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嫁接鼎炉
书名:剑啸山河 作者:洋酥 本章字数:3760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01:17:56

“以人作鼎炉,嫁接浊气,通体一循环,方可增其威力,循坏七十二大小周天,浊气化紫,紫气积浓,重收入丹田,是谓鼎炉法。”

苏如鹤脸上浮起阴恻恻的笑容,冷声说道:“就算你不给我解释,我也大致看懂了羊皮卷上记载的这套嫁接鼎炉法。”

银月刀魔道:“这等丧心病狂的法门你也敢用,就不怕被天地所不容?”

苏如鹤冷笑道:“老夫先练正道内功二十年,又转练魔功不下十种,期间杀人喝血,饮人头颅作酒颅,吸取他人气力,杀人放火,天理早就不容我!现在终于等到了世间第一等的魔功,你还妄想我收手?”

苏如鹤目光在银月刀魔与林潜身上打量,最后停留在林潜的身上,邪魅一笑道:“林潜小友,老夫与你也算是旧识,不如就你来帮老夫一场?”他拍拍银月刀魔的肩膀,龇牙大笑道:“正好他也是你的仇人,用来给老夫作鼎炉岂非恰好合适?”

银月刀魔冷声道:“倘若不是他,那便是我了,难道还有选择的余地?”

苏如鹤畅快大笑,盯着银月刀魔道:“你是个聪明人,很明事理!既然这样,就赶快动手罢!”

银月刀魔按照羊皮卷中的指示,将一只手按压在林潜的天灵盖,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背。银月刀魔在一旁道:“运气!现在将体内的黑气顺着丹田逆流,慢慢汇聚到左手经脉上,再将紫气分割开,汇聚于右手的掌心。”

苏如鹤照做,按压在林潜天灵盖上的左手黑气翻滚,而扣在林潜后背的右手则是紫气喷涌。银月刀魔继续说道,“把你的黑气灌入林潜的体内,再用你的左手运气承接,在他的体内循环一个小周天。”

苏如鹤大喝一声,右手开始发力,随着林潜轻微的颤抖,大量的黑气开始从他的七窍钻入体内,而他的后背则感觉有一股吸力,将灌入他体内的黑气吸引过去。

经过林潜人体的过滤,从苏如鹤的右手心缓缓冒出黑气来,只不过颜色却浅显了许多。

苏如鹤大喜,将这些黑气吸纳到体内,循规蹈矩的又绕了一个循环,果然,在一个大周天之后,他体内的黑气少了一半,而紫气凝实了三分之一。

苏如鹤皱眉问道:“为何我感觉到,我修炼的黑气在衰减?”

银月刀魔冷笑道:“你心里难道还妄想着完全将其转换过来?你二十年的功力,能够转回十五年,就已经算成功了。”

苏如鹤闻言点头,他倒是不恼怒,毕竟活了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他早就明白世事难两全,有得必有失的道理,虽然浪费五年的功力,但这五年他完全可以后天补回来。可是完善混天紫极功的机会,却不是常有的。

一个时辰的时间,苏如鹤总算以嫁接鼎炉法,将自己体内的黑气通过林潜的身体循环了大小各七十二个周天,他丹田中,此刻也清一色变成了混天紫气。

但反观林潜,被苏如鹤当作鼎炉,所有的污浊之气都融入他的五脏六腑。此刻他的面庞发黑。显然是被人断了长生桥,此刻皆是短命之相。

苏如鹤大喝一声,凭空出拳,顿时空中紫影连连,炸响不断,这就是混天紫极功的威力。这还只是初练,苏如鹤坚信,倘若在让他偷偷练上十年,到时候不稍说浮世教右使,恐怕连浮世教的教主都不是他的对手。

因为他苏如鹤,本就是天下独一档的练武奇才。

银月刀魔打断他的遐想,冷声说道:“阁下的愿望已经达成,那我可以带着林潜离开了吧!”

苏如鹤突然回头,皱眉叱喝道:“想走?走到哪里去?”

他指着在一边断臂死不瞑目的任奇康,又撇了两眼沈追的尸体,疑问道:“我的同门都没能走的掉,你和我说你想带人干净利落的就走?”

苏如鹤龇牙,有些疯癫的朝银月刀魔张开笑脸,弹了弹他脸上的霜白色面具,嬉笑道:“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没关系,开个玩笑活络气氛也不错!”

银月刀魔沉声道:“你不是说,帮你修炼好混天紫极功,就不为难我们?”

苏如鹤笑道:“我当然是说一不二的,怎么会为难你们。”

他指着倒在地上的沈追与任奇康道:“你看看他们两人,一个被我捏碎了心脏,一个被我震断了浑身经脉,都是含恨而终!但我不为难你们,你们想要什么死法,自己选!我绝不阻拦!”

银月刀魔的声音也开始变得低沉嘶哑,他一字一句道:“一定要我们死?”

苏如鹤大笑道:“你们再怎么说我赤天白鹤如何阴险狡诈,虚假伪善,狼狈为奸,我都不在乎,因为我本来就是这种人。但我却在乎世人的看法,赤天白鹤乃是一代名侠,而他的真面目,也只能是死人才知道。”

这时,突然角落里传来一声俏丽的声音道:“我不是死人,但我却无比清楚你肮脏的行径!”

