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变局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40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沈追与苏如鹤分别站在银月刀魔的左右后方,完全封锁了他的退路。任奇康笑呵呵道:“既然你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那就赶紧把鸣鸿刀里的混天紫极功掏出来吧。”

银月刀魔扫视沈追与苏如鹤二人,冷哼道:“既然是交易,你当然得拿出些诚意才行,让两个人盯在我的背后,算什么意思?”

“只要阁下同意这场交易,他们二人自然会退去,倒是阁下莫要玩弄心思,耍什么花招。”任奇康摸了摸自己的腮帮,眼中透露出自信与把握,他朝沈追与苏如鹤二人递了一个眼色,两人立即后退了数步。

“诚意已经给出了,现在就看阁下如何选择!”

银月刀魔拔出鸣鸿刀,突然伸出二指,在刀鞘上轻轻一弹,又顺着刀脊一路滑下,用指尖在刀背上画了一个回路。

只听得咔嚓一声,鸣鸿刀就像是被开膛破肚一般,在刀肚上露出了一个大口子,整齐的分开成两半,而中间露出一个幽深的空隙。

这就是鸣鸿刀的秘密?倘若不知道这等巧法,便是将鸣鸿刀得到手,也无可奈何,若是将鸣鸿刀毁坏,只怕里面的混天紫极功也会跟着一齐葬送。

任奇康的目光,贪婪的伸向鸣鸿刀的深处,而银月刀魔,则两指一夹,从鸣鸿刀的刀肚里,抽出一张破旧的羊皮卷,放在手心道:“这便是你们想要的东西,混天紫极功可以交给你们,但我还有个条件。”

“阁下不妨直说!”任奇康眼见混天紫极功,这一张狭小的羊皮卷就仿佛有神奇的魔力,将人的眼球紧紧抓住,他深深吸气道:“只要合理,阁下什么道儿就提出来吧!”

银月刀魔道:“第一,这柄鸣鸿刀是我宗门传承,不能给你们。第二,这混天紫极功乃是我宗门秘传,我只是暂且借与你们一观,只看也好,抄录也罢,这份羊皮卷日后要交还给我。”

任奇康拱手道:“阁下的这两个要求,说的合理,我没理由不答应!如此就先把这羊皮卷交出来吧。”

银月刀魔环视一周,凝眉问道:“你们几人,谁是主事的?”

“你交给我就好。”任奇康朝银月刀魔伸手道。

银月刀魔微点头,手掌翻转,将羊皮卷抛出,正好落在任奇康的掌心。这张古老而又泛黄的羊皮卷,散发着独特迷人的魅力,此刻落在任奇康的手中,让他忍不住立刻就去翻阅。

“倘若你不放心的话,可以让那个叫赤天白鹤的人替你检阅一番。”银月刀魔冷冷说了一句,接着道:“东西我已经交出来,人你还不给我?”

“这个自然!”任奇康嘿嘿笑两声,忍住诱惑没有去翻看羊皮卷,双手捧上递给苏如鹤道:“老前辈,麻烦您给打眼瞧瞧,这是不是真的?”

他说罢立即转身,冷眼瞧着林潜。他早就打算以借刀杀人的计俩,让银月刀魔除掉林潜。此刻混天紫极功已经到手,他自然是没有丝毫犹豫。

任奇康在林潜背后轻推一掌,后者顿时身子一飘,一个踉跄跌到了银月刀魔的面前。

“你要的人,我交换给你了,怎样解心头之恨,就随便你处置了。”任奇康转身看向苏如鹤,诚挚问道,“苏先生,这混天紫极功如何?”

苏如鹤摊开手中羊皮卷,目光瞬间就被羊皮卷中的内容吸引,里边一个个字符,泛起紫色的光华,映入他的脑海。

“很好!”

林潜站在银月刀魔的身边,那柄裂开的鸣鸿刀就插在他的脚下。地上是一片寒霜,而银月刀魔的脸,也被一张银白色面具遮住,看不清表情。

出乎他意料的是,面对苏如鹤假扮的银月刀魔,即使是假的鸣鸿刀,也能够勾起他内心无言的恐惧。但面对真正的鸣鸿刀,真正的银月刀魔,他却表现的很坦然。

当初在沧澜江畔如此,现在归心崖上亦如此。

银月刀魔看向他,嘶哑的声音道:“几十年,宗门的仇恨一直萦绕在我心里,就像附骨之疽,现在终于让我有机会,可以报复绝意宗的门人!降煞子在哪里?你老实交代!”

林潜既然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生死既然早就不属于自己,此刻他反而十分淡然。林潜双手负在背后,抬眼望天,悠悠道:“你问我,我哪里知道,你就等着呗!我在你手里,还担心降煞子不来?”

银月刀魔冷笑道:“你倒是很自在,在我面前还敢这般态度,降煞子当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

任奇康捧起双手,眼睛眯成一条缝,看向银月刀魔,又扫了一眼林潜,嗤笑道:“像他这种人,一定要受些罪才老实。我觉得啊,不至于现在杀了他,但将他手脚一并砍了,割了眼睛鼻子,再赏他几十下耳光,只留下一张嘴巴问话,这样倒是不错。”

任奇康笑呵呵说出的话,听着让林潜心中一寒,就像是被毒蛇狠狠咬了一口。当初任奇康提出,要拿他当作交换条件的时候,他就十分不明白。现在听了这番话,他的心中更是疑惑,自己何时得罪了任奇康,为何他心里对自己这般怨恨,不仅想要借刀杀人,还要让自己死前饱受凌辱。

“任大人,小子何时冒犯了你,竟让你这般惦记?”

