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暗阁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636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潇雅阁中,韩栋还在托腮沉思,苏如鹤的话里,究竟暗藏什么玄机。

其实他不在意苏如鹤到底说了什么,他重视的,是苏如鹤的态度。

苏如鹤凭什么敢对自己如此拿捏?看他那副神态,就好像完全洞穿了自己,自己在他的眼前就像是一个透明的人。韩栋在猜想,这个老东西,是不是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身份?

他当然是有身份的,而且绝不是镖师那么简单。

一个普通的镖师,怎会认识像上官星这样机智聪慧,学富五车的人物?

但韩栋却十分确信一点,倘若苏如鹤知晓他的身份,那苏如鹤也绝不是赤天白鹤这一个名号那么简单,就和他不单单是狼牙镖王一样。在余龙镇,人人都不简单。

苏如鹤的身份,韩栋也一直在猜测,现在他心中终于有了一丝方向。

很大可能,他就是那一方势力的人,是他的死敌。

但事情又不能一下子盖棺定论,他需要谨慎,需要证据确凿。不然一步走错,便是深渊。

韩栋还在思索,这个时候,一股温润的呼吸突然贴到了他的脸上,洛施雨端起一杯茶,凑到韩栋的嘴边,轻声道:“韩镖师在想什么呢?”

韩栋接过杯子,咕嘟咽下一口,但因为喝的太急,却被茶呛到喉咙。

洛施雨忙伸出手给韩栋擦擦嘴,柔声道:“就算有心事,韩镖师也暂且放到一边,喝茶可不能心急。”

韩栋摇头道:“我没有心事,我只是在考虑一个小事情。”

洛施雨咯咯笑道:“难道是在想,晚上怎么处置我?”

韩栋没好气翻了翻白眼,朝着洛施雨大腿上轻轻捏了一下,后者顿时羞红了脸。

“讨厌~”

韩栋不理睬她,又拣了几筷子肥鸡和牛肉,放在嘴里大肆咀嚼,他自言自语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随机应变就好。”

他转身看向洛施雨,招手道:“过来!”

洛施雨笑意盈盈道:“韩镖师终于想起我了?”

她火热的身子,又如绸带一般熟练的缠绕上韩栋,她白皙的美腿挂在韩栋腰上,双手环绕住韩栋的脖子,在他的光头上轻轻哈了口气。

韩栋顿时心神荡漾,幸好他今日喝的不是酒,是茶!

茶水的苦涩,让他总怀有一丝清明,韩栋待自己的身体从刺激中回味过来,他厉声道:“下来!”

洛施雨凝眉,疑惑道:“怎么了?难道是我表现的不够好?”

韩栋咳嗽几声,道:“我让你过来,是要你跟我说说,你到底要我帮你什么忙?”

洛施雨掩嘴嬉笑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我只是想要韩镖师帮我找一个人。”

“找谁?”

“就是上次跟着韩镖师一起来的那个年轻男子,他是你的朋友,你一定能找到他吧。”

“你找林潜?有什么事情我替你转述!”

洛施雨身子轻贴到韩栋背后,在他后面抱住他,柔声道:“你放心,我的心当然是属于你的,我找他,只因为燕书书妹妹为他要害了相思病,是她想要见林潜。”

韩栋道:“好吧,我答应你,我会帮你去找他的。”

洛施雨突然低下头,整个人移到了韩栋正面,轻声道:“你上次的遗憾,这次可以补足了……”

韩栋抱住她,但洛施雨却突然挣扎开来,一把将他推开。看到韩栋脸上的疑惑。洛施雨轻笑道:“别急,好像有人找你来了。”

这种时候,到底又是谁来破坏风情?韩栋冷着脸,走到厢房门口,恰巧那个人也推门走了进来。

韩栋惊讶道:“是你?”

林潜笑道:“怎么,我不能来找你么?”

韩栋搓手笑道:“当然能,就是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林潜一眼就看到了一旁面若桃花,热情似火的洛施雨,顿时会意,笑道:“韩大哥不是只喜欢听曲,现在换了嗜好?”

韩栋尬笑两声,问道:“吃过没有?桌上有饭菜。”

林潜坐到一边,夹了几筷子红烧肉和糖醋鲤鱼,恰巧他也饿了。

韩栋又问道:“可要一些酒?”

林潜摆手道:“不用了,我这次过来,就是想问你个问题。”

韩栋笑道:“你先吃完再问不迟。”

林潜也确实饿了一天,他自然不拒绝韩栋的好意,洛施雨替他盛了碗饭,又给他倒了杯茶,她就乖巧的坐到一边。

一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

林潜吃饱,擦了擦嘴上的油腻,忍住看向韩栋,问道:“我已经知道,你来余龙镇是有目的的,你也不单单是镖师这么简单。“

韩栋沉默许久,点头道:“是。”

林潜问道:“你是哪边的人?”

韩栋摇头,目光中带着迟疑:“我并不能告诉你。”

林潜追问道:“是为了银月刀魔?”

