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银月两轮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834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时间流逝,每一个呼吸,在林潜看来,都好似从春末到冬至这般漫长。

他已经感觉到,倘若自己再不跳出这凄寒的江水,他的四肢将永远冰冻,他的头脑也将失去思维,根本用不着银月刀魔出手,他已葬身在江水中。

一个时辰……

从灌木丛的诱敌,到江畔白雾中的缠斗,如今他隐匿在沧澜江中,时间不多不少,刚好一个时辰。

按照谢蕴与罗深的说法,一个时辰,利用龙虎归息术,他们的内力可以再次达到巅峰。

他们是否已经恢复过来?是否就在赶来的路上?

蔷薇剑在寒冷的江流中颤抖,这把剑,就是引导谢蕴和罗深的信物。名剑有灵,多年的配合,让谢蕴对蔷薇剑有了天人感应,靠着玄之又玄的气,他一定能找到这里!

带着所有的期待,林潜悬着一颗心,与寒冷,与孤独,与死亡僵持。

但他的等待,只是一片空白。林潜万万想不到,谢蕴和罗深,是不会来救他的。

谢蕴的内力,轻柔而充满活力;罗深则恰好相反,他的内力以刚猛为主,浑身都是大开大合的气概。龙虎相交,两道内力互相运转,他们的气息,也在惊人的攀升。

两人相对而坐,手掌相抵,蒸蒸热气不断从他们手掌间浮起,两人的面色也逐渐红润。

他们正端坐在灌木丛的靠阴侧,周围的树木算是天然的掩体,倘若不是有人特意查看,无论怎样扫视,都绝对发现不了,灌木丛中还藏着两个人。

半个时辰,龙虎归息术的效果远超想象,谢蕴和罗深已经恢复到了八成功力。

其实他们现在就可以散功,但因为对手是银月刀魔,只比赤魔刀祖逊色一些的存在,实力恢复到十成,才是万全之策。

中间没有人打扰,达到巅峰,再过四分之一个时辰即可,谢蕴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罗深眉眼间,似有金光闪烁。

龙虎归息术存在的弊端,是施法时不能被打断,不然就会功亏一篑,期间两个人还会因为逆施内力导致心血倒灌,身受重伤。

但谢蕴没有告诉林潜,他和罗深多年的交情,早已做到心意相通。

即使有人来破坏,他们也可以最快时间散功。

恢复到八成内力,罗深身上再次佛光映照,护体神功罗汉金身施展,浑身都沐浴着坚不可摧的金光。

谢蕴虽没有外炼功夫,但八成的内力,足以让他施展灵动湖的绝学,燕灵指法,即使没有蔷薇剑,他也足够自保。

忽然间,灌木丛发出漱漱的声响,树叶轻摇,在他们背后吹起了一阵风。

冰凉的风,刺骨的风。

吹到人身上,哪怕是有罗汉金身的罗深,也忍不住一个哆嗦。

为何会有风?

月影卓卓,映照在地面上,留下三个影子。

多了一个人!

难怪有风吹来,原来他们背后的灌木丛已经被人推开,正是多出来的那个人。

在这沧澜江畔,深深的密林之中,多出的第三个人会是谁?

没有脚步声,来不及回头,这第三个人已经贴到了他们的后背,他身形缥缈,竟仿佛是鬼魅一般。

银月刀魔?

距离一个时辰还有一炷香的时间,莫非那个小子失败了?

谢蕴和罗深几乎同时转过头看去,清冷的月光完全洒在那人的脸上,直到他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庞完全显露出来,谢蕴和罗深突然松下一口气。

“是你!”

“是我。”

谢蕴的手上早早凝聚了燕灵指力,但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他顿时笑道:“还以为你出了事情,你没事就好。”

罗深也跟着笑道:“就凭你的轻功造诣,有人要杀你,实在是很难。”

那人不苟言笑,脸上表现的异常冰冷,他只是缓缓走到罗深的背后。

谢蕴眉头微蹙,他似乎察觉到了某些异样,面前这个人让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你来了,那更好!快助我们一臂之力,稍后一起去救……”

罗深话未说完,声音突然戛然而止。那人的手掌已经贴在了他的后背,源源不断的内力不断涌向罗深的体内气穴。

只是,这并非是助他调养的内力,而是一股阴冷冰凉,要他命的内力!

“你…………”

罗深绝然想不到,这个人会对他出手。他口中已鲜血狂涌,龙虎归息术刹那间崩溃,谢蕴也一口呛出血来。

幸好他早有戒备,及时断开了和罗深之间的内力联系,没有罗深伤的那么重。但那人紧接着的一掌,一下按在罗深的胸膛,直接破开了罗深的罗汉金身。

罗深中掌昏迷,谢蕴含血朝远处遁去。

灵动湖的身法虽然奇妙,但那人的身法毫不逊色,几乎是眨眼间,黑影已追上了谢蕴,一掌横切向谢蕴的脖颈,谢蕴也昏倒在了地上。

伏虎灵燕,此刻皆已倒下。

林潜还在期盼,殊不知他等待的人面临着和他同样的危机。

江水越发刺骨,他的头脑也愈发昏沉,两眼模糊,只能看见一个白色的世界。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突然搭在他的肩膀上,紧接着将他整个人拉起,来到了岸上。

“罗深?”

