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指路明灯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936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这个时候,从内院的屋里,突然走出一个女人。

她梳着长发髻,鼻梁高挑,凤眼有神,嘴唇朱红。她的腰比柳枝还要细,她的腿,就像是一汪弯弯的的春水。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出尘的仙子。

唯一美中不足的,只是她的年龄。

她的额角有一丝丝轻微的皱纹,正是这些褶皱,在她的美丽上刻下了年轮。

但毋庸置疑,她现在依旧很美很神秘,她年轻时就更漂亮了。

林潜张口却哑然,看着面前走出来的这位黑衣妇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这位妇人快步走来,已经走到了林潜和苏至之两人中间。

“这是你的母亲?”

“不……不是……”

妇人突然笑道:“我不是他的母亲,因为我是他的婆婆。”

“婆婆?可是你看上去最多也就……”

林潜突然住嘴了,不是他说不下去,而是一根纤细的手指,已经放在了他的嘴唇上,一丝温热的感觉,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永远不要在女人面前说出她的年龄,不管你是知道还是猜测。”

妇人把手指移开,林潜已经尴尬的满脸通红。

“唔……知道了。”

妇人笑道:“这才像话,以前没有人教你,现在婆婆教给你这个道理也是一样的,不过你得记住才行。”

“唔……记住了。”

妇人伸手摸摸林潜的脑袋道:“不错,这才是好孩子。”

林潜赶忙往后退开一步,满脸恐惧,眼睛看向苏至之,眼神询问他,为什么有这样一个奇怪又年轻的婆婆。

苏至之摊手道:“她并不是我的亲婆婆,只是凑巧辈分比较大而已。”

妇人眨眼道:“难道一定要亲婆婆才是婆婆?是我平时没有疼爱你,还是对你缺少了关心?让你这么生疏?”

苏至之脸上立刻露出了和林潜一样恐惧的神色,慌张道:“好婆婆,你对我太好,我感激不尽!”

林潜躲在一旁,盯着妇人的脸打量一番,疑惑道:“你这么漂亮,辈分却极高,还总喜欢当别人的婆婆,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凤可欣。”

“凤可欣?你的名字?”林潜问道。

“是凤可欣婆婆,下次见面要这么喊,当然,你直接叫我婆婆我也不介意。”

林潜哑然,对面前这个奇怪的妇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既然在青天府做客,现在又走出来做什么?”

凤可欣眨眼道:“找你!”

“找我?”

林潜不明所以,疑惑问道:“我跟……婆婆你,今日才第一次见面,根本不认识,你找我做什么?”

“因为是你先要找我的呀!”

林潜脸上更加茫然,暗自寻思道:“我什么时候想要找过你?”

这个时候,苏至之站在一旁,突然用胳膊肘点了点林潜点腰,轻声道:“你难道还没有反应过来,凤可欣……这个名字你难道不熟悉?”

林潜在自己心中又默念了一遍妇人的名字,经过苏至之的提醒,他若再不明白过来,便是傻瓜了。

林潜失声道:“你是星凤婆婆!”

凤可欣点头承认道:“是我。”

林潜满脸的不可思议,星凤婆婆,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美妇人,难怪她总喜欢别人喊她婆婆,以她成名江湖的名望辈分,别人喊上她一声婆婆,只怕都是心甘情愿,以为自己积累了三辈子的福分。

“眼有金珠,耳有翡翠,浑身珠光宝气,一手雕凤拐杖,千机百变的星凤婆婆……”林潜上下扫视,忍不住道:“这好像不太符合啊!”

凤可欣没好气道:“你嘴上说的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林潜支支吾吾道:“是一位老前辈。”

“他难道亲眼见过我?我看他也只不过是道听途说。听到别人的描述就盖棺定论了。”凤可欣满脸鄙夷。

林潜不敢回嘴,但又听凤可欣掩嘴笑道:“可是他有一句话没说错,千机百变,正是我。那珠光宝气的样子,是我上次化妆成一个老妇,出现在江陵,也许我的样子就是那次传出来的。”

林潜道:“他还有句话也没说错。”

凤可欣皱眉,“什么话?”

林潜道:“他说你嘴碎,爱说话,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凤可欣不温不火道:“这叫善解人意,喜欢和别人交流,不是嘴碎,婆婆今天再教你一个道理。“

林潜忽问道:“你既然是星凤婆婆,为什么会在青天府?赤天白鹤老前辈说过,他与你一点也不熟悉!”

凤可欣冷笑道:“他这么说?”

“我们的确不认识,那个秃毛鸡贼,我怎么会认识他?”

苏至之一脸尴尬,听人当面这么讲他的父亲,本来很恼怒,但说的人是比他父亲还高一辈的星凤婆婆,他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林潜咳嗽几声,连忙转移话题道:“我是要来找你的,但你先说说,你为何要来找我?”

凤可欣盯着林潜的脸,突然扑哧一笑道:“你这个人,怎么有一点傻里傻气的,一点也不聪明!”

林潜皱眉,冷声道:“我又怎么了?”

凤可欣道:“难道你现在不是有满心的疑惑,需要一个人当你的指路明灯,替你指出方向,为你排忧解难?”

