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混天功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4530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天地间,突然涌现一股肃杀之气。

银月当空,照的人心头寒栗,任奇康没来由的感觉背后一阵发凉,他忍不住向后撇了一眼,但他看到的,却是苏如鹤黑气翻滚的手掌。

“苏先生,你……为何……”

任奇康话未说完,突然发觉自己脖颈出一阵冰凉,鸣鸿刀上砭人肌肤的杀气已经刺来,靠着对危机的本能,任奇康强行歪过头去,但他的肩膀却挨了一刀。

只一刀,鲜血喷涌如柱,任奇康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瞬间就好像遭到了巨兽的撕咬,鸣鸿刀巨大的刀锋,几乎要将他的身体割裂。他的左手臂,已经是藕断丝连的黏在身上,眼看是废了。

而恰恰此时,苏如鹤的一掌,正中任奇康的后背,尽管任奇康拼全力运起内功抵挡,但那股巨大的掌劲还是将他击飞出去,他的断臂也承受不住冲击,在空中抛飞。

任奇康没有看见林潜遭受酷刑,自己却先变成了一个断臂人,何其可笑,但他眼中的更多是难以置信,即使自己左臂已端鲜血直流,他还是不懂,为何银月刀魔与苏如鹤会突然一齐向他发难。

在他眼里,这两人现在是他的盟友才对,他本对目前的状况胸有成竹,觉得一切尽在他的把握之中,但结果却狠狠打了他的脸。

沈追倒吸一口冷气,任奇康的受伤,让他心中惊恐,同时他的内心也闪过一丝念头。

为何苏如鹤要对任奇康出手?只有一个解释!他是右使的人,右使扬言任奇康只要敢对林潜心生歹意,自然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而苏如鹤,就是右使安插在他们身边,时时刻刻监督他们的眼线!

一股无言的恐惧瞬间席卷他的全身,即使他再淡定如石雕,此刻的脸色也压抑至极。他当然知道苏如鹤的可怕,竟然他和任奇康的武功极高,放眼天下也是屈指可数,但和苏如鹤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个层次。

因为苏如鹤是曾经浮世教榜上的第十七人,能够进入二十人之前,就不是他与任奇康能对付的了。

但沈追,到底是个经历过生死杀伐的人物,他既然知道苏如鹤的杀意,知道自己逃不过,便打算率先发难。

任奇康还未回过神来,便看到他身后的沈追,如同疯魔一般,双眼血红朝着苏如鹤飞扑过来。

过多的流血,让他神志有些模糊,难道真如传言所说,鸣鸿刀和混天紫极功,乃是天下最凶煞之物,能够迷乱人的心智?不然为何自己的同伴,突然间就开始互相厮杀起来!

林潜并没有依照银月刀魔的话逃离,因为此刻场上的变化,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便是银月刀魔,也是一刀挥出,就放下鸣鸿刀凝视三人。

沈追咬牙,侧身朝着苏如鹤的风府穴按去,然而苏如鹤却脚踏微步,嘴里冷哼一声,一招飞鹰爪扣住沈追伸过来的胳膊,双爪一伸一拧,便将沈追的筋骨完全错开,眼前顿时爆开一团血雾,沈追的手骨竟被苏如鹤硬生生拽了出来。

沈追疼痛的大声嘶吼,但他仍然缠住苏如鹤,同时对还在发呆的任奇康吼道:“他要杀我们,你在干什么?只要还剩一口气就和我一起对付他!”

任奇康如梦初醒,他脚步如风,赫然是魔幻风影步,唯一剩下的单右手,使出他的绝技苍古轮回,刹那间如同千手观音一眼在前方形成一片掌影,朝着苏如鹤的后背打去。

但他没有料到,苏如鹤竟任由他拼尽全力的一掌打在后背。在两人夹击之际,苏如鹤左右开弓,两手分别撑开,撑向沈追与任奇康的胸口,突然间在他的掌心涌现出一股巨大的吸力,紧接着,任奇康与沈追就觉着一股压缩的内力融入他们的心脉,紧接着,那股压缩至极点的内力突然炸开!

寒风凛冽,巨大的震荡下,沈追与任奇康被苏如鹤这一招吸掌震飞,经脉具断,五脏六腑都破裂出血,眼看是不能活了。但苏如鹤却也结结实实挨了任奇康的一招苍古轮回手,在他的后背留下了一道鲜红的手印。

任奇康已倒在地上,但他却在肆意狂笑,他盯着苏如鹤,大声嗤笑道:“何必呢?堂堂圣教榜上排行第十七的高手,却要和我们两人同归于尽?”

