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白鹤有言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682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林潜倒在地上,喝下渡人茶,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寄蜉蝣于天地的状态,直到丹田一阵灼热感,才将他拉回现实。

服下滴血丸,几个呼吸间便有奇效,他体内汹涌澎湃的真气,在滴血丸的效用下逐渐平静,真气凝结,附着在丹田上。

许久,待那股窜动的内力被安抚,林潜缓缓起身,虽然神色中有些痛苦,但眼神却更加清亮。

林潜微微握拳,感受身体的变化,他已经知道,自己与银月刀魔交战所受的伤,此刻已完全好了,不仅如此,他的气息更加凝练,内力也丰厚了些。

可以说在短短一日之内,他的功力突飞猛进,身体的各方面机能都增强了不止一筹。

他现在是什么境界呢,林潜兀自揣测,在这一路的远游,各种机缘磨练下,他的鸿蒙心法达到了第五层,而九天引剑诀,在学过金刚不灭刀法与蔷薇十三式后,已隐约有突破第八层的迹象。

至于绝意式,他对剑招的理解日渐加深,但真正到了哪一步,他还不知晓,需要降煞子替他判断。

但林潜心中又有疑惑展开,是因为任奇康的话。

两盏渡人茶,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让他的内力深厚了两成功力的水平,世上这种奇药,不仅仅是价值千金,更是可遇不可求的。

就如任奇康所说,他完全可以通过毒药来控制住林潜,但为何选择了这种耗财费力的法子?

林潜绝不相信,他们帮助林潜提高修为,是为了对付银月刀魔。

因为任奇康的功力,再加上那神秘莫测的沈追,对付银月刀魔似乎已经足够,更可怕的,还有他们背后的神秘势力。

另有一点,为什么任奇康说,他绝不敢加害林潜?任奇康背后的势力,难道与自己有联系?

林潜来到余龙镇,是为了降煞子,而银月刀魔的出现,也是为了降煞子。

他与银月刀魔的仇怨,就像刀剑一般,水火不容,这是绝意宗与孤鸿岭积累下的仇恨。

但另一方势力,不知名的势力,也找上了银月刀魔,他们的目的不是杀他,他们图谋的是银月刀魔本身存在的价值。

所以关乎银月刀魔的生死,他们便无声的展开角逐。

但一如任奇康所说,他们可以是盟友,不是敌人,在这中间也许会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式,可以完美的解决两方的矛盾。

这件事情,换作任何人都可以再商谈,只可惜,他们面对的是银月刀魔。

是那把浸染鲜血,杀人无数,在银月下闪耀,在寒霜中砭人肌肤的鸣鸿刀!

银月刀魔绝不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他是一张棋盘,就铺展在余龙镇中,他既受困于人,也能困住和他敌对的人。

所以林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底线。

体内积蓄饱满的内力,让林潜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啸,原本疲倦的面容,因为这一声长啸舒展开来,紧接着,他身影一闪,便朝青天府奔去。

和任奇康的交会,占了有一个半时辰,此刻赤天白鹤说不定已经在家中等待了。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当晚在沧澜江畔,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赤天白鹤今日,就是要替他解开疑惑。

青天府敞开大门,下午的阳光洒在院中道路上,让原本就静谧美丽的青天府更多一分灿烂和谐。万物都是向阳而生的,院中的柳树迎风招展,蔷薇,月季,茉莉目睹阳光,开的绚丽缤纷。

这里的美好,似乎预示着,前方会有一个好的结果,一切都会得到答案。因为埋藏着真理,所以风中摇曳的修竹林,都染上了一丝理性的美感。

墨丁依旧没有回来,院中没有人,星凤婆婆似乎已经走了,不过林潜不在乎,只要能见到赤天白鹤,一切都会明了。

林潜走至阁楼前,轻轻推开阁楼的大门,随着吱呀的一声,大门打开,一道白色的身影卓然立在眼前。

林潜躬身道:“苏老前辈。”

苏如鹤微笑道:“你来了,再不来,老夫可等的要睡着了。”

林潜抱歉道:“中午时候,和几个人约着碰面,耽误了一些时间,还望老前辈见谅。”

苏如鹤盯着林潜,突然间眼神一亮,惊讶道:“你的修为,和上次来相比,好像精进了不少,果然是少年英雄。”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

林潜微笑道:“的确有一番收获,上次在归心崖,伏虎罗汉与灵动湖三洞主指点了我一番。”

苏如鹤抬头,诧异道:“这两个老顽固,他们竟然会教你武功?”

林潜哈哈大笑,“其实晚辈就算事后,也觉得这件事实在太过运气,不过他们二人,说起来也蛮好相处的。”

“那你是不知道,当初他们二人在江湖上,脾气性子是有多臭,我估计是他们年纪大了,不再好意思做年轻时候的事情了。”

赤天白鹤突然道:“现在,竭尽你的全力,向我攻来!”

“现在?”

