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雨夜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589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倾盆的大雨,让余龙镇这几日成了雨街,街道上的坑坑洼洼,让许多人提不起出门的念头。

这样的雨,已经下了三天,林潜也在悦来楼里足不出户,躺了三天。

凑巧的是,就是这样阴雨不断的三天里,却是一点事情也没有发生,无论是浮世教,还是赤天白鹤,亦或是星凤婆婆那里,都没有传来消息。

所有的矛盾,都似乎被这暂时的雨抚平了,余龙镇迎来了短暂的宁静。

林潜睁开眼,在他的桌前,已经摆放好了今日的早饭,与往常一样,有一颗独特的药丸混杂在花生中,这是滴血丸。

连续服用滴血丸调理,这渡人茶的药力,已经消化了一半多,林潜每次呼吸吐纳,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在不断扎实,深厚。

他现在的实力,相比初到余龙镇的时候,已经明显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救走小慧之后,林潜本是十分揪心,生怕浮世教会看出端疑,但这几日按时送来的滴血丸与余龙镇中的平静,打消了他的念头。

他默默吃好早饭,正要下楼,屋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林潜皱眉,他放下饭碗,将房门打开,看到眼前之人,他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

清晨来访的人,竟然是一个稀客!

林潜冷声道:“怎么是你?”

任奇康笑道:“为什么不能是我?看来林公子好像不太欢迎我。”

林潜将房门推开,看向任奇康,平淡道:“你若不喜欢一直站着,就进来坐吧。”

任齐康也毫不客气,随意的就走了进来,他督了一眼林潜刚吃完的饭菜,开口问道:“王胡路为你准备的饭菜还合胃口吗?”

林潜心中暗自记下这个名字,看来王胡路,就是那名日常监听他的浮世教弟子的名字。

“比起外边的饭菜,自然还是差了一些。”

任奇康不以为意,笑道:“看来林公子,是对潇雅阁这个地方情有独钟啊!”

林潜冷哼,他抬头打量任奇康,今日任奇康穿着一件棕灰色马褂,脚上套着长靴,他在房间一路走来,就留下了一排深深的脚印,他的衣服裤脚上也都是水渍,泥灰,十分凌乱的样子。

外面虽然下雨,但林潜相信,再大的雨,都没法将一位浮世教的隐秘高手,淋成这个样子。

除非,他赶了很长的路,或是在雨中和人交手。

“任大人千里迢迢赶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和我说一些家常?”

任奇康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拍在桌上,正色道:“自然不会,我来找你,是为了这份信!”

“给我的信?”

“给你的信!但并不是写给你,而是需要你交出去,交给一个人。”

林潜眼中闪过一丝恻隐,看着桌上的信件,他不禁想起了往日在南丹城中,紫竹也是交给他一封信,但那封信,却为他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你要我把信交给谁?”

“银月刀魔。”

林潜瞳孔中闪过一丝诧异,忍不住疑问道:“你要我将这封信交给银月刀魔?我根本连银月刀魔在哪都不知道。”

任奇康道:“这封信必须由你来送,但你不用亲手交到银月刀魔手里,你只需要将它放在余龙镇的驿站中,我保证,银月刀魔自己会去取。”

林潜满心疑惑,但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你们要对银月刀魔出手了?”

“在余龙镇已经逗留了不少时日,也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林潜目光深邃,他问道:“什么时候去送?”

“就到雨停下吧……”

林潜注视着窗外,窗户上因为水雾,此刻只能看见一片朦胧,但从天上倾覆下来的雨水,却如刀片狠狠撞击在窗上,发出咚咚的吼声。

这样的暴雨,来的迅猛,也停的出人意料。

林潜心中暗自感慨,雨虽要停,但更大的乌云却早早将余龙镇笼罩,另一场暴雨,会在电光火石间,突然迸发。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风声夹杂着雨声,直扑向屋内明晃晃的灯火,却被一卷帘幕隔开。