他此刻当然也已经想明白,苏如鹤对他们出手的原因,也是因为林潜,是因为浮世教右使的吩咐。

“是右使让你杀我们?但右使的话,值得你拼上性命?”

他瞪大双眼看向苏如鹤,倘若苏如鹤不给他一个答复,他绝对是死不瞑目的。

苏如鹤冷声道:“什么右使?我杀你们,和右使有什么关系?”

他抬手从怀中取出那张古老的羊皮卷,眼中露出迷恋而贪婪的色彩,缓缓道:“我只是觉得,这样迷人的功法,上交给圣教实在是太可惜了,留在我苏如鹤的手中岂不是更好?”

“至于你们二人……”苏如鹤冰冷的眼光扫过倒地的沈追与任奇康,他低声嘶哑道:“我私吞混天紫极功的事情,难保你们不会说出去,所以我要将你们都杀了,因为只有死人才永远守得住秘密。”

“原来是为了混天紫极功……难怪……”

任奇康明白了,他终于合上双眼,死了。但是沈追还有一口气在,沈追喃喃问道:“可是你……你受了任奇康的苍古轮回手,你也是死路一条,和我们同归于尽,混天紫极功你留下又有何用?”

“他不会死!”

银月刀魔突然冷声道:“他之所以敢正面接下这一击,就是因为他确信,这一招苍古轮回手杀不了他!”

沈追摇头道:“不可能的,苍古轮回手是浮世教有名的毒辣掌法,只要中掌,一个对时内必死无疑,绝无例外!苏如鹤早年也是圣教中人,他自己也是知道的。”

银月刀魔叹气道:“事无绝对,这世上真就有能够破解这一招的功法,名字叫做混元解,就在混天紫极功中!”

他冷眼瞧向苏如鹤,目中止不住的惊讶,道:“你仅仅只是翻看了几眼,就能练就混元解这样的奇功!这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倘若没有常年修炼紫气东来法,是根本不可能学会混天紫极功里的招数的!”

沈追面容枯竭,瞳孔逐渐涣散,但他却低沉着声音缓缓道:“原来是这样……我知道苏先生……早年曾受浮世教的命令,潜入孤鸿岭……”

银月刀魔眼若尖刀,瞪着苏如鹤道:“是你!当初宗门藏书楼遭窃,但搜寻下来却并没有遗失什么重要功法,只是看管藏书楼的两名女弟子失踪了……”

“不错,是我拐走了她们二人,只因为在你们孤鸿岭的藏书楼并未找到传说中的混天紫极功,后来我逼迫她们写下你们孤鸿岭的紫气东来法,又学了半吊子的混天紫极功,才将她二人坑杀!”苏如鹤抚须长叹,“现在看来,他们口中所言的混天紫极功,与真迹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你这羊皮卷上的魔功,才是真正的传承。”

“怪不得,我看你施展武功就觉得有些熟悉,没想到是偷练了我孤鸿岭的魔功。”银月刀魔冷眼瞧着苏如鹤,目露杀机,因为她已知道苏如鹤就是当年杀害他两位师妹的罪魁祸首。

沈追只剩下一口气,他的眼睛已经无力睁开,他嘴中喃喃道:“怪不得……右使会找到你,让你谋划主使余龙镇的计划,而你也尽心配合,原来早有联系了……”

苏如鹤冷哼一声,飞起一脚将沈追的肋骨打断,让脚下这个人彻底断气,不再多嘴。做完这件事情,他稍稍松了口气,朝银月刀魔笑道:“多谢你的混天紫极功,让我圆了平生一大夙愿。”说罢他又坐在原地,独自对着羊皮卷翻阅起来。

银月刀魔冷哼一声,却暗自对林潜传音道:“莫看他这般态度和善,只是因为刚刚打斗消耗了他许多气力。让他没有把握杀死我二人,一旦他休养生息足够了,就是我二人的死期。”

林潜窃声道:“那阁下为何不趁此机会,率先发难,也好将那混天紫极功抢回?”

银月刀魔叹息道:“只因为我先前受到他的偷袭,现在也是负伤在身,出手并没有万全的把握。”

林潜细声问道:“在下有个疑问,不知阁下是否能够……”

银月刀魔冷冷打断他道:“我救你,自然是有我的打算,你无需多问!”

