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渡人茶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011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这是新的一天,清晨的阳光格外灿烂,似乎也预示着一切都将迎来转机。

林潜刚醒,他发现自己的桌上有一封信,不知是谁,在什么时候送上来的。但信的右下角有着署名,是苏至之。

林潜拆开信,里面的内容却让他感到惊奇,虽然是苏至之写给他的信,但苏至之只是代笔,里面真正的内容,竟然是以苏如鹤的口吻展开的。

苏至之道:他的父亲赤天白鹤在昨晚已经平安归来,多谢林潜的关心,他的父亲希望在今日的下午,诚邀林潜,再到青天府上详谈。

不知道苏如鹤会对自己说些什么,但一定是极其重要的话,当夜在沧澜江畔,赤天白鹤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线索,说不定就能够拨开云雾见青天,能够解释很多目前的疑云。

但最令林潜欣喜的,是苏如鹤平安归来的消息。接下来,有了苏如鹤的援手,和那些人暗中较量,胜算也会大些。

还好是下午,因为再过一小会,他便要去一个地方,去会见一个人物。

林潜默默走出房门,一如他所料到,隔壁的房间再次人去楼空,徐风都已经不见踪影。

虽然他消失,他昨晚的那一席话,却让林潜不再感到迷茫,他至少又有了新的方向,关于银月刀魔,关于余龙镇。

林潜缓步下楼,悦来楼的白天,总是生意兴隆的,他刚下楼梯,就听见了楼下一阵喧闹和嘈杂的言语声,当然还有美味飘香酒菜。

人已堆满了悦来楼的大堂,但林潜的目光却突然一震,穿过人群,他的目光已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

斗笠客,沈追!

无论在哪,他独有的气质总能让人一眼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

因为不管是什么人,他的身上总会带着一点尘世的烟火气,但沈追不同,他这个人就像完全活在画卷中,他已与自然融为一体,他站在那里,只是一尊不动的石雕,他也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

林潜的目光落在他的斗笠上,这尊雕塑突然动了,他默默抬高了一点斗笠,让他的瞳孔中射出锐利的黑光,他的手伸出,朝着林潜打了个手势,然后又僵在了空中。

沈追不愿意多说话,更不愿意等待,林潜既见到了他,便一个闪身到了他面前。

这次他忍住了冲动,没有尝试去掀开那顶斗笠。

“我们走罢,去见另一个人。”

林潜上午要做的事,就是按照徐风都的嘱托,跟随沈追,去和另一个神秘人物相见。

“走!”

沈追一个字也不多说,转身就离开悦来楼,就好像悦来楼嘈杂的人群,让他感觉自己的清净被侵犯了一样。

他的身法依旧飘渺,虽然是用走的,但林潜就是追不上,总和他保持着一丈的距离。

林潜虽然忍住不去碰那顶斗笠,但他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更何况,和这样一尊活雕像走在一起,实在是一件很煞风景的事。如果不嘴里说点话聊聊,一路上他甚至觉得自己会喘不过气来。

“你为什么大白天还带着斗笠?莫非有什么故事?”

“我曾经也戴过斗笠,不过那是为了掩藏身法。”

“当然,也有人带斗笠是为了遮瑕,你不会长的很丑吧……”

…………

沈追突然停下脚步,林潜心中登时一愣,但紧接着,更让他吃惊的是,沈追忽然当着他的面,将那顶斗笠自己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

只是这张脸,眼睛上写满了厌倦和不耐烦,那脸颊上的疤痕,就好像一条鞭子,威慑着他面对的人。

“我带斗笠,就是遮风,挡雨,躲避阳光,没别的原因!”

沈追已被林潜的刨根问底折磨的发疯,除去自然之外,一切交流的声音都让他感到厌烦,更别提是面对面的问话。

“好罢……”林潜赶忙低头道。

沈追又戴上斗笠,突然他身法变化,一瞬间飞奔出去几丈远,他的身形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如果慢走就要受到林潜的盘问,他宁可自己一个人赶路。

林潜见状,兀自叹了口气,只道沈追这个人实在不好相处,他也只好加快速度赶上。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便从城东赶到了城南,此时日已中天,炙热的阳光洒在城南的屋檐上,只留下一片如云朵般的阴影,而沈追就突然停在这片阴影下。

在他前面,竖着一根旗幡,上面挂着绿荫茶铺四个字,旗幡的边上,就有四个小木方桌,每个方桌周围摆了三张小凳,诚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路边摊。

沈追一言不发,默默走到一张方桌前,一个人坐了下来。而他对面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亮闪闪的白衣,左手端着茶杯,正在品茶。杯子里绿油油的茶水看上去浑浊不堪,偏偏他看起来颇为享受。

见沈追坐下,年轻男人取过一个杯子,右手握杯,左手提壶,再沏了一杯,移到沈追面前,淡淡道:“请!”

