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猜疑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72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林潜环顾四周,灌木丛一片狼藉,没有谢蕴和罗深的身影。

伏虎罗汉和灵动湖三洞主,在林潜的眼里,他们绝不是那种背信弃义,能做出抛弃朋友,选择自己逃生的人。

因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生死已经看淡。信义,爱情,友情,早就超过了他们的生命。

但既然如此,为何一个时辰之约,他们没有履行,连同他们的人也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林潜叹息道:“我是在想不通,他们为何抛下我,当初他们可是宁死也要挡在我前面的。”

韩栋道:“人前人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也许他们突然觉得,自己的命比较值钱?”

林潜摇头道:“不会的,我不相信。”

韩栋微微颔首,斜起嘴角,不屑道:“就和赤天白鹤一样,他们虽然成名许久,但现在说不定早已经名不副实了,对于这条老命,他们格外珍惜着呢!”

林潜狠狠瞪了韩栋一眼,“赤天白鹤他老人家,这么大年纪还答应和我们一起对付银月刀魔,你怎能这样想他?”

韩栋眼中精光闪过,回了林潜一眼,淡淡道:“他真的诚心帮助你?那他的人呢?我怎么一路上都没有见着他?”

林潜黯然道:“我猜测,赤天白鹤他老人家已经遭到了毒手,现在还是生死未卜。”

“这也是你的猜测而已,也许他是怯战,也许他根本没想着帮你,是自己躲了起来!”

林潜闻言,突然心里憋了一股子火,他不清楚韩栋为何一直盯着赤天白鹤,难道就是因为潇雅阁的那个晚上?韩栋怎能将私人的恩怨强加到事情真相上!

“韩镖师!上次苏家确实冒犯了你,但这跟今晚丝毫没有关系!”

林潜冷声道,他本是尊敬韩栋,嘴上一直说韩大哥,但现在突然改口,因为他的内心,突然对韩栋有了一丝抵触,尽管韩栋今晚又救了他。

韩栋被林潜无故吼了一声,面上显得又些通红,他尴尬的搓搓手,背过身去,转移自己的视线。

林潜又看见了满脸笑意的上官星,他悠闲自在的站在韩栋身后,像看戏一般看着林潜和韩栋两人。

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色,一下子勾起林潜心中的不满,就仿佛这一夜的不顺利,都是他这个人带来的。

“你不是号称天下无所不知?你来说说,他们两人会在哪里?”

上官星挑着眉头,哼哼道:“我虽然是天下无所不知,但我也知道,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有些别人的事情我根本管不着。”

“我看你是徒有虚名,自吹自擂。”

上官星不以为意,哈哈笑道:“徒有虚名我不确定,自吹自擂倒是我最喜欢干的事。”

林潜不再和此人拌嘴,因为这根本毫无意义。

他在想,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并不是谢蕴和罗深主动走的,而是迫不得已?

也许就在这片灌木丛,在他离开过后,这里又发生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

林潜开始着眼四周的痕迹,就像赤天白鹤留下的血渍和残破的鹤翎羽刀棍,如果谢蕴和罗深遭遇了什么,他们也一定会留下什么痕迹才对。

林潜走到一棵树后,突然发现树底下有一块阴影月光照射在上面有些不均匀。

他走过去,蹲下仔细看,地上竟然被人一横一竖划了个‘十’字。

这是什么含义?

林潜注视着这个十字思索,韩栋眼见林潜蹲在树底下一动不动,以为发生了什么,连忙凑过去,他也发现了这个十字。

韩栋道:“你觉得,这是他们两人留下的提示?”

林潜点头,他突然转过脸看向韩栋,问道:“一个十字,你觉着会是什么含义?”

韩栋握紧拳头又松开,他的食指在手心不断比划,“看得出这个字还没有写完,只是一个残缺的字符。”

林潜也赞同,因为这个十字一横写的很长,而竖却写的很短,好像突然就没了力气。

韩栋又道:“留下字符,最可能是指人,但也许是某个地方也说不定。”

林潜直言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韩栋托腮沉思,“我在想,赤天白鹤的赤字,不就先有一个十字?青天府的青字,也有个十字……”

林潜打断他道:“你是说,谢蕴和罗深的失踪,和青天府赤天白鹤有关?”

“我这只是猜测……”

韩栋翻了翻眼睛道:“你看,那苏如鹤正好在这里失踪了,他的赤天白鹤赤字,又正好是十字起笔,正好让我联想到……”

林潜冷冷插嘴道:“你为何总要将祸水往赤天白鹤老人家身上引?我说过,他现在生死未卜,说不定他人都已经死了!请你尊重他!”

