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老夫降煞子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76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01:39:12

林潜觉着自己脑中一片眩晕,几位师侄女的细声柔语仿佛还在耳边,当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被人捆了个结结实实,随意的扔在一个山洞里。

“究竟是什么人将我掳来此地,难不成是惊刀门?”林潜满心疑惑。

正待这时,山洞里突然传来砰砰的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黑暗之中,督见一个摇曳的黑影从洞口走进来。

林潜虽然很想见见,绑架自己的人的真面目,但眼下拳脚不便,为了安全着想,他还是索性闭上眼,假装昏厥。

林潜紧闭双眼,竖起耳朵细细聆听。只见那人徐步走入山洞,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就原地坐了下来,接着是一段让人害怕的安静。

寂静无声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林潜听见,那人突然起身,迈开脚步,竟是朝自己走来。很快,一丝温热的呼气朝他脸上吹来,林潜强行抑制自己加速的心跳,可以想象,那人正贴脸盯着自己!

林潜心弦紧绷,那人的目光仿佛是一阵寒风在他脸上肆意吹刮,叫他好不自在。正当他心神不一之际,却听那人突然道:“小子,既然醒了就不要装了,你不闲累我看着还嫌烦呢。”

林潜闻言,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之人却和他心中所想差别甚大,是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和蔼,白发苍苍的老者,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辈。

林潜忍不住道:“你怎知我已经醒来了?”

老人哼道:“熟睡之人与清醒之人,呼吸声大有差别,老夫一进山洞便知晓你已经苏醒,只是想看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林潜尬笑一声,仔细端详面前这位老者,虽然穿着一身黑衣,右眼上方有一道一指长的疤痕,但其眼神清冽有神,走路含风,霜鬓白发,气度却是端庄大气。

“不知老人家将我擒到此处,所谓何事?”

白发老者却没有正面回答林潜的问题,反而道:“听说你剑法资质超群,是也不是?”

“不错!”林潜昂然道,“若单论剑法,我自认年轻一辈还未有能超过我的。”

老者呵呵笑了一声,“口气倒是不小,年轻气盛好哇!不过你若没这般天赋,只是嘴上说说,我便割了你的舌头,拿去喂田里的老狗!”

老者又走上前,对着林潜道:“不过你不要害怕,如若你的剑法资质真的达到了我的要求,我不仅不会害你,反而会赠你一份天大的机缘!”

林潜皱眉,这老者言语古怪,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转声道:“若是我不要这份机缘,那又如何?”

老头子闻言一愣,想了一会儿,突然恶声道:“如果你不要,我就逼着你要,如果你还是不肯,我就将你日夜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到你哭着跪下,求我赠你机缘,当然,如果到那时候你还是有骨气,宁死都不肯,老夫也佩服,就将你一剑杀了,免了活罪。”

林潜从未听过这般强硬送人机缘的话,作为剑门的当代小师叔,他也从未如此受人胁迫,朝着老头质问道:“哼哼,我可是剑门的小师叔,当代宁川真人的小徒弟,阁下这么做,难道就不怕我剑门的报复吗?

“哈哈……哈……笑死我了……”岂料老者闻言,却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坐在地上捧腹大笑,一边笑一边朝着林潜的脑袋指指点点,嘴里含糊着:“蠢蛋……嘿……蠢蛋……”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过脸道:“剑门?先不说剑门是个啥玩意,就算报复,那也是找那个什么……惊刀门去啦!关老夫什么事!”

林潜回想起来,当日他被老人掳走时,确实有听到惊刀门三个字,原来,这一切都是老人算计好的。

林潜抬起眼盯着老人道:“阁下为何处心积虑,要挑拨剑门与惊刀门之间的关系?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老头子转过头,摸着自己白花花的胡子,思考了片刻,自言自语道:“若是你赢了,我就喊,林潜,我惊刀门今天一定要带你走!若是你输了,我就喊,惊刀门,今日林潜我剑门是保定了,你们谁也带不走他。目的……?”

老头转过脸来,笑着对林潜道:“目的就是带你走啊,至于我有没有挑拨你说的剑门和惊刀门之间的关系,那老夫纯粹觉得好玩而已,喊着玩儿的,别介意别介意。”

林潜看着老头子的言行举止,感觉他就像个胡闹的顽童,不过依照目前的情景,也只有先依着他了。

林潜咳嗽了两声,对着老头子道;“你说天大的机缘,是什么机缘,天大能有多大?”

老者嘿嘿笑了两声,轻轻拍了拍林潜的脸颊道:“我就说,天大的机缘,哪有人会不喜欢呢?这个机缘啊,对你们剑修来说,就是独一无二,什么也比不了的好处,我要送给你一份惊天地泣鬼神的传承,当然,还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拿?”

林潜道,“我有没有本事,你自会看清楚。不过,老头?”林潜环顾了下四周,接着道:“你把我绑成这样,我该如何证明自己有那份能力呢?”

白发老头听了林潜的话,踌躇不决。

林潜盯着他道:“你既然能把我从剑门掳来,还怕我能在你眼皮子底下逃走不成?”