林潜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原本乌黑的脸色顿时笑了起来,而苏如鹤听见这个声音,嘴里却冷哼。

角落里说话的,正是从青天府逃走的小慧,而在小慧身后站着的,赫然是伏虎灵燕,灵动湖三洞主谢蕴与伏虎罗汉罗深。

经过这几日的调养生息,他们二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巅峰状态,他们面上的自信与豪气,无疑彰显他们一代名侠的身份。

然而这一次他们不是互相厮杀,而是联手对敌。

小慧一眼便瞧见了倒在地上的徐风都,以为她爷爷出了事情,满脸担忧,急忙飞身过去,而伏虎灵燕则紧随其后。

小慧抱起徐风都,娇柔的手颤抖着凑到徐风都脸上,去探一探他的鼻息。随后她心底舒缓了一口气,还活着。

银月刀魔缓声道:“我打了他的天柱穴,他暂时昏过去了。”

小慧闻言朝银月刀魔看去,当她看到地上插着的鸣鸿刀与银月刀魔脸上的面具,心中顿时一惊,不过小慧又看见银月刀魔与林潜在一起,顿时打消了顾虑。

在她眼里,银月刀魔再如何冷酷,终究比不得苏如鹤内心的扭曲与邪恶,那一日青天府,韩栋韩镖师拼死拦住苏如鹤,最后毫无人道的被苏如鹤虐杀,此番情景一直刻在小慧的脑中,血与泪,这几日她不知梦中品尝了多少。

小慧朝林潜看去,忽然发觉他面色乌黑,忙担忧道:“林潜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受了伤?”

林潜朝她摆手,强行挤出一个笑容答道:“无碍……”他不想告诉小慧,自己已被苏如鹤当作鼎炉,断了长生桥,命不久矣……他怕小慧伤心。

“对了……”林潜忽然皱眉,疑惑道:“韩大哥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

“韩镖师……”

小慧听见韩栋两个字,顿时眼中泛起泪花。她想起了那个有些憨厚的光头男人,初见时还对他心存怀疑,但恰恰是第一次见面,韩栋韩镖师却为了救她脱险,牺牲了他自己的性命……

“韩镖师……他为了救我,已经牺牲了……”

林潜猛烈的咳嗽起来,他本想好好跟韩栋道个歉,韩栋从他们第一次相见,就从来没有辜负过他,几次相救他与为难之中,店小二所说的,韩镖师为人仗义豪气,义薄云天,能交上韩镖师这样的朋友实在是三生有幸,林潜终于知道,这不是虚言。

只可惜,他再见不到那个和蔼憨厚的光头了,再没有机会,去和他一起往潇雅阁,去听青小婉,莹小倩的吟唱小曲……

林潜心中,是深深的愧疚,这份情绪在他心中波涛汹涌,但此刻他却不得不将这份愧疚强压在心底,因为现在不是思考这件事的时候。

林潜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平淡,他转过身看向谢蕴与罗深,他朝着罗深微微点头,接着从怀里取出一剑,看向谢蕴道:“给你,物归原主!”

蔷薇剑在空中掠过,真如一只灵燕飞回谢蕴的怀抱,握在谢蕴的手中,久回主人的怀抱,蔷薇剑顿时发出一声清脆的颤鸣,就像是一朵绽放的蔷薇花。

谢蕴接过剑,朝林潜示意点头,道:“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他拿剑,他便是一名剑客,锐不可当,百折不挠的剑客。

苏如鹤面如一潭幽深的死水,这是这潭死水,忽然荡开一圈涟漪,他突然朝谢蕴罗深笑道:“好久不见,老朋友!”

谢蕴罗深齐道:“苏如鹤,好久不见!”

苏如鹤的笑容忽然凝固,他的脸上似有伤感,他感慨的望着谢蕴罗深,怒叱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偏偏要来送死呢?在青天府好好招待,你们还不满意,非要跟着一个丫头片子跑出来!现在看到了我的秘密,真的要逼我出手杀你们?”

小慧闻言,讥讽道:“苏如鹤,你少在那里惺惺作态!你满手血腥,害了不计其数的人,还残忍杀害了韩镖师!你的眼里只有自私自利,又怎容得下朋友二字?”

小慧铿锵几语,字字珠玑,就像一柄杀人诛心的利剑,直插苏如鹤的心脏,要将他那颗肮脏的心,剖出来晾在众人的眼前。

苏如鹤听得咬牙切齿,但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却说不出话来反驳。

她转身朝伏虎灵燕叹息道:“你们为何会认识这样的朋友?”

谢蕴与罗深却垂首叹息道:“以前的苏如鹤,绝不是这样的人,他只是个武痴!但现在看来,是那些他修炼的魔功,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他的心智。”

“常年活在阴暗中,再想抬头重回光明,实在难如登天!”

岂料苏如鹤闻言,却是放声狂笑不止,面对众人的声讨,他丝毫不在意,“什么光明,什么阴暗?说的大义凛然!但结果不还是要活下来的人书写?”

苏如鹤已近癫狂,他阴恻恻的笑道:“倘若你们都死在我的手里,恶魔活在人间,你们却呆在地狱,这岂不是讥讽?”

林潜闻言,无奈摇头道:“他已经疯了。”

谢蕴一甩手中的蔷薇剑,目光冰冷的看向苏如鹤,厉声道:“从现在起,我和罗深再不是你的朋友,倘若你要解释,便和我的剑去解释吧!”

“给他解释个屁!”

罗深呸道:“少跟他娘的废话,关了老子这么久,早憋了一肚子的火,上去干他妈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