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监听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857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当东方再次亮起鱼肚白,柔和的阳光已经洒在了窗前,又是新的一天。

林潜在客栈中醒来,他并没有在潇雅阁过夜,而是回到了悦来楼,在这个时间点上,他需要清净,独处。

浮世教的层层布局,就仿佛梦魇一般缠绕着他,这样庞大的势力,在整个余龙镇撑起一片牢笼,似乎没有人能逃脱它的控制。

更何况,还有踪迹难寻的银月刀魔,他的出现,注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林潜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和煦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带来温暖与惬意。

这样的舒适感,让人迷醉,这样的风景,让人免不了心生倦意。

但作为年轻人,一定要有未雨绸缪的意识,温和的阳光总是暂时的,迟来的风雨,才是江湖最常见,也是最惊心动魄的篇章。

越是在这种时候,人越要学会冷静。

即使是毫无思绪,毫无对策,也要逼迫自己静下心,耐着性子等待。就像蛰伏的猎豹,倘若不卧在丛草中,如何能抓住落单的羚羊?

林潜睡了一个晚上,但即使睡着,他的心里依旧怀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念头。

小慧在哪里?

这个问题,似乎从徐风都的第一次消失,就陷入了迷雾中,如今在山雨欲来的时候,又将显现了出来。

在徐风都带着小慧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事?

他与徐风都的第一次相见,是关于银月刀魔。在他们第二次相见的时候,徐风都就已经被浮世教控制住。银月刀魔与浮世教,其中的纠葛恐怕还不简单。

林潜甚至心中有一个猜测,既然那一夜的沧澜江畔和余龙镇中同时出现了两个刀魔,既然刀魔有假,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徐风都碰上的银月刀魔,也是人假扮的呢?

那两次假扮刀魔的人,必然是同一个人,林潜可以笃定,这个人一定就在余龙镇中。

会不会就是浮世教的手笔?

林潜正在思索,恰巧这时,他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位个子高高,精瘦如猴的小二走了进来。

林潜从未见过他,在悦来楼住下的这些天,小二的面他几乎都有印象,唯独面前的这位,他却感到异常陌生。

“你是?”

那人率先开口道:“我是店里新来的小二,这几天特意被安排来服侍林公子。”

他话未说完,人已走到了林潜的边上,他的左手拿着毛巾搭在肩上,单一只右手稳稳托住盘子,盘子上有两个馒头,一碗粥,一碟咸菜,一碟酱花生。

“这是林公子的早饭。”

林潜接过盘子,不觉手上一沉,他心中顿时诧异,如此重的盘子,他一个小二竟能单手稳当托住,实属不简单。

林潜疑心道:“是谁让你来的?我可没让人给我送早饭!”

那人笑道:“是掌柜的,他安排我,这几天都要好好照顾林公子。”

林潜朝他报以一笑,摆手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那人闻言,朝着林潜一拱手,转身便退到了门外。

林潜拿起筷子,轻轻挑了几颗花生,他突然发现,在这碟酱花生里面,有一颗色泽古怪,看起来比寻常花生粒大了一圈,而且沾不上酱料。

他拣起这颗异物,仔细端详,又在鼻侧嗅了嗅,竟然还带着草药香味,是一颗药丸。

看到它红润如滴血的模样,林潜已完全明白过来,这颗夹杂在花生里头的,正是任奇康答应他每日服用的滴血丸。

既然如此,给他送饭的那位小二,也必定就是任奇康的手下了。

林潜不禁蹙眉,小二话中所说的,这几天特意安排来照顾林公子,是什么意思?

他任奇康,竟然派人来监管自己!浮世教做事情果然严肃谨慎,不留丝毫情面。任奇康是想告诫自己,无论做什么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他林潜已完全被控制住。

林潜突然倒吸一口冷气,既然潇雅阁是杨茈的,那悦来楼会不会也属于浮世教?没准这里的掌柜就是浮世教的人。

林潜推门出去,那位精瘦的小二居然还没走,一直就在门外等着。

“公子去哪里?”

林潜道:“我随意去街上走走。”

小二笑道:“恰巧我也要去采购物资,不如就让我陪公子一同去吧。”

他说罢,就紧紧跟随林潜下楼,一点也不给林潜拒绝的机会。

林潜加快脚步,店小二也跟着加快,他就像一只野狗,无论林潜走到哪里,他都要呵气跟在后边。

但林潜也拿他没有办法,他不敢施展武功将其甩掉,因为那意味着他心里有鬼,甩掉跟踪的人,是要去做秘密的事情。

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徐风都这样厉害的角色,也栽在了浮世教手里。

店小二双手插在衣兜里,他根本不是来采购物资,他只是盯住林潜,只要林潜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他在闲逛,但林潜不是。

林潜的目光,不断在街坊中扫过,尤其注意路过的店家客栈,他在思索,倘若他是徐风都,会把小慧安置在何方?

那些大的客栈酒楼,虽然住的舒服,但就和悦来楼,潇雅阁一样,保不齐里面就有浮世教的眼线。

林潜突然想到,莫非徐风都的第一次离去,其实并不是惧怕银月刀魔,他是早就发现了浮世教的阴影,所以才着急带小慧避开?