恰在这时,苏如鹤突然起身,脚踏星步,刹那间人已飘往银月刀魔的面前,他手拿羊皮卷,面带微笑,一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拍在银月刀魔的肩井穴上,另一手握住羊皮卷大拇指划向一行文字,笑眯眯问道:“这里说的,集五脏六腑气,以骨血为精,脉络通神,合混天之术,补天缺,裨疏漏,紫气东来,飘渺海龙气,铸就不灭身,到底该怎样?还望赐教!”

他拍拍银月刀魔的肩膀道:“你帮我大忙,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银月刀魔道:“用紫气东来法凝聚内力,修炼朝阳,内力桓阴。骨血融融,聚集精气从鱼际穴到太渊穴,过中府,入章门,直达天枢。”

苏如鹤闻言,脸色郑重,松开双手运气,按照银月刀魔所言,果然觉着自己的精血翻滚,汹涌滂湃不止,眼中神采大放,坐北朝南,隐约间可见天地间丝丝缕缕的紫气涌入七窍,霎时间力量暴涨。

但这股力量,却只传到颤中穴就卡住,无论他如何运气,这股紫气始终不能沿着奇经八脉往下,汇入丹田之中。

苏如鹤询问道:“为何我修炼这混天功,气息走不顺畅,只能走到颤中位置?”

银月刀魔冷哼道:“因为混天功乃是天下至阴的魔功,寻常修炼路子都是走阳极,而此功法却需要走阴,你按照阳极的路子走,自然会卡顿。”

“那该如何?”

“不沿奇经八脉,将紫气收拢在五脏六腑,通过筋骨血液相融,由外而内,转入丹田。”

苏如鹤依照此言尝试,初时觉着前胸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气就像尖刀在割裂他的血管,他以为是银月刀魔在欺骗他。但紧接着随着他的筋骨精血融入,却恰到好处的抵消了这股寒意,他的胸中顿时开朗,那股紫气也顺势融入他的丹田中。

如此,苏如鹤大致掌握了混天功的修炼途径。

但苏如鹤却突然怔住,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丹田中有两股气,一小股气是刚刚吸收入体的紫气,而另一团却是可怕如死雾的黑气。

这两股气并不相融,导致苏如鹤的丹田被这两股气互相挤压,极为不舒适。

苏如鹤皱眉,问道:“我丹田怎么有两股气?”

“其中缘故,你自己难道不清楚?”银月刀魔哼道:“这是你自己修炼了半吊子的混天功与紫气东来法留下的弊病,就是这股阴魂不散的黑气由来。”

苏如鹤嘶哑道:“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要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让这两股气相融!”

“没有法子。”银月刀魔大笑道:“你若忍受不了两股真气冲撞的痛苦,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将你体内的黑气用逆练的方式散出体内,只留下紫气。要让这两股气融合,这是不可能的。”

苏如鹤咬牙,眼珠子刹那间变得血红,喉咙里低沉沉滚出字道:“这些话,你为何不早说?倘若我将黑气散去,我修炼二十余年的功力,岂不是白费?”

银月刀魔丝毫不畏惧,笑呵呵回答道:“这个问题,你又没有问我,我如何能提前作答?”

苏如鹤满脸变得愤恨,他的手掌黑气狂涌,脸上却紫光凸显,紧皱的眉头似乎忍不住要杀人!他转过一边,抄起手中的羊皮卷四处翻阅,嘴里不断重复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堂堂传说中的魔功,怎会连解决的法子也没有,我不相信!”

银月刀魔讥讽道:“你忍不住诱惑,自己偷练半吊子的混天功,落得这个结局怪谁?”

苏如鹤的手掌,因为不断的翻看羊皮卷,指尖已擦破出血,他的手不断颤抖,就像痉挛一般。但他的脸上却露出一股痴迷的神色,似乎被混天紫极功深深迷醉。

他张大嘴深深喘气,面孔也因为丹田的疼痛而扭曲。即使在这寒冷的山崖上,他的身上依旧蒸腾冒着热气,突然他咧嘴嘶吼道:“我找到了,找到了!谁说没有法子!”

苏如鹤指着羊皮卷,对着银月刀魔大声喊道:“这人炉嫁接法,可以试试!你快来给我说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