苏如鹤没有答话,双眼如同鹰眼一样锐利,他的衣袍无风自动,无形的逼迫感如浪潮席卷。

林潜不得不认真起来,他大喝一声,右手作掌刀状,使出一招金刚不灭刀法中的金刚举刀。

他的掌刀刚切向苏如鹤的脖子,但苏如鹤转身,他的额头已经跃过了林潜的肩膀,他的双手如鹰爪,同样的招式,再次望林潜肩上的两侧肩井穴抓去。

但林潜早有防备,右手掌刀尚未落下,左手二指并拢作剑,使出一招蔷薇十三式中的勾刺剑,刺向赤天白鹤的眉心。他手指递出,身子却倒了下来,右手掌刀化拳,俨然一招醉罗汉,打向赤天白鹤的下盘。

苏如鹤身形晃动,避开这一招,但嘴中也忍不住称赞道:“好!”

林潜这一招一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罗深的金刚不灭刀法与谢蕴的蔷薇十三剑式融会贯通,两种绝技相融,其中组合出的威慑力,林潜不清楚,但作为老江湖的赤天白鹤却瞧的明白。

但赤天白鹤嘴上虽称道,手上功夫并不懈怠,十八路擒拿手一瞬间施展,他的腿在空中幻化出四道虚影,这是一招飞鹤连环。

林潜使出蔷薇剑与金刚不灭刀法的组合招式,被赤天白鹤躲开,使得他整个人的身体一瞬间僵持住,这无疑是个破绽。

赤天白鹤当然不会放过这一点,下一个呼吸,他的腿轻弹在林潜的腰上,擒拿手贴近林潜后背,两指一扣一并,林潜已落入他的下怀。

苏如鹤松开手道:“功力虽然提高,但并不是很扎实,还得勤加练习,否则实战中就会出现刚才那样的破绽。”

林潜此刻已经明白过来,苏如鹤是借此机会,在指点他的修行,他忙拜谢道:“多谢老前辈的指点。”

苏如鹤摆手,他的肩膀却突然往左侧一倾斜,他的脸色略微色变,忍不住用手去扶了扶。

林潜问道:“是那天晚上留下的伤?”

苏如鹤点头,脸色凝重道:“银月刀魔确实不同凡响,我一人完全不是对手,也许真如你说的,只有找齐我们四个人,才能和他一战。”

他突然退到一侧,坐到一张木椅上,抬头看向林潜,“你过来,一定有很多事情想知道吧,我等你问。”

林潜点头道:“还请老前辈为我解答。”

“当晚我在归心崖的时候,您在沧澜江畔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如鹤叹气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我遇上了银月刀魔,即使我使尽手段也不是他的对手,最好侥幸用鹤翎羽刀棍才能逃脱。”

林潜又问道:“那前辈您,在林中的时候,又没有看到某个可疑的人物?”

“没有!”

但苏如鹤说到一半突然又停下,忍不住道:“其实倒是有一个人,但这个人是无论如何你也不该怀疑的。”

林潜心中顿起疑惑,忍不住问道:“那人是谁?”

苏如鹤反问:“难道你不知道?”

他缓缓道:“正是你的朋友,韩栋韩镖师!”

“我受了伤,本来逃脱之后是想要去寻你的,但我看到了韩镖师过来,所以也就放心暂时疗养。”

果然是韩栋,林潜心中既感到意外,又觉得好像早就猜到。

“他什么时候在的?”

苏如鹤思索道:“就在你走后不久。”

林潜皱眉:“一个时辰以前?”

苏如鹤点头。

林潜突然喊道:“这不可能,一个时辰之前他还在余龙镇,并且他见到了银月刀魔!”

苏如鹤摇头道:“这些事情我不清楚,毕竟当时我们并没有碰面,我虽看到了他,他却未必注意到我。”

林潜看向苏如鹤,郑重道:“其实……我……心里有些怀疑韩栋,他虽然很热心……但总让我觉得有点古怪。”

苏如鹤道:“你怀疑谁都不能怀疑韩镖师,没有他也许你早就没命了!”

林潜突然打断他的话,冷声道:“苏老前辈,您这么说,只怕是还不知道一件事情。”

“何事?”

林潜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罗深前辈与谢蕴前辈,那晚在沧澜江畔失踪了,他们受了伤,似乎是被人擒住带走,他们还留下了一个字。”

林潜在空中比划道:“一横一竖,是个十字。”

“十?”

苏如鹤惊道:“这不是韩字的开头?”

林潜点头,又道:“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韩栋却说,这是您赤天白鹤的赤字与苏字,甚至矛头还直指青天府……所以我觉得他有点……”

苏如鹤点头,面色沉重道:“我知道了,看来事情有一些复杂。”

林潜道:“他多次救我,看得出他是个豪气的侠士,但他却不想我们杀了银月刀魔,他有他的目的,我已经猜到他是什么人了。”

苏如鹤忽然道:“也许你不该这么早下定论,我刚好知道,韩镖师现在正在潇雅阁,你为何不当面去问问他?”

“他若当你是朋友,一定会坦诚相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