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镖刀之末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5606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垂雨潇潇,夜幕无边。

朦胧仿佛镜中世界的雨夜上空,突然惊起一道雷霆,巨大的白色闪电刹那间划过天际,也将小慧拉回现实。

她大口穿着粗气,全身无力的倚靠在岩石上,她的目光游离,她实在无法相信,林潜竟然把她托付给这样一个人。

苏如鹤,表面上的和善老人,其实是黑暗中的白衣恶魔。

她绝不能束手待毙,她要逃离这个地方!

但漫天飘飞的雨丝,以及这如孤岛一般的幽灵山庄,她只身一人,如何逃的出去?

她既然看到了苏如鹤的真面目,就要为这一眼付出代价,也许就是生命的代价。

苏如鹤那苍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石缝中,小慧很想越过岩石,走出去看一眼。但恐惧打断了她的妄想,她现在甚至都不敢回头。

她怕自己一回头,就会看到苏如鹤握着长刀,带着银月刀魔的可怕面具,满脸狞笑的望着她。

小慧还很年轻,她只是个小姑娘,她不忍心眼睁睁看着那把鸣鸿刀穿过自己的胸膛,细数着自己的鲜血,一滴一滴顺着鸣鸿刀的刀锋滑下。

寒风,还在呼啸,小雨,还在缠绵。

一卷寒风一捧雨,如山谷间的幽咽泉流在小慧的背后回荡。

她突然鼓起勇气,奋力朝着长廊的另一侧奔去,另一侧,是通向苏如鹤住所的主阁楼。

她已经不敢回去,小慧想到,越是危险的地方,也许越安全。苏如鹤既然出去,他暂时一定不会返回自己的阁楼,他应当还在外院中。

小慧越跑越快,但因为地上湿滑的很,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每跑一步,在地上就会溅起一道水花,水花的声音,相比此刻的微微细雨,还是很明显的。

苏如鹤拖着长刀,他正在外院中肆意的走。

他面无表情,脸上就如同镶嵌着银月刀魔的银白色面具,他的衣袍在寒风中飞舞,雨丝缠绕在他苍白的发丝上。

他的样子,就好像是恶魔,他脸上已完全显示不出人性,倘若有孤鸿岭的弟子在场,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苏如鹤的状态,与修炼混天紫极功入魔时,极其相似。

苏如鹤虽如僵尸般拖刀行走,但并不意味着他的反应会迟钝。恰恰相反,在这种入魔状态的加持下,他的听觉,视觉,嗅觉,反应,都是平常的十倍以上。

一点水花声,相比雨点的细微差距,在他耳中就像天上的雷鸣那般响亮。

苏如鹤微微抬起头,他的眼中紫气环绕,目光穿过长廊,投向小慧奔赴的地方。

主阁楼中一片黑暗,两侧的窗完全被帘幕遮蔽,根本看不清里面。

小慧正犹豫着,毒蛇吐性的嘶嘶声突然变大,从长廊中钻入她的耳朵,小慧听见了鸣鸿刀拖在地上的声音。

没有脚步声,但小慧听林潜提到过,赤天白鹤以轻功闻名,说不定他已经朝这里靠近了。

难道自己的踪迹被察觉到了?

小慧来不及多想,她猛的推开侧门,钻进了主阁楼中。

主阁楼的大门,被苏如鹤从里边紧紧反锁,唯有这间狭小的侧门,通过长廊可以进入这里,小慧就从这间侧门中走了进来。

黑暗完全将这里裹挟,一丝光亮都透不进这间阁楼。小慧突然在想,苏如鹤表面德高望重的模样,甚至聪慧如林潜,都被他瞒过,他到底是要掩藏什么?

这间主阁楼,自从小慧住在这里,苏如鹤就将大门紧锁,他对小慧介绍这里时,只是简单的一笔带过,这里是否会藏有苏如鹤的隐秘?