韩栋点头又摇头,“为了他,也为了他身后的人。”

“我知道了……”林潜转身欲离开。

“等等……”韩栋突然又把林潜叫住。

“你要小心赤天白鹤这个人!”

林潜皱眉,却听韩栋又嘱咐道:“你还要小心罗深,就是那个伏虎罗汉,他使的也是刀法,没准就是他扮作的银月刀魔……”

林潜转身看向韩栋,冷声道:“韩大哥,多谢你的坦诚,即使你有你的身份,即使我们的友谊不再纯粹,我还是把你当朋友的,但刚才那些话请你不要再说!”

说罢,林潜竟径直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洛施雨也跟着追了出去,她点点林潜的肩膀,轻声道:“林公子,你晚上可有空?”

林潜抬头道:“怎么?”

洛施雨微微一笑道:“还记得那个叫燕书书的小丫头吗,她就在前面那个房间等你,你不妨去见她一面。”她伸手指了指潇雅阁前院的那间闺房。

“好!”

林潜拦住洛施雨,又道:“我过去,但你没必要跟着我,你去陪韩镖师吧。”

洛施雨笑颜如花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伺候好他的。”

她扭动腰肢,绽放着迷人的魅力,再次回到厢房,随着房门一关,她就完全消失在林潜的面前。

林潜叹息一口气,他想不到,韩栋竟然当着他的面承认了,果然就是他泄露自己的秘密,为了银月刀魔,以及刀魔背后的人。

青天府,林潜离去后,大门再次紧闭,院中突然多了几分萧条凄冷。

苏如鹤已换下了他的那一身洁白的衣袍,他现在穿着的,是一身紧致的黑色夜行服。那股黑暗的气质,让他整个人也显得有些冰冷。

他走到阁楼前,缓缓推合阁楼大门,阁楼中顿时一片漆黑。他又走回廊道,朝他的那把藤木椅仰面躺了下去,他好像很累。

“老爷……”

这个时候,黑暗中突然走出一个人来,他低垂着双手,毕恭毕敬的站在苏如鹤面前,他的喉管中发出呲呲的响声,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苏如鹤闻声,眼睛一亮,在黑暗中,面前之人的样子已映入了他的瞳孔。

这人竟是消失许久的墨丁!

“饭带来了?”

墨丁举起右手,两盒饭菜正挂在他的手上,“饭菜准备好了,待会就送过去。”

苏如鹤突然眼神一凌,轻声道:“不,你把这两盒饭菜放下,今天由我亲自给他们送过去。”

墨丁喉咙里慢吞吞吐出一个诺字,他接着就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没有人看清楚他是从哪来的。

苏如鹤又在藤木椅上躺了一会儿,他紧接着单手一震,那两盒饭菜就飞到了他的手上,他脚尖一踏地,人已飘到了阁楼内的正堂前。

堂前有银雕,刻的是一只白鹤,鹤翼五尺,宽三寸,鹤顶有一块玉坠。

苏如鹤扯下那快玉坠,将它卡在银鹤的头顶,轻轻一扭,玉坠恰好贴在缝隙里,紧接着,突然阁楼内传出一声沉沉的低吟,银雕转动,从堂前展开一道暗门。

墨丁就站在门前,待苏如鹤走进了,他又去操作暗门,将银雕回到了原来位置。

暗阁内,只有几盏昏暗的油灯,路很狭长,地面潮湿,阴森可怖。

谁也想不到,在宁静怡人的青天府,会有这么一处恐怖黑暗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是用来做什么的?

苏如鹤潜进这片黑暗,他就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就像他身上穿的黑衣一样,冰冷,可怕。他终于不需要装作慈善,和蔼的模样,这里是他另外的天地,可以完全暴露本性的地方。

苏如鹤一直走,就仿佛闭着眼睛也知道方向。很快他走到了尽头。

幽寒的铁链,沉重的铁栅栏,各种刑具,这里面竟然是一座牢房。那牢房内关押的又是什么人?

牢房内确实关押着人,是两个人。

苏如鹤振臂一挥,两盒饭菜就轻飘飘的落到了那两个人的面前,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止是他的轻功,原来苏如鹤手上搬腾移物的功夫,也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他绝不是像苏至之口中说的那样,年老体衰,英雄迟暮,功力再难达到从前。

他的内力与境界,一直随着年龄而增长,精进,他的武功已经让人难以揣测。但更可怕的,是他的这份城府与隐藏,苏如鹤的这一手,甚至瞒过了他的儿子。

“让苏如鹤过来!他难道没脸见人?”牢房中有人高声呼喝道。

苏如鹤微笑道:“来的就是苏如鹤!”

这个时候,暗阁的尽头突然亮起了灯光,原来是墨丁跟在后面来了,他的手上拿着两盏油灯。

晃动明灭的灯光下,牢房中的两人看到了苏如鹤,苏如鹤也看到了他们,这两个人的脸庞,此时也清晰的展现出来。

被锁在牢房里的,竟然就是消失许久的伏虎灵燕,罗深与谢蕴。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