林潜猛然抬头,凤可欣美眸微睁,正笑意盈盈的望着他。

“这个人是你?”

“好巧不巧,这个人偏偏就是我,也只有我,才好心肠的愿意,这个时候跳出来,勉强帮你一下。”

林潜又问道:“那你为什么愿意出面帮我呢,我们根本不认识,难道就因为一声婆婆?”

凤可欣眨眼道:“一句婆婆,既然都当了你的长辈,当然要好好帮你一把。”

不过见林潜并不理睬她,凤可欣缓缓道:“其实我是不愿意你输的太惨,因为你…………”

凤可欣咂咂嘴,嘴角歪到一边,又犹豫了一下,最好才道:“我……换个说法你也许能懂,你本来只是一个局外人,但有人却将你牵扯进来,把你当作了棋子,现在呢,因为另一个人的缘故,你又从棋子变成了棋手。只不过你本来就是棋子,视野太小,根本看不清棋局,即使要下棋,也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所以你现在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林潜道:“我懂了,银月刀魔不止是银月刀魔,他背后有一局棋。”

凤可欣称赞道:“看来你还不太笨,你是个聪明的傻子。”

林潜兴奋道:“我所有的疑惑,你都能替我解答?”

凤可欣突然变色,嗔怒骂道:“笨蛋!刚刚白夸你了!都说了你是棋手,我若完全告诉你怎么做,还用的着你来下棋?”

她接着又叹息道:“因为我的缘故,身在江湖,有些话我是不能直说的,会触碰到因果。”

“你要记着,我是指路的明灯,不是佛前给人解惑的菩提。”

林潜问道:“那我怎么个提问法?”

凤可欣抿嘴思索,她道:“这样……由我来先提问你,你仔细思考,看看是否有启发!然后我再指点你!“

林潜点头,朝着凤可欣作揖道:“多谢婆婆指点了。”

凤可欣认真道:“首先第一点你已经想到了,银月刀魔不单单是刀魔,他是一场局。那你想,是什么人布下的棋局?他又为了什么?”

不待林潜作答,凤可欣又问道:“既然下棋,一定有黑白双子,在余龙镇,你所见的两方势力有谁呢?”

林潜不语,沉浸在凤可欣的话中,细细品味。

凤可欣也不着急,就一直微笑着等待,直到林潜再次抬起头,他的眼中有光芒闪过,凤可欣才继续说道。

“你想要寻找余龙镇的四人,让他们助你一臂之力,替你除掉银月刀魔,但为什么失败了呢?”

林潜叹息道:“不知为何,感觉背后总有人快我一步,他好像完全知道我的计划。”

“所以呢?”

林潜深意道:“我怀疑在我身边有内鬼,暴露我的行踪,泄露我的计划,但……还不确定是谁……”

凤可欣问道:“为什么他总是先你一步,既然你知道有这个藏在阴影中的人,你怎么不能猜测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林潜摇头道:“我根本不知道……”

凤可欣追问道:“他为什么阻止你?”

“因为他不想银月刀魔死!”

林潜突然眼中有精光闪过,他脑中干涸的思绪,忽而下了一场及时雨,如降甘露。

“你的意思是,银月刀魔本身,对于这场棋局就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他的死活至关重要!”

凤可欣不答,只是继续问道:“世上不可能有两轮圆月,所以你也该知道,同一时间,不可能会出现两个银月刀魔。”

“那当然是有人假扮的,一真一假。”

“既然有假的,他肯定有自己的目的,他为何要假扮,他又是演给谁看的?”

林潜的眼前,随着凤可欣的话,又缓缓铺展开一条光明大道来。

在沧澜江畔,他与银月刀魔单独厮杀,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林潜确信,银月刀魔对他是动了杀心。所以和他一起的银月刀魔一定是真的,因为一个假的银月刀魔,没有必要演一场没有观众的独角戏。

既然这样,那按照韩栋的话,出现在余龙镇的刀魔就是假的。他有什么意图,为了演给谁看?那当时不在场的人,就都有了嫌疑……

凤可欣注视着林潜的脸,看到他的眉头逐渐舒展,他的脸上也不再暗淡无光,而是有了神采。

“看来你想通了一些,还需不需要我仔细解释?”

林潜摆手道:“不必了,这场有意思的棋局,我想自己慢慢解开。”

凤可欣补充道:“有些事情你现在想不通,这是暂时的,因为棋局才下了一半,后手都没有浮现。等一些人出现,一些棋子摆放到特定位置上,真相才会浮出水面,但前提是你有耐心等到那一刻!”

林潜点头道:“我会的。”

凤可欣微笑,似乎很欣喜林潜的表现。她朝着林潜招招手,转过身便往屋子里走去。

她婀娜的背影融在月光下,像是一盏摇晃的明灯。再眨眼时,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中。

不过她的临别话语还是随风飘来。

“有些话,我本还想和你细说,但现在看来不必了。另外有人想亲自和你讲清楚。”

林潜转过身,却看到在青天府的竹林中,一人头戴斗笠,正倚在竹节上,看不清他的脸。

林潜目光投来,这个人突然压低斗笠,身影如风,一下子就朝院外奔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