“不是罗深,是上官星。”

林潜朦胧中睁开双眼,看到的不是谢蕴与罗深,而是另外两个人。

上官星边上站着的,自然就是韩栋。上官星将林潜抱在地上,转过头撇撇嘴道:“老韩,你让我帮你的忙,我可是做到了,这样我就不欠你的酒钱了。”

“这个自然。”

听到熟悉的声音,林潜才转过头,他看见了韩栋,韩栋也正望着他。

“林兄弟,你体内积蓄寒毒,有些话等会再说不迟。”

说罢,韩栋已坐在了他的身后,双手支撑在他的背上,灼热的内家真气从他手上传入林潜的体内。

但长时间浸泡在冰冷的江水中,林潜体内的经脉几乎结晶,真气输入受到阻塞,韩栋皱眉,倘若他强行疏通血管,也许反而会适得其反。

“上官星!”

“什么事情,老韩?”

“救他!”

上官星一拍手道,“我又和这小子不熟悉,他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要救也是你出手,我不想和陌生的人染上因果。”

“再请一顿酒?”

“好嘞!”

上官星答应的迅速,也许是因为他这辈子注定要和酒纠缠不清。韩栋在后面扶着林潜,上官星手中一闪,指尖已多了八根银针,他再一甩手,八根针便如同天女散花般洒落,正好插在林潜的印堂,风驰,风府,天柱,肩井,至阳,中脘,巨阙八大穴位上。

上官星手中仿佛有奇特的吸引力,他的手轻轻在银针上抚过,针尖便自主的旋转起来。随着银针的旋转深入,林潜感觉五脏六腑开始缓缓腾出热气,周身气穴的刺痛感也逐渐减轻,他的身上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行。

酥酥麻麻的感觉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林潜已经觉着自己的身体不再冰冷僵硬,恰巧这个时候,上官星猛地一拍手,八根银针便整齐的从林潜的八处穴位拔出,恰巧落在上官星的手掌中。

韩栋此时再以真气输入,顿时畅通无阻,很快替林潜疏通了奇经八脉。

林潜恢复过来,对韩栋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找到我的?”

韩栋还未开口,上官星已抢着道:“老韩是想来找你,但真正找到你,还是靠我上官星。”

林潜竖眉,再次疑惑问道:“你又怎么知道,我会藏在沧澜江里?”

上官星眨眨眼睛,伸手捂住嘴巴,突然哈了一口气,大声笑道:“因为我是无所不知的上官星,我的神奇,就如同我会针灸治好你的寒毒一样。”

韩栋亦满脸疑惑,对林潜问道:“你不是跟苏如鹤一起,去归心崖寻找灵动湖三洞主与伏虎罗汉?怎么不见他们三人,只有你一人单单呆在这里?”

林潜摇头道:“此事说来话长……”

他抬头望向灌木丛中,自言自语道:“我也正奇怪,一个时辰早就过去,为何他们两人毫无动静?”

韩栋迎向林潜的目光,疑惑道:“什么两人?我们一路走来,根本就是一个人也没有见着!”

林潜猛然转身,盯着韩栋的眼睛问道:“你说你一个人也没有见到,连灌木丛里也没有人?”

“没有!”

林潜心中对韩栋的猜疑,此刻又浮了出来,明明谢蕴和罗深二人就在丛林里,他为什么要说没见到人?

林潜不再追问,他突然想起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银月刀魔在哪里?从他跳入沧澜江的那一刻,林潜就一直感觉到,江边有一双阴冷的目光一直在沧澜江面徘徊。

“难道你们没有见着银月刀魔?”

听到银月刀魔四个字,上官星立刻闭上了嘴,但他的眼眸中却满是惊恐。

出乎林潜的意料,韩栋的脸色也十分古怪,他先是扫了林潜一眼,接着与上官星面面相觑。

林潜叹息道:“我一路遮遮掩掩,最后躲进沧澜江,都是在逃避银月刀魔的追杀,我身上的伤痕也是拜他所赐。”

“这不可能!”

韩栋睁大双眼,注视着林潜的眼睛,再次大声喊道:“你一定记错了,这不可能!”

上官星因为恐惧,已经缩在了韩栋的身后,但他的目光,还是停留在林潜的脸上。

林潜皱眉道:“我绝不会记错,我与银月刀魔亲手交战,岂会有假?”

韩栋垂首,神色古怪道:“林兄弟……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

林潜质问道:“实在是什么?”

“银月刀魔……我们也是亲眼所见,他今晚就出现在余龙镇上,血染长街,众目睽睽!”

“什么时候到事?”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

夜晚的迷雾沉沉,银月挂在天上,有说不出来的诡异。

天上只有一轮银月,决计不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地方。

但地上的银月,今夜却出现了两轮。

沧澜江畔,余龙镇中,银月刀魔在这两个地方同时出现。

他的手上,也都沾满了鲜血。真实,恐怖的血液!

他是人,不是恶魔,不是幻影,但如此离奇,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偏偏就这么发生了。

惨淡的疑云,笼罩在银光闪烁的月夜中。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