明灭不定的灯,沉浮不稳的心。

雨夜本是最容易舒睡的,听着雨声,很容易勾起人们的思绪,让人想起故乡,想起亲人朋友,在一片温馨与回忆中,缓缓沉睡。

但小慧却睡不着,她就像一面鼓,而外边的雨就如鼓点敲在她的心口,将她的心敲打的一颤又一颤。

青天府的条件,和那间昏暗无光的仓室相比,完全是天上地下,甚至比悦来楼还要精致舒适。

苏如鹤将小慧安置在西侧的一间阁楼,距离主阁楼有一条长长的廊道。通过这条廊道,就是苏如鹤的住所,一旦有什么事情,苏如鹤也能第一时间赶来。

这样的布置,又有一位成名许久的江湖名侠守护在这里,按道理小慧该很安心才是。

但她却十分心忧,因为在这青天府,偌大的一个府上,除了苏如鹤,他几乎没有看到其他人。唯一偶尔看见的,只有一个穿黑衣服的老头,他是这里的管家墨丁。

但小慧也紧紧见过他一次,他就如鬼魅一般消失在了青天府。

据苏如鹤所说,本来他的儿子苏至之也在这里,他和小慧的年纪相仿,倒是能够成为朋友,只可惜苏至之出了远门,所以家中只剩下他一个老人。

但无论苏如鹤怎样解释,小慧总感觉这青天府上,阴森的可怕,她在屋内点燃的烛火,总会莫名其妙的熄灭,她在阁楼中散步的时候,总会听见异样的响声。

这些怪事,小慧一直藏在心里,尽管林潜告诉他,可以完全相信苏如鹤,但徐风都却叫她无论何时都要小心谨慎。

异样的响声,即使在雨夜,也能传到小慧的耳中。她越是不想听见,那可怕如毒蛇吐性的嘶嘶声,就越是钻入她的脑海。

现在,这股怪异的嘶嘶声又想了起来,还有一阵稀碎的脚步声。

小慧悄悄熄灭火烛,卧倒在床上。

脚步声越发接近,却突然在墙边停了下来,紧接着,又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

苏如鹤每日的睡的很早,他的管事墨丁从不在夜晚出现,难道这青天府中,混入了其他人?

小慧心中有这个想法,她顿时整个人紧张起来,她的心脏已经砰砰的要跳出胸外,她的呼吸急促,吸气逐渐大过呼气,一股嗖嗖的凉意钻到她的胸口。

会不会是要来抓她的人?她要不要去告诉苏如鹤?

就在这时,脚步声再次贴近,小慧甚至能感受到,在帘幕的后面,有一双黑暗的眼睛在盯着她。

这个时候,一般人都会慌张,惊恐,但小慧很快稳定了心绪,她心中默默念起了风徊的护心诀,将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

此刻她虽然清醒,呼吸却如熟睡,她一直躺在床上,直到脚步声又响起,渐渐被屋外的雨声掩去。

小慧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她再不想活在这样无名的恐惧中,她从床上跳了下来,悄悄从房门走了出去,紧跟着脚步的方向。

雨夜中,雨点溅起地上的泥渍,哗哗的流水声萦绕在整个青天府,此刻的青天府就像是海上的一座孤岛。

又是雨声,又是无边的黑暗,小慧衣衫单薄,那沙沙的竹林声,让她感觉自己就在无边的汪洋上漂泊。

她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在黑暗中独自一人摸索。

忽然间,一道银白色的光亮刺向她的眼睛,凌厉的寒光刺的小慧眼睛暂时看不清东西,当她再次睁开眼,那道银光却又融入了黑暗中。

她隐约记得,银光的方向,是在主阁楼附近,去往主阁楼,只要穿过一条狭长的廊道。

小慧沿着长廊走,突然一阵阴风,吹的她全身哆嗦,她只好暂时躲在一块巨石后面,挡一挡寒风。

凑巧的是,在这块石头上,也许是因为日常的风吹雨打,石头中间竟然被磨出了一条人眼大小的缝隙,小慧的眼睛刚好贴在这条缝上。

她的目光穿过长廊,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人穿着亮白色的衣袍,在漆黑的雨夜中,就像是银白色的月光。

但他的衣袍下,还有一道更夺目的银色,就像是天上的闪电被他握在手中。

小慧瞳孔收缩,那道银光即使相隔很远,依旧刺的她发疼,但她还是忍住,目光坚定的盯着那个背影。

就在此时,那个人突然转过身来,朝着小慧所在的方向扫了一眼。

而小慧也看到了雨夜中那个人的正面目,以及他手上的寒光。

那是一把刀,厚重的刀身,纯白色的刀柄,暗银色的刀锋,刀脊宽大,上直下弯,一颗巨龙的眼睛镶嵌在刀口,好像苏醒着的银色恶魔。

这把刀,是鸣鸿刀!是银月刀魔的佩刀!小慧听徐风都提起过。

但是,它怎么会在苏如鹤的手上?

那个雨夜中的人影,正是苏如鹤,他拖着鸣鸿刀,在地上发出如毒蛇一般嘶嘶的喘息声,他一身白衣,天上雨丝纷纷,却难以沾染他身上分毫,因为这个人身上的杀气与寒气,早已将雨点蒸发。

苏如鹤的目光,穿过雨幕,落在小慧躲藏的岩石上,细小如眼睛的缝隙,此刻就好像被打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将小慧完完全全暴露在苏如鹤的眼前。

他到底是在看岩石,还是在看小慧?

小慧的身上,已经湿透,滴下的冷汗与溅落的雨丝混杂,她再怎样镇定,终究只是一个小姑娘,在苏如鹤冰冷的目光下,她完全被恐惧怔住,竟然呆立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反应。

但苏如鹤只是撇了她一眼,又拖着鸣鸿刀走在雨夜中,也许他只是望了一眼岩石。

无声的雨,无声的夜,雨虽变小,夜却变得惊心动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