上刻下一朵蔷薇去怀缅她。”

谢蕴注视着地上的蔷薇剑,眼中满是苦涩,愧疚。

他恨他自己,竟然让一个年轻可爱的女孩殒命……

伏虎罗汉深深看了谢蕴一眼,叹息道:“我看错你了……看错你了……”

他摇头说道:“你并非绝情,你有情义,但只可惜并不是爱情,而是怜悯的意味……”

谢蕴沉默不语,他知道,这一刻,伏虎罗汉总算知道了他的全部。

从前至后,这位灵动湖三洞主根本就不爱黄莺,他有的,至始至终都是对妹妹一样的呵护和同情。

在佩剑上刻上蔷薇,并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愧疚。

黄莺是因为爱而不得,最终香消玉损,但谢蕴对她没有爱。

这是因爱而生的悲剧,但对谢蕴,这是不是他的过错?

在十几年中,谢蕴的良心,已经受到了折磨,并不是他的过错,他却承受了很多。

“这些话,你为何不早些说出来呢?这样我们根本不会兵戎相见!”

罗深脱口而出道,但他说出口,注视着谢蕴的眼睛,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有些话,是说不清楚的。

就像他自己,其实心里隐隐约约知道,并不是谢蕴的过错。

但黄莺是因为他的介绍,才会和谢蕴认识,才有了这一段的孽缘。

罗深自己心里也有莫大的愧疚,他觉得自己对不住黄莺,这份愧疚日夜折磨着他,于是他将所有的责任推到谢蕴身上,认为是他害了黄莺,来求的自己的解脱。

谢蕴岂非也是如此?

通过推卸责任和自我欺瞒,来换得内心的慰藉,解决良心的失衡,这本就是人性!

罗深看向谢蕴,认真道:“所以你答应我的决斗,其实心里早就想好,并不是要杀了我,而是想我杀了你?”

谢蕴苦涩点头,“你约我来此,难道不也是想要假借我手,了断一生?”

他们本就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话已至此,两个人心中都已开明。

两人都没有错,错的是上天,是大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万事万物,不能静心得意,不能遂如人愿。

罗深诚恳向林潜道:“小兄弟,还是要谢谢你了,替我们消除了隔阂,化解了误会!”

林潜摆手道:“是两位前辈自己把话说明白了,我可没做什么。”

罗深笑道:“但也要谢谢你,既没有杀他,也没有杀我。”

林潜拱手道:“晚辈当然不敢对两位前辈下杀手。”

“你若敢出手,现在只怕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突然,谢蕴嘴中冷不丁冒出一句。

“你可知道,为何我和罗深都毫无保留的把自家绝学传授给你?”

林潜转头朝谢蕴望去,他冷冰冰的声音里,突然传来一股宛如寒风的压迫感。

“那是因为,我们彼此的默契。不管你杀了谁,另一方一旦恢复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将你除掉,不管你逃到哪里。因为我们既是仇敌,也是朋友。”

“对待死人,当然不担心他会把秘密泄漏出去!”

林潜心脏骤然收缩,霎时间额头已布满了汗水,惊恐望着谢蕴。

突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

罗深认真道:“你确实该庆幸,没有因为我们给出的条件而蒙蔽了良心,谢蕴说的话可不是在吓你!”

但他又拍了拍林潜的肩膀,笑着道:“不过你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你替我们解除了误会,对我们有恩,我们是不会对你出手的。”

林潜松了口气,谢蕴这时也笑道:“为剑当仁,其实这也是对你的考验,看你有没有恻隐之心。”

倘若没有恻隐之心,即使武功再高,也绝不会成为大侠,对江湖而言,或许反而是一个祸害。

“说说吧,你来这里,来找我们,为了什么?”

谢蕴虽然闭眼,但林潜毫不怀疑,这个灵动湖三洞主,时刻都在观察着自己。

“赤天白鹤告诉我,你们在归心崖崖上,有一场决斗。”

“原来是他。”

罗深皱眉,“这个老东西,嘴里藏不住话。”

林潜道:“我是先找到赤天白鹤,再找到你们,因为我想要你们一起帮我做一件事。”

谢蕴凝眉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三人一同助力?”

林潜摇头道:“错了,是四个人,还有一位星凤婆婆!”

“你还要找她?”

林潜急迫道:“你们知道星凤婆婆的消息?”

罗深摇头道:“赤天白鹤,伏虎罗汉,灵动湖三洞主,星凤婆婆,在我们四人里面,星凤婆婆是最神秘的,就是我们三人也寻不到她。”

谢蕴疑惑道:“你找到我们四人,莫非是要把余龙镇给掀开?”

林潜摇头道:“不,找你们,仅仅是为了对付一个人。”

谢蕴笑道:“那你一定是小题大做,如果只对付一个人的话,不论是我还是罗深,一个人完全够了。”

林潜面色凝重,“但他不是人,来去无踪,仿佛地狱中的使者,只要出现,必然染血!”

谢蕴冷峻道:“是谁?”

“银月刀魔!”

这四个字说出,天上的月光仿佛都更凄寒,一抹下弦月,不知何时已萦绕在归心崖前。

沧澜江,江水滚滚,如云烟雾霭的白浪,冲刷着礁石,发出嘶嘶的声响。

夜已沉寂,星光暗淡,只有银色的月光,此刻与浪花相融。

“赤天白鹤在哪里?”

灌木丛中,不断传来虫鸟的鸣叫。林潜驻足,“苏老前辈说,他就在这里等我,莫非他已先走了?”

幽深的灌木丛里,闪烁着银光。

林潜仔细查看,突然他发现,灌木丛中有着大量的刀片和钢针,银光密布,就好像鹤的羽毛。

“这是……”

“鹤翎羽刀棍!”

的确是鹤翎羽刀棍,但棍子已断成了两截,羽刃完全抛洒了出去。

林潜弯腰,正打算穿过灌木丛,将破碎的鹤翎羽刀棍取回来好好端详,突然,他的手被人一下拉住了。

“等一等!”

夜幕低垂,银月突然变得诡异,阴风呼啸,山雾朦胧。

没有脚步声!

却有一阵细微的,沉重的,拖刀声,远远传入谢蕴的耳中。

诡异的银光下,林潜发现树梢上,竟然遍布血迹!

难道……赤天白鹤已经……

谢蕴和罗深二人突然挟住林潜,飘身退到一处灌木丛后边。

恰恰是在灌木的缝隙里,林潜瞳孔猛然收缩,恐惧布满了他的双眼。

冰凉的手,银白色的刀,刀尖有血,血渍鲜红。

银色的恶魔,在江边游荡!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