在风徊,倘若在一间阁楼中要暗藏玄机,那一定是布置了一间暗阁。

判断屋中是否有密室,徐风都教过小慧,只要用上指力,轻轻敲击墙板,听敲击声就可以判断。

倘若声音浑浊不堪,证明墙是贴着墙瓦的,里面没有什么空气的流通,倘若声音清脆的话,就意味着一面墙的后边,是别有洞天。

小慧二指弯曲,轻轻扣响墙扉。

咚咚——

声音清脆悦耳,听得出,在这面墙的后边,有着很大的一片空间。小慧冷哼一声,果然如此。难怪她在外边瞧见青天府主阁楼这么高大的规模,里边却狭小如洞穴。

但触发暗门的机关又在哪里?

小慧沿着墙板,伸手从头至尾摸了一遍,但她并未发现有凸起的部分。

难道机关在别处?

这个时候,阁楼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竟是朝着小慧住的西楼跑去,除了苏如鹤,青天府上真的有幽灵?

小慧又开始惊慌起来,慌乱之中,她突然看到一抹银光,就像鸣鸿刀一样的银光,在她眼前晃了一下。

小慧走近看,原来堂前摆放着一个银雕,刻的是一只白鹤,鹤翼五尺,宽三寸,鹤顶上有一块玉坠。

赤天白鹤,也是这个鹤字!

小慧灵机一动,伸手便朝着这块银雕扭了扭,但鹤雕就像长在堂板上,任凭她怎么发力,始终纹丝不动。

但小慧摸到银鹤的头顶,凹陷了一块,而鹤顶正好有一块玉坠。小慧将玉坠卡在银雕的头顶,尝试性的一扭,墙板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嘎吱声。

小慧将玉坠完全扭转,阁楼中传来一声低吟,从堂前铺展开一道暗门,门后是一条幽深黑暗的走道。

小慧略微思量,她先是将银雕扭转回来,把玉坠原封不动的挂上,然后趁着暗门未完全合拢,她嗖的钻了进去。

暗阁内,完全是一片黑暗,只有尽头处有一丝光亮,仿佛在指引着方向。

地面潮湿,因为几日的暴雨,狭长的暗道内全是水渍,走起路来就有嘀嗒嘀嗒的声响。小慧靠着墙壁,一路朝有光亮的地方摸索去。

她不禁对暗阁的尽头猜想,苏如鹤要隐藏的,究竟是什么?

越往前,灯光愈亮,浑浊的油灯,让小慧的心暂时放松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双苍老的手,突然压在了小慧的肩上,小慧本能的回头,却看见了一张面目狰狞的苍老的脸。

那不是苏如鹤,而是那个如鬼魅一般的管家,墨丁。

墨丁带着兜帽,穿着黑色的便服,他眼中凶光大作,鹰钩鼻中传出沉沉的喘息。

小慧想要甩开这双手,但墨丁身形一动,他那粗糙的手掌一下子掐住了小慧的脖子,将她狠狠地按在地上。

墨丁另一只手,从怀中取出一把尖刀,在明灭的火光中,显得尤其可怖。

他把刀对准小慧的心脏,恶声道:“主人说过,只要进来的不是他,都得死!”

小慧眼睁睁看着这柄尖刀刺进自己的肌肤,少女温暖的血丝,顺着刀柄流了下来,她眼中万分恐惧,但墨丁紧紧将她扣在地上,她连挣扎也做不到。

血珠,一滴一滴滚落在刀柄上,又顺着刀柄滑向地面。

但墨丁手上的刀并没有刺下去,他的手悬在了空中。而滴落的血,竟是从墨丁嘴中流下。

小慧奋力的一推,墨丁仰面倒在了地上,瞪大双眼,他死了!

在墨丁的胸口,插着一枚镖刀,两叶倒旋的刀锋仿佛巨狼的牙齿,将他的心脏完全绞碎。

小慧倒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呆住,但听得在暗道的另一头,忽然传来阵阵脚步,竟和主阁楼外的脚步声一样。

是幽灵?

不是幽灵!来的人,是韩栋!

韩栋扶起小慧,柔声道:“你不要担心,我是林潜的朋友,刚刚在外面,我替你引走了苏如鹤。”

小慧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面前的这位光头男人,但他出手从墨丁手中救下自己,却是事实。

小慧疑惑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一直藏在青天府?”