老者点点头,觉得林潜说的很有道理,突然对着林潜一笑,嘴上道:“多有得罪,多有得罪。”然后手指前伸,单指这么凭空一划,咔嚓两声,林潜身上的绳子就被切成了几段掉在地上。

林潜注视着地上切口平整的麻绳,又看了看自己完好无损的衣裳,心下一寒,这老者的功力,只怕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凭空一指断绳的功夫,十年前看师父宁祖施展过,当时就惊为天人,林潜心想,只怕是单想从老者身边逃走,怕是困难重重了。

老者见林潜已恢复自由,脸上顿时兴起好奇状,“你们剑门修剑,是修意还是修式?”

林潜不明所以,只是道:“我们剑门,既有内力要诀鸿蒙心法,又有剑招变换九天引剑诀,都是当今数一数二的绝技!”

“嘿嘿。”老者干笑两声,“如此听来,那剑门还算可以,小子,你会不会以指作剑?”

林潜翻起二指道,“这自然会。”

“好!”老者大喊一声,对林潜道:“你被绑了许久,先活动活动筋骨,待会我就来试你一试,看你这剑道天才是真是假!”

林潜自然是对自己相当自信,稍作调整,便竖起二指道:“来!让你领教领教我剑门剑法!”

老者大喝一声,亦以指作剑,对林潜道:“全力攻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剑法如何?”

林潜不知老者的虚实,首先一招镜中水月使出,徐晃一招,表面上是一剑刺向老者下肋,其实是剑尖一转,直刺老者后腰。岂料老者早就知晓他这一招的变换,提前一个转身,预判了林潜的位置,一掌推出,就将林潜推了出去。

“这种简单的变换,莫说意剑,就是式剑也比这招高明多了,你若是这样这种水平,老夫可就失望透顶了!”

林潜微微一笑:“先前只是稍作试探,杀招还在后头!”

老者眼睛一亮,连忙道:“快快使出你最擅的招式,让老夫看看!”

林潜闭起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后,猛然一睁,刹那间化作四道虚影,各自以双指作剑,齐齐奔向老者,老者丝毫不慌,抬起手指,分别向前,后,左,上,一一出指,将林潜的这一剑招全部接下。

“你这一招,倒是有点意思,利用速度与身法的变化,教人辨识不清,大意之下,就可让你有机可乘。”老者抚须笑道,“不过你这招只能算作中等的剑招,它有个致命缺陷,你可知是什么?”

林潜沉默,知道眼前此人剑法造诣高深,超出自己甚远,道:“老先生请讲!”

老者道:“虽然你这招虚实结合,变幻莫测,但倘若别人速度快你一步,如我一样预先算出了你下一招出手的位置,然后以极其强横的招式攻你要害,你又来不及撤招,结果如何?”

林潜默然,顿时一阵心灰意冷。

老者哈哈大笑道,“我观你使剑,还算是有灵气的,剑道基础也算扎实,在剑门与惊刀门比试那一场我看了,也觉得不错,勉强可以达到我的要求,但这一路上,还有重重考验,若你哪天不符合我的要求,嘿嘿,我就要把你杀了,免得宗法外泄!”

林潜顿时心中一寒,敢情这是想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林潜苦笑道:“那我何时才能自由?”

老者抬头,眯着眼睛,又扳手指算了算,最后老实巴交的回了句:“这个我也不知道。”

林潜听了,胸口差点呛出一口血来,还好强行忍住,只好又问道:“好吧好吧,那我就暂且跟着你,不过老头,我一直跟着你,不能天天老头老头的喊吧,你有什么名字道号,不妨告诉我听听。”

老头子冥思苦想了会,终于想起了自己的道号,然后他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狠狠道:“既然如此,老夫就告诉你我的道号,小子,你可竖起耳朵听好了!老夫道号——降煞子!”

“啥?像傻子?这道号倒是很贴切。”林潜确认再三,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试探性的喊了老头一声:“降煞子?”

老头抬起胸膛,慨然道:“正是老夫。”

林潜强行憋住笑意,对着老头道:“老头啊,你这道号谁给你起的?你确定你没记错?”

降煞子顿了顿神,道:“没错啊,老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用的就是这个道号,老夫还清晰的记得,这是当年一位偷偷喜欢老夫的师妹送给我的道号,想起来心中就一片温暖。”

林潜心中笑开了花,心想,这哪里是喜欢,简直是深仇大恨呐!不过老头这种稀奇古怪的性格,确实会惹人嫌。但他脸上还是装作恭敬的样子道:“降煞子!确实威武,没想到这名字背后还藏着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晚辈佩服!”

降煞子嘿嘿一笑,对林潜的评价甚是满意,称赞道:“没想到你小子剑法上可以,这品味也是一流,甚符老夫胃口!也罢也罢,今天老夫高兴,就教你一招,让你学学什么是真正的剑法。”

“小子,看好了!”降煞子高喝一声,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朝前一剑递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