既然如此,他选择的地方就不会是这种明显的大客栈,而应该是不起眼的小地方。

突然,林潜在街道上看到一个人,恰巧这个人也望见了他。

看到这个人,林潜心里立时有了一丝不悦,毕竟一个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难改观的。他正要避开,但那人却满面嬉笑,径直朝他走来。

不是别人,正是那号称无所不知的上官星。

他消失了几天,恰巧这个时候又出现在了余龙镇。

上官星朝林潜打招呼道:“好巧不巧,怎么遇到你?”

林潜还未说话,上官星突然又满脸惊奇道:“几天不见,你怎么就养了一条狗?别人都是晚上遛狗,你这人真奇怪,大中午的就带着狗出来逛街!奇哉,怪哉!”

那小二听了一愣,林潜何时拴了条狗出来?他忍不住四处张望,以为是自己的疏忽。

岂料上官星哈哈大笑道:“你这条狗倒是灵性,竟然听得懂人话!”

小二顿时恼怒,他此刻已经听明白,上官星嘴里说的狗,是他!

“你这小厮,怎如此无礼,张口就骂人?”

上官星故作疑惑道:“摇头晃脑,两眼巴巴的跟着别人,也不嫌烦。这不是狗的模样?莫非我是看错了?”

林潜正被小二跟的心烦,被上官星这么一说,心里颇为快意,对此人也生出了一丝好感。但他面上还是要讲:“上官兄弟,话不能乱说,这位小兄弟跟着我,只是出来采购物资的,正好同路。”

小二忙点头如鼓道:“不错,不错,正是如此。”

这时,林潜悄悄朝上官星递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

“采购物资?这里可不顺路,你得往另一头走!”

上官星揽住林潜的肩头,大笑道:“林兄弟,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上次你欠我的一顿酒席,正好今天良辰美景,我们一起去吃吧。”

林潜闻言,如何不知道他的意思。

帮忙不能白帮,他上官星出口帮林潜摆脱这个麻烦,林潜自然要请他吃一顿酒。

林潜笑道:“好说好说,那咱们这就去?”

小二顿时面有难色,犹豫踌躇。上头给他的命令是盯紧林潜,但眼下林潜却要和别人走了。

见小二还要跟来,上官星横眉一竖,佯怒道:“还不滚开!难道我们去找女人,你也要在后边跟着?”

林潜朝小二摆手道:“我去喝几杯小酒,到时候自己回客栈,你先走吧。”

小二只好悻悻然转头,而上官星则揽住林潜的肩膀,摇摇晃晃,凑到他耳边嬉笑道:“咱们要好好地吃一顿,喝一杯,还要点几个小妞,大把大把的花钱潇洒,毕竟这种机会可不常有!”

林潜心里暗骂上官星无耻,他的怀里的银两,从垂云湖到余龙镇,现在已经所剩不多了。倘若再吃喝,他只能把那片金箔拿去换钱。

林潜正打算开口打断上官星,告诉自己钱不多的事实,但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什么叫机会不常有,你若想喝酒,我可以再请你!”

上官星眨眼道:“有这种好事?”

林潜嘿嘿道:“想喝酒还不简单,但要看你有没有本事!”

上官星顿时皱眉,点了点林潜的肚子,道:“什么本事,我看你小子一肚子坏水,这酒我还是不喝的好。”

林潜道:“我只是想知道,上官星,是否真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上官星顿时喜笑颜开,“你倘若说别的事,我保证不了,但这件本事,你的酒我喝定了!”

林潜微笑,“那我考考你,你知不知道,徐风都这个人?”

“徐风都,这可不是风徊的前任长老,但他已经老了,几乎退出了江湖。”

“那你知不知道他还有个孙女?”

“小慧。挺机灵的一个小姑娘。”

“小慧在哪里?”

上官星笑道:“徐风都的孙女,自然是在徐风都的身边,这种问题你怎么也好意思问的出口?”

林潜哼道:“我现在知道,你根本就是说大话,什么无所不知,全是骗人的!我们喝过这碗酒,就此别过吧!”

上官星拦在林潜面前,朝他问道:“你觉得我傻不傻?”

林潜冷声道:“你?一肚子坏水,你是傻瓜,天下那么多人算什么?”

上官星嘿嘿笑道:“既然我不傻,为什么要白白回答你的问题?你一直问,我就要一直答下去?”

“这不是傻,已经是痴呆!”

林潜白了他一眼道:“那你要怎么着?”

他们两人已经走到了潇雅阁的门前,林潜没想到自己昨晚刚走,今日又来到了这里,他与潇雅阁的缘分,实属奇妙。

上官星突然全身一哆嗦,他环抱住林潜的脖子,将他拉到一处角落,又凑到林潜的耳边。

他指了指潇雅阁里一位身材高挑,长发飘飘的蓝色背影,道:“这个女人一看就不同凡响,身上的气质,根本就不是那些寻常胭脂俗粉可以比的。”

上官星忍不住道:“你若有本事叫她来陪我,你想问什么,我全都告诉你,决不食言!”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