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剑斩惊刀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428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林潜面无血色,听到秦磨这般强横话语,只是挂起嘴角,单单吐出了两个字。

“好啊。”

雷声大雨点小,秦磨长老如此强势的作态就像石子丢进大海,丝毫没有波澜,这让原本想看林潜惊慌失措的惊刀门的弟子们一阵失落。

不过,这两字传到秦磨耳中,顿时让他心头一跳。

但如今的局势,已经顾不得什么变数,秦磨大喝一声,使出一招神鬼推磨,重刀夹杂呼呼的风声,便向倚剑撑在地上的林潜攻去。

轰!断头刀斩落,谁想到,竟是打在了一片虚影之上。

秦磨赶忙抬头,只见头顶一阵风雷之声,突然出现了数十把剑影在他眼前纷飞。

秦磨凭借经验,赶忙举起断头刀,架在头顶,剑影之中,果然林潜手持长剑,一剑递出。

秦磨大吼一声,以刀面挥击,谁想林潜凌空一跃,整个人带动铁剑旋转,竟然停滞在空中。

暗觉不妙,秦磨连忙回刀防守,但已经迟了,只见林潜左手持剑,右手作引,从天而降,竟然从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向一齐攻来。这一剑招,与先前相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秦磨感觉心口一寒,胡乱之下,根据上一招的比试,慌忙中举刀护住背部。

然而,只见背部的剑影突然闪动,六道剑身齐齐化一,林潜倚剑撑在地上,突然一个急冲,一把铁剑已经悬停在了秦磨的脖颈之上。

“你输了。”林潜淡然道。

“我……我输了。”直到这一刻,秦磨才从那惊天剑招中反应过来。场下剑门弟子顿时一阵欢呼,而薛常在台下也是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想,林潜会突然使出这一招惊为天人的剑招。

秦磨闭上眼睛,默默回想,这一剑招,无论是速度,精准,招式变换,剑法玄妙,都是上乘,就算自己做好准备,也是万万接不下,这是境界上的压制。

秦磨猛然睁眼,“你的九天引剑诀不是第六层,而是第七层!”

“是。”林潜大方承认。

“原来如此。”秦磨感慨不已,但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激动,指着林潜不屑怒骂。

“既然阁下剑法如此高深,又有刘有才的内力支柱,为何不一剑胜了老夫,反而在这台上磨磨蹭蹭,最后才拿出真本事来,让老夫一再受辱!”

“非也,非也。”

林潜笑着朝秦磨摆手,“我刘师哥从来没有传我内力。而我,论内功的话,鸿蒙心法只有第二层的修为,只能在剑招上胜过秦长老。”

“什么?”此话一语惊雷,如晴天霹雳在秦磨,薛常,和一干惊刀门弟子心中炸响。

秦磨瞪大眼睛,满是不解:“那为何,我门主说,刘门主将他的内力传给了你?”

“为什么?哼,那自然是我故意误导他的!”林潜猛地一甩衣袖,看着薛常傲然道。

“你………………”薛常捂住心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以为是,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林潜指着薛常毫不客气道。

“从我一出关,你们就得到消息,兴师动众的上山,我就知道,我们剑门中,必定有你们惊刀门安插的门徒。”

“于是我就将计就计,从草木皆兵阵开始,让你一步步上当。”

林潜捂住胸口,略微停顿休息,接着道:“薛门主你看我胸有成竹的样子,定然会起疑心吧,于是不免要从破关想起。”

“草木皆兵阵,剑门传言,是师兄为了让我突破鸿蒙心法三层所设,于是你就猜想,我的内力,是否达到了第三层或者更高。”

林潜看了眼台下微笑的刘有才,又说道:“只是你经验老道,一年之内突破多层境界你定然怀疑,于是我多次在大殿上与师哥秘谈,就是为了让你猜测,草木皆兵阵只是个幌子,真相是刘有才把内力传给了我。”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也把我九天引剑诀突破了第七层的事告诉了师兄,他也想不到一年里我碰都没碰鸿蒙心法,而是选择的复杂百倍的九天引剑诀第七层,这是关键。于是我们就商定了靠剑法取胜的计策。”

“不错。”刘有才也转过头来,对着林潜目露赞许。

薛常脸色难看至极,骂道:“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工于心计。”

林潜哈哈笑道:“当然,区区和我师兄秘谈几句,你也只是心存猜疑,于是比武之时,我全力出招,只攻不守,让你和秦长老更加确信,我是有刘师兄的内力傍身,才如此大胆。甚至后面不惜受伤,也要速战速决,更是让你坚信这一点。

但我提出只凭剑招取胜,其他人会以为我是年少轻狂,你惊刀门门主,心里却会有所怀疑。”

薛常沉声道:“不错,当时我的确觉得有什么不对,却说不清楚。”

林潜朝着刘有才拜了一拜,道:“这个时候,就是我师哥发挥作用了。他与你谈条件,装作败局已定,于是你心里会想,刘有才传给林潜的内力用不上了,必输无疑,他才会低下脸来与你谈条件。”

薛常转头看向刘有才,望着他那笑意盈盈的脸,怒道:“原来你一直在演戏!”

