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隔墙有耳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612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这个突然出现在修竹林里的斗笠客,究竟是谁?他难道就是凤可欣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林潜没有迟疑,当下告别苏至之,便翻身冲出门墙,朝人影追逐去。

林潜赶至长街,那人已行至长街的拐角,但说也奇怪,他的身法飘渺如风,行走如云,一看便是轻功极为出色的人。

但恰恰是这样一位人,他身形移动,似快又似静止,虽然身法令人捉摸不透,但林潜总能跟上他。

林潜默默跟在后边,他心中已经明了,这个人是有意要自己追随,但他又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

灯火忽明忽暗,长街寂寥,街上无人,但眼前的景象,林潜逐渐熟悉,这里就是他第一次来到余龙镇经过的地方。

他也隐隐猜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更猜到了和此行有关的那个人。

悦来楼!徐风都!

斗笠客是徐风都,但为什么他要带着斗笠,难道害怕别人看到他的面目?他引自己来到悦来楼,是不是有重要的话要对自己说?

林潜心中波涛汹涌,他亦有话要对徐风都说,这几天中的浪潮澎湃,风起云涌,绝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道明的。这几天实在发生了太多!

当然,林潜还要向他要一个解释,为什么徐风都一下子消失了这么多天,还有,赤天白鹤为什么说,从来没有在风徊长老里听过他的名字,徐风都到底是谁?

斗笠客只身站在悦来楼前,他并没有走进去,而是站的笔直,他身上的衣袍在晚风中猎猎作响。

林潜一闪身就贴到了斗笠客的身后,他心中的疑惑,让他没有思考,伸手就朝面前之人带着的斗笠扯去。

但他的手只是停在了半空中,他紧紧摸到了一拳空气。斗笠客身形一颤,看似静止,其实一瞬间整个人旋转了一周,他的头偏转又仰起,他的手微微压低了斗笠。

似乎他无论何时都不想被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但恰巧的是,就在他的转身中,林潜虽然未能摘下他的斗笠,却偏偏从他的斗笠下看到一双眼睛和一条脸上的疤痕。

眼睛是深沉的,埋藏了不少的秘密,脸上的疤痕狭长,就好像是一道血色印记,见证了他的江湖风雨。

但林潜此刻已经知道,自己是猜错了,这个人并不是徐风都。

他是谁?在林潜心目中,完全没有这个人的一丁点印象。

是他要找到自己,和星凤婆婆一样的陌生人,他究竟要对自己说什么?为何他要带着斗笠,不让自己看到他的真容?

人带斗笠,如果不是为了遮风挡雨,一定就是为了掩藏自己的面目身份,保持一种独有的神秘,他显然是属于后者。而林潜作为曾经的,现在的藏剑,他自己也深谙这个道理。

同时他也知道,贸然去揭下一个人的斗笠,尤其是一个被人压的很低的斗笠,是极其愚蠢的,也是不必要的。

林潜为自己的冲动而懊悔,他向面前之人拱手抱拳,垂首道:“抱歉,我认错了人,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那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抬起了一只手,伸向悦来楼的里边,但他的人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外面。

林潜默默打量着他,但斗笠客丝毫不在意,他的身子就好像是在风吹雨打中腐败的岩石,不管什么动静都不能引起他丝毫的回应。

林潜注意他的手势,心中暗道:“难道这个人,并不是他有话要说,他只是单单为了将我带到这里?说话的人,莫非在里边?”

他满面迟疑,但斗笠客挥出的手迟迟不放下,就如同固定在了空气中。无论林潜怎么再和他招手交流,他都仿佛一个瞎子聋子,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林潜只好往悦来楼里去。

走进悦来楼,不需要人指引,林潜不由自主的就往二楼上去,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房间。

当然,他每次回房,都会情不自禁往边上房间撇一眼,那里是他和徐风都,和小慧初次见面的地方,只是可惜,每次回应他的都是失望。

但是今日,这间房的房门紧闭,最要紧的,是房门底下透出了一丝温润的光亮。

这种熟悉的温和明亮的感觉,就是徐风都的为人,给人最直观的感受,难道他在这里?

但林潜又想到,也许是来了新的房客,比较房间空了,总会有新的人占房。

但他还是忍不住去敲门,门未锁,他便轻轻推门走了进去,他看见了一个人。

是一个长身玉立,背负长剑,穿着黑色衣袍,让他感到熟悉温馨的老人,正是徐风都。

但眼前的徐风都,却又和初见时不一样,林潜惊奇的发现,徐风都不再仙风道骨,如清风般明朗,他的脸上竟然布满了苍老和疲倦,还有一丝难以置信的愁容。

“徐爷爷……”

徐风都刚刚还在低着头,他的眼中有莫名的忧愁,即使林潜推开门,他还在想自己的心事。直到林潜出声喊他,他才回过神来。

“你来了啊……”徐风都重拾笑意,但任谁见了,都能一眼看出,这张笑脸是多么的勉强。

“来了就坐吧。”徐风都随手指了指桌边上的椅子,“是沈追把你带到这里的吧。”

“沈追?”林潜兀自琢磨,这是谁?但他很快就想到,岂非就是楼下那个宛若雕塑一般的男人?