任奇康阴恻恻道:“你很好,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但要怪就怪,你好的太过突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这只出头鸟,是迟早要被人绞杀的。我只不过抢在了别人前头,你死了可不要怨我。”

林潜闭目,他忽然笑道:“我明白了,并不是浮世教要杀我,而是你私自想把我除去,所以才想了这个借刀杀人的法子。”

“你嫉恨我,说不定就是因为你们浮世教的右使,在他眼里,你与我相比,是不是一文不值?”

林潜突然睁眼,冷笑道:“你就不怕事情败露,你借刀杀人的计划被你们右使知道,他将你碎尸万段?你要我有多惨,不久你便会比我惨十倍!”

任奇康咬牙切齿,被林潜说中了心声,让他更加愤恨。想起当初在马车上,右使对自己的警告,说什么敢伤林潜一根寒毛,就要废了自己。他任奇康可是呕心沥血跟随右使,南征北战不说,起码也有苦劳。

如今被沈追这个入教不过六年的人超过不说,自己在右使心中的价值,竟然比不过林潜这个雏儿,这让他更加恼火。

任奇康呸了一声,一口吐沫啐在地上,冷眼瞧着林潜,阴声说道:“你猜到了又何妨?不错,我就是因为嫉恨,因为不服,我违背右使的命令要将你除去!”

他哈哈大笑道:“不管我结局怎样,起码在今日,我可以亲眼目睹你被人虐杀的盛景,这样的好精致,可惜不能配上一桌饭菜美酒,让我陶醉的享受一番。”

沈追在一旁忽然道:“饭菜没有,美酒倒是有一壶!”

他将自己腰间佩的酒葫芦解下,那张千年不变,阴沉无比的脸,此刻也浮现了一丝扭曲的笑容,他将酒葫芦抛给任奇康,盯着林潜怒斥道:“你敢扮作我的模样,去劫走那老东西的孙女,我早就想杀你了!”

林潜震惊道:“原来你们早就知晓了!”

任奇康肆意大笑道:“就凭你这点小小计俩,糊弄两个看守还行,但也妄想瞒过我们?”

徐风都趴倒在地,闻言颤抖,颤颤巍巍叹道:“原来……原来……你已经把小慧救出来了!既然这样,那我……”

他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神彩,就像是拼尽全身的力量凝聚在瞳孔中。徐风都忽然双掌拍地,整个人跃起,朝着银月刀魔狠狠撞去!

“林潜,你快逃!”

但他本已经是重伤垂死之身,他袭击的对象,又是银月刀魔。任奇康与沈追等人几乎都不想用眼睛去看,只见银月刀魔微微抬手,转瞬间就掐住了徐风都的脖子,喉咙里低声嘶哑道:“老东西,你敢冒犯我!”

任奇康忽道:“先别杀他,林潜的趣事还没说完呐!”

任奇康走进,用手指挑起徐风都的下巴,肆意嘲笑道:“老东西,你这般拼命救人,可值得?你知不知道,就是这个小子,亲手把你的孙女送到苏如鹤的手里,啧啧。那可真是羊入虎口,妙不可言!”

他说完这番话,就直直盯着徐风都看,看着这位老人瞪大双眼,眼中布满绝望,仔细望着光彩在老人眼中一点一点的涣散,他乐意至极,朝林潜呸道,“你舍命救这样的人,他怎么配!”

任奇康自鸣得意,说出这些话,简直是一吐胸中积郁,他正当自鸣得意之际,却没有看到苏如鹤的眼眸,此刻深沉到了极点。

林潜叹息道:“谁能猜的到,堂堂的一代江湖名侠,竟然是个骗子,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人物?不过好在,韩栋韩镖师已经将小慧救走了。”

徐风都闻言,心中舒缓一口气,苦涩道:“如此便好……”

他突然头一歪,整个人昏厥了过去。而银月刀魔将徐风都的身体随意的一抛,就甩在林潜的边上。

银月刀魔对林潜笑道:“他说的不错,听起来十分有趣,不知道你满不满意这种死法?”

林潜自嘲道:“我既然已经落在你的手里,我可还有选择的余地?”

任奇康搓手兴奋。抓住沈追递过来的酒葫芦放在嘴边咕嘟咕嘟大口灌下,龇牙啧啧道:“好酒!既然这样就赶紧动手吧!银月刀魔可像是个心慈手软的人物!”

但此刻林潜的表情,非但没有恐惧,反而显得有一丝古怪,甚至说的上是难以置信。

恰恰在任奇康说话的时候,他心里忽然冒出传音,以绝意宗内功传音的方式。而传话给他的,竟然就是眼前这位凶煞阴冷的银月刀魔。

银月刀魔言简意赅,对林潜直言道:“这是他们借刀杀人的计策,他们是一定要你死!等会我立即出手,而你趁机,赶紧逃命!”

霎时间,银月刀魔悍然出手,一把将身前的鸣鸿刀合拢,挥起这柄古老的魔刀,瞬间就朝着毫无防备的任奇康砍去。

但恰在此时,出人意料的是,手握羊皮卷的苏如鹤,眼中突然凶光毕露,就在银月刀魔出手的同时,他掌心黑气翻涌,整个人暴射而出,刹那间,向着任奇康,沈追同时攻杀过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