刘有才哈哈大笑,“我还担心我演得不好呢,幸亏卫箫一直配合我。不过卫箫,我与林师弟的谈话,除了我们两人无人知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卫箫眨眨眼睛,看了林潜一眼,突然噗嗤一笑道:“我本来是不知道的,但我看林师弟第二招剑招,待那秦长老侧面用刀背攻杀过来,我剑门九天引剑诀里明明有一招——白瀑倒悬可以反攻,但师弟却选择了与秦长老两败俱伤的法子,我便知道,师弟是在演戏了。”

薛常脸上铁青,上前拱手,冷声道:“同门师兄妹一场戏,惊刀门输的不冤枉!”

刘有才上前一把扶住薛常,回了一礼温和道:“林潜在天涯酒楼做的事,确实是大伤惊刀门的颜面。不过贵派上门索要我师弟,也有些无理了,所以鄙人才和林潜配合,做此下策。”

刘有才突然拍拍薛常的肩膀,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担心什么,“你放心,薛门主,今日惊刀门战败的事情,我剑门一个字都不会对外吐露,绝不影响你们的声誉。”

薛常脸色缓和下来,朝着刘有才拜谢道:“那就多谢刘门主了。”

刘有才笑道:“来者是客,惊刀门今日跋涉前来,不如在此地吃过再走?”

薛常朝惊刀门众弟子挥手示意,深深的看了林潜一眼,道:“不用了!剑门的饭菜,我惊刀门消受不起!我们走!”

秦磨正欲走下试武台,突然转身看向林潜,正色道:“林潜小子,你可否告知我,最后那一剑招叫什么名字?老夫日后回想起来,也能清楚自己是败在了哪一招之下。”

林潜眨眨眼道:“这招是我从九天引剑诀第七层里面自己悟出来的,暂时还没有名字。”

“原来是自己悟招,果然是天资聪颖,老夫输的心服口服。”秦磨说罢便转身离去。

“等一下!”林潜突然上前,叫住秦磨,道:“虽然此招没有名字,但今日这番应景用出来,我已给它想了个好名。”

“哦?”

“就叫——挥剑斩惊刀!”

“哈哈哈哈……”秦磨放声大笑,身影越发佝偻,笑声中止不尽的凄凉,“好一个挥剑斩惊刀,好一个挥剑斩惊刀啊…………,老夫记下了,就此再会!”

目送惊刀门渐渐离去,林潜走下试武台,突然身边传来关切的声音道:“小师叔,你要不要紧呐,可担心死我了。”

林潜看去,原来是羽衣,雨萱,还有玥如三人。

羽衣眼角通红,显然刚刚哭过,但看到小师叔得胜归来,而且赢的那么气派,那么威武,她立马破涕为笑。

“小师叔,以后这种赢定了的比试,可一定要先告诉羽衣啊,要不然我会担心死的。”

“羽衣,小师叔刚刚受了伤,要立刻包扎,这些话你待会再说。”

雨萱从后面赶来,在怀里掏出疗伤药,还有包扎的棉布,她通红的脸上汗水直滴下来,一看就是跑了好远的路回去取的药。

“雨萱,辛苦你了……我……”

“小师叔你不要动,不然又要流血了。”雨萱撕下一块棉布,替林潜缠在左手胳膊上,这里被秦磨的重刀狠狠的拍了一下,手肘破了个大口子。

林潜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强撑到现在,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只好躺着,任由雨萱,羽衣,玥如三人给自己处理伤口。

幸亏是打赢了啊,不然被那些惊刀门的人掠到惊刀门去,吃苦头不说,这几个温柔漂亮体贴的师侄女,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林潜正暗自庆幸着,忽然只听人群中有人高喊一声:“不管是输是赢,今天你剑门的小师叔,我惊刀门是要定了!”

林潜只见眼前一黑,一道黑影瞬间扑到自己面前,推开羽衣雨萱等人,将自己一把拉起背在背上,一个疾步踏上屋顶,三下两下就远遁而去。

事情发生在数息之间,便是刘有才与卫箫也来不及反应。听到众人耳中的只有三个字:

惊刀门!

卫箫握紧拳头,怒目而视,眼睛紧紧盯着远遁而去的黑色背影。

“你敢掳我师弟,我剑门就敢灭你惊刀满门!”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