沈追依旧一言不发,只是猛的一拍桌案,那绿油油的茶水便汇聚成一条水线,从下往上,神奇的流到他的嘴里,几个呼吸时间,杯子里的茶水便被他饮尽了。

年轻男人皱眉道:“品茶不是你这么品。”

沈追道:“这也不是茶,顶多算是绿色的水。”

年轻男人笑道:“你莫要小看这个玩意,虽然丑陋粗鄙,配料也极其杂碎不看,但还是有清凉解暑的功效,尤其是在这种热天,它能够降火。”

沈追皱眉:“要喝你就自己喝吧,我只喝这么一口。”

年轻男人道:“我也只请你一杯而已,你若要再喝,得自己付钱。”

沈追冷哼一声,“人我已经给你带到,我不想听你废话,我走了。”

此话说完,他就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简直让林潜怀疑,这两个人之间是否之前有仇怨。

倒是年轻男人,丝毫不在意沈追的离去,他目光徐徐转向林潜,面带微笑道:“喝一杯?”

说罢,他又同样的姿势倒了一杯茶水,然后伸出左手递给林潜。

“左撇子?”

“习惯用左手。”

林潜接过茶水,但杯子里绿油油的液体,让他有些犹豫。

年轻男人笑道:“你不会在怀疑我下毒吧?徐长老介绍我们认识,他难道没和你说些什么?”

林潜咬牙道:“说了,让我完全信任你们,并且听从你们的指示。”

年轻男人晃手道:“听从不必,我只希望我们平辈相交,做个相互信任,真心实意的朋友。”

他眼波流转,轻轻撇了一眼林潜的杯子,笑意盈盈道:“对了,我的名字,任奇康。”

林潜迟疑再三,为了避免面前之人的猜疑,他还是一口气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干,那一团绿色的液体滚落喉咙,直流进胃里,一股清凉略涩的感觉惯彻心扉。

这是先苦后甜的味道,苦是苦在舌尖,那些粗糙的茶叶碎末就卡在舌头上,甜是那股绿油油的液体,有一些滑腻,像冰块一般溜进身体里。

“是不是很不错?虽然做工粗糙,品相也难看,但独有一番韵味。”

林潜暗自回味,只觉得神清气爽,多日的疲惫一扫而空,果真是避暑清凉的好茶,他忍不住称赞道:“的确是好茶!”

任奇康微笑道:“看来你比沈追懂得品味,那你不妨再喝一杯消遣消遣。”

林潜接过任奇康递来的茶,又一口彻彻底底灌了下去。

“第二杯,清凉的滋味比不上第一杯,但更加香甜,绿液入喉,犹如茶冻,浑身充满活力。”

林潜按照任奇康的话感受,果真如此,他不禁奇道:“这茶水为何如此奇妙?沏茶之人是谁,如此粗糙贫贱的材料,竟也能做的这样鬼斧神工!”

林潜说完,忍不住就朝着绿荫茶铺旗幡下看去,掌柜的是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老头,默默无闻的蹲在角落,无论别人怎么说话,他都不予理睬,只做自己的事。

林潜忍不住感慨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店铺掌柜,实在是个淡泊名利的高人。像他这样专心沏茶,难关茶水味道如此奇妙。”

任奇康摇头道:“不,你错了,他很平庸,就是个小井市民。”

林潜质疑道:“普通人?世上像他这样专心做事,不闻不问的人很少吧?”

任奇康笑道:“如果你真的了解他,你就不会那么惊奇了。”

他指了指那个粗布衣服的老头,嗤笑道:“他不过是个聋子。”

“聋子也会沏茶?”

“当然不会。”

任奇康淡淡道:“这茶,是我沏的。只不过借了他的摊位摆在这里。这茶叶虽粗糙,但绝不是你所说的贫贱之物,相反,你喝的两杯,就价值千金!”

任奇康的脸上突然浮现一抹神秘,他注视着林潜,缓缓道:“两杯下肚,现在你应该有些感觉。”

“什么感觉……唔……”

林潜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上忽冷忽热,胃里就像翻江倒海一般,最要命的,是他的真气此刻完全失控,正在体内肆意乱窜。

他禁不住怒喝道:“你……卑鄙!竟然下毒!”

任奇康拍手称快,戏虐盯着林潜,“不施展一些小手段,你怎么会乖乖听我的话?”

林潜怒目而视:“说好的信任呢?难道就是下毒的手段?”

任奇康摇头道:“我可从没有对你下毒,要毒死你可用不着花费千金。”

“那这茶是什么?”

任奇康道:“大补品,大机缘,只要你好好配合,每日搭配服用我替你准备的药丸,最多十日,你就会发现你的内力大涨。这就是渡人茶,别人想喝还喝不到呢。”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任奇康眨眼道:“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明白,我们绝不会害你。”

林潜还欲反抗,但体内涌动的真气,让他一半身体处于冰山,一半身体熔化在烈焰中,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在精神上更是一种折磨。

他整个人已经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任奇康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粒红丸,两指并拢一弹,这颗红丸便如血滴一样流到了林潜嘴里。

“滴血丸,可以帮助你稳定和消化渡人茶的效用,但你需要连服十日,中断一天就会爆体而亡。”

“只要你听话,自然有人将滴血丸送到你的住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林潜气息微弱,匍匐在地上,也不知听见没有。

任奇康又道:“你要记住,我们不是敌人,是盟友。”

“倘若你遵守约定我还加害于你,那么不稍你出手,自然会有人让我死无全尸!”

此话说完,任奇康便走了,只留下林潜一人卧倒在茶铺上。

而那位粗布麻衣的老头,即使后边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依旧蹲在那里,做他自己的事情。

只因为,他不仅是个聋子,还很有自知之明。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