原来真的是徐风都找到自己,看来他的猜测,虽然猜错了过程,至少是对了结果。

“他在楼下等,没有上来。”

徐风都微微点头,他道:“既然来了,时间紧迫,有些话我便与你直说了,你要好好记住。”

林潜闻言,突然脸色一变。并不是徐风都的话里古怪,而是徐风都的表情,以及眼神,都让他感到莫名的怪异。

徐风都走上前,将房门紧紧关好,紧接着,他便做了一个令林潜感到匪夷所思的动作。

他先是走到一侧的墙边上,将双手靠近墙沿,手指轻微的凭空扣了扣,紧接着,他的手指又弹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这是什么意思?

林潜思索,而徐风都没有接着说话,只是平静的在等他。

很快,林潜反应过来,他脸色深沉的走上前,以指作笔,在徐风都的手心写下了四个字。

隔墙有耳!

徐风都点头,他接着又道:“就我一个人在这里,所以有什么问题,你也能放心问我。”

林潜心思敏锐,他一下子就注意到,徐风都在说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特意在一个人三个字上,声音转了一转。

他是什么意思?

林潜霎时间也明白了,没有小慧!小慧没有被徐风都带在身边。

这是徐风都有意为之,还是……林潜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徐风都对小慧的关爱,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丢下小慧一个人离开,除非……他受到了胁迫。

隔墙有耳!

这四个字现在林潜又有了新的认识,徐风都来,是要说给他听一些言不由衷的话!

那徐风都的话里,可以放心问,取其反意,就是在提醒林潜,小心开口,谨慎言行。

又是一阵平静,许久,徐风都缓缓开口道:“关于银月刀魔的计划,赤天白鹤,伏虎罗汉,灵动湖三洞主还有星凤婆婆,你做的怎么样了?”

林潜皱眉,叹息道:“四人我虽然都见到了他们,但……结果却不太尽人意。”

“怎么?”

林潜如实道:“赤天白鹤生死未卜,而谢蕴罗深两个人,消失在了沧澜江畔,至于星凤婆婆,他好像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意思。”

徐风都忽道:“虽然少了他们,但事情并不影响。”

他紧接着一字一句缓缓道:”因为事情有变,我们不再需要杀死银月刀魔了。“

”不杀?“林潜一时间充满疑惑,一个猜测隐隐在他心中证实了。

“对,不杀,但我们需要出手将他制伏,把他控制住。”

凤可欣的话,突然随着徐风都的话一同飘进林潜的脑海中,“他们不想要银月刀魔死!因为银月刀魔本身,对于他们就有特殊的意义。”

难道,徐风都就是受到了这群浮在黑暗中阴影的胁迫,所以他现在说的话,只是将银月刀魔暂且控制住。

“另外,我的伤也好了,到时候可以出手助你!”

林潜再次扫了一言徐风都,果然他曾经与银月刀魔碰撞留下的刀伤已经好了,但伤口复原并没有让他欣喜,他心中的伤痕远比受的伤重。

“可是,即便制伏银月刀魔,一时间我们也办不到。”

徐风都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另外会有帮手的,不久他就会去找你。”

“是沈追?”

“光靠他一人不够,还有别人,他们的武功,都不在我之下。你完全可以相信他们!以后行动你也要听从他们的吩咐!”

林潜了然于胸,看来,背后下棋的人,不光光想要以小慧来胁迫徐风都,还想要控制他!“

“什么时候出手?”

徐风都叹息,他无力的抚过自己的胡须,喃喃道:“再等等吧……”

再等等……是多么苍白无力的语句,他希望时间可以改变现状,但未来不一定如他所期望。

等待,现在是棋局两边共同的决定。

徐风都的话已经说完了,但林潜却欲言又止,他心中对徐风都的疑惑,并没有因为今晚的谈话而得到释怀,恰恰相反,这份疑惑因为隔墙有耳的关系更深一层。

但他又怎能说出口呢?徐风都已经不是那个开怀如清风的风徊长老,他现在满面愁容,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林潜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的,他宁可将怀疑咽下,让自己完全信任面前这个老人。

夜更深,灯渐暗,迷雾朦胧,黑暗的角落,有些人和事,正缓缓浮出水面。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