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要不你们先结婚?
书名:亿万双宝: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2269字 更新时间:2020/09/23 11:13:14

第四百五十九章 要不你们先结婚?

她站在台阶上,听着楼下司墨承与谢依诺的对话,大脑里如同被棉花堵住了一样,有些闷,但也不是完全窒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对于外界的反应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愤怒或者强烈,反而是有些木然的。

司墨承不知道怎么发现了她,局促的站了起来,对上池晚的目光,他更是觉得口干舌燥。

“晚晚,我……”

池晚摆了摆手,也没有下去,就站在台阶上面:“你准备怎么处理?”

司墨承一时也没有想好。

反倒是谢依诺开口说道:“我想带着孩子生活,不会打扰你们的。”

可是,明明已经打扰到了。

司墨承意识到池晚情绪不太对,不敢刺激她,于是走了上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心黏腻汗湿,这一生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晚晚,我们两个谈谈。”

谢依诺微微垂下了目光。

司墨承带着池晚到了书房里面,此时是午后,房间里暖气开的很足,冬日的阳光照进来,室内明亮,气氛就更加安静了,除了一室阳光与淡淡的书香,别的一切似乎都凝滞了一样。

司墨承有千言万语想要跟她说,却偏偏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件事,说到底是他的错,虽然他也是受害者,但是木已成舟,如何处理才是最重要的。

池晚看着他,他依旧是挺拔修长的,完美的五官更是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柔亮的色彩,令人目眩神迷。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能轻易的俘获她的全部注意力,让她迷醉的不能自拔。

可是,他们两个之间那么多阻碍,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吧。

可是,如今的她已经没了爷爷,再也无法承受失去司墨承或者是其他人的代价了。

最终还是池晚忍不住了,她直直的看着司墨承,眼睛里有受伤的神情:“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司墨承沉默了一下,从窗前一步一步的踏着阳光走近她,然后在距离她只有一臂的距离停下了,目光哀切歉疚而隐忍。

池晚看着司墨承这样,心一下就软了,但是同时因为这件事受的委屈也全部涌了上来,她往前走了一步,两个人的距离只剩下十几公分了,司墨承的身体高大挺拔,阳光被他挡的严严实实的,池晚已经可以闻到他身上好闻而清冷的气息了。

似乎周围都是这样让她怀念的味道,她终于忍不住抬手环住了他,眼泪也流了出来。

司墨承浑身一颤,缓缓的伸手,珍重而急切的紧紧搂住了她。

池晚的头埋在司墨承的胸膛上,无声而悲伤,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氤湿了他的衣服。

司墨承的个子很高,池晚在他面前显得十分娇小瘦弱,他的手落在她瘦弱的背上,心中一痛,之恨不得将她揉碎在自己身体里,以后再也不分离。

池晚揪着司墨承的西装,哭的无声而撕心裂肺;司墨承紧紧搂着她的身体,深邃的黑眸中是让人心疼的悲伤,他的心中有一股暗流在无声的涌动着、嘶吼着,这是他最爱的人啊,他却让她受到了这样的伤害。

两个相爱的人就这样紧紧相拥着,外面的阳光照进来,寂静无声的悲伤在屋里静静流淌着。

好大一会,池晚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她没有离开司墨承的怀抱,仍然是那样抱着他、依偎着他。

司墨承温柔却坚定地将两人分开,他抵着她的额头,一双深邃的眼睛就那么近的看着她:“晚晚,你原谅我好吗?我真的真的不能失去你。”

池晚眼泪又掉了出来,她又何尝不是呢?

她也想一狠心生气的离开,但是她发现自己做不到。

司墨承眸色一暗:“那个孩子……长得太像了,我也怀疑过,但是谢依诺的态度十分坚决,她曾自己主动提起来要我们做亲子鉴定。”

司墨承暗暗吐了一口气,为难的看着池晚:“说我软弱也好,懦弱也罢,我不想做。因为假如不做的话,就可以不去知道结果,总归还是可以抱着一丝侥幸,觉得他不是我的。”

池晚知道他的意思,一旦做了鉴定,就真的只有是与否了,没有这么多模糊不清的可能性了。

“那她现在是什么意思?”

司墨承皱起了长眉:“我也不懂,她看上去并没有其他的打算,只是告知一下让我们知道而已。”谢依诺一直都是这样的,她需要什么的时候也只是默默的陪伴,嘴上却不会过多的索求。

“可是,她一出去所有人都知道了,你妈妈本就不怎么喜欢我,她更喜欢谢依诺,等到谢家人知道了这个事情,又怎么会善罢甘休呢?”

她跟司墨承还没有结婚领证,谢依诺怎么看都很有机会,到时候谢家的权势压下来,怕是很难办了。

“不行,不能让她走,先让她在……在附近住下吧,在想到解决方案之前,先让她在这里吧。”

池晚也不想让谢依诺带着孩子住进来,但是目前看来,这反而是最好的一个办法。

司墨承深深的看着她:“委屈你了,给我一周时间,我一定想出来个办法。”

这一周,就只能让天霖与甜甜住在司夫人那边了,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个事情。

司墨承自己也找谢依诺谈话了,他明确表明自己心里只有池晚。

“我知道,我只要这个孩子就好,并不会跟你纠缠的,你担心我家人那边,我可以自己住,不告诉他们。”

哪有那么简单。

司墨承无比头疼,牵涉到一个生命之后事情就麻烦起来了。

“你担心什么?你不承认就好了,再说,那天晚上是我给你下的药,是我的错。”

“要不,你跟池晚先结婚,把婚礼办的盛大而隆重,这样到时候就算是真的被人知道我的事情了,也无法影响到你们了,全世界都知道你们两个才是一对。”

谢依诺的这条建议让司墨承眼前一亮,是个好主意。

“那在此之前,就委屈你先不要出去了。”

谢依诺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她本来也不用出去,要在家里照看小孩。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