韩栋尴尬咳嗽几声,闭嘴不言。

林潜仰望夜空,星光暗淡,月光如华,只是他的内心却一片迷茫。原本还有谢蕴和罗深在身边,但此刻又只剩下他孤单的一个人。至于韩栋,林潜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自从他开始对韩栋产生怀疑,他越发觉得韩栋的言行举止有些反常,甚至和初见时判若两人。

“我还是要去一趟青天府。”

“你受了伤,这次我陪你去吧。”韩栋担忧道。

“不!”

林潜立即道:“你不用去,我一个人去就行。”

韩栋惊道:“怎么……”

林潜连忙摆手道:“因为苏如鹤前辈的缘故,他的情况我还是要和他的儿子苏至之说清楚,韩镖师你和他不和,你就不必去了。”

韩栋叹气道:“那好吧,那我和上官星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说罢,他朝上官星招招手,便走向树林的另一侧。上官星跟在后面,朝林潜点了点自己的额头,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也消失在了树林尽头。

林潜孤身一人,离开了沧澜江畔,便向着青天府的位置赶去。

有一件事情,他一直藏在心中,对于韩栋只字未提。

关于十字,韩栋想到的是青天府,是赤天白鹤,但他自己也忽略了一点。

他自己名字中的韩字,开头笔画也是一个十字。

林潜甚至有些怀疑,会不会韩栋与谢蕴,罗深原本就认识……

对于韩栋,林潜虽然不忍心怀疑他,但心里现在也难以完全信任他了。

青天府,竹林寂寥,风吹竹动,宛若一层碧波荡漾。

这里依旧宁静,即使他的主人遭逢大变。

林潜上前,轻轻敲响青天府的大门,但这一次门却没有立马打开,他等了许久,才听见门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开门的不是管事墨丁,而是苏至之亲自来开门。

“是你!”

苏至之打量着林潜,询问道:“我父亲呢?我父亲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你的父亲……”

苏至之将门揽开,朝林潜招手示意道:“先进来说话吧!”

林潜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至之的话,他只好道:“我和赤天白鹤老前辈在归心崖就分开了,后来我就再没有见到他。”

苏至之点头道:“也许父亲他有自己的事情。”

他又朝林潜笑道:“父亲年纪大了,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我也是知道的,他的功夫已经大不如从前。即使他再勤加练习,身体机能和反应还是跟不上头脑,这也是名侠老后普遍的忧愁吧。”

林潜叹息道:“英雄迟暮,的确是人生一大伤感之事。”

苏至之感慨道:“是啊,所以趁年轻才要好好珍惜当下,年轻时就闯出一片天地来。”

林潜笑道:“像你这样的名门之后,应该很好发展的。”

苏至之摇头道:“在别人眼里的确如此,但事实上,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无法超过我的父亲,我活着,完全就像是父亲的影子……”

他说话时,林潜主意到,苏至之的眼中满是不甘和落寞。

苏至之突然笑道:“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突然话就多了起来。”

林潜亦笑道:“也许是年龄相仿吧。”

“对了……”

林潜突然疑惑问道:“你们这里的管家,就是那个叫墨丁的老人,今天怎么没有看见他?”

苏至之答道:“你说墨丁?他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已经告老还乡了。”

“哦……原来这样。”

林潜突然拉住苏至之的衣袖,将他拉到自己的身边,低声说道:“对了,其实我过来,是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林兄弟但说无妨。”

“是关于韩栋……”

林潜只是苏至之的眼睛问道:“那天,是你去潇雅阁,将他带回来的吧。”

苏至之抱歉道:“韩镖师是你的朋友,那天也是有误会在前,实在是多有得罪,无意冒犯了他。”

“我不是问这个!”

林潜突然大喊了一句,他看到苏至之疑惑的目光,尴尬的咳嗽几声,继续问道:“我是想知道,你见到他的时候,他状态怎么样,身边还有谁?”

苏至之仔细琢磨,回想片刻,缓缓道:“我记得……那天他喝酒喝的很醉,他正搂着一位姑娘在潇雅阁的潇湘房……他们还很亲昵。”

林潜追问道:“只有他和一位姑娘吗?难道没有别人?”

苏至之道:“房间里面很暗,我看的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确定。”

林潜又问道:“你进去的时候,韩栋真的只是和姑娘在卿卿我我,他没在做其他事?”

“没有!”

苏至之笑道:“韩镖师当时的表情,就好像到了仙宫一般,飘飘欲仙,他的眼睛几乎要长在了姑娘的身上,情不自已。我想所以后来他才这么记恨我。”

林潜叹了口气道:“好罢,我知道了。”

苏至之的这番话,并不能完全打消林潜对韩栋的猜疑,但至少那一夜与银月刀魔串通的不是他。

银月刀魔背后,究竟有谁?韩栋是否就是暗藏在林潜边上的内鬼,谁又带走了谢蕴与罗深,赤天白鹤究竟是死是活,两轮银月又是怎么回事?星凤婆婆会在哪里?

层层疑团占据林潜的头脑,让他几乎要崩溃。

但他忍受着,因为他知道,这是折磨,也是一种磨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