韩栋笑道:“姑娘冰雪聪明,不错,我这几日的确藏身在青天府,时刻监视苏如鹤,也是为了保护你。”

“保护我?"

“不错。”

韩栋叹了口气道:“有些话,我不能对林潜直说,因此让他对我有误会。但我知道你叫小慧,是他的妹妹,所以我要保护好你。”

“我猜到苏如鹤的身份,林潜竟会把你送到他这里来,我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小慧恨声道:“苏如鹤还有脸自称是赤天白鹤,其实他根本就是银月刀魔!”

韩栋道:“我一直猜想,到底谁是那晚余龙镇中的刀魔,但没想到竟然是他!”

“苏如鹤故意设计挑拨我与林潜的关系,他又扮作银月刀魔,让人难以想象,这个人心里到底有什么谋划!”

韩栋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既然苏如鹤是那余龙镇中的刀魔,那带走伏虎灵燕的人物,会不会正好如他的猜想,十字,青天府,赤天白鹤……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暗道的尽头又传来两道目光,一道深沉,一道清亮。

韩栋带着小慧朝前走去,他顿时惊喜,因为面前的两人,就是他心中所想的两人。

伏虎罗汉,罗深。灵动湖三洞主,谢蕴。

只不过他们两人,却是面黄肌瘦,消瘦了很多。任谁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上数天,身体与精神都会衰弱。

小慧微微眨眼,她已明白了眼前两人的身份。

“二位前辈,可是伏虎灵燕?”

谢蕴不答,罗深大笑道:“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苏如鹤这个废物,连一个小姑娘都能找到他的暗阁里来。”

小慧气呼呼道:“我不是废物,我是徐风都的孙女,小慧!”

谢蕴转过头看了小慧一眼,惊讶道:“原来你就是徐风都的孙女。”

小慧道:“你们被苏如鹤关在这里,不如现在正好和我们一齐逃吧!”

谢蕴冷声道:“我想你是搞错了!第一,我们并不是被苏如鹤关在这里,他也拦不住我们二人。第二,我们不会跟你们走,因为我和罗深要呆在这里,等苏如鹤一个解释!”

小慧急道:“你们知不知道,苏如鹤是个大坏蛋,他……手里有鸣鸿刀,他是银月刀魔!”

谢蕴罗深闻言,脸色巨变。虽然谢蕴早知道苏如鹤练了魔功,但他就是银月刀魔,谢蕴完全没有想到。

但罗深与谢蕴还是道:“这样又如何?我说过,我们要呆在这里,不会和你们一起走的。”

“二位今日是非走不可!”

在小慧身后的韩栋,突然站了出来。

罗深皱眉,厉声问道:“你是何人?”

“韩栋。”

谢蕴笑道:“原来你就是林潜口中的那位狼牙镖王,韩栋。只是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命令我们?”

韩栋闻言,也跟着笑了起来,但他却出乎意料的摇头道:“因为这次我不是狼牙镖王韩栋。”

“而是白鹿观山院的韩栋!”

听闻白鹿观山院五个字,谢蕴与罗深脸色巨变,他们甚至比听到苏如鹤是银月刀魔的消息还要震惊。

谢蕴正色道:“你是说……你是白鹿山的人?”

韩栋从怀中取出一道白色玉牌,上面刻着五个大字:白鹿观山院

“白鹿山有令,要你们二人协助白鹿山,揭开浮世教在余龙镇的阴谋。”

谢蕴罗深对视一眼,齐齐道:“接令!”

白鹿山,正道人物都受过它的恩惠,白鹿山就是正道的仙山,代表着王法,正义,而从白鹿山传达的命令,在吴越,就是圣旨。

谢蕴与罗深二人飞快起身,站到了小慧与韩栋的身边。

谢蕴一把拉下暗阁中的机关,那道暗门缓缓打开,他道:“我们最好赶快走,我和罗深状态不佳,已经不是苏如鹤的对手了。”

他们四人冲出暗阁,从主阁楼的侧门走了出去,外面雨还在下,很冷。

小慧道:“一点小雨,并不碍事,我们快走吧。”

但韩栋与谢蕴罗深三人,却驻足在原地,他们三人的目光,深深看向长廊的尽头。

韩栋叹气道:“看来我们的运气不太好。”

苏如鹤面无表情,拖着宽厚的鸣鸿刀,带着毒蛇嘶嘶的喘息声,他的人影缓缓从廊道中显露出来。

苏如鹤笑道:“这么巧,韩镖师?”

他又看向小慧与她身后的谢蕴罗深二人,皱眉道:“小慧,下雨天晚上你还乱跑,还把他们两人带出来,你一点都不乖,快到我身边来!”

但小慧却恐惧的看着他,整个人不断后退。

苏如鹤见状,身上戾气狂涌,他的手此刻已变的乌黑,他的脸颊上黑气缠绕,苏如鹤重复道:“我喊你过来!”

天上又闪过一道雷霆,白色的闪电划过长夜,在漫天的雨丝中炸响。

韩栋脸上显出一股决绝之色,他转头对罗深与谢蕴二人道:“你们两人带着小慧先走,找个地方藏起来,我来挡住他。”

谢蕴也知晓,即使他们三人一起上,此刻也不是魔功大成的苏如鹤的对手,没有丝毫犹豫,他与罗深架起小慧的胳膊,便跃向外院的隔墙。

但苏如鹤岂能让他们得逞,沉重的鸣鸿刀,带着无尽的狂戾,一刀斩向谢蕴与罗深的脖颈。

他根本没有人性可言,即使面对他的昔日旧友,这一刀也没有半点迟疑和留情。

韩栋大喝一声:“苏如鹤,你的对手是我!”

他双手指尖挟夹两枚镖刀,在电光火石之间,闪身到苏如鹤的面前,两枚镖刀迎向那把银色的鸣鸿刀。

韩栋满面痛苦,鸣鸿刀被他硬生生架住,但两枚镖刀却抵在他的指缝,将他的手刺的鲜血淋漓。

苏如鹤将鸣鸿刀往前一压,韩栋手上顿时鲜血直流,他的手掌几乎要被镖刀割成两半。

“快走!”

韩栋大喝一声,抬起双腿,便朝苏如鹤的胸膛踢去。

但苏如鹤一手握刀,面对韩栋飞踢而来的双脚,另一只手却直抓向韩栋的脚裸,咔嚓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韩栋左脚踝已被苏如鹤拧碎。

苏如鹤收刀,朝着韩栋胸口一阵连环踢腿,韩栋整个人一下子就抛飞出去,狠狠砸落在泥泞中。

苏如鹤根本不转身去看他,整个人掠起,挟着鸣鸿刀,径直朝谢蕴罗深二人追去,轻功他本就独步天下,更何况谢蕴罗深二人还带着一个小慧?

眼看苏如鹤逼近,就在这时,雨中激射出两道寒光,韩栋瘫倒在地上,他唯一能动的仅有几根手指,也正是这几根手指,让他发出了手中的两枚镖刀。

苏如鹤怒吼一声,空中持起鸣鸿刀抵挡,镖刀打在鸣鸿刀上,就像雨点洒在地上,只有滴答几声。

韩栋眼见如此,将手伸向怀中,他还有最后的一枚镖刀。

韩栋将镖刀夹在手心,怒吼一声,拼尽全力朝着苏如鹤的身影甩去。

砰咚,又是一声微鸣,如雨点打在鸣鸿刀上,根本对苏如鹤没有丝毫威胁。

但韩栋却笑了,这是他的最后一枚镖刀,但他却成功拖住了苏如鹤,而小慧他们已经走远。

突然间,他的笑容凝固了。

一道黑影从天而落,鸣鸿刀被苏如鹤掷下,夹杂着苏如鹤的怒火,贯穿了韩栋的身体。

他脚裸受伤,最后的镖刀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面对这一刀,他根本躲闪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厚重的刀锋将他刺穿。

血,一点一滴,顺着刀柄,流到地上。

今夜